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国家第一的拉钩
    就是因为不论成功失败都讨不了好,闹得自己里外不是人,才不会有人做。

    相反周铭不是官,跳出了官场这个大圈圈,他才敢这样做,他才能这样做。

    想到这里,杨定国哈哈大笑起来:“好你周铭,你也真是敢说,不过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做?”



    一句很不中听的话却直指问题的核心,为什么晋宁的一个黑恶势力团伙能成长到这么大这么嚣张?原因无非就是官员集体的不作为,或者说每个官员都是身在局中,都关心自己的升迁前程,根本不敢作为,这也是为什么官场从古至今都盛行中庸之道的原因所在。

    



    “那当然,有句话不是叫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嘛!”周铭说。

    随后杨定国就挂断了电话,周铭这边也收起了手机,想了想国内的整个局势,前世的时候,想必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不过现在自己重生了,就看自己怎么把这个天给翻过来吧!

    想到这里,周铭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不过周铭的笑容也并没有维持多久,他就感觉到了身旁的两道目光,周铭转头,就见苏涵和杜鹏都愣愣的看着自己,这让周铭感到很错愕,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我脸上有花吗?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侧漏你一脸!”周铭没好气的骂了杜鹏一句,“难道杨老从来不和人拉钩的吗?”

    面对周铭这个卖萌的问题,杜鹏真是要撞墙了,杨老是不是不和人拉钩他不知道,但杨老作为整个国家实际上的一号领导人,杜鹏知道除了不懂事的小孩子或者是杨老家里的小辈以外,没谁敢这么说的。更别说他们拉钩承诺的还是事关全国的大事,就更让人有一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轻松写意。

    所以最后杜鹏为了自己的神经考虑,决定不去考虑周铭的事情,嘟囔了一句:“周铭你这个家伙就是个变态!”

    周铭哈哈笑着对杜鹏给自己的这个评价做出了感谢。

    本以为晋宁市那边的事情到这里就可以画上句号了,毕竟后面不论是省委副书记戴金山该怎么处置,或者是如何对付那些既得利益集团,哪怕就是晋宁市那些黑恶势力成员会不会被改判,都不是周铭能管得了的,但周铭却忘了这个案子本身的影响。

    周铭和杜鹏到南晖的时间是晚上,于是他和苏涵先把杜鹏送去了南晖饭店也就是县委县政府的招待所,然后他和苏涵才回去的厂里,可当周铭才到厂门口的岔路口,就看到有很多人等在这里,见到周铭的车子过来他们立即高呼起了周铭的名字。

    这个阵势让周铭有点摸不着头脑,还是旁边苏涵给了他解释:“今天晋宁市的公审大会是有现场直播的。”

    周铭这才明白缘由,感情问题的关键还在自己身上呀!

    周铭摇摇头,他可不是那种拥有很高逼格,面对粉丝的狂热还能坦然自若的二流明星,看着那么多人为自己欢呼,周铭还是要和他们说点什么的。

    “周老板万岁!周老板是我们760厂最大的骄傲!周老板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物!晋宁市那些人死有余辜,周老板是好样的!就算全世界都没用了,最后还能有周老板!如果周老板是国家主席,一定能带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成为世界第一……”

    周铭要下车和这些人说什么,可他才打开车门,那一声声的欢呼如同浪潮一般迎面扑来。

    这些激动的人群,他们的欢呼并不是每一句都能在道理和逻辑上走通的,周铭这个时候也不会去考虑道理和逻辑,他只觉得这些人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不是因为他们都是自己的粉丝在为自己欢呼,而是因为他们此刻的欢呼没有任何功利心在里面,只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正义去欢呼。

    对于周铭来说,他只是做了自己良心上能过去的事情,甚至自己还利用这个事情去对付了戴金山,周铭自己是感到很无耻的,但对罗伟和莉亚维娜来说,那就是拯救了他们的一切;对于760厂的这些人来说,周铭的这些做法,就是代表了正义,如同当年打土豪斗地主的红军一样,他们就是打心底要为他们欢呼的。

    自己明明没做什么,却被人这样称颂,这让周铭非常感动,于是周铭先深深对他们鞠一躬,而见周铭鞠躬,这些人也都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周铭才说:“我非常感谢大家今天能来这里接我,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们会这样做,因为我觉得我根本没做什么。”

    下面有人说:“周老板您太谦虚了,您都把盘踞晋宁市好几年的黑恶势力团伙给打掉了,罗工程师他一家子和您非亲非故,您不惜调动部队也要帮他,如果您这都还叫没做什么的话,那全世界都没有好事可做了。”

    有人带头,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对呀周老板,您就是我们760厂走出去的大英雄!”

    周铭打手势让他们安静,然后说:“我这个人并不谦虚的,只是我做的这些事都只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让我以后拍着胸口说我做到了我所能做的全部,让我自己不至于未来回头过来看的时候不会后悔。”

    “从小我的父母就教育我做人要无愧于天地,我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周铭说,“很多人说这个社会很复杂,那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就很复杂,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对得起良心,经得起道德的考验,那我相信我们这个世界就会变成美好的明天!”

    周铭的话音才落,身后苏涵就感动流泪的为他呼喊道:“周铭你说的太好了,你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精神偶像,是我们永远值得学习的榜样!”

    随着苏涵的话,现场再一次沸腾了起来,大家都在为周铭欢呼,每个人在这一刻都仿佛化身成为了世界上最狂热的信徒,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唯一所要做的,就是膜拜周铭这个偶像!

    对此,周铭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瞬间觉得自己今天的逼格好像自然而然的就很高了。



    周铭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也明白中央有这样那样的担心,但我认为只要能下定决心,以中央的力量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输并不可耻,怕才丢人!”

    “好小子,你都开始批评起中央来了!”



    杨定国那边沉默了,虽然周铭说的话只是他十年前那句话的翻版,但依然给他很多感触,甚至想到了一位自己一生都在退让的伟人,一样的霸气。

    



    “如果杨老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拉钩呀。”周铭说。

    “好,那我们就拉钩了,你可要说到做到。”杨定国说。

    



    杨定国笑骂道,他是一点都不生气的,反而还很欣慰,的确自从改革开放经济飞速发展以来,中央的很多决策都开始偏稳了,再没有过去那种大刀阔斧的勇气和决心,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当年是光脚的,天不怕地不怕,现在有了一点家当以后,就开始怕这怕那了。

    周铭叫屈道:“我这可不是批评,而叫未雨绸缪,其实我很欣赏杨老您当年在面对南疆那群宵小侵略时的那句话。”

    



    “周铭你刚才的样子简直太帅了,我好喜欢!”

    首先说话的苏涵,她一边大声说着一边抱住了周铭,而杜鹏则说:“哥们的取向是完全正常的,但用周铭你老大经常说的一句话,那就是你刚才简直霸气侧漏,你怎么敢和杨老拉钩?”

    



    许久之后杨定国叹了口气说:“周铭你这小子不来国务院工作真的可惜了。”

    周铭回了一句:“杨老,其实我觉得我要去国务院工作恐怕才真是可惜了,因为我要是个官,很多事情我就没法做了。”



    这不是周铭怕失败了会怎样,毕竟不论什么事都是要担风险的,尤其还是这种搅动一省局势的大事。而是即便成功了,做出周铭这样事情的官员也一定会被官场视作异类,不论什么样的领导,都不会容忍自己手底下有这么一个胡作非为的下属,整个官场都会自动把这样的人给边缘化。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官员们这种做法无可厚非。

    可以想象要是周铭也是官,那么为了自己的前程考虑,他也根本不敢做出调部队去晋宁,刻意营造军地冲突这种事。



    ,



    “杨老,我认为我们当下能解决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留到未来,对于经济发展来说,稳定是当务之急,但我认为对于整个国家和民族来说,解决未来发展的隐患,让我们真正实现良性发展循环,才是第一要素,否则要是放任某些既得利益集团,不在他们羽翼未丰的时候除掉,留到将来只会要耗费更大的代价。”

    



    “狠狠打,打出至少三十年的和平?”杨定国说,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缅怀着什么。

    “就是这句话,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现在也是一样,面对国内正在成型的既得利益集团,我们也要狠狠把他拔掉,为我们的祖国再拔出一个三十年的黄金时间!”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