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背后的博弈
    现在想起来,这简直就是一出谭家自编自演的话剧,是谭里或者谭家的什么人看出了局势,知道谭家如果继续抓着政治经济两大权力这么发展下去,中央肯定会忌惮,是一定要动刀子的,毕竟现在可不是建国前那种年代,如果继续允许官员经商,一定会给经济带来巨大的麻烦,还会引发难以想象的**事件,为了让整个国家走上正轨,中央肯定会不惜动刀子。

    那么既然如此,谭家还不如主动放弃一边,向中央示好,以换取中央的宽大处理。对此,不管前世今生,谭家选择的路线都是放弃政治,专心经营经济。

    不能不说,谭家人能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很有眼光的,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盛世富家翁都是很有前途的,一般人都会出于对权贵的惧怕不去招惹,而且在未来也未必不能在政治上发声,但要是选择政治,那这条路就很危险了。



    周铭说的是真心话,之前他有些事情是的确没想到,别的不说,就说之前在燕京的时候,谭里找上门来对自己说的那句你才是关键,就让周铭纠结了好长时间。也就像谭千军之前所说的那样,由于他的身份问题,让他没有接触很多东西的条件,对很多事情根本不理解。

    



    这个事情周铭没有办法去探究,但理智告诉他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原因不是的别的,是谭千军真的有这个本事。

    如果放在十年前,提起谭家提起谭千军,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这里是红色中心,有那么多的革命子弟,一个小小的谭家根本不被人放在眼里。

    但是在后来,随着改革开放,随着谭千军开始投机倒把活动,一点一点的做成了燕京最大的倒爷,搞起了这个新兴公司以后,经济就像是谭家的一个突破口一般,由点带面,一下就把整个谭家给带活了,谭里的官也随着谭千军的生意越做越大,最后直到官为帝都府尹。



    也正是这些原因,那天谭里才会上门找自己说那一通,才会说自己才是关键吧。

    也的确是这样,如果不是自己这么横插一杠子,谭家的计划就是要得逞的,可是由于自己的出现,把谭里谋杀陈旭的事情给抖了出来,打乱了谭家的全部部署,也让中央不能不下手处理了。

    果然这才是高层面的博弈呀!果然就像小说一样精彩。

    周铭在心里无不感慨的说着,同时也为自己能揭开一层中央层面的博弈面纱而感到兴奋和自豪,因为这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更不用说探究中间的细节了,那都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想到这里,周铭非常开心的笑了,不仅是因为自己知道了这段隐秘,更是因为自己终于有机会能攀到一个更高的高度了!

    周铭的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可他的这个笑容被谭千军看在眼里就很不爽了,他的眼角抽搐,指着周铭质问他:“你在笑什么?”

    “我没有在笑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很开心,仅此而已。”周铭说。

    周铭这话说的是非常真诚的,不过谭千军却根本不信:“周铭你不要以为你就这么赢了,我虽然不知道我爸为什么去找你,但我的新兴公司代表的是改革开放的大政策,是这十年改革开放的大标杆这点是不会错的,只要中央要坚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我就不会被打倒的,周铭你就不要再做梦了!”

    “我看在做梦的还是你。”

    一句淡淡的话,让谭千军顿时瞪大了燕京,他恶狠狠的盯着周铭说:“周铭你说什么?”

    “还是那句话,天真。”周铭说,完全不管谭千军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中央处理了你,处理了你的新兴公司,就能让我们整个国家乱掉吗?还是会让全国人民揭竿而起?”

    周铭自己回答说:“很明显,这都是不会的,那么你觉得中央还有什么理由怕你?”

    “因为我的新兴公司是伴随改革开放的大政策起来的,我就代表了改革开放的成果,处理我就是反对这个大方向。”谭千军依然死咬着这个理由不松口。

    “你哪里来的自信?”周铭问。

    一句嘲讽的反问,让谭千军一下说不出话来了,周铭却没有怜悯的心思,尤其是对敌人,要拍就要一巴掌拍死才好。

    抱着这个信念,周铭接着对谭千军说:“我们先不讨论你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就算都是真的又怎么样?难道中央就不敢处理你了吗?就算是要反对改革开放的大政策又怎么样?难道中央就没有解决办法了吗?你难道还不觉得你自己的这些想法是很天真的吗?”

    周铭的这一句句问话,就像是一记记重拳一般,狠狠的捶在谭千军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而当周铭最后那一句问话,那就是压垮谭千军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问题问出来,让谭千军一下就崩溃了,他伸手捂住了脸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不应该是这样的吗?或许吧,不过谁让你碰到了我呢?”

    周铭这么说着,然后起身和杜鹏就要离开,这时谭千军抓住了周铭的手臂,抬头起来问他:“周铭,你不会赶尽杀绝的对吗?”

    周铭冷冷的看着谭千军说:“我会和你做一样的事。”

    说完,周铭就甩开谭千军的手臂,和杜鹏一起走出包厢。

    周铭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这番话会给他带来什么影响,周铭只知道自己在走廊上还能听见他在包厢内撕心裂肺的呼喊:“不能!”



    谭千军拍着桌子对周铭怒吼道,谭千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愤怒,他只知道当他听到周铭那句像教育小孩子一般的话,还有杜鹏在一旁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那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和挑衅,让他不由自主的就伸手拍桌子对着他们开骂了。

    谭千军也不能不恼,对他来说,他谭大少在这里这么好心好意的教育你,就是看得起你,可你倒好,不仅一点感恩都没有,反而还说什么天真?这是你说的话吗?什么叫天真,怎么就天真了?



    “就是我还在首都的时候,你父亲主动上门找我道歉的事情。”周铭说,谭千军听到这个话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周铭接着说道,“不管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这都是真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父亲对我说了一句,如果没有我的出现,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事情,谭少你可以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后世很多真正的革命后代都在一门心思的往各个国企里面钻,或者干脆自己创业什么的,也未必不是谭家带的这个头。

    或许前世的时候谭家成功了吧,随着谭里的主动辞职,谭家逐渐淡出政界,可另一边谭千军却不停的在发展他的新兴公司,最后成为了另一个庞然大物,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年,中央新一届领导集体才会忍无可忍的展开一次规模空前的反腐风暴,穷尽精力为的就是打掉这个毒瘤。

    



    周铭却根本不在乎谭千军的恼怒:“谭少,我说你天真你就是天真,我相信你说的话,我也相信这一次你们谭家或许是真的为了长远打算,是自己主动卖的破绽,这些我都相信,可你难道真以为中央会不敢动你吗?或者说……是什么会让你产生这个想法的?”

    听周铭这话,谭千军突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急忙问周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以说,谭家的兴起是从新兴公司到燕京市委书记的,不是从谭里当上市委书记才有谭千军的新兴公司的。

    那么既然谭千军可以带出这么一个奇迹,那么谁又能说谭家在放弃政治,得到中央的宽大处理,甚至还可能照顾一下以后,会没有更大的发展呢?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谭千军喃喃的说,他怒视着周铭,“肯定是周铭你骗我对不对?”

    “骗你?我还没无聊到这个程度,只是之前有些事情我也没想到而已。”周铭无奈的摇摇头说。



    周铭这才想起来,在前世的时候,谭里的确是受到了这两个案子的影响,但好像最后的结果并不是中央做出了什么处理,而是谭里自己主动辞职的,原因就是陈旭在宾馆里自杀了,谭里是引咎辞职,这个事情当时还被誉为是负责任领导干部的典范,至于后来谭家怎么样了,是不是轰然倒塌了,周铭无从知晓。

    



    今天谭千军对周铭说他们谭家是故意卖出破绽的,周铭完全相信,因为很多事情,包括江南集资案和**的案子,里面很多地方让人想起来就感到很诡异,只是苦于找不到理由,才不去想他的,但现在经谭千军提起来,他才又想起来,这些事情的确不对。

    就说明明在前世的时候,谭家依然逃不过江南集资案和**案子的打击,为什么谭里还会对自己说那个话,直到谭千军今天说的这番话,才解开了谜题。



    ,



    “周铭你说谁天真?我看你才天真,你们全家都天真!”

    



    “这么说吧,我觉得有些事情你父亲肯定没有和你提起过……”

    不等周铭说完,谭千军就迫不及待的问:“说过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