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这才是周铭嘛!
    更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陈云飞这时突然说话了:“如果这一次没有周铭,如果这一次让邢原得逞了,那损失的就不仅仅只是我们这十几亿了,他会利用这笔钱继续扩大他的骗局到岭南来,等到他有一天骗到了上百亿,就像周铭说的那样,他的骗局到了头,没有新投资进来以后,这个骗局一旦破产,那不仅是钱的损失,更会让我们岭南改革开放的十年成果毁于一旦。”

    陈云飞最后说:“所以我代表岭南省委省政府,感谢周铭!”

    陈云飞带了头,白云市委书记黄南也向周铭道谢:“是呀!周铭同志阻止的不仅仅是经济上得损失,更是岭南大局规划上得损失,非常感谢!”



    听着全场对周铭的感谢,沈欣骄傲的扬起了头,一双杏眸看着周铭满是爱慕。

    



    在整个会议室的致谢声中,周铭伸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他对陈云飞说:“我也很感谢陈省长还有大家对我的支持和信任,作为楚岭高速公路项目的发起者,我认为我需要对这整个项目负责,要是有人真的有比我强的能力我会退位让贤,但这也是在对方真的能把这个项目做得更好,不动歪脑筋的前提下,否则就给我滚蛋!”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都为他欢呼起来:“周顾问好样的!周顾问你就是我们的榜样,我们都相信你!”

    当然也有人在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忏悔:“周顾问你才是真正为我们为这个项目所考虑的,我们不该怀疑你,我们应该要一直信任你的!”



    陈云飞点点头,他对那个公安部的副局长说:“杨局长辛苦了,就麻烦杨局长你先把这个不法分子带走吧,我们这里还要开会。”

    杨局长立正向陈云飞敬礼,然后一挥手,两个武警战士就把邢原给架起来带出去了。

    对于一个公安部下来的副局长能指挥武警战士的举动,大家虽感到新奇,却也都没说什么,毕竟这一位常务副省长和一位白云市委书记在这里,他们之前对这个事情也都没有任何看法的,显然今天的事情是他们计划好的,那么把武警支队借调给杨局长指挥就不奇怪了,怎么说中央下来调查组,地方上总是要给予配合的嘛!

    当邢原被带出去以后,会议室里重归平静,周铭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不过却并没有坐下,因为在邢原之后,今天关于高速公路项目的事情还需要他来说。

    “熟悉我的人或者是关注时事的人,都应该知道我在临阳建了一个乡镇工业园,在座的一些人也都在工业园投资了的,而我之所以提出这个高速公路的集资修建方法,就是为了能更好的带活这条线上的经济,所以我不希望这条高速公路的修建时间过长,我希望能尽快完工。”

    周铭说:“我知道不论是东北还是江南那边的高速公路修建,他们之所以进度很慢,几年时间都完工不了,一方面是由于政府投资资金不到位,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的规划方式很有问题。”

    “我们这边由于是民间集资,资金是首先到位了才会开始招标修路的,资金不是问题,剩下的就是如何在规划上做文章了。”周铭说,“在他们那边,高速公路全都是包给工程局修建的,我不是说这样的方式不好,但一条高速公路那么长,就算是国家工程局也没有一次性全部修完的能力,这样就自然而然的拖慢了时间。”

    周铭指了指自己接着说:“大家包括那位邢先生都知道我是做金融的,在我们资本市场里有一句老话,就是最好不要把所有鸡蛋都放进同一个篮子里,因为这样做一旦出现了任何意外,我们就完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那么高速公路的修建我认为也完全一样,如果我们全部包给一个单位,那么时间会很长,可如果我们把整条高速公路分成几段分别招标分给不同的单位呢?这样原本一个单位需要十天的活,换十个单位一天不就做完了吗?”周铭说,“当然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算的,但从规划上来说,是一定能加快速度的。”

    周铭说的很谦虚,但他的话让下面的人都是眼睛一亮,尤其是那些南江企业家,他们原本最担心的就是这条路要修上十年八年的,那承诺的路政基金,还有高速公路的收费分红,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但是现在按照周铭的规划,或许一年两年就能完成了,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高兴呢?

    于是当即就有人高兴的叫喊起来:“周顾问你的想法太好了,你简直就是商业天才,就按照你这种分段承包修建的方法!”

    有了第一个人,其他人也都跟着叫好起来:“没错,周顾问我们支持你,为了经济为了联通荆楚省和岭南省,这条路一定要尽快修起来!”

    听着下面这一声声的附和叫好,陈云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是他所认识的周铭嘛!之前那是什么?

    而旁边的白云市委书记黄南则很惊讶的看着陈云飞,相比陈云飞,黄南对周铭的了解很少,他只知道周铭是南江的发展顾问,搞出了股市,帮陈云飞解决了很多麻烦,觉得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直到今天,看到了刚才周铭的表现以后,他才深刻的明白,陈云飞对他那么高的评价,就是应该的。



    周铭最后这句话明显就是在调侃,不过这个时候却没有谁能笑的出来,只因为周铭给他们揭露的信息实在太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了:一个手握十亿,掀起了江南投资热潮,被滨海和江南两省市领导派来岭南参加会议的明星企业家居然是个超级金融骗子?

    这个消息是要震惊全国的,如果不是这位从公安部下来的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还拿着检察院高院批准的逮捕令,如果不是周铭在岭南一贯的口碑都很好,那么大家一定都不会相信。



    面对周铭的反问,所有人都控制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在这个年代,十亿就已经是一个非常爆炸的数字了,上百亿简直是没办法想象的,可要按照周铭的分析,这也是很有可能的,而这么一大笔钱,当他最后爆炸了,那个结果不知道会多惨烈。

    



    陈云飞和黄南两位省常委得带头向周铭道谢,立即让现场对周铭致谢的氛围一下推上了。

    被压在桌子上的邢原此时的脸已经变成猪肝色了,那每一句对周铭的致谢都像是一柄铁锤一般狠砸在了他的心上,让他直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可就算是这样,大家还是对这个事情感到难以接受,只是这个难以接受究竟是对这个事情本身,还是对自己拿不到邢原所承诺的百分之四十的高额利息感到可惜,那就不得而知了,尽管从刚才周铭解释当中,他们都已经完全明白了邢原这个金融骗局的手法,可人心是贪婪的,面对这么巨大的金钱诱惑,没道理不动心。

    “周顾问,如果这一次我们高速公路的路政基金真的被他拿到了会怎么样?这些钱全会打水漂吗?”下面又有人问。

    



    “大家的心情我都明白,不过我认为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讨论高速公路的项目问题,邢原的事情,就交给我们的司法部门,我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交代的。”

    周铭说完转头对陈云飞:“陈省长,我的讲话完了。”

    



    “周顾问,你真是帮我们阻止了一大笔损失,太感谢你了!”

    下面突然有人带头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其他人也都跟着感谢道:“太感谢周顾问了,如果不是周顾问及时的报警和为我们揭露邢原的经济骗局,我们可都要给他骗惨了,我们辛辛苦苦挣的钱也劝要付之东流了!”



    邢原张着嘴想要痛骂这些人,但很可惜他的嘴被堵着,说不出话来,他的身上还压着两个强壮的武警战士,他动也动不了。

    



    这才是她认识的周铭,这才是让她死心塌地的男人,什么邢原别说他只是十亿富翁,就算是百亿在周铭面前仍然不值一提,一个金融投机者,虽然他能一时占得上风,但假的终究是假的,到最后仍然会是周铭的胜利,就像现在这样,当大家看清了邢原的骗局以后,大家都一定会称赞周铭的!

    和沈欣的骄傲正好相反,邢原的肺都要气炸了,他没想到这些岭南人居然都这么无耻,刚才都还跟着他质疑周铭,现在转头又来骂自己了。



    ,



    (鞠躬感谢“7660876”的四张月票支持!)

    



    周铭看了他一眼,这是一位白云市的企业家,由于南江的企业家都想上市,都和自己的关系比较好,因此他们就算心里再怎么想,也不会表现出来很支持邢原的。而刚才最支持邢原的,也就是这些白云市的企业家了。

    “这还用问吗?在他所有的投资里利息都是高得可怕的,而在有了我们这十几亿的资金支持以后,会提高他的信誉让他把盘子越做越大,等到他的投资达到上百亿规模的时候,光一年所需要支付的利息就要超过我们整条高速公路的投资了,你觉得我们能拿回多少?”周铭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