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还有多少信心?
    回到车子那边,夏朗弟弟急忙跑出来问怎么样了,夏朗无奈的摇摇头:“事情进展的很不顺利,钱老板这边说他的资金全压在货上了,根本拿不出资金。”

    “夏朗你怎么看这个事情?”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周铭,这时突然问夏朗。

    “他肯定在说谎,他不可能会把资金全部压在货上,他的仓库我也去看过的,地方不大,但要堆满也是很难的,他从来没有进过那么多的货。”夏朗分析说。



    最后夏朗犹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是不是真的一毛钱都拿不出来,钱老板的回答非常坚决,一毛钱的口都不松,夏朗没办法只好说:“那好吧,既然钱老板手头真的这么紧,那我也就不强求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周铭又问了夏朗一遍,夏朗想了一下回答说:“我同意我弟的话,钱老板他因为不相信我,所以不放心一下拿那么多钱出来给我,万一我跑了,他就亏了。”

    “既然你认为是这个原因,那你打算怎么解决呢?”周铭问。

    “我可以让我在那厂里上班的朋友帮忙证明,让这些客户去厂里查证。”夏朗说。



    看着皱起眉头的夏朗,周铭问他:“你现在还有信心能说服你的这些客户吗?”

    “能。”夏朗马上回答,“我一定能说服他们!”

    “很好,有信心方有将来,这是最重要的,不过光有信心可不行,你还必须要有方法,否则你都像钱老板这里一样,我敢保证你还会失败,那么既然一次次的失败,你有信心又能抵什么用呢?”周铭说。

    夏朗点头说:“谢谢周老板您的提醒,我明白了,我接下来一定会更加谨慎的。”

    周铭拍拍夏朗的肩膀鼓励他加油,然后他们驱车又来到了另一家店子,还是周铭和夏朗一同进去,老板姓孙,和钱老板一样很热情的迎接他们。

    相比上一次,这一次夏朗学聪明了很多,进门什么也不说,先问了孙老板最近的生意怎么样。所有和生意人打交道的都很清楚一点,不管老板有多大,生意有多少,你只要问他,基本都会发牢骚说生意不好做,然后和你大吐苦水,说这里怎么怎么不好,那里怎么怎么差之类的。

    这位孙老板自然也是一样,不过夏朗就等着他这么做了,当孙老板吐完了苦水,夏朗马上对他说:“孙老板不要担心,现在各个厂家的货都在提价,但是我这里有一个厂家是在降价的。”

    听到降价,孙老板马上来了精神:“夏老板这是真的吗?哪个厂在降价?”

    “那个厂孙老板你肯定很熟悉,就是东口那边的纺织厂,现在不管是衣服裤子袜子,都在降,在你们之前批发的基础上,还能降五个百分点。”夏朗说。

    “有五个点已经很不错了,那夏老板现在有货吗?我可以去看看吗?”孙老板问。

    夏朗摇头说:“现在还不行,因为这是我搞到的内部政策,是先打款后发货的,孙老板你要想拿到这个点的政策,就必须先付款一万块钱出来才行。”

    孙老板这就有些皱眉感到为难了:“拿不到货就要先付款吗?”

    “这点请孙老板你放心,这是厂里的政策,而且东口的那个纺织厂是咱们南江鼎鼎有名的大厂,也是我们做纺织品生意都打交道的,口碑是相当好的,根本用不着担心。”夏朗为孙老板排忧道。

    不过孙老板还是摇头说:“夏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有些内部政策我也明白,不过要我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也是相当困难的呀。”

    “夏老板你也是做这个生意的你也明白,现在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远没有早几年那么好做了,尤其是这个股市搞起来,好多钱都投到那里面去了,留在外面的钱太少了。”孙老板说,“你看我,我的钱一部分被我老婆拿去炒股,另一部分都是压在货上,我也是拿不出来了。”

    这话让夏朗听起来很想骂娘了,因为自己好说歹说说了半天,结果又转回之前钱老板的那个路子上去了,怎么能不让夏朗郁闷呢?

    不过夏朗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还是咬着牙劝孙老板说:“孙老板,这可是难得的机会,错过了搞不好就没有下一次了,而且孙老板你是做服装生意的,你应该也很清楚东口那个厂子的情况。”

    “情况这些事情当然不用夏老板你来提醒,这我都是明白的,可我现在确实一点钱都拿不出来,真的没办法呀!”孙老板感慨道。

    话已至此,夏朗明白自己再多说也没什么用了,他就又和孙老板哈拉了两句,然后带着周铭离开了店子。

    回到车子旁边,周铭还是问了夏朗一个相同的问题:“怎么样?你现在还有多少信心?”

    夏朗苦笑着回答说:“周老板,我现在很想说我还有信心,不过我怕我再找下一家还是会发生同样的事情,毕竟我们都是口说无凭,他们很难相信我,而且他们现在也都是按照计划在进货的,一下子突然暴涨那么多货出来,他们自己也怕消化不了,很难办的。”

    “这个话就是说明你已经没有信心了嘛。”周铭说。

    夏朗愣了一下,随后尽管很不甘心,但也只能颓然的点头说是,周铭拍拍他肩膀又问他:“还记得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吗?”

    夏朗想了一下不确定的说:“有信心方有将来?”

    周铭点头说:“就是这句话,不管做什么事,首先你一定要有信心,如果连信心都没有了,那这个事情你也不要去做了,而你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其实很简单,是你一直都搞错了方法。”u



    “夏老板你这就是在讽刺我咯!”钱老板说,“我这里的情况夏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三园这边原本就是新开发出来的地方,不管是客户还是人流量,都比原来东门那边根本不能比,哪里会有什么生意嘛,而且每个来我这里买东西的都想图便宜,我哪里还能赚到什么钱,不赔本我就要烧高香咯!”

    “三园这边的情况我知道,大家买东西哪怕一个螺丝钉都要挑三拣四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认为钱老板你才更需要一个很有竞争力的产品,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好机会。”



    钱老板摇头说:“夏老板你说的我也懂,我也很着急的想进点便宜点的,也能让我的生意更好做一点,可是现在的情况是真没办法,不是我不帮你。”

    



    周铭笑了:“你没懂我的意思,我认为他说不说谎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他为什么会不拿出这笔钱来。”

    “这还用说,肯定是他不相信我们了。”夏朗弟弟说。

    



    夏朗给他介绍说:“东口那边的那个纺织厂你应该知道吧?那边是我们南江鼎鼎有名的厂子,以前咱们南江大多数能看到的布和衣服,基本都是这个厂子出来的。这里做出来的东西质量上肯定是没得说,但以前这个厂子的东西价格很贵,不过现在我找到一个机会,能减五个点。”

    “这五个点可不是什么,“钱老板你看如果你一次要进一万块的货,如果平时你要拿一万块出来,但现在你只要拿九千五就可以了,这就少了五百块钱,等于别人两个多月的工资啦!”

    



    “可是这样一来,你的客户他们不都知道厂里有优惠这回事了吗?那还要你夏朗做什么呢?”周铭说。

    这句反问让夏朗一下陷入了沉默,的确就像周铭说的这样,他们这些做皮包公司的最重要就是掌握信息的不对称,才好赚取中间的差价,现在要是这个消息弄得满城皆知了,他还能赚什么钱呢?

    



    夏朗皱着眉回头看了身后一言不发的周铭一眼,咬咬牙接着对钱老板说:“钱老板,那你现在能拿出来多少就进多少吧,总归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钱老板还是摇头说:“夏老板,真的不是我小气,实在是现在真的拿不出钱来,难道以我们的交情我能帮你还会不帮你吗?”



    钱老板说了一声可惜,就也没继续留夏朗了,他殷勤的送周铭和夏朗出门。

    



    见夏朗起身要走,钱老板也马上站起来问:“夏老板你这就要走了吗?不多坐一会吗?你看这都快中午了,要不留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吧。”

    夏朗微笑着说:“不了,我那边真的还有事情,下次有机会我请钱老板你吃饭吧。”



    ,



    钱老板的话就像是一记当头棒喝一般打了夏朗一个措手不及,他讪笑着问:“钱老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可是知道你这里的生意可是特别好,要说三园这边衣服卖的最好的,也就是钱老板你这里了。{}”

    



    “五百块的确是很好的,但我和夏朗你说的也是实话,”钱老板叹息着对夏朗说,“夏老板你也知道,我这里做的是半批发半零售,里面我是有一个仓库的,你现在去看,里面堆的满满当当的全是货,我现在手头上的全部资金都压在货上了,哪里还会有什么钱那,我也很想便宜进货,但真的是有心无力呀!”

    “钱老板你就不能像想办法吗?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错过这一次下次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夏朗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