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是来协助办案的
    此时坐在周铭面前的,就是那位来自江南的传奇邢原,只不过相比过去,现在坐在这里两眼无神的他,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神采飞扬,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的感觉。

    “我懂什么?懂你是怎么整我怎么诬陷我的,怎么把我送进牢里最后枪毙我的吗?”

    邢原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般高声叫喊起来,甚至还站起来要打周铭,不过一旁看守他的干警马上又把他摁回了椅子上。



    ……

    



    以现在邢原的精神状态来看,他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又可能的,这也正是有警察陪着周铭一起进来的原因。

    周铭拿出一包烟,问了邢原一句:“抽烟吗?”

    “抽!”



    周铭调侃了邢原一句,随后接着说:“邢先生是个聪明人,相信不关我说再多好话邢先生你也不相信,所以我就实话实说了,我确实是受公安部邀请过来的,但我却并不打算对邢先生你说抗拒从严坦白从宽这些话,我只是有些心里话想和你聊聊。”

    “屁话!”邢原冷笑道。

    周铭完全无视邢原的嘲讽,他很认真的掰着手指对邢原说:“邢先生进来已经有五天时间了,邢先生还对自己出去抱有希望吗?或者邢先生会指望谁来救你呢?”

    “有周顾问你在这里,我还能有什么指望?我就等着牢底坐穿就好了。”邢原说。

    “邢先生你嘴巴上这么说但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因为我知道邢先生在首都那边还有不少朋友,有几个的关系还是很硬的。”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仔细观察着邢原的表情,果然看到他的表情出现了不自然的僵硬,这说明自己是猜对了的。

    旁边的警官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周铭,他显然看出周铭给邢原发烟的目的了,很多人都明白烟有提神的作用,但一个人在心力交瘁的时候来一根烟,却能让他的思维进行短暂的放松,这对于审讯来说往往就是最好的突破口,刚才邢原那不自然的反应就是明证,要知道在之前五天邢原一直是保持很好的。

    这个手法很多有经验的老干警都会用,但其他人能想到这点,就不能不让人高看一眼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周铭马上接着说到:“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我待会再和邢先生你聊,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邢先生,就是邢先生你现在还不认为自己有罪吗?”

    “我有什么罪?我做的是好好的生意,怎么就犯法了?”邢原说。

    “难度刚才的焦点访谈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邢先生你这叫非法集资,因为你所有的钱都是你骗来的。”周铭说。

    “我怎么就是骗了?所有人的利息我都有还的。”邢原说。

    周铭突然一拍桌子对邢原吼道:“那是因为你是拿后来人的钱在还前面人的利息,你当然给的起,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在给你投资了,你告诉我你还怎么还?”

    邢原被周铭这突然的气势吓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不……不可能会没有人投资的,我的利息这么高,而且我的信誉也很好……”

    邢原的话说的非常没有底气,在周铭的目光下,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周铭不屑的说:“邢先生,你自己都明白这个话是在骗自己吧?你这个生意根本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的,就像我一直强调的,你这个利息高的离谱,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的,否则为什么你们那里几个富裕的村子,还有那些大型国企,都不投资你呢?不就是看穿了你的把戏吗?”

    “好吧,就算大家都相信你,就算大家都会一直给你投资,你能要多少?几十亿还是几百亿?这个钱总有投资到尽头的时候吧?到了那时你又该怎么办呢?”周铭说,“我们按一百亿来算,你的平均年利是五十个点,那么你一年的利息就是五十个亿,在没有新投资的状况下,你能坚持几年?”

    “这……”

    邢原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作为这个金融骗局的主谋,他显然也能算明白这笔账。

    周铭没有着急说话,周铭看到邢原手上的烟快烧完了,主动帮他拿下来,新换了一根,邢原下意识的对周铭道了一声谢。

    见邢原这个样子,周铭决定给他最后一击:“我会举报你,是因为你来动我的蛋糕,路政基金十几亿,这是我提出来的项目,我不可能让,还有你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更是要教训你,本来如果你不来岭南的话,你用你的这个金融骗局还能逍遥好一阵子,但你遇上了我,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听完周铭这句话,邢原突然很神经质的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没想到呀,说来说去说到最后我最应该感谢的,还是周铭你这个亲手把我送进监狱的人,这该有多讽刺!”

    陪着周铭的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不明白邢原在说什么,但是周铭却能明白,想来邢原也明白如果自己继续发展下去,涉案金额只会越来越大,产生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坏,现在被抓多少还能缓缓,要真到了百亿级别上,那自己就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正是想明白了这点,邢原才会很神经质的感谢起了周铭,就是他又要感谢又不甘心的心情写照。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邢原这个时候能想明白这个事情,也算是一种幡然醒悟了吧,周铭这么在心里想着。

    “周顾问,你想说的都已经说了,我也都明白了,那你可以说你想要我做什么了吧?”邢原问周铭。

    周铭为邢原鼓掌:“邢先生的脑子还是很好用的,我没有别的什么想说的,既然我是受了陈省长的委托,协助公安部的调查组对你进行审讯,那我也只能说,希望你尽快把你的犯罪事实交代清楚,其他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先别说了,根据一贯的政策和你的认罪态度,你应该不会被枪毙。”

    周铭的话让邢原感到很惊讶,他定睛看了周铭好一会,似乎是在确认周铭的意思,最后才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我明白了,我会老实交代犯罪事实尽快认罪的。”

    “谢谢。”周铭说。



    挖掘新闻热点,贴近百姓民生,大家好这里是焦点访谈,我是你们的主持人方萍。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进行,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有人赚钱有人亏钱,生意有风险下海请谨慎也渐渐成为人们内心当中的一个常识,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他的生意绝不会亏钱,而且可以让你发大财呢?很多人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但在江南省泽溪市,这样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然而众多的集资者哪里知道,像邢原这样没有经过任何批准,风险极大的非法集资,实际上就是一种黑市交易,是得不到法律保护的,他们把血汗钱投进骗局,随时都面临着化为泡影的厄运。

    



    陪着周铭一起进来的警官对周铭说:“周顾问,犯人由于嘴巴很硬,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对他进行疲劳审讯,现在犯人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还希望周顾问不要太刺激他。”

    周铭点头表示理解,今天已经是邢原被抓以后的第五天了,虽然说这次的调查组是公安部下派下来的,审讯逼供不会太出格,但为了尽快结案,有些手段总是不可避免的,根据周铭事先的了解,在这五天时间里,邢原的休息时间不会超过十个小时。

    



    邢原原本是泽溪市的一名普通工人,但不过短短几年时间,他就摇身一变,成为了手握十亿巨资,享誉江南省内外的超级富豪。

    在泽溪提起邢原那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之所以会这么出名,就是因为他会变一个叫大变活钱的魔术,你只要给他投资,无论多少,他都可以给你一年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五十,最高能达到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利息。

    



    邢原恶狠狠的回道,那咬牙切齿的语气不像是要抽烟而是要把周铭给撕碎一般,但周铭却并不在意,拿出一根烟递给邢原并帮他点上,邢原狠吸了一口,周铭问他感觉如何,邢原很轻蔑的对周铭吐了口烟圈说:“你不用这么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有什么屁就赶紧给我放出来吧。”

    “邢先生还是这么快人快语,这才有一副和我争十几亿路政基金管理权的江南传奇巨富的样子嘛!”

    



    人们更不知道,实际上从邢原的第一份协议签订之日起,他就从来没有经营过任何项目,邢原玩弄的就是一种集新资还旧债,拆东墙补西墙的伎俩,所谓联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但在高额利息的诱惑下,人们却根本不管不顾,疯了似的把钱投了进去,并迅速形成了一股投资热潮,一股脑的冲进了邢原设下的金融陷阱。



    “看来你还是没懂呀,邢先生。”周铭无奈的摇摇头。

    



    电视放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按下了录像机的暂停键,周铭问面前的人:“有什么想说的?”

    那人苦笑一下说:“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成王败寇而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鞠躬感谢“花落至少”的捧场支持!)

    



    但凡有些经济头脑的人都能明白这个利息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一个头脑清醒的企业家也不可能会开出这么高的利息回报。

    邢原以高回报作为诱饵,以共同经营一次性注射器、医用手套和丝素膏为名义与出资方签订合作书,同时议定不管企业经营状况如何,出资方均可按期领取本利。并且在非法集资期间,邢原为了使人信其编,每两个月分利一次,有的甚至就在出资时当场先兑付利息,对个别特殊的出资户还有利息翻倍。这些出资者在得到高利回报后,就继续投入,有的还成了他的义务宣传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