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晋宁惨案
    “老子当然知道老子在说什么!老子……”

    周铭还来不及说完,就感觉那人动了一下,周铭低头下去看,就见他慢悠悠的苏醒了过来。

    “好你个周铭,我会让你后悔的!”



    “周铭,厂医院的黄院长说他马上就赶过来,要我们在不确定病人没有其他方面问题的前提下不要乱动,保持病人平躺的姿势,还要我们保证空气的畅通。”苏涵和厂医院联系以后急急赶来对周铭说。

    



    “同志你别着急,有什么话你可以慢慢说,我就在这里哪也不会去。”

    这时周铭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周铭抬头,只见黄院长带着一个医生三个护士正往这边快跑过来。

    “同志我现在看你好像很虚弱,你先去医院做检查,等你好一些我再去看你好吗?”



    “谢谢周老板,”那人说,“先说我的名字吧,我叫罗伟。”

    听到这个名字,周铭立即惊讶的说:“罗伟?我记得你,你是一局161工程队的道路施工总工程师,你负责的是两江那边的高速公路修建工作,怎么会来我这里,而且还变成这样了?”

    那人也是万万没想到周铭会记得他,当即就是一愣,然后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周老板还会记得我这样的小人物,太感谢周老板了,我就是罗伟,我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那帮畜牲害的,他们简直不是人,简直是禽兽,是全社会的渣滓!”

    见罗伟越说越激动,周铭忙劝他倒:“罗工程师你先别激动,有什么事慢慢说。”

    说话间黄院长带着厂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已经赶到了身边,周铭让罗伟一边说,一边让医生护士帮他做身体检查。

    “说,我当然要说,如果不杀了那帮狗娘养的我死不瞑目!”罗伟说。

    随后罗伟就把他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了,这是一个很屈辱很让人愤恨的故事。

    晋宁市的两江县是荆楚省的南大门,罗伟所在的161工程队负责的就是两江县境内到岭南的一段高速公路修建工作。

    听说这次的工作钱都是已经到位了的,于是罗伟兴冲冲的带着他的工程队来到了这里,这个时候罗伟的妻子已经查出来怀有两个多月的身孕,让妻子一个人在家罗伟放心不下,就带着妻子一起过来了,原本罗伟是想着妻子在身边,自己作为领导的工作又不会那么忙,可以有时间多照顾妻子,却没想他的这个决定,会让他抱憾终生。

    罗伟的妻子是燕京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名叫莉亚维娜,具有一半西北少数民族的血统,和其他混血儿一样,人长的非常漂亮,当初她决定嫁给罗伟的时候都让很多人羡慕不已,罗伟自己也觉得自己是走了狗屎运。

    他们到了两江县起初的工作并没有问题,罗伟白天带着工程队出去做测绘,晚上回到家里还可以享受和妻子的温存,一切都是最理想的状态,然而就在半个月前,当他们做好了规划,准备开始施工的时候,问题来了,一个自称是晋宁公司经理的人找上门来。

    “他说我们在这里修路要向他们缴纳修路费,我修了这么多年路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费用,但他说这是他们晋宁的规矩,他是代表市政府收的,还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不交这笔钱,就别想在这里修路。”罗伟说。

    周铭皱起了眉头:“这不是黑社会收买路钱吗?”

    “就是黑社会收买路钱,他们就是晋宁最大的黑社会!”罗伟说。

    罗伟是替中央工程局修路的,也是从燕京下来的人,高级工程师,心中有一股子傲气在,当然不愿受地方土匪的这份气,他就去县公安局报案,县局的人答应他会处理让他回去等消息。可让罗伟没想到的是,他回去以后县公安局的消息没等到,反而是那个晋宁公司的报复先来了。

    当天晚上那个公司经理就带着几十个人来到他们工程队砸东西,警告他们不要坏了规矩,如果再闹腾,就让他们永远埋在晋宁,还打伤了好几个人。

    罗伟气不过第二天就去市公安局报案,还在市局里闹要求市局马上派人下去处理,市局派了一个科长和几个警察跟他下去了。

    可才回到工程队,罗伟却发现那个公司的经理已经等在了门口,还带了更多了人来,更让罗伟想不到的是,那经理还主动给警察上烟,警察抽着烟就走到一边去了。

    “罗工程师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乖乖听话了。”

    那经理说着就让人殴打罗伟,想让罗伟乖乖听话,可罗伟并不乖乖就范,他有着北方人的倔强,别人打他不管,狠狠一脚就踹在那经理的下身,这一脚踹实了让那经理疼得嗷嗷直叫。

    罗伟本想着擒贼先擒王,却忘了对方人多,他只打了那经理几下,就被人给制服了,然后那经理恼羞成怒,拎起橡胶棒就朝他脸上呼过去,几棒子打下去,罗伟一张脸上全是血。这时原本在房间里休息的莉亚维娜听见门口的动静,她就跑出来看情况,见丈夫被打,她下意识的出来让他们助手。

    却没想那经理见到莉亚维娜是停手了,只是他的眼睛却只在莉亚维娜身上打转了。

    说到这里罗伟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的双拳紧握着,全身止不住的发抖,一副恨不能把人扒皮抽筋的样子说:“那个畜牲,他就在我面前,强暴了我的妻子!”



    周铭愣愣的看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嚎啕大哭的求自己帮他,拼命给自己磕头最后直到晕过去的男人,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周铭的周围,苏涵和杜鹏也愣在了那里,他们看着周铭,眼里也都是一片茫然。

    也不怪周铭和苏涵杜鹏他们会这样,因为这完全就是突然之间发生的,让他们根本没有一点的准备时间。



    这个人浑身上下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脸上身上好像还受了伤,一副乞丐模样,不过他唯一和乞丐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是个胖子。

    



    那省建厅主任说完就带着人走了,周铭懒得理他,低头问:“同志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但那人却好像根本没听见周铭的问题,只是紧紧抓着周铭的手激动的说:“周铭老板,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求求你帮帮我,只有你能帮我了,我求求你!”

    



    周铭现在正在一个建筑工地旁边,同时也在这里的,除了苏涵杜鹏和几个760厂的厂干部以外,还有省建设厅和市建设局的一群人,这些人在这里的原因,无疑就是给周铭找麻烦的了。

    这个工地是760厂的第一个商品房项目,由于周铭接手760厂以后的发展,加上乡镇工业园的建设,让来这里工作的人越来越多,目前厂里原有的单位住房已经感到吃紧了,周铭只好给上面打报告申请盖商品房,原本这个报告已经是得到临阳市通过的,手续也齐全才宣布动工的。

    



    周铭对他说,可他就是死抓着周铭不放手,拼命的摇头说:“不,我没事的,我只求周老板你帮我,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吗?只要周老板你听我说完,只要周老板你肯帮我,哪怕我马上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虽然周铭不知道这人要说什么,但他这个执着坚定的语气却让周铭说不出推脱的话来,周铭只好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说吧,我就在这里,如果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也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一定帮。”

    



    什么时候国内也出现这么营养过剩的乞丐了?

    不过现在绝对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管他真的是乞丐还是有什么事情变成这个样子的,救人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于是周铭急忙拿手机出来给苏涵让她联系厂医院,同时一边组织厂干部让人群散开,一边自己下手去给这个不知道什么乞丐的乞丐掐人中。



    “你说什么?周铭同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主任指着周铭说。

    



    周铭点头说知道了,但这时省建设厅下来的主任却说:“周老板,今天760厂的这个商品房项目必须马上停止,直到手续齐全,省建设厅确认资质以后才能继续开工,还有你们今天聚众暴力对抗省建厅执法,还打伤了我们的同志,我会保留向相关执法部门……”

    没等他说完,周铭就破口大骂道:“我保留你大爷!你他娘的还是人不是?这里有人不知道什么情况生死未卜,你不想着先救人要紧,就盯着我们厂里的商品房项目不放,说这一通屁话!你妈b的当狗向主子摇尾巴表现也不是你这副吃相吧?”



    ,



    “周老板,我求求你帮帮我,我知道你是最有本事的人,我只求你能帮帮我!我求求你……求你……”

    



    可尽管这样,今天省建设厅的工作组还是下来了,说是760厂的这个商品房项目属于违规建筑,需要立即停工强制拆除。

    这已经是戴金山在回省里以后给周铭找的第四个麻烦了,760厂的干部这段时间已经受了很多气,不愿再放弃这个商品房项目,他们就要和省建设厅的人理论,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就哭喊着推开人群一下跪在周铭面前,一下一下的重重向周铭磕头求周铭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