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强制流产
    “国令,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周铭那个废人,而是怎么经营好我们自己你懂吗?”

    谭千军的语气很严肃,但陶国令却根本不惧,仍然坚持自己的话:“对不起谭哥我不懂,我只知道周铭不死我这辈子都没其他心思!”

    谭千军又拍了一下桌子,给陶国令丢下一句无可救药,就和姜春华离开了包厢。



    相比陶国令的脑洞大开,旁边姜春华还是很谨慎的说:“谭哥,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在这里瞎猜始终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既然他找了**,我们就先把这颗钉子拔了就好了。”

    



    当然那些过于久远的事情没有办法考证,不过西屯村对于阴山县来说却是一个比较著名的村子,说他著名不是因为这里有什么景点或者经济多好,而是因为这个村子很偏僻,很多超生的人都会为了躲避检查躲到这里来,等小孩生出来了再出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这个村子里大肚婆成群,这也算是为这个村子搞出了一条极富特色的发展道路,是特殊环境下成就特殊发展的范例了。

    国人的观念都是想生男孩,这个观念在农村尤为突出,所以对于西屯村的情况,有时候县政府也会本着人文关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村长却坚决的说:“那也是适量,平时走走没关系,你既然到了叔老这里,叔老就有义务照顾好你这个侄女,否则要是让你累着了,我可没办法向**交代,我这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他那个军中豪杰几下打。”

    “叔老您这说什么呢?不会这样的,而且叔老您也知道我是那种闲不住的人,要是让嫂子洗我在旁边看着,那可过意不去。”阿秀笑着说。

    “那行吧,你们就一起去洗,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听到了没有。”老村长特意交代。

    “谢谢叔老,您就放心吧。”阿秀说,她把盆子交给了嫂子,和嫂子一起向河边走去。

    老村长摇摇头,阿秀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不过有的时候脾气也是真倔,她回来西屯村以后也从来没有劳烦过谁,一直都是自己住在家里那已经很久没人住的小屋,所有家务都是自己挺着个大肚子在搞,一声不吭,有什么苦什么累都自己扛着,从来不和他这个叔老说,这也让他这个叔老很过意不去。

    这只是在西屯村里很普通的一幕,但这时谁也没想到,在东边进村的大路上,一辆四四方方的面包车和一辆镇里派出所的墨绿色吉普,正在杀气腾腾的朝西屯村驶来,说他杀气腾腾,是因为在阴山县这里,大家都认识那辆面包车是县里计生委的执法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开进西屯村,马上让西屯村里鸡飞狗跳。

    “不好啦!计生委和派出所来人啦!”

    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声,一下打破了之前的宁静,所有在这里等着生产的大肚婆都像是被触动了心底的恐惧一般,马上行动起来,有的马上跑回家里关紧房门,有的慌慌张张跑出村子,还有的茫然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

    车子停在村口,派出所的民警和计生委执法人员跳下车风风火火的冲进村子。

    老村长站在门口向他们问好:“县里的同志你们好,不知道你们来西屯村有什么事,先到我家去喝杯茶吃个便饭吧。”

    领头的计生委官员不耐烦的一挥手:“不用了,我们找**的媳妇阿秀,我知道她就在这里。”

    听到自家侄女的名字,老村长心里咯噔一下:“这位县里的领导,你们找阿秀做什么?她好像没有做什么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事情吧?”

    “有没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我们接到举报称她违反国家政策,私怀第二胎,我们……”

    那计生委官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那边有人喊了一声:“找到了,她就在这里!”

    计生委官员瞪了老村长一眼,冷哼一声马上带着人过去,而在那边,阿秀和另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看着这杀气腾腾冲过来的计生委执法人员,愣愣的不知道什么情况。

    计生委官员过来拿出一张照片对比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眼阿秀的肚子才说:“阿秀,你违反国家政策私怀第二胎,按照县里的相关规定,你需要马上交纳五万元罚款。”

    “可是我没有钱那!”阿秀说。

    “那就必须要进行强制流产。”

    那计生委官员这么说着,然后不由分说上去就要抓阿秀,阿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那计生委官员过来抓她的时候,她才有了反应,开始挣扎起来尖叫道:“不行,你们不能抓我,我不要流产!我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你们这样做是犯罪,是杀人!”

    “放屁!只生一个是国家政策,你违反了国家政策,就必须接受强制流产,我们是在执法!哎呀!你这个贱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计生委官员瞪着眼睛对阿秀说着,不过他没想到阿秀突然在他手上咬了一口,他吃痛的松开手,顺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阿秀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那计生委官员还不解气,上去又踢了两脚。

    “哎哟!不要踢我的肚子,不要踢我的孩子!”阿秀痛苦的喊着,手忙脚乱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老村长也看不下去了,那毕竟是他的侄女,他上前给那计生委官员上烟说:“领导,您看这都是女娃子不懂事,您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您看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自己会去医院的。”

    “不行!你看看她给我咬的,这是抗法,今天就让老子来给她做人工流产!”

    计生委官员说着就抬脚朝阿秀的肚子上踢去,阿秀看着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皮鞋,绝望的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不要!”



    在南江金碧辉煌夜总会的酒吧包厢里,陶国令在看到谭千军接到了从首都打来的电话以后,马上很着急的问道,浑然不觉包厢外面的音乐嘈杂,自从南江夜总会被封禁了以后,姜春华的金碧辉煌夜总会理所应当的接过了南江市最豪华夜店的招牌。

    看着陶国令这个样子,谭千军皱起了眉头,旁边姜春华见状对陶国令说:“国令你不要着急,谭哥有什么话自然就会说。”



    “杜旅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杜鹏的表哥,找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要商量,那**又是什么人?”陶国令很费解的说。

    



    ……

    阴山是中原的一个普通县城,也是首都卫戍军上尉**的故乡,西屯村是阴山县西边山区里的一个偏僻村庄,一共几百人,由于是在山区丘陵地带,这个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据说一位历史上抗击女真入侵的著名民族英雄岳飞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谭哥我知道自己现在有点反应过激了,不过我也是真想知道首都那边的情况,”陶国令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说,“还请谭哥你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什么事情都没心思做的。”

    谭千军很生气的拍了桌子,他伸手指了指陶国令,想发火骂陶国令但最后却并没有骂出口,只得叹口气说:“好吧,今天周铭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从中南海离开以后就去了通县的首都卫戍军军营。”

    



    **的妻子叫阿秀,她也在这个西屯村里待产,和其他只是来这里躲避计生检查的其他产妇不同,她是地地道道的西屯村人,这天上午她抱着一盆衣服去往河边,被老村长看到了,忙对她说:“阿秀你都七个月了,这个时候可千万累不得呀!”

    老村长说着就让自家媳妇去接阿秀手里的东西,阿秀推辞说:“叔老没关系的,医院里的大夫说我需要适量的运动,这样对小孩很有好处。”

    



    “从燕京那边传来的消息说那是卫戍军里最厉害的兵。”谭千军回答说。

    陶国令有点莫名其妙:“最厉害?有多厉害?难不成能一个打几十个吗?就算能打上百个又怎么样?难不成他还打算找部队的特种兵杀到南江来不成?那可是演义小说的故事情节。”



    不过陶国令却拧着眉头说:“谭哥你这么做我没意见,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周铭这个人不想办法弄死,始终是个祸害。”

    



    谭千军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听说这个**是得罪了人现在在受处分期间,这边不好接着插手,不过他家里的老婆似乎是怀了第二胎超生了的,部队的政工官员正在考虑要不要通知当地计生办,我们就帮他们做了这个决定吧,就当是给他提个醒了。”

    姜春华拍手说:“好的,谭哥你这个方法我看很不错!”



    ,



    “谭哥,是燕京那边的消息吗?那边怎么说?是不是周铭那家伙又干什么事情了?”

    



    “周铭去了卫戍军军营?他去那里干什么?难道又是要找部队做什么事吗?可是也不对呀!那里不是谭哥你家里的地方吗?”陶国令愣愣的问,对周铭的做法感到很不理解,而谭千军也是不知所以的摇头,陶国令又问,“那周铭去那里找了什么人?”

    “他和杜鹏找了卫戍军的杜旅长,和一个叫**的上尉聊了很久。”谭千军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