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夜总会危机
    陶国令听到孔晓琳的质问顿时一阵无名火起,想当年自己是陶大少,在岭南这边谁见了自己不要叫一声陶哥,就算是那些燕京的权贵子弟,在岭南见到自己也要给三分薄面。但是现在那些人见到自己都是直呼其名了,甚至还有人嘲讽的喊起了小陶。

    这种截然不同的待遇直让陶国令恼火的要吐血,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天天泡在酒吧里借酒浇愁了。

    现在孔晓琳就这么当面喊他的名字,还用这样一种质问的口气,这让他根本不能忍,尤其这更让他想起了自己就是因为周铭才落到今天这副田地的。想到这里,陶国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张嘴就骂道:“草你大爷,老子的名字也是你这种靠卖b上位的婊子能叫的?”



    这句质问把赵安民噎住了,如果是其他人,赵安民还真就一时火起直接下令抓人了,但对孔晓琳,他还真不敢做这个决定,当然他不是怕孔晓琳这个女人,哪怕她身上有一种女强人的气质,也只能吓吓小朋友,真正让赵安民忌惮的,是孔晓琳和周铭的暧昧关系。

    



    陶国令的话在啪的一声耳光中戛然而止了,陶国令看着眼前的俏脸咬着牙说:“你敢打我?你这个婊子居然敢打……”

    啪!

    不等陶国令说完,孔晓琳反手又是一个耳光,她冷冷的看着陶国令说:“陶国令,我说过让你嘴巴放干净点,当初是你惹的周铭,最后像狗一样的夹着尾巴滚蛋的,要不是你父亲低声下气的上门来求周铭,以你的罪行也是要坐牢的,你现在别不识好歹,就算现在夜总会遇到了什么事,这里也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



    陶国令怒吼着朝孔晓琳扑过去,不过孔晓琳早有准备,在陶国令动手之前就退开了,而在一边赵安民也马上出手制止了陶国令,尽管刚才赵安民和孔晓琳有矛盾,但他作为公安局长,也不能容忍有人在自己面前行凶,要是孔晓琳真的被打了,他这个公安局长也脸上无光。

    “放开我!我要弄死这个贱婊子!”陶国令挣扎怒吼着。

    “你不要动!再动我就把你抓起来!”赵安民警告陶国令说。

    这个时候几名公安干警走过来从赵安民的手中接过陶国令,并在赵安民的命令下架着陶国令出门。

    “孔晓琳你这个婊子你给老子等着,你今天居然敢打老子,老子有一天会让你跪在老子面前,看老子怎么用jb抽你脸!”

    陶国令叫嚣着挣扎着,但他哪里敌得过几个身强力壮的公安干警,直接被赶出门了。

    看着陶国令被丢出门,孔晓琳对赵安民说:“非常感谢赵局长帮忙,但关于今天的这个事情,我依然会到陈云飞省长那里投诉的!”

    对于孔晓琳的这个态度,赵安民也只能是无奈苦笑着摇头了。

    那边孔晓琳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夜总会的经理就过来向孔晓琳汇报说她已经查清楚了,昨天晚上打架的其中一帮人是陶国令叫来的,目的没别的就是来打架闹事,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这个可恶的家伙!下次再见到这个家伙一定要保安部狠狠教训他一顿!”

    孔晓琳恨恨的说,可是让孔晓琳所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再上门,却发生了另一件事情。

    南江夜总会的营业时间是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二点的,歌舞厅更只有晚上六点以后才开放,但是在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孔晓琳就急急忙忙来到了夜总会,而夜总会里的其他员工,更是早早就等在了这里。

    孔晓琳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在夜总会几十号员工的注视下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问自己的副总经理:“魏经理,究竟怎么回事?我们的员工昨天晚上回家都受到了不法分子的袭击吗?”

    魏经理点头说是,孔晓琳忙追问一句:“那有没有人受伤?有没有女员工受到了欺负?”

    “都有,我们的女员工在回家的路上都受到了堵截欺负,保安部那边和那些不法分子打了一架,很多人都受了伤,不过……”

    魏经理有些欲言又止,孔晓琳说:“不过什么?有什么话都尽管说。”

    “好的孔总,”魏经理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膛接着说道,“这些不法分子都是有预谋来堵截我们员工的,他们的目的是在威胁我们的员工。”

    “威胁?这怎么说?”孔晓琳问。

    魏经理起初有些犹豫,但看到了孔晓琳坚定的眼神以后马上回答道:“是这样的,这些不法分子围堵我们的员工不论男女,都说了他们就是来报复南江夜总会的,他们要我们的员工都离开南江夜总会,并还说昨天晚上只是警告,以后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是这样吗?”孔晓琳问,并看了一圈会议室里的员工们,就算他们不回答,孔晓琳也能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答案。

    孔晓琳得到答案以后沉默了许久,最后做出决定说:“既然这样,那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我同意大家离开南江夜总会,这个月的工资按一个月发放,另外我还会按照合同,额外再给大家发放一个月的工资,这样大家就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去找其他工作了。”

    然而孔晓琳的话说完,会议室里却并没有任何反应,孔晓琳微笑了一下说:“你们嫌钱少吗?可这是合同上的,再多我也不能做主了。”

    这边孔晓琳的话音才落,下面立即有人喊道:“孔总,我并不是要钱,我要留在夜总会!”

    有人带了头,马上其他就群情响应:“孔总,我们都不要钱,我们都要留在夜总会里!”

    “可是现在你们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我作为你们的领导,我必须要把你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孔晓琳说。

    “我知道孔总您关心我们,担心我们的安全,我们也不是没有良心的,我们也关心夜总会,现在明显就是有人在故意整我们,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就走了,我们还能算个人吗?”下面有人说,他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认同,“没错,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抛下夜总会不管,这里是我们的家呀!”

    “可是你们的安全怎么办?”孔晓琳依然担心。

    “这个很简单,我们保安部和其他服务业一起下班,所有男人先送女同志回家,然后我们男同志再回去。”

    保安部龙经理出了主意,他的话得到了全部人的赞同:“没错,只要我们的人集中起来,那些混子就拿我们没办法了,我们死也要保护女同志的安全!”

    听到下面员工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饶是孔晓琳再怎么女强人,也感觉自己心里面有什么柔软被触动了。

    这是多么可爱的一群员工呀,虽然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虽然他们的姓名语言各不相同,但是在这里,在这个南江夜总会里,他们就是一个团结的大家庭!



    “赵局长我要求你和你的人立即撤走!”

    在警戒线外,夜总会的总经理孔晓琳对公安局长赵安民说,此时的孔晓琳一身正装套裙,一头乌黑的头发高高盘起,一张化着淡淡职业妆的俏脸上,此时写满了愤怒,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散发出一种女强人的气息,会让人下意识的忘记她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我不管这是谁的决定,都不能干扰正当营业场所的正常经营活动,这是国家政策,你们这么做就是在违反国家政策!”孔晓琳说。

    



    “陶国令!我警告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孔晓琳对陶国令说。

    “干净?对不起,我只有对干净的人才会干净,对那些不干净的女人我根本用不着干净嘛!”陶国令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孔晓琳,用一种很恶心的语气说,“看孔经理每天穿的这么骚,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吗?看来是周铭那小子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你呀!要不要让哥哥来抚慰……”

    



    面对孔晓琳的强势,赵安民有些头疼:“孔经理,你的夜总会昨天晚上出现的恶性打架斗殴事件,加上今天没抢救过来的已经出了八条人命了,这么大的案件,这个现场是必须要保护好的,以便于案件侦破。”

    “这就是流氓团伙的寻仇斗殴,还有什么没有侦破的?所有的人不都被抓了一个现行吗?现在赵局长,你的人在这里已经严重干扰了我夜总会的经营活动,我身为夜总会的总经理,有权要求你们离开!”孔晓琳的语气非常强硬,还手指向门外。

    



    经过这些天的消沉,陶国令的心理原本就有点扭曲,现在被孔晓琳这么一说,他这一段时间的愤怒全部涌上了脑子。

    “孔晓琳!你这个贱人婊子,你他娘的居然敢打老子,老子要弄死你!”

    



    赵安民则说:“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现在南江夜总会发生了这样的恶**件,我们必须要重视起来,孔经理你这样做是在干扰我们的正常执法活动!”

    孔晓琳眯起了眼睛:“难不成赵局长还要把我给抓起来吗?”



    这个过来的人就是陶国令,他穿着夹克衫牛仔裤,叼着一根烟,比起过去的陶大少,现在的他更像是个混子。

    



    正当赵安民这边不知如何作答的时候,突然旁边响起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孔经理,我劝你还是听赵局长的话为好。”

    这个声音让孔晓琳皱起了秀眉,她顺着声音看过去,顿时看到了一张令人厌恶的脸,孔晓琳寒声道:“陶国令,这是你动的手脚吗?”



    ,



    南江市晚上七点,以往人满为患的南江夜总会今天却冷冷清清,至于原因一目了然,在夜总会里酒吧到舞厅的一片区域都被警戒线给围起来了,就算现在是晚上了,依然还有十几名公安干警在这里值守。

    



    孔晓琳的不依不饶让赵安民有些恼火:“孔经理,我是一个人民警察,现在这里发生了恶性斗殴事件,我也有权封锁这里查明真相,保护群众的安全!”

    末了赵安民还加上一句:“这是陈省长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