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随心随性
    听到这句面对现实,周铭心里一跳,突然问**:“这里既然是特种部队,那也应该有那种在城市里制造混乱的课目吧?”

    没人想到周铭会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大家都愣了一下,**转头征求杜旅长的意见,在杜旅长点头了以后他才回答有的,随后周铭又问他:“那如果是**你要在一个特大城市里制造混乱,你该怎么做?就拿咱们的首都为例吧,比如你要上长安街。”

    杜鹏杜旅长和**都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他问这些问题是为什么?周铭没有回答,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等着**的答案。



    “旅长您不能这么说呀!那是我真的没发挥好,要是再来一次……”

    



    周铭在这里又和**杜旅长聊了一会就离开了,在周铭要离开的时候,**偷偷告诉周铭说:“偷偷告诉你,我老婆已经给我怀了个大胖小子,还有三个月就要生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周铭有些惊讶的问,“我记得你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你再生可就是超生,要罚款,严重一点的搞不好还要去被强制人工流产的呀!”

    “这不是我看周铭你这个人就不像是个坏人,我看你挺亲近的,告诉你也没关系,不会有问题的,到时候等我儿子出生了,我请你喝酒啊!我顺便也要看看我那好久没看到的闺女了。”**说。



    周铭对**这么说,然后也不管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的**,和杜鹏离开了军营。

    回到车上,他们还是由部队的车送出军营的,杜鹏问周铭:“难道那个人不是周铭你要找的人吗?怎么看你从刚才见到那个**以后情绪就有点不对了。”

    周铭摇头说:“没什么只是突然一下子有点头疼,不知道怎么回事。”

    “可能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吧,周铭你压力也挺大,实在不行周铭你就接受杨老的建议出国去吧,在外面天高任你飞,我相信你一定还能闯出一片更大的事业!”

    杜鹏说,周铭只是笑笑没有说话,随后杜鹏又突然想起了事情对周铭说:“对了周铭,你说**他老婆又怀孕了会不会有事情呀?我可是听说现在这一块抓的很严的,万一要是出了点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这你都能想到?”周铭很惊讶的问。

    周铭是真的很惊讶,自己知道是因为自己是重生回来的,但杜鹏只是今天听到了这个事情就立即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能不说,这家伙后世能成为全国最大的隐富,也确实有自己的能耐。

    “我怎么就不能想到了?”杜鹏有些莫名其妙的问。

    “没什么,既然想到了就想到了吧,”周铭说,“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帮他去救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儿子吗?”

    “周铭你这个救字用的,就好像他老婆小孩真的会出什么意外一样。”杜鹏说。

    周铭说:“这可说不准,现在国内有些干部的工作作风很差很粗暴的,他们才不管这些,也不管是谁的小孩,等到真出事就来不及了。”

    杜鹏思考了一会然后说:“的确是这样,我看我们还真需要去他老家那边看看情况了。不过周铭你老大可别这么看我,你以为只有你会考虑问题吗?我也会,要说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情了,万一**他接受不了报复社会可怎么办?他可是那个什么……超级兵王。”

    “还有呢?”周铭淡淡的问。

    “还有就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我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烂好人,也不想当个好人,但我也没办法看着这样的惨剧在我面前发生,那样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杜鹏说。

    杜鹏这话突然点醒了周铭,让他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纠结,无非就是自己要违背自己的本心做事。

    自己是个男人,为什么要利用他人的悲剧为自己铺路呢?难道不用这个事情自己就没办法应对谭千军了吗?要真是这样,自己就算侥幸过了这一关,那下次呢?自己还要炮制一个悲剧出来当自己的垫脚石吗?难道自己要往前走就一定要让别人变成白骨吗?

    要**是敌人,或者他是个人品很差的人,那自己多少也算是为民除害,但他是个这么爽朗的汉子,又那么相信自己,如果自己就这么坐视他的悲剧发生,自己还算是个人吗?

    连杜鹏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自己要去做,难道自己连杜鹏都不如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在商场上驰骋,成为什么商界大亨,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骂谭千军他们?自己不就成了另一个新的谭千军了吗?

    所以自己这一次就不用这个事情了,自己要就要和谭千军硬碰硬的较量一番,没有这个事情的帮助,自己也一样能干翻他,用一种男人的方式,不那么猥琐!

    想到这里,周铭突然伸手拍了一下杜鹏说:“杜鹏真没想到你小子还真行,居然还能说出这么富有启发性的话来,太棒了!”

    杜鹏被吓了一跳,他破口大骂道:“我靠!周铭你老大什么情况,能不一惊一乍的吗?万一咱们翻沟里去咋办?”

    周铭对此则很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道:“这个事情好说,到时候我一定会拿你当垫背的,我肯定没事,虽然我这个人有良心,不会拿无辜的人当踮脚,但是用你杜鹏,我还是问心无愧的!”

    杜鹏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你大爷的”!

    这个时候的周铭并想不到,他这个时候的一个随心随性做出来的决定,竟然会改变很多事情,不管是发生还是发展。



    “其实我战友他们也很厉害,大家各有所长,也不能说我就是最厉害的,你看要比挨打我比不过一团的,要比伪装我也比不过那些狙击手,他们说我最厉害,那都是弟兄们抬举,做不得数的。”

    “杜旅长对我的栽培和期望很高,我自己练习的也比较勤快一点,否则我现在受处分阶段,别说摸枪了,只怕天天都要在禁闭室里待着了。”



    “听说**你在上一次全军比武大赛上获得了第二名,在射击比赛上获得了冠军?”杜鹏好奇的问。

    



    **想了一下回答说:“如果是我的话,只要给我一把半自动步枪和充足的弹药,我利用地形位置边走边打,在没有任何重型武器以及我们卫戍军不出动的前提下,不管对方多少人,在对手的合围之势完成前,我都能至少坚持两个小时不落败。”

    **的答案很嚣张,但他也确实有这个嚣张的本钱,作为卫戍军里最骄傲的战士,他有这个能力,而事实在前世那一次巷战中,他靠着为数不多的弹药就坚持了超过三个小时,还一点伤都没受,如果不是最后他自己不想活了,只怕也未必能那么容易杀得了他,要评中国兵王的话,肯定是非他莫属。

    



    “我在老家有个很漂亮的媳妇,他扎着两个又黑又粗的的辫子,可能比不上城里女人那样,但可会心疼人了,给我养了一个很可爱的大闺女,她出生以后我只抱了她一下就匆匆回部队了,没想到上次回家这个小可爱都长这么高了,小孩子就是长的快,可能下次我再回去她都会说话了,就是不知道我这么久没回去,她会不会生我的气,会不会不愿意叫我这个爸爸了。”

    ……

    



    看着**那副兴奋激动到窃喜的样子,周铭的心情有点复杂,因为周铭心里明白,只怕现在部队里的政工官员已经在私拆他的信件,知道他老婆怀第二胎的消息了,恐怕再过不了多久,他老婆就要被当地官员抓去强制流产,以至于发生医疗事故导致一尸两命,至于他女儿,好像也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喝你这杯喜酒的。”

    



    “射击那是我的强项,格斗那次是我没有发挥好,要是再让我们打一次,我未必会输给他!”**说。

    杜鹏和杜旅长都哈哈笑起来了,杜旅长指着**说:“这个人那,就是一副犟脾气,和老黄牛一样,不仅犟还死鸭子嘴硬,怎么都不肯认输。”



    **嘟囔了这么一声,声音不大却正好让周铭杜鹏他们都听到了,杜旅长无奈的摇头说:“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面对现实。”

    



    不等**说完,杜旅长就板着个脸教训他道:“还狡辩什么?输了就是输了,难道你在战场上敌人也会给你一次重头来过的机会吗?”

    “要真是在战场上,我就不是那样做了。”



    ,



    “我现在是在这里受了处分,不过我并不后悔,我教训的是那些危害部队的坏家伙,把那家伙打进医院,让他们不再进我们部队,我们这部队的兵就都是好兵了,不会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了。”

    



    在营房里,周铭杜鹏杜旅长和**一边喝茶一边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从**爽朗的话语,周铭不难判断他和大多数的军人一样,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肚子里面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也不会有什么无聊的兵王骄傲,整个人都大大咧咧的,第一眼觉得你这个人很不错,就会愿意和你交朋友。

    并且他在平时的时候也不会有训练中的那股杀气,整个人很普通,就像是一个同龄的憨厚小伙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