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男人的坚持
    面对杨老这殷殷期盼的话语,要换成其他人,就该感激流涕,感谢祖国对自己的重视和培养,自己未来肯定要用自己的热血和青春来报效祖国。

    周铭没有这样说,因为很多事情是要去做而不是靠说的。当初这么说的,最后很多都不回来了。

    “杨老我可以回答不吗?”周铭问。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杨定国说,“周铭你现在很年轻,你才二十出头,你的未来是非常广阔的,我们眼睛始终是要向前看的嘛!”

    周铭还是摇头,旁边的杜中原不高兴了:“周铭你这个小同志怎么那么不分轻重呢?杨老和你说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还是不明白呢?”

    周铭看了杜中原一眼,他知道杜中原是在这里唱红脸,当然他也是真心想骂周铭两句的,因为杨老是什么身份?他和你非亲非故的,在这里和你一个小年轻这么苦口婆心的讲了半天,你还是这么一副一条道走到黑的德性,你这就有点装过头,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对于周铭的这个回答,杨定国并没有生气,甚至都一点不感到意外,仿佛早料到周铭一定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一般,他只是平静的问周铭:“能和我说说理由吗?”

    “因为一个男人的坚持!”周铭说,“或许是我年轻吧,所以很多事情的考虑并没有那么成熟,做出来的很多事很多决定,在很多人看来根本是不可理喻甚至是很幼稚的,但这就是我的想法。”

    “和杨老说句心里话,我也想过要出国,想过要去国外学习那些先进的知识,闯出另外一片新天地来,但那是条件成熟以后,绝不会是现在。”周铭自嘲的一笑,“现在我出国算什么?不是因为要出国而出国,而是因为在国内待不下去了,是被人像丧家之犬一样的赶出国的!”

    周铭顿了一顿接着说:“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了不起重头再来就好了嘛!没必要和对手拼个你死我活,那不是小学生的幼稚吗?但我想说这才是青春,才是年轻人的热血,更是一个男人的坚持!”

    “输不可耻怕才丢人,一个男人就是应该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如果对手摆开了擂台,我却连交手的勇气都没有,直接转身就走,那还谈什么未来呢?如果未来我再遇到这种事呢?难道也要像狗一样摇尾乞怜吗?这种事情,一次怕次次怕,那以后还谈什么站起来做人呢?”周铭说。

    周铭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让杨老和杜中原都陷入了沉默,杜鹏则是紧握着拳头信心满满。

    过了好一会杨老才叹息道:“年轻就是好呀!就像周铭你说的,或许但凡上了年纪的人都不会像你这样做,毕竟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嘛,能有机会消灾避祸何必要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呢?不过在避开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他们怕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证他们自己锋锐的进取心呢?”

    “周铭你说的很对,年纪大了棱角被打磨的多了,就会失去那种年轻的冲劲,更是有一种暮气。”

    杨定国说:“就像现在的机关一样,一片死气沉沉的,和外面如火如荼的改革开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现在干部的年轻化建设工作必须要抓起来了,而且刻不容缓,以前都只是提一提,并没有真正强制性的推行下去,但是从今往后,这个事情一定要放在行政改革的第一位!”

    杨定国的这句话是让周铭万万没想到的,因为他原本说那些话只是想说明自己留在国内,要和谭千军那些人斗到底的决心,周铭要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赌一口气,而是为了守住自己的东西。

    周铭是重生回来的,他的实际年龄已经五十岁了,所以要说周铭存在什么无聊的血气,那不可能,他要这么做是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对周铭来说,毕竟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的所有一切都在国内,要是自己先穿上滑板鞋开溜了,那留下来的父母还有苏涵唐然孔晓琳这些人怎么办?他们不就成了谭千军那些人泄愤的对象了吗?就像之前在南江的时候陶国令抓走孔晓琳一样。

    如果真有谁有了一个三长两短,周铭是一定不能原谅自己的,并且想着自己的安全独自逃跑,抛弃父母和女人在国内受罪,周铭干不出这事,并且不光周铭干不出来,相信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志气的男人都干不出来。

    结果却没想到,自己那样说居然能让杨老想到干部年轻化上面去,真不知道这杨老的脑洞开的到底有多大。

    和杜中原说完以后,杨定国又把目光放在了周铭身上,他问周铭:“你的决心有了,我也很为你的决心感动,不过很多事情光有决心可不行,还需要有系统的办法。”

    “这我也有。”周铭说,“只是我这个办法一旦用出来会比现在更大,我希望杨老和杜主席不要退缩才好。”

    杨定国和杜中原都哈哈笑起来,最后杨定国指着周铭说:“周铭你这个小同志呀,这个心眼真是比谁都要多,你放心吧,连你这二十多岁的小伙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只要你不要瞎胡闹,我是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杨老,就请您老等着我胜利的好消息吧!”周铭说。



    出国?

    听到杨定国的这个建议周铭和杜鹏都一下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了的表情,不是因为这个年代的出国很难,杨老会无缘无故给周铭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而是因为杨老的这个建议很明白的就是告诉周铭要他跑路了的,然而杨定国可是一号首长呀!他怎么能做出这个决定呢?



    说是这样说,但要真正做起来就很麻烦了,别的不说,就从这一次谭千军对付周铭的情况来看,这个集团的势力已经深入到了各个方面,真要打击起来绝对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另一个来说,就算最后打掉了那个集团,也会给国家好不容易起步的经济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就是这个原因,让杨定国做出了这个决定。

    



    杨定国摇头说不可以,周铭苦笑着说:“不过我的回答还就是杨老你不让我回答的这个。”

    杨定国谆谆善诱的对周铭说:“年轻人心里都有一股气这我知道,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走过来的,不过也并不是什么事都要分出个高下的,有时候暂避锋芒也是一种策略,否则兵法上也就不会有避实就虚这一说了。”

    



    周铭想了一下问杨定国:“杨老,这次的事情很难办吗?”

    杨定国回答说:“事情很复杂影响很坏,最重要的是对你以后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还是建议你出国深造一段时间再说。”

    



    “杜主席我不是不明白,我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周铭先对杜中原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头又对杨定国说:“我非常感谢杨老对我的关心,但我仍然坚持我的选择。”

    



    因为这个事情的起因就是谭千军和周铭的矛盾,从谭千军下这么大本钱的情况来看,调解显然是没路可走的。那么接下来这种事情要解决起来就只有两种办法了,一种是一方打倒另一方,这个不用看,现在周铭就是单方面的挨打,谭千军这一手接着一手的快拳,招招要命,就是要弄死周铭的。

    说起来杨老和周铭非亲非故的,就算周铭真被弄死了也无所谓,偌大的国家多少亿人,各种人才都是如过江之鲫,但杨老却是真的可惜周铭这个人才,就只好选择另外一种方法,就是送他去国外避开这个事情了。



    “周铭你是上过学的,那么过去从国外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例子数不胜数,现在的周铭你也一样,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国家的英雄!”杨定国肯定说。

    



    杨老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因此他接着对周铭说:“周铭同志,我们这个国家已经穷了太多年了,又因为一些错误的决定导致了很多方面的落后,几乎就要和世界脱轨了,这样不行。你看你是我们国内搞经济的一把好手,从南江的股市还有临阳工业园以及连接岭南和荆楚的高速公路,无一不表现出了你过人的聪明才智,和求真务实的精神,像你这样的人,正是社会主义建设所急需的。”

    “那么现在,越是重要的,就越是要把他送出去,因为国外有很多东西是要比我们先进的,你去过港城,这点你比我清楚。”杨定国接着说,“那么祖国要发展,就必须要借鉴他们发展的先进经验,来发展壮大我们自己,而这关键中的关键,就是派像周铭你这样的人,去外面学习深造。”



    ,



    (冷冷冷冷冷!好冷啊,手都冻僵了,码字贼痛苦!大家都多穿点衣服,不要感冒了哇!)

    



    杨定国的回答很直白,没有绕任何弯子,一句事情复杂影响坏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显然是谭千军那边所调动的资源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估计,如果再任由谭千军这么搞下去,肯定会影响全国的改革开放总规划,这是杨定国怎都不愿意看到的。

    或许有人会说只要把谭千军那个什么新兴公司打掉不就好了?地位到了杨老这个位置上,这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