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不怕贼偷怕惦记
    “当然没有,我只是出来走走。”周铭随意的说,“怎么小涵,有什么事情吗?”

    苏涵这才想起来,她拿出手上的笔记本交给周铭说:“这是明天两位省委副书记的行程安排,我让厂里都做好准备了,把八宝粥的理念还有一些发展的想法都做出来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小涵你怎么安排怎么做就行。”周铭说,但苏涵似乎并没有听懂周铭的话,周铭接着说,“小涵,这一次是江南的调研团,但随着我们乡镇工业园的不断发展,以后来我们这里学习调研的团队会越来越多,你一定要学习自己去把控这个,不要太自傲也不要太紧张,保持一颗平常心就好,你明白吗?”



    这样一来,究竟是要像男人一样昂首挺胸的去战斗?还是像懦夫一样被人摁着脑袋扇耳光,最后屈辱的被人整死,到死连还手都不敢?这个选择题并不难。

    



    周铭说着就送苏涵回去了,至始至终都没提刚才和季瑞明戴金山的事情,周铭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但这种事情苏涵根本帮不上忙,周铭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也跟着自己一起瞎担这个心。

    周铭并没有留在苏涵那里过夜,一方面这里是县委招待所,很多领导都住在这里,影响不好,就算很多人对他和苏涵的关系心知肚明也是一样,而另一方面,就是周铭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戴金山的事情了。

    回到房间,周铭仔细想了一下,然后拿大哥大拨通了杜鹏的手机,没一会那边就接通了,周铭问他:“没打扰你的夜生活吧?”



    周铭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既然明白邢原背后可能牵扯到的大人物,周铭就不会傻傻等着对方找上门来而不自知,所以在此之前周铭就让杜鹏去帮忙查了,尽管有些事情依然无法避免,但至少能让自己有个准备,知道对手是谁,提早规划,不至于被人整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杜鹏尽管平时玩世不恭,但听周铭说到了正事,他也就不插科打诨了,正色道:“现在具体的我还没打听到,不过就现在已经确定的消息,就已经对你很不利了。”

    这个答案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杜鹏你继续说。”

    “邢原搞非法集资是受一家新兴公司照顾的你知道吧?那家新兴公司的背景相当复杂,不仅在江南省内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更重要的,还有刚刚上台的燕京市委书记谭里。”杜鹏说。

    事情果然还是按照历史原有的轨迹在发展!

    周铭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之前在搞掉邢原的时候周铭曾设想过,现在邢原的非法集资还没有成型,或许不会有前世牵扯的那么广,一些高官政要以及权贵家族或许还来不及分享这杯果实。但随着季瑞明带团来荆楚,以及他和自己说的那番话,周铭就感觉邢原的出现并非偶然,自己最初的设想有些过于天真了。

    现在杜鹏的话又进一步确定了这个事实,那就是邢原的非法集资,根本就是某个势力的一部分,而邢原只是这个势力推到台前的一个代言人,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就是在帮这个势力赚钱,一旦出了问题,他就是最好的替罪羊。

    想到这里,周铭突然明白了,难怪在前世的时候,邢原上百亿的非法集资案最后只追回了寥寥几亿,感情关键就在这里呀!

    “周铭你怎么了?是不是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手机里杜鹏着急的声音传来,周铭这才回神过来,周铭对杜鹏说:“出事是肯定出事了,江南省的调研团来我这里调研,带队的是季瑞明,他在我们荆楚省委副书记戴金山的陪同下过来的,这个事情你知道吧?”

    “我看了新闻了……”

    杜鹏这么说,马上反应了过来:“难道季瑞明不是来调研而是代表那边来威胁你的?”

    “季瑞明的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并不是来威胁我的,相反他还是纪律战线上坚定的老战士,真正代表那边警告我的,是我们本省的戴金山副书记。”

    周铭随后就把刚才戴金山和自己的对话给杜鹏复述了一遍,听完周铭的讲述杜鹏当即怒道:“这个戴金山也太嚣张太无耻了吧?他居然敢这么威胁你,还拿岳飞和杨修的事情来做比喻,他还要不要脸了?难道他不知道那已经是被历史定性的了吗?”

    周铭叹口气说:“我也不知道这位戴书记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今天这个事情以后,只怕他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看了。”

    杜鹏则说:“周铭你不要叹气,我认为你骂他骂的很好,像他这样的人就是欠骂,而且有熊叔叔在荆楚省,他想要动你也没那么容易。”

    “但愿如此吧,我倒是不怕贼偷,关键怕贼惦记。”周铭说,虽然周铭也知道有熊清平在省里坐镇,戴金山要想明着动什么手脚并不容易,不过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个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要真铁了心整自己,还是会有无数种办法的。

    听着周铭的叹息杜鹏哈哈大笑起来:“把一位省委第三号人物比作贼,也就只有你周铭做得出来了,我想要是戴金山听到你这么说他,他肯定要和你拼命了。”

    周铭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言论,杜鹏随后又说:“这样吧,反正南江这边的事情有周铭你打的基础早就稳定下来了,我明天就去荆楚那边帮你吧。”

    “我没意见,不过我觉着吧,就咱们两个如果没有特别事情的发生,要想对付一个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还是有难度的。”周铭说。

    “难度肯定有,但总是要试试的。”杜鹏说。

    周铭和杜鹏这个时候都只是抱着努力试试看的态度,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想到,周铭口中的特别事情,会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巧。



    戴金山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伸手指着周铭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一个下文来,而周铭则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昂然站在戴金山面前。

    这就是戴金山的秘书听到里面吵架打开门进来所看到的情况,这让他当时就愣住了,因为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在他看来戴金山可是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呀,荆楚省的第三号人物,一般人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周铭究竟说了什么才能把他给气成这样?



    所谓凡事都有两面,要说季瑞明是正方,主张消灭非法集资,要对付幕后势力的话,那么戴金山就是反方,他就是幕后势力的一部分。

    



    苏涵似懂非懂的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自己把行程给安排好的。”

    “这就对了。”周铭说,“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明天我们都还有事,小涵你也快回房睡觉去吧。”

    



    蒋秘书无从想象,不过也没有给他多少的思考时间,马上周铭就对戴金山说:“戴书记,现在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我知道戴书记明天还有事情要忙,如果戴书记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戴书记再见。”

    说完周铭就转身离开,在关上戴金山房门的时候,周铭听到戴金山怒吼一声“岂有此理”,然后把杯子摔在地上。

    



    “周铭你老大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又不是腐朽堕落的资产阶级,哪里会有那么丰富的夜生活啊!倒是周铭你现在的小日子肯定过翻了吧,我可听说在白云市的时候,那个港城的女记者可和你的关系非同一般呢!真没想到周铭你平时看上去挺老实的,还是个花丛老手呀!”杜鹏调侃周铭说。

    “杜鹏你这家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感觉不管什么事到了你嘴里都变的那么龌龊,好了不和你瞎扯了,我有重要的事情问你。”周铭说,“之前我不是让你去查邢原那边的情况吗?你有什么消息了?”

    



    正是这个原因,戴金山才会和周铭讲岳飞和杨修的故事,就是在警告周铭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

    可周铭才不会吃这个威胁,张嘴就把戴金山的话全给顶了回去,周铭会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就像周铭自己说的,他不愿意做鲁迅笔下那种麻木不仁的顺民,另一方面,是周铭心里很清楚,随着邢原的倒下,自己断了那边的财路,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那边尽管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动手,但肯定会来报复自己的。



    周铭转头,只见苏涵快步走了过来,苏涵见到周铭愣了一下然后问:“周铭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妈蛋的!上辈子老子已经受够了各种鸟气,这辈子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谁要想整我,老子就和他玩命!

    周铭在心里这么想着,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温柔的呼喊:“周铭。”



    ,



    “你……”

    



    周铭知道自己已经惹这位戴书记生气得罪他了,但周铭却并不后悔,就算是把事情从头来过一遍,周铭还是会这么说这么做。

    事实上当周铭从季瑞明的房间出来,就碰到蒋秘书在门口等他的时候,周铭就已经隐隐猜到一些事情了,只是周铭那时并不能确定,但在见到了戴金山,并听他说了那通故事以后,周铭就能确定了,这位戴金山副书记,就是冲着邢原的事情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