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患难下真情
    周铭煞有其事的说:“的确,咱们现在都把政法委书记的公子给挟持了,公安能不第一时间出警吗?除非谁不想干了。”

    周铭说的就是这个年代的事实,在政府机关进行改革之前,政府单位的办事效率是非常低下的,要不这个年代也不会有‘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这四难的俗语了。不过不管几难,那也都是针对普通人而言的,任何权贵子弟都不在列,而高明作为本市第三号人物,政法系统的大公子,自然有特别的待遇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喇叭的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你们马上放下武器释放人质,出来自首!”



    至于部队那边,也是周铭事先安排好的,周铭不知道这个晋宁公司的后台究竟有多大,不过就凭之前省公安厅调查组被人打断腿的事情,不说荆楚省上上下下都有问题,但至少从公安这边是没什么指望了。

    



    随后杜鹏又紧张的问周铭:“我们该怎么办?”

    可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罗伟却先说话了:“周老板,是不是现在的情况很麻烦?”

    “情况是有些麻烦,但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周铭说。



    “外面的警官不是让我们出去自首吗?就让我出去自首吧,我能再一次见到我的妻子我已经很满足了,这所有的罪就都让我一个人背好了,不过,”罗伟接着说,“我就求周老板您一件事,帮我照顾好我的妻子。”

    “不!”莉亚维娜马上站起来说,“老公你要干什么?我们好不容易才又见面,你又要离开我了吗?”

    罗伟上去整理了一下周铭为莉亚维娜裹好的床单,同时对她说:“老婆我对不起你,我没能照顾好你,是我的无能才害你变成这个样子,我不配做你老公,我现在只想在我的有生之年尽我的最后一点力量来帮你。”

    “不我不要!”莉亚维娜拼了命的摇头说,“罗伟我的老公你是最棒的,我并没有怪过你,而且你是我老公,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呀!经历了这些事情,老公你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如果你就这么去了,你让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罗伟愣住了,妻子的话让他一下子哽咽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俗话说:当情真意切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那么不开眼的混蛋来破坏气氛,而在这里,就有很多这样的混蛋。

    “我是晋宁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建辉,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武警部队的狙击手也正在路上,我希望你们能迷途知返,马上放下武器释放手里的人质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将会采取最严厉的手段,请你们想想你们的家人,请你们考虑一下你们的未来,不要一错再错!”

    外面的喊话又想起来了,听到这个声音,高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爸来了,我看你们还能嚣张到几时,你们还想什么两个人的过错一个人来扛这种狗屁道理?你们以为这是什么七侠五义吗?我告诉你们,今天的事情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好过!”

    罗伟和莉亚维娜顿时面如死灰,而杜鹏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对着高明的脸就是两个大耳光子,打的他眼睛直冒金星,杜鹏还怒骂道:“我草你大爷!你他娘的这个时候不说话能把你憋死吗?”

    周铭拉了他一下,然后对罗伟和莉亚维娜说:“罗工程师,既然已经有人破坏气氛那我也说话了,我想对你说的是,你现在灰心的未免有点太早了,我们还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听到周铭的话罗伟和莉亚维娜一下又燃起了希望,不过这个希望也就是瞬间,随后罗伟又说:“周老板,你就不要安慰我了……”

    罗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打断了,周铭说:“虽然作为生意人,我比较擅长骗人,但这一次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罗伟和莉亚维娜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们都不明白周铭究竟是哪里来的信心,眼下这个局面,整个晋宁市的公安局包围在外面,听刚才那政法委书记的话他还调来了武警,这就这么大的一个筒子楼,自己还怎么能跑得掉?

    至于要对方会放过自己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以他们在晋宁市过去的那些所作所为,肯定会报复到底的。

    别的不说,就说他们仅仅就是和他们起了冲突,结果就这么报复,那现在他们打了他儿子,又这样挟持了高明,那他们肯定是要杀她们泄恨的。如果在其他地方,他们还会相信党政机关,但在一切都被高家把控的晋宁这里,那就只是一个笑话了。

    周铭正准备给他们解释,但这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没一会一个身穿警服看上去颇为威严的人来到了门口,从高明叫他爸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就是晋宁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建辉了。

    看到这位政法委书记,周铭觉得人不可貌相在他身上体现得是淋漓尽致。

    单看这位高书记,恐怕很难想象他就是这个晋宁市最大黑恶势力头子的保护伞和父亲。

    高建辉进门扫视了屋内一眼,最后将目光对准了周铭说:“周铭同志,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本是党和人民的企业家,为什么在这里做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情?我现在命令你马上放下武器,释放人质!”

    高建辉一声喝喊,市政法委书记的威严散发出来,要是普通人说不准就下意识按照他说的做了,但周铭却只是不屑的一笑。

    “高书记,你是在和我说笑话吗?我建议高书记在说这话之前先好好看清楚这房间里的状态,明明就是你儿子对这位罗工程师和他的妻子进行非法拘禁,还组织对他妻子的虐待,你非但不管,还不分青红皂白的说起我来了?你还要脸不要脸了?”周铭说。

    高明想说话,但高建辉却对他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高建辉对周铭说:“周铭同志,你现在还在这里胡搅蛮缠,妄图通过这些无力的辩解达到为你开罪的目的吗?现在这里已经被我包围了,你认为你还能跑得掉吗?我劝你还是不要负隅顽抗的好。”

    周铭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看令郎这个样子,我就应该能猜到高书记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如果没高书记的支持,令郎也不敢在晋宁拉起这样一个黑恶势力团伙,我还和你废什么话。”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高建辉说。

    “你马上就会明白了。”周铭说。

    就像是给周铭的话做证明一般,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外面走廊上立即传来慌慌张张的脚步声:“高书记,不……不好了!”



    对于后世来说手机根本就是一个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备品,随时随地都可以见到手机的身影,人们用手机通话基本也就和穿衣吃饭一样平常了。

    不过那是二十多年后,在88年这个时候,信息科技还很落后,就连电话都没有普及到每户人家,寻呼机都还是个能拿出来显摆的稀罕玩意,手机对很多人来说完全是个没有听过的新名词,在很多人看来,电话不就是应该有线的吗?没有线的电话怎么能打呢?那不应该叫对讲机吗?



    “所以说知识改变命运,一个愚昧的人不管怎么样都是愚昧。”

    



    外面警官在喊话,里面的高明也对周铭说:“周老板,我们的一贯政策你是知道的,抗拒从严坦白从宽,我劝你……”

    高明的话还没说完,杜鹏一个耳光就把他后面的话给扇回肚子里了,怒骂道:“我宽你大爷!”

    



    正是这个原因,哪怕就是高明这种人在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整个人都一下愣在了那里,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

    “就是这个。”

    



    “周老板,今天的这个事情原本就和周老板您没有任何关系,周老板您完全是被我牵扯进来的,所以就让我来解决吧。”罗伟说。

    周铭皱眉问:“你想做什么?”

    



    周铭叹息一声说,他并没有对高明解释什么,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周铭觉得给他解释这个问题完全是对牛弹琴。

    就像在来的路上周铭对罗伟说的那样,周铭是不会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因此在来之前,周铭已经做足了准备,他先查了一下目前移动通讯基站的建设情况以及移动通讯信号的覆盖情况,甚至在跟着高明到了这里的时候,周铭都还再拿大哥大试过信号,确保万无一失以后才下车的。



    高明冷笑一声说:“现在知道错了?你们也不看看老子是谁?”

    



    既然公安这边不行,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更别说周铭这边还有另外一层想法……

    突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打破了房间内的宁静,也让杜鹏和罗伟一下紧张了起来,杜鹏下意识说:“不是说晋宁这边的公安不管事吗?怎么出警这么快?这都快赶上严打那会的燕京了!”



    ,



    (鞠躬感谢“书友3090595”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原子蛋”的月票支持!)

    



    周铭对高明说,同时把腰间别着的大哥大给拿下来,然后当着高明的面拨出一个号码说:“林少校,我这边已经差不多了,你可以带人过来了。”

    “我说周老板,你在老子面前装什么逼呢?你当你是孙悟空吗?拿一个这种破砖头就能当电话用了?还打电话给什么少校?你还能叫来军队的人,你怎么不直接打给国家主席,直接对中央军委下命令算了?”周铭话音才落,高明就立即不屑的冷嘲热讽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