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就凭我叫周铭!
    说完也不等夏朗有所回应,那位赵哥就跟着人群一起走了,只留下周铭和夏朗在这边,那赵哥更是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周铭一眼。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信得过的朋友?”周铭问夏朗。

    夏朗的脸色有些尴尬:“是的,周老板很不好意思,可能是他今天有客户,很忙。”



    而今天杜鹏到了东口纺织厂这里,他也看到了这个纺织厂从规模上来看确实是很大的,就算做到全国甚至出口都没问题的,可现在他却出了资金问题,不得不降点促销,可就算这样,还是有皮包公司在中间上下其手,从中渔利,看来周铭是真的很有远见的,这里面的问题真的很大。

    



    见到夏朗他有些诧异:“你怎么还没走?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赵哥,我想问一下关于降点的事情……”

    听到降点两个字,那赵哥就颇不耐烦了,也不等夏朗说完,他就摆手说:“上一次我不是都已经和你讲的很清楚了吗?八万块是起步,没有八万块的打款是一毛钱的政策都享受不了的。”



    “夏朗,也不是赵哥说你,你有空在我这里磨这个嘴皮子,你不如去好好想办法怎么去筹到八万块钱。好了我这边很忙,还有好几个电话要打,你如果没事就先回去吧。”

    那赵哥给夏朗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不管他走进了行政大楼。

    看到这个样子,周铭说话道:“夏朗,这个赵哥和你并不是很熟吧,应该也就只是普通的客户关系吧。”

    “是的周老板,”夏朗的脸色更尴尬了,他马上解释说,“不过请周老板您放心,我和他认识很长时间了,在降点的事情上,他不会骗我的。”

    “这我信,因为只要你们没仇没怨,他故意瞒你这个也没意思。”周铭说,“不过现在既然他这个态度,我们也没必要去热脸贴冷屁股,换一个业务员就是了。”

    夏朗点头说好,然后他们就朝行政大楼里走过去,直接来到了业务大厅里。

    那位赵哥正好也在门口,见到周铭和夏朗进来,他很不满的走过去:“夏朗你怎么回事?我刚才不都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吗?你先回去想办法筹钱去,这边的降点就那么多,你拿不出钱就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

    “赵哥,我是正当的来谈生意的,怎么就成无理取闹了?我看赵哥你这才是无理取闹!”夏朗说。

    夏朗的话让赵哥有些惊异,他没想到一向在他面前都是很怂,几乎算是死皮赖脸来找他要降点求减少款子的夏朗,今天怎么就敢说出这番话了。不过赵哥当然是无惧的,赵哥饶有意味的对夏朗说:“哟?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打出来了,夏朗你小子今天的翅膀还硬起来了?”

    如果是夏朗自己他当然不敢对赵哥这样的,不过现在有周铭在后面看着,他不管怎么样都得表现好一点,否则就太对不起周铭对他的教导了。

    想到这里,夏朗坚定了信念,他毫不畏惧的和赵哥对视,对赵哥说:“赵哥,我原本是很相信你的,可是你今天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我是来找你谈生意的,可是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态度,如果你觉得我拿不出钱,你大可以给我推荐别的业务经理,你的时间宝贵,我不浪费你的时间。”

    “看来你是对我有意见了?”赵哥不屑的笑道,“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这样吗?”

    赵哥随手指了一下身后:“你看看别的来谈生意的老板,哪一个不是很爽快的拿钱降点的,就只有你,兜里又没几个破钱,整天还跑到我这里来死磨硬泡的想要降点款,想要更多的降点,你说你能不能大气一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搞的那个什么皮包公司,根本就拿不出钱来,你也根本不是做这个生意的料吗?”

    最后赵哥说:“我告诉你夏朗,要不是看在我们表兄弟的份上,我根本就懒得搭理你。”

    赵哥轻蔑的嗤笑道:“还帮你推荐其他的业务经理,你也真是敢想,就你这样的,到哪里都是扶不起的阿斗。”

    面对赵哥的冷嘲热讽,夏朗握紧了拳头,不过最后却没有发作出来,他只是咬着牙说:“赵哥你如果不愿意就算了,我自己去找其他业务经理。”

    夏朗说完就要绕过赵哥去找别人,赵哥马上拉住了他:“你干什么?说你几句你还来劲了是吧?”

    “赵哥你说我不爽快,那么就请你爽快一点!”夏朗对赵哥说。

    赵哥拉下了脸对夏朗说:“夏朗,你也这么大的人了,我希望你不要这么闹情绪,这没意思,而且我们东口纺织厂也不是你闹情绪的地方,当心闹大了这里会报警的,到时候你没法交代。”

    夏朗也对赵哥说:“我是真的来谈业务,我来是想问如果我能筹到更多的钱,我的降点会不会能有更多。”

    “如果有更多的钱?你也真是吹牛不打草稿的,这个话你也真敢说?还是你以为我会觉得这天上还有钱掉下来给你捡?你还是趁早把你欠的那一屁股债给还清了再说好不好。”赵哥说。

    夏朗还想说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周铭却站出来了,周铭对赵哥说:“这位是赵经理对吧,你好,我们真是来谈业务的。”

    见周铭站出来,赵哥愣了一下,他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觉得这个人的气质与众不同,立即情不自禁的说:“这位老板您好,不知您是来谈什么业务呢?”

    “我和这位夏朗是一起来的,我们想问下打款的额度和降点之间的关系,如果赵经理你不能解答,我们去找其他人或者去找你们主管领导都行。”周铭说。

    赵哥挑了挑眉:“还找其他人和我们领导?你凭什么?”

    周铭摇头说:“不凭什么,就凭我叫周铭!”



    说起这个东口纺织厂也算是有些传奇的,因为在改革开放之前,东口纺织厂作为南江最老最大的纺织厂,一直是半死不活的吊在那里。反而等到改革开放,南江被确立成经济特区,整个南江市各种纺织厂群雄并立以后,这东口纺织厂就像是焕发了第二春一般,短短一年便扭亏为盈,三年以后南江最大纺织厂的地位就无可动摇了。

    毫不客气的说,后面几年整个南江市面上能见到的纺织品,有将近一半都是出自这里的,东口纺织厂的口碑也非常好。



    两辆车子在经过了门口传达室的登记以后开进了厂,走下车,周铭环视了一圈对夏朗说:“这个纺织厂看起来很不错,不过你那朋友在什么地方,我们先过去问问政策的事情吧。”

    



    周铭对此没有说什么,只是和他一起在这里等着,等那赵哥谈完他的事情。

    过了好一会,那位赵哥才送走他的这批客户,当他走过来的时候,夏朗马上又过去对他说:“赵哥你的那些客户都走了吧?”

    



    可以说东口纺织厂的情况,和广大国企在改革开放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以后一个个如同抽了鸦片一般萎靡不振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这样东口纺织厂雄霸南江几年时间,到了今年这个纺织厂的神经刀又发作了,几乎是在最鼎盛的时候突然资金链就出问题了,厂里为了弥补这一问题,就决定推出这个打款降点的促销策略。

    



    “赵哥我不是问的这个……”

    夏朗着急想解释,可那赵哥却根本不想听:“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我告诉你,我给你的降点已经是很多了,在这个方面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我们东口纺织厂你也知道,在整个南江市都是很有口碑的,我们根本不愁客户,你看刚才我送走的那一批,就是从港城那边过来的大客户。”

    



    夏朗点头说好,然后带着周铭和杜鹏还有几位中南海保镖一起朝办公大楼走去。

    相比昨天,今天的杜鹏耐心很多,因为他虽然在周铭面前是叫苦不迭的,但实际上周铭的话他都一五一十的全听进去了。



    那位赵哥听到夏朗的话先回头对那些人说了什么,然后快两步走出来对夏朗说:“你怎么过来了?上次不是都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吗?怎么今天又要来问?我现在这里还有客户,你先等一会,待会再和你说。”

    



    更重要的是,在偌大的南江市,难道这样的皮包公司就只有夏朗一家吗?而连南江市都这样,那要扩大到全国呢?就更不得了了。

    在杜鹏这么想着的时候,那边行政大楼里走出来一行人,夏朗给周铭说了一声,然后上去给一位瘦瘦黑黑的人打招呼道:“赵哥,我是上次过来的小夏呀,我今天来是想问问降点的事情。”



    ,



    东口纺织厂是南江市最老的一个纺织厂,据说是解放前一个外国人在这里搞起来的,不过那个年代战乱,谁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大家自有记忆以来,这个东口纺织厂就一直在这里了。

    



    周铭知道东口纺织厂的资金问题肯定不是什么突然神经的,不过具体原因周铭可没兴趣去探究,毕竟自己现在要的是他的产品和价格,又不是要帮他度过难关,你厂子具体出了什么问题干我屁事。

    就在这样的单纯想法下,周铭和夏朗他们来到了东口纺织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