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至少丁凯自己认识的人当中,能做到像周铭这样把自己的脸面放下对任何事情都很坦荡的人,只要不走错路,都是有成就的。

    丁凯沉吟了一会试探着问:“周老板方便告诉我是什么麻烦吗?”

    “当然。”



    听着丁凯一句接一句的猜测,周铭无奈的笑了,不能不感慨这些能在后世闯出一片天地的人,果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其他人不说,就说现在的丁凯,自己今天明明只是来找他谈话的,并且刚才也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但他仍然凭着这些蛛丝马迹加上自己的直觉准确的发现了问题。

    



    可丁凯还是打开呼机看了信息内容,当下就愣住了,抬头问周铭:“周老板,难道就是这个事情吗?恕我愚见,我不认为这个事情会值得周老板关注。”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好戏还在后面。”

    周铭这么对丁凯说了一句,就再没多说的从他手中拿回了呼机,这一次丁凯就没有再问了,尽管他还是不明白周铭究竟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但直觉告诉他,周铭这次遇到的麻烦,肯定不简单。



    周铭当然也看到了那边丁凯的动作,不过相比苏涵的激动,周铭却只是长出口气的笑笑:“不要管他了,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要紧的,毕竟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别人身上,那还不如去丢硬币赌命呢!搞不好丢硬币的机会还要更大一点。”

    苏涵点头说:“的确是这样,周铭你也说过人心是最靠不住的东西。”

    周铭愣了一下,然后笑出来了,因为他没想到自己都不记得说过的这句话苏涵居然还会记得。

    苏涵当然也明白现在并不是讨论这种哲学道理的时候,她接着问周铭:“周铭你说岭南那边的这个事情处理起来真的会很麻烦吗?”

    “如果单是这个事情并不麻烦,我担心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周铭说。

    有人在夜总会闹事打群架,打架双方有开枪,最后造成七人死亡,三十多人受伤,南江市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

    这就是周铭寻呼机上信息的全部内容,虽然看起来只有寥寥四十多个字,事情看起来不过就是一起普通的夜总会打架闹事而已,毕竟像夜总会那种地方,大家本来喝酒就容易喝高上头,出点这种事情太正常了,相反要是哪个酒吧舞厅从来没人红脸打架过,那才会让人不可思议呢!

    由于国内禁枪,因此枪击案都是大案,但对一些人来说,枪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弄到,尤其是岭南那边,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各色人物都有,这边的治安情况相比其他地方也会稍差一些,再出现这种这种事情就更正常了。

    不过不管怎么正常,但在周铭看来,这个事情在这个时候发生还是让他闻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周铭会有这样的感觉不是因为自己的夜总会出现了打群架的事情,事实上周铭清楚不管怎么严防死守,夜总会就是夜总会,这种地方多多少少总还是会出点状况的,而就算是有孔晓琳亲自坐镇的南江夜总会总店,也依然会隔段时间就出点状况。

    这些事情周铭都知道,而且出事情本身很正常,但是一个群架,孔晓琳居然这么郑重的打了传呼过来,就很不正常了。

    当初周铭之所以这么放心把夜总会完全交给孔晓琳去打理,就是看中了她有独自处理问题的能力,而她也很对得起周铭的信任,在夜总会这么长时间以来也几乎不需要周铭操什么心,可这一次不过就是一次夜店打架,她就这么郑重的打了自己传呼,说明她也觉得问题有些不大对劲了。

    周铭凝眉这么想着,等他回神过来,就见苏涵正睁着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周铭下意识的问:“小涵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周铭你是不是很担心岭南那边的晓琳姐姐,想去岭南那边看一下情况?”苏涵问。

    “小涵你这想的也太多了,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打架斗殴罢了,这种事在夜总会里是常有的,你看咱们临阳市里那夜总会不也经常传出打架的消息吗?没什么好奇怪的。”周铭失笑说。

    苏涵不依不饶:“可是周铭你不是说未来会有大事发生,有些人会要针对你,你担心他们会从你最先岂不的地方岭南开始下手吗?刚才周铭你自己不也对我说担心这是麻烦的开始吗?”

    “我的确怀疑这会是麻烦的开始,但孔经理是我精心挑选的,她不仅处理问题的能力很强,头脑也很灵活,如果发现问题真的很严重的话,我想她会放弃的……”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苏涵轻轻的摇头:“不会的。要是其他人,我不会这么认为,但正是因为晓琳姐姐是周铭你挑选出来的,我才认为她不会放弃,一定会为你坚守到最后一刻。”

    “为什么?”周铭问。

    “因为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苏涵说。

    这个答案让周铭呆愣在那里无论他如何巧舌如簧再也说不出话来,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女人对自己的真心付出,如果连这个都还能辩解的话,那还有良心吗?至于孔晓琳对自己的真心,连苏涵这个才见过孔晓琳几面的人都能感觉得出来,自己要再感觉不到,基本就可以撞墙自杀了。

    在周铭愣神的时候,苏涵的小手握住了周铭的手说:“周铭你想去岭南就去吧。”

    周铭抬头看着苏涵正准备说什么,但苏涵却先说道:“周铭你不用担心我,你不是说临阳这里没事吗?那我肯定也没事的,而我自己,我承认我是会吃醋,但我更不希望让周铭你留下遗憾,不希望周铭你会后悔。”

    周铭反手也握住了苏涵的小手: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丁局长我先失陪了,抱歉。”

    周铭歉意的对丁凯说完叫上苏涵转身就走,而丁凯则还在原地发愣,对他来说,刚才周铭的话并不出乎意料,甚至是他已经预料到的,可当他听到周铭说出一工程局经过改制进行市场化运作,一定能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大型施工企业的话时,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有些小激动。



    “如果是别人,这么想没任何问题,但是对周铭你,这绝不可能!”

    



    周铭点头答应了丁凯,然后从苏涵那里拿回了寻呼机,直接递给了丁凯。

    周铭的大方让丁凯惊讶更让他感到羞愧,丁凯从周铭的手中接过呼机同时感觉自己的脸像火烧一般发烫,相比周铭的坦荡,丁凯感觉自己这么试探问他的行为不仅猥琐,简直就是猥琐。

    



    不过丁凯的呆愣也就是片刻,见周铭向自己抱歉了一句转身就要走,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喊住了周铭:“周老板,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周铭停下了脚步回头疑惑的问:“丁局长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看着周铭离开的背影丁凯神色不定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周铭坐上车以后丁凯才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转身找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秘书要来了手机,支开秘书,看着不远处周铭的车子嘟囔了一句‘或许是个机会’,然后拨出了一个号码:“喂!小叔您好,我是小凯……”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周铭的车里,苏涵看到了那边正在打电话的丁凯,她高兴的对周铭说:“周铭你看他在打电话了,看来他真的会帮你的!”

    



    丁凯斩钉截铁的说,周铭好奇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丁凯回答说:“因为周老板你是那种有朝一日一定会名动天下的人,我能感觉的出来,像你这样的人不会浪费时间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尤其是生意人,更是要争分夺秒,所以今天你找我说这个必定是有原因的。”

    说到这里丁凯想了一下接着说:“刚才周老板你的呼机响了,现在你就急匆匆的有事情要处理,如果我猜的没错,周老板为的就是这个麻烦吧?”



    因为丁凯是万万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自然的点头了,一点都不拘泥和尴尬,要知道,自己可是这么当面戳穿他的,换做一般人多少会有点尴尬的,但周铭却并没有任何不对的反应,能做到这点的,要么是有极强的情绪控制能力,要么就是做人真的坦坦荡荡,不藏着掖着,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很不简单的。

    



    丁凯厉害,周铭也并不是什么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既然丁凯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很光棍的点头说:“没错,我是遇到了一点麻烦,可能在未来会要找丁局长你帮忙的。”

    丁凯挑了挑眼皮,又一次惊讶了,周铭在心里感慨丁凯,丁凯同样也在心里感慨周铭。



    ,



    (鞠躬感谢“康宏”的捧场支持!)

    



    “直觉,”丁凯说,“因为今天原本是这段高速公路的竣工仪式,但周老板你却无缘无故的先和我说了一工程局进行改制的事情,却对这段公路的工程本身以及今天的竣工仪式闭口不谈,这太奇怪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我只是看到丁局长的一工程局的工程做的这么好,很让人放心,不想一个这么优秀的企业就这么沉沦了,所以才一时想起来的有感而发呢?”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