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句话应付所有人
    接受采访?什么情况?为什么是要我去接受采访?

    周铭这些疑问还来不及问出口,那武警军官就不由分说的拉着他过去前面了。

    在首都最重要的街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无疑是要轰动海内外的,尤其这一片还是外国人的集中地,很多国外媒体就驻扎在这里,更是第一时间就能出动了。



    但或许是天意使然,当杜鹏好不容易阻止了阿秀的强制流产,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阿秀居然早产了,杜鹏马上联系了市里的医院,把阿秀转过去了。

    



    还没有走到面前,周铭就感到那些外国记者的问题如同雪花片一般的扑面而来,这些问题都很直接和关键,一个回答不好就是会影响国家形象的,在那里,一位三十多岁的武警军官正苦苦支撑着,急出了满头大汗。

    他见到周铭过来,他眼睛一下放光出来,马上过来对周铭说:“周铭同志你来的太好了,上级首长说你的口才很好,一定能应付这些外国记者的。”

    靠!



    武警政委说着就去拉周铭,但这一次周铭却并没有被他拉动,面对他的疑惑,周铭说:“其实这些外国记者很好应付的。”

    武警政委说:“我明白对周铭同志你来说肯定是很好应付的,也知道周铭同志你曾经去过港城,比我们更了解这些外国记者,所以上级首长才会指示我们找周铭同志你过来帮忙。”

    周铭摆手说:“不,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只要教你们一句话,就可以应付所有的外国记者了。”

    “周铭同志你是在开玩笑吧?”

    那武警政委和旁边的武警军官都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周铭,在他们听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里有至少十多家各国报社的记者,就算是同一个记者,他们问的问题也是各不相同的,这几十上百种问题,怎么可能会有一句话能应付所有人呢?开玩笑吗这不是?

    但周铭却十分认真的说:“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就一句我们正在调查,无可奉告。”

    “没了?”武警政委愣愣的问。

    周铭煞有其事的点头说:“没了。”

    这一下两名武警军官全都傻眼了,倒不是说周铭的这个回答有多么神奇,而是他这个回答太普通了,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核心意思——我不知道嘛!

    这个回答他们也不是想不到,只是面对着的这些都是外国记者,上级也指示他们一定要应付好这些外国记者,如果自己就只是一句不知道,那也能算是回答?这根本就是一副敷衍的做派嘛,这样能行吗?

    周铭看出了他们心里的想法,马上帮他们回答道:“我说能行就能行!”

    “可是……”

    武警政委想说什么,但周铭却打断他道:“没什么好可是的,凭什么这些外国人问什么我们就非得答什么?我们是大国,我们也是男人,所以我们就是应该强势一点,更别说现在这个事情还是他们在求着我们了。”

    “你们也都知道,这些外国记者平时就喜欢给我们瞎猜瞎写,刻意抹黑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吗?那反正他们都是要抹黑的,这一次我们就所幸什么都不说,都让他们去猜去写好了,干我们屁事!”周铭说。

    “这样真的可以吗?”那武警政委还是有些不确定,“我们现在可是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候……”

    不等他说完,周铭马上很强硬的打断:“越是关键的时候我们就越是应该强硬一点!因为我们要发展,主要是自己提高自己,并不是要求着谁,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是注定会发展起来,这是谁也拦不住的,这样的我们为什么还不强势?我们必须要是攻不能成受!”

    “周铭同志你太牛了!”那武警政委尽管不明白周铭那攻受是什么意思,但听着周铭他说的这些话,却十分带劲,让他热血沸腾的。

    “没错,我们身为男人就是应该强势一点,我们想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么你就别问,上级首长让我问周铭同志你果然是问对人了。”

    那武警政委这么说着,然后跑去那边用周铭的办法回答那些外国记者了。

    这才让周铭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因为真要让他去敷衍那些记者还真有些难办,但眼下自己没兴趣出这个名,更没时间和这些外国记者墨迹,就只好教他这个办法了,反正国外那些政客不也经常这么说吗?这就叫与国际接轨嘛!

    可让周铭所没想到的是,这时突然有记者看到了周铭,马上朝周铭喊道:“那边那位朋友,我知道你是劝降了那位兵王的人,我要采访你!”

    周铭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晃了一下就被人给认出来了,为了摆脱纠缠,他只好先走了,武警军官在背后说:“周铭同志你先走,我们一定帮你拦住这些记者!”

    这句话让周铭哑然失笑,就好像那些并不是什么外国记者,而是要追杀自己的杀手一般。

    周铭很快回到了车上,他的神色严肃起来,因为他明白,不论今天这个事情是自己放任的也好,还是有什么原因的也罢,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必须要重视的机会。



    “阿秀,我很抱歉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都不能回家,你一定要照顾我们的孩子,我会很感谢他们的,这一次也是有他们的帮助你们才能化险为夷,以后部队里会有一个秘密任务给我,我没有办法经常打电话回家,如果家里有什么事情,你就打这个电话吧,把事情和他们说,他们会帮你的。”

    “好了阿秀,我也很想你和孩子,我的时间有限,今天就说这么多吧。”



    回想刚才的情况,**回头看了一眼东单大街上的狼藉一片,非常后悔的摇头说:“我实在是太冲动了,都没搞清楚情况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真是对不起国家对我的栽培和希望,更对不起我身上的这件军装。”

    



    在东单靠近商业大厦的位置,几十名各色脸孔和肤色的记者拥挤在这里,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操着各种口音的中国话发问着,在他们面前,武警部队的政委一副焦头烂额。

    “请问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听说那个军人是首都卫戍军里最厉害的军人,他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对国家某种政策的不满,他试图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国家的不满和唤醒其他的国人,请问是这样吗?那么那个政策是不是被证明是很不人道,这样践踏人权的政策是不是要被取消了呢?就在一个小时前,贵国政府已经封锁了所有通讯,请问是要封锁消息了吗……”

    



    随着最后一声再见,**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周铭,周铭接过手机对他说:“怎么样?我说了我不会骗你的吧?”

    “没错,周铭你是个一言九鼎的人,非常感谢!”

    



    周铭在心里大骂出声,之前周铭还纳闷说这武警军官怎么会想到过来拉自己去应付外国记者,感情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没想到中央大员也这么懂得就地取材。

    “好了周铭同志,现在正是党和国家需要你的时候,希望你能为党和国家出一份力。”

    



    **说到最后都流下了悔恨的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能成为首都卫戍军的最精锐军人,毫无疑问是个好男儿。现在连他都这样了,可见这个事情他是真的非常后悔,面对这样的情况,周铭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了,毕竟他是真的做错了事。

    这个事情说起来也是阴差阳错的,昨天阴山当地的计生委官员确实是带着人和当地派出所一起去了西屯村,那名计生委官员也确实打了**的妻子,并把她带走去县里准备进行强制流产。不过好在杜鹏及时的赶到了阴山,他得知这个事情马上通知了市里,这才干预阻止了惨剧的发生。



    **被武警战士带走了,看着他的背影,周铭叹了口气,本来周铭想就这么离开的,但这时那名武警军官飞快的跑过来对周铭说:“周铭同志,快,那边有很多外国记者,你去帮忙接受一下采访。”

    



    由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杜鹏都没来得及和**家里取得联系,**家里人只知道阿秀被县里抓去强制流产了,还听说是一尸两命,就急忙打电话通知**,**这边又只听到了这个消息,当时脑袋一蒙也没有听完全,再加上那位谭姓军官的干扰,就这么让**认定了这个事实。

    那位谭家子弟无疑是自己在花样作死,可他的作死却搭上了这么多无辜的生命。



    ,



    “我希望我的祖国以后一定要富强,不要再出现像我这样的人了,就叫他国强吧。”

    



    **说着弯腰下来对周铭深鞠一躬,此时的**已经脱下了之前的军装,换上了一身普通的衣服,他的手上也带着一双特制的手铐,两名武警战士一左一右的看押着他,以确保万无一失。

    周铭对他微微一笑:“我也很感谢你能相信我,刚才没有开枪打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