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一个一个请吃饭
    “问题之前是出了一点,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也是多亏了周老板你才得以顺利的解决,所以我才想请你吃饭的。”赵工程师那边说。

    问题是靠我解决的?所以要请我吃饭?

    周铭当时就愣住了,倒不是这位赵工程师的逻辑有什么问题,而是周铭今天是第一次和这位赵工程师通话,之前也只不过是在文件上看到过他的名字,知道他负责的是哪段路而已,怎么就帮他解决问题了?



    周铭和苏涵就厂里的发展聊了一会,周铭放在办公室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周铭走过去接通电话:“你好请问你找谁?”

    



    “赵工程师你先等一下,不要那么急说话,我想问你究竟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喂?”

    当周铭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电话的信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差了,那边的通话很不稳定,周铭只好挂断了电话,骂了一句破手机。

    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又响了起来,周铭马上接通,周铭本以为会是刚才那位赵工程师见手机信号不好换固定电话打过来的,却没想到传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周老板你好,我是五局工程队的工程师,我姓宋,我负责的是晋宁北边那段高速公路的修建工作。”



    又是吃饭敬酒?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请客节吗?要不怎么都要请客吃饭了?

    周铭又愣住了,他马上问那边:“宋工程师,你那里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请我吃饭?还要敬我酒?”

    “当然是为了感谢周老板你的帮忙呀!要不然我这里可就麻烦咯!”宋工程师说,“周老板很不好意思,外面叫我有点事情,就先这么说,到时候请周老板务必要给我个感谢的机会呀!”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在周铭愣神的当口根本没给什么时间,直到电话里面的忙音响起来,周铭才反应过来。

    苏涵见周铭这副愣神的表情,不由问他:“周铭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周铭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不是那些人喝多了,就是我喝多了。”

    喝多了?

    这下换苏涵愣住了,她不明白周铭在说什么,谁大清早起来就喝酒吗?还是周铭不明白那边在说什么?故意这么调侃的?

    苏涵不明白,周铭自己同样也是一脑门雾水,要说之前那位赵姓工程师的吃饭敬酒可能只是个意外的话,那这位紧随其后打电话过来,同样也是吃饭敬酒的宋工程师又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周铭和苏涵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愣在那里的时候,周铭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周铭拿起话筒,那边说话道:“周老板你好,我是二局工程队的工程师我姓刘,我是负责松关那边一段山路的修建工作,这一次真是太感谢你了,本来我是想亲自请你吃饭的,不过我知道二局的领导要请你吃饭,我就借花献佛了,到时候还望周老板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向你敬酒,亲自向你表示感谢的机会!”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周铭感到有点凌乱,如果换做是别人,被人这样一个一个打电话上门来主动要请客吃饭的,肯定心里是很高兴的,不过周铭此时却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你们几个工程局到底什么情况?”

    周铭问,不过这个时候电话里已经是忙音了,刚才周铭满脑子问好,连那边什么时候挂的电话都不记得了。

    “周铭有人要请你吃饭感谢你吗?这是好事呀!”苏涵对周铭说。

    这一次苏涵是靠在周铭身边耳朵贴在话筒上听的,所以刚才周铭的电话内容她全听到了的。

    面对苏涵的话,周铭苦笑一下说:“有人请吃饭本身并不是什么坏事,但要是这三个电话都是打过来要请我吃饭,还都说要我赏脸让他们给我敬酒的呢?”

    “这三个电话全是要请周铭你吃饭的吗?为什么呀?”苏涵惊讶的问。

    周铭两手一摊说:“我要是知道我就用不着苦恼了,他们都只说了要感谢我,并没有具体说要感谢什么,还说这几个工程局都会请我。”

    “那要不周铭你打电话过去问一下,你不是有他们几个局长的电话吗?刚才的电话里不是说他们局里的领导也都会去,也是他们领导出面请客的吗?他们只是陪衬的,所以他们领导肯定知道的。”苏涵提醒周铭道。

    “对呀,我真是灯下黑连这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小涵你心细。”

    周铭高兴的说着,然后抱着苏涵亲了一口,苏涵猝不及防闹了个大红脸。

    这一次周铭直接开了免提拨通了中央工程一局局长丁凯的电话,那边很快接通了,也是询问了周铭找谁的通用话语,周铭和丁凯有过交谈,听出这就是丁凯的声音,周铭说:“丁局长你好,我是周铭。”

    “原来是周老板你好,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呢!”丁凯说。

    “是要请我吃饭的事情吗?如果是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周铭说。

    丁凯那边显然对周铭这话感到有些错愕:“周老板你已经知道了?那看来周老板你的消息是真的很灵通,几乎达到西游记里六耳猕猴那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水准了。”

    “丁局长说笑了,我可没六耳猕猴那种神通,只是刚才贵局的同志给我打了电话而已,我现在打电话给丁局长你,也正是为了这个事情的。”周铭说。

    丁凯奇怪的哦了一声问:“周老板你说说看。”

    周铭把刚才自己接到那几个电话的事情告诉了丁凯,丁凯哈哈大笑道:“那些家伙怎么一个个这么性急,甚至比我还先打电话,没错,我是要代表一局请周老板你吃饭,要好好感谢你的。”

    “这是为什么呢?”周铭问。

    “是因为周老板你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呀!”丁凯说。



    “过奖。”

    在一番对话过后周铭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就把自己扔在了接待区的沙发上长出一口气,这个时候苏涵端了一杯水过来给周铭,周铭抓过水杯猛灌了一口说:“这一路真难走。”



    摇摇头,周铭把这些有的没的想法给甩出脑海,然后问苏涵:“咱们的八宝粥厂还有那些房地产项目都已经恢复正常了吧?”

    



    不过还不等周铭说话,赵工程师那边又说道:“我们会在临阳市里的大酒店请你吃饭,到时候还请周老板务必要赏光让我敬你一杯酒,在这里一起请周老板你吃饭的还有我们局里和二局五局的领导同志。”

    如果说之前的问题还只是让周铭感到有些不理解的话,那么他的这席话就是让周铭整个人都成问号了:什么情况?还你们请我吃饭?还有你们一局二局和五局的领导都要一起来,场面有没有那么火爆?

    



    “这都是咱们厂的人对周铭你的尊敬嘛,大家都知道你在晋宁不仅帮助罗工程师讨回了公道,更是把高明他们给打成了反革命,而且厂里传的最厉害的是你带着部队和那些黑恶势力激烈交火,最后才将他们给一网打尽的,咱们厂里的人都淳朴,都崇拜英雄,所以当然崇拜周铭你了。”苏涵说。

    “可惜我天生就不是当偶像的料呀!”周铭叹息着说,“而且他们传的也太夸张了一点。”

    



    “原来是宋工程师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你那里又出了什么问题?”周铭问。

    宋工程师连连说着不是:“问题之前也的确出过,不过后来也多亏了周老板你,我们这边的问题才能解决,真是太感谢周老板你了,你可真是我们命中注定的贵人呀!我知道我们几个工程局的领导都要请周老板你吃饭,还希望到时候周老板能给我个机会敬周老板你一杯酒,当面向周老板你表示感谢。”

    



    苏涵点头说:“早就恢复正常了,八宝粥厂房已经基本建好了,根据工程队那些的说法,最多不会超过一个礼拜,八宝粥厂就可以整个迁过去了,只是王主任那边担心新厂房太大,以现有八宝粥厂的设备和人手,根本用不完,会空出来很多地方,有点太浪费了。”

    周铭笑了:“大有什么不好,做生意只有越做越大的,我们的八宝粥厂现在放在新厂房是大了,那如果我们将来要继续增加生产线呢?搞不好过不了两年王主任他就会嫌这个厂房小咯!”



    “原来是赵工程师呀,你好,我知道你,你是修岭南石坪县那边一段高速公路的工程队负责人,请问是你那边也出了什么问题吗?”周铭问。

    



    这是一般单位和重要个人接电话的通用语言,毕竟这年代还没有带电显示,要是打错电话或者是电话串线了,这边又自报家门了,就要担心电话号码外泄,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那边也很谨慎的问:“请问这里是周铭皱老板的办公室吗?我是一工程局的赵工程师。”



    ,



    “周老板好,我能遇到周老板您,能在周老板您手底下做事真是太幸运了!”

    



    周铭在说话的时候也的确无奈,自己实在太善良了,他根本做不到像那些偶像明星一样对那些对自己失声尖叫的粉丝熟若无睹,还是会下意识的回应一下,哪怕只是微笑一下着点个头说句谢谢什么的。

    另外对自己在晋宁市的丰功伟绩,他也完全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怎么就会传成自己带兵到晋宁打黑去了?那如果自己真要是带兵去打黑,那搞不好就能传成是打了一场如上甘岭一般的残酷会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