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谭家的难题
    正是因为有这个觉悟,所以这位局长宁愿没卵子的一怂到底,宁愿自己被灰溜溜的赶走也坚决不下这个命令。

    遥想在后世的时候,某位省级大官出国公干,被人当面质问没有大屠杀这回事,这都是中国人自己杜撰出来的谎言,他都能忍住一言不发还满脸微笑,和后世的某些官员相比,这位局长还算是可以了的。

    而在公安干警都走了以后,周铭鼓动的这群人就气焰更盛了,燕京市委市政府实在没办法,就只能马上派人出来收下了周铭递交上去的这封举报信,总不能真的让周铭他们在这里一天吧,那样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举报了,事件的政治性会直接升级。



    对于杜中原的这番指责,周铭早有心理准备,毕竟自己敢在燕京市委市政府门口干出公开举报的事情,还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杜中原要是不说自己,那才出问题了。

    



    “那嫌疑人被关在哪里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周铭问。

    杜中原没想到周铭会这么问,有些不耐道:“在燕京市纪委的酒店里,会有什么意外?还是周铭你打算再搞什么事情?”

    “主席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完全相信燕京市纪委的领导,不会再搞什么事了。”



    “你这小子真能记得就好,在首都的这段时间最好安分一点,否则我不介意把你关起来,或者强制送出国去。”

    杜中原最后威胁了周铭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周铭那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无谓的对一旁给他竖起了大拇指的杜鹏耸了耸肩。

    而在杜中原这边,这位国家主席在挂断了电话以后,则是对一旁的杨定国苦笑了一下说:“杨老让你见笑了,这么一个小子我都拿他没办法了。”

    杨定国摇头安慰他说:“中原你也别这么说嘛,这个小子滑溜得很,就连我都感到很头疼呢!不过他也就叫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是他没这股精神头,恐怕也搞不出那么多事情来,我们两个老头子就没机会认识他咯!”

    在半调侃的评价了周铭以后,杨定国又说:“不过从刚才他的这番话里,我们也能听明白,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了。”

    杨定国最后看着杜中原问:“中原你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杜中原沉吟了半晌回答:“年纪不大,眼光却很毒辣!”

    杨定国赞同的点头,因为杜中原这寥寥十个字,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他对周铭和这个事情的看法,和杨定国不谋而合。

    首先在**那个事情以后,杨定国就对现在的情况作出了评价,说只要周铭足够长远,就一定会在这个时候跟着一起找谭家秋后算账,但却并不是在**那个事情上做文章,果然周铭另起了一个炉灶。

    再说周铭搞的公开举报,不能不说他这么做是很有想法的,因为不管怎么说,周铭始终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后台背景的他要想对抗一个燕京的政治大家族,根本是没可能的,他只能通过举报一途。

    但是举报……哪怕是杨定国这样身份的人,也只能是一句呵呵了事,这就注定了普通的举报是没有效果的,那么就只能用非常手段来举报了。

    周铭选择的是公开举报,把事情闹大,其实这么做周铭是在玩火的,不管好与不好对他都没什么好处,如果是体制内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去做的,只有周铭敢,并且在这里,周铭做的最聪明的一点,就是他举报并没有找中央,而是选择了不上不下的燕京市委市政府,这就很有意思了。

    因为如果一旦闹到了中央,那就是一件国家大事,再在中南海门口聚众闹事,这个性质就更恶劣了,是谁都不能容忍的。不过现在在燕京市委市政府门口,周铭就很好的避开了将事件升级的可能。

    最后来说,周铭这么做也是给谭家出了一道大难题:查还是不查?

    这些盘踞中央的政治家族,要真的查起来,没几个家底是干净的,燕京市纪委要真查起来,万一查出点什么越界的东西可怎么办?但是不查,周铭在市委市政府门口唱了这么一出戏,他们却不管不问,这不是太不像话了吗?

    想到这里,杨定国露出了笑容:“现在这个局势真是有意思得紧,南边那些人要拿谭家开刀,周铭这边又唱了这么一出,看来有些东西是要变了。”

    杜中原从他这话里听出了什么,马上问:“杨老您的意思……是中央要干预一下了?”

    杨定国连连摆手说:“不用现在还不是时候,刚才周铭那个小家伙不是问了那个燕京财政局长被纪委带走会不会发生意外吗?”

    杜中原立即明白过来了:“杨老您是说……可那样谭家不是在自掘坟墓吗?他们怎么都不至于这样吧?”

    “看起来是这样,以我对谭里的了解,他也不至于做这种事情,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周铭那个小家伙的判断,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能不服呀!”杨定国说。

    杜中原有些愣住了,作为和杨定国一同走过这么多年岁月的老人,他对杨定国是很了解的,能被杨定国评价这么高的人,也不是没有,可那些人哪一个不是名垂青史的大人物,难道说现在这个周铭也是吗?



    听着手机里传来杜中原主席的咆哮,周铭稍稍拿开了手机,然后对话筒说:“我说杜主席,您能小一点声音吗?我知道我胆大妄为,我也知道我做事情考虑不周没有大局观,只凭着自己的个人喜好做事,可您老人家也不至于这样吧?我刚刚才准备午睡,您老人家就一个电话打过来了,都快把我的魂给吓掉了。”

    听着电话那边周铭这样完全是一副不在乎的无赖话,杜中原这边真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好歹也是国家主席,你这小兔崽子能有点最起码的尊重不?



    “周铭你可知道你在燕京市委市政府门口所做的那个事情是个什么性质的事情吗?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政治后果吗?之前东单的惨剧还历历在目,你现在就敢在燕京市委市政府门口聚众闹事,你这个小同志的思想觉悟怎么就这么低呢?”杜中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

    



    “主席,我能问一句我的举报怎么样了吗?”周铭说。

    杜中原冷哼一声说:“你的举报信已经交给了燕京市纪委,市纪委也已经开始介入调查,相关嫌疑人也已经被纪委控制起来了。”

    



    不过这话杜中原当然是不能说的,当然杜中原也并没有真的怪周铭要拿他问罪的意思,毕竟周铭这话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个态度就让他很不爽而已。

    还有午睡?杜中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周铭这个家伙上午才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京城都给惊动了,要换成常人只怕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了,这家伙在中午居然还有心思午睡?这究竟是得没心没肺到什么样程度的人才能做的出来呀?

    



    周铭意识到杜中原说这话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所以马上认了错,不过周铭说这话也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因为周铭记得在前世的时候,谭家的事情爆发,也是从财政局长这里开始,最后这位财政局长也就是在纪委的酒店里自杀身亡了,周铭才会有此一问。

    当然周铭也并不担心这一次他还会来这么一手,因为这一手也是一步最臭的棋。

    



    “这不是没出事吗?”周铭嘟囔了一声。

    杜中原尽管年纪大了,也一下子抓到了这句话,当即训斥他道:“周铭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你就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吗?也幸好没有出事,否则你周铭就是这一次事件的罪人!”



    其实有这种结果也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毕竟官场里最大的风气就是保守,在这里,大家都是在为了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奋斗,谁也不想犯了错去给别人背锅。试想,如果那天他下令抓人,真的造成了警民冲突,周铭会怎么样他不知道,反正他这个局长是肯定当不成了的。

    



    至于他最后的话,周铭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很好,因为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如果当群众朝公安干警那边逼过去的时候,那警官敢真下命令抓人的话,那些和自己非亲非故的普通群众,只怕会第一时间四下逃开,周铭可不相信他们会真的为自己和一切不平势力战斗到底。

    可最后的结果是公安那边怂了,那位警官也只是吓唬吓唬人,没有真敢下命令动手抓人的胆量,结果一群公安就被群众给赶跑了。



    ,



    “周铭你真是太胆大妄为了!”

    



    周铭这边之所以敢这样说,也不是他真的不想事,以为自己认识了杜鹏,就能真的成了杜家人,真的敢不把一位国家主席放在眼里,能这样说话。而是周铭听出了杜中原咆哮背后的高兴,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现在只是在给自己故作姿态,周铭才有恃无恐。

    或者可以说,自己要这么说杜中原才会高兴,相反,要自己真唯唯诺诺的说一大堆屁话,杜中原反而不乐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