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己报警抓自己
    周铭笑了:“我怕什么?我只是觉着梁少你自己报警抓自己,这样有点不太好。”

    梁安本以为周铭会说出什么东西来,却没想等到最后居然是这么一席话,这差点没让梁安把肺给气炸了,他指着周铭怒声说:“周铭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自己报警抓自己,今天我一定要报警抓你!”

    说着梁安就马上拨出了报警电话,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当那边梁安拨出报警电话以后,一阵警笛声就从不远的路上传来。



    “拆别人单位的厂房也叫正常工作吗?那看来梁总你这单位的情况很严重呀!”周铭饶有意味的说。

    



    那边警车呼啸而至,一辆辆停在厂门口,然后二十多名干警和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下车,领头的这个年轻人厂里很多人都认识,那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小赵,看到了他,人们这才恍然发现在这些警车中间,还有一辆挂着市委牌照的普通车辆。

    小赵过来主动和周铭握手问好,周铭对他说:“赵主任你可算来了,如果你再不来我的厂房可就要被犯罪分子给破坏完了。”

    这话让小赵愣了一下,他随即看到了那边正在被拆除的的厂房,马上惊讶的问:“周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停下,快停下!”



    梁安一听就瞪起了眼睛:“他的厂房?赵秘书你有没有搞错?这厂房不是已经出让给我们临楚机械公司了吗?这可是当时省里做的决定,当时赵秘书你也看到了那份红头文件的,怎么现在就成他周铭的了?赵秘书你这不是在偏袒周铭欺负我们外地客商吗?”

    听着梁安这话周铭只能报以摇头了,哪有这么说话的?好歹这小赵也是市委书记的秘书,能当领导半个家的人,你哪能这么质问别人?此外还有一点,小赵的确是秘书不假,但叫秘书多不好听?所以一般会说话的人都是叫他的职务名称赵主任的,这样听起来多少像个领导,更有派头一点,不像秘书,一听就是伺候人的。

    梁安的出身很好,这么浅显的规矩他不可能不懂,只是他现在整个人已经被周铭给搞凌乱了,才一时之间给忽略了。

    不过梁安能忽略,小赵那边却没法忽略,他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就冷下来了,对梁安说:“梁总,之前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关于八宝粥厂房的文件昨天下午就已经出来了,从今天开始,这个厂房仍然归760厂集体所有,省里也已经同意了,我现在就是来下发这个通知的,这是今天上午省里出来的红头文件。”

    赵秘书说着拿出了他带来的红头文件:“如果梁总还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致函去省里询问。”

    看到赵秘书拿出来的红头文件,梁安彻底震惊了,也彻底明白自己之前心里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他也明白周铭为什么会那么不慌不忙了,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可明白归明白,然而梁安却怎么也想不通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在梁安的意识里,机关单位的工作效率一直都是很慢的,怎么这一次居然会这么快?昨天上午周铭带的人去市委上的访,下午市委就把红头文件搞好并且还发去省里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呀!

    看着梁安那一副被颠覆了三观的茫然样子,让周铭都不由有些怜悯他起来。

    周铭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他的想法在常理上来说是没问题的,按照常理来说,自己不管闹出了多大的动静,形势无论多么紧迫,市委总还是要一个反应时间的,不可能说当天反应当天就能给你解决了,更别说这个事情还牵扯到省里,就更难做决定,是必须要经过沟通的。

    不过这也仅限于是在常理上,可现在自己带来的是常理之外的东西,他就完全把不到脉了。梁安恐怕死都想不到,其实在自己带人去市委上访之前,自己就已经和省里市里联系好了,上访只不过就是做个样子而已,所以市里的反应才会那么迅速,而省里和市里会这么配合自己演这出戏的原因,更是梁安做梦都想不到的。

    可怜悯归怜悯,但该做的事情周铭还是要去做的。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随即对小赵说:“赵主任,我要向您举报梁安指使他人恶意破坏我公司财物,要求公安机关立即依法处理!”

    这一下梁安怕了,他马上说:“赵秘书不要啊,我不知道市里出来了这么一个红头文件呀,我马上停止!”

    周铭却不依不饶:“不知道就可以算了吗?难道我不知道梁安你是临楚机械公司经理我就可以坐你的位置了吗?杀人犯不知道杀人犯法就可以随便杀人不受法律制裁了吗?梁总亏你也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这么点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呢?”

    “这不一样,因为之前的文件确实是把这个厂房分给我们临楚机械公司了的,我……”

    梁安还想解释什么,不过周铭却懒得听他的解释,直接打断他道:“可是我之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还提醒了梁总你随意破坏他人财物是违法犯罪的行为,可梁总你却一意孤行,这是知法犯法了。”

    周铭还随手指了一下厂电视台的摄像人员:“刚才我和梁总的话我们厂电视台的同志都是已经全录下来的,梁总你可不要耍赖。”

    这个时候梁安直有一种吐血的冲动,可事实也的确是像周铭说的那样,他之前确实告知了自己这个厂房已经还给760厂了,而且他也确实提醒了自己。

    想到这里梁安才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周铭请进了一个局里,他这时才想明白周铭为什么劝自己不要报警,还有他说的那句自己报警抓自己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时候明白已经为时已晚,梁安对周铭说:“周老板,我马上就把人撤走,这……”

    面对梁安的解释,周铭根本懒得听,转头看着赵秘书,赵秘书这个时候也猜到了他们的情况,转身对一位警官说:“郭局长,你下命令吧。”



    梁安瞪着眼睛看着周铭,一副听神话一般的莫名表情,在他听来周铭这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当然,梁安会这么想倒不是说他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凌驾在法律之上,遥想昨天周铭也带着那么多人浩浩荡荡去市委上访,市委书记也亲自给了答复,这个事情是肯定要解决的。并且最重要的是,梁安也了解到了其他一些事,知道谭家已经被中央拿下,套在周铭身上最大的枷锁已经被拿掉,这乡镇工业园的事情本身又重要,不可能会一直拖下去的。



    周铭对此并不做解释,只是对梁安说:“笑话不笑话的你梁少只管听着就好了,这个八宝粥厂房你要拆就接着拆,我的人会在这里拍照录像,这就是未来咱们上法庭的证据。”

    



    什么情况?现在拿手机报警的科技变得这么先进了?可再怎么科技先进也不至于这么快吧?这边报警电话才拨出去,连话都还没说,那边警车就马上到了?

    梁安拿着手机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那里,满脸的不可置信,就连手机打通了他都没反应过来。

    



    也正是因为梁安想到了这些,他才会挑今天来拆八宝粥厂,就是想着今天厂子还是自己的,只要抢在市委的文件下来之前,先把厂房给破坏了,造成既定事实,那样即使事后市委文件下来也于事无补了,就算是让中央来判,周铭也是要吃这个哑巴亏的。

    梁安就是笃定这一点,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可现在周铭居然和他讲什么一切听凭法律判决,你这不是在说笑话吗?

    



    “所以我才千盼万盼的盼着赵主任你过来给我主持公道呀!”周铭叹息着说。

    小赵拿周铭是没什么办法的,只好把目光转向了那边的梁安:“梁总,不知道你这里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破坏周老板的厂房呢?”

    



    梁安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只见几个760厂电视台的人果然正拿着照相机和扛着摄像机,对着正在拆除的厂门口拍摄着,这让梁安心里顿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看着照相机和摄像机的镜头,就好像那不是镜头,而是吞噬灵魂的魔鬼。

    但梁少爷可不会被这种恐惧给打倒,他强撑着对周铭说:“你他娘的吓唬谁呢?老子是吓大的?还什么牌照录像上法庭?我看的确是要上法庭,不过是我要告你,你和你的人在这里严重干扰了我们单位的正常工作!”



    梁安眉头一挑:“怎么?周老板害怕了?”

    



    “放你娘的屁!”梁安跳脚叫骂道,“我这是正当的厂房改造,情况严重的是你们,我现在就要报警来抓你们!”

    梁安叫嚣着拿出手机就要报警,这个时候周铭却说:“报警我劝梁少还是算了。”



    ,



    “我说周铭你这是脑袋被烧坏了,还什么一切听凭法律的判决,该赔偿赔偿,该坐牢坐牢,你这是在这里给我讲故事呢?”

    



    你周铭以为自己是谁?市委书记省委书记还是国家主席?这个事情你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别说是梁安,就算是周铭身旁身后的八宝粥厂干部职工,他们不管再怎么相信周铭,这个时候也都是愣愣的看着周铭,一个个都是不能理解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