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一老一小的固执下车
    “你是想你在你们760厂里是深得人心了?”杨定国饶有意味的问。

    “我不敢那么,不过厂里的干部职工都很信任我就是了。”周铭回答。

    当周铭完,旁边的省委书记蒋文就马上跟着解释道:“杨老,有些事情您还有所不知,在这个760厂里有一个八宝粥厂,这个厂里的干部职工大多来自于一个要破产的罐头厂,那个时候罐头厂的日子很苦,周铭给了他们新工作,这个罐头厂的干部职工就非常尊敬和爱戴周铭,我想就是这个原因。”



    之前看到人群的出现,大家是惊讶,但听到周铭这个解释,大家顿时茫然了:什么叫车子出卖了我们?这句话何解?

    



    这个命令可把所有人都给吓坏了,因为一般国家领导人接见的群众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哪有真的随意接见的道理?什么微服私访和群众打成一片,那都是电视里面的东西,现实哪能这么随便。要知道国家领导人身负领导全国的重任,怎么能这么随便置身这么危险的地方?

    于是包括杨老的家人,中办的官员和省委书记蒋文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劝杨老不要下车,就在车上和工人们挥手致意就好了,那样就算出现了什么意外,也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如果要下车就麻烦很多了。

    杨定国却根本不听他们的劝,转头问周铭:“周铭同志,他们都劝我不要下车,因为谁也不清楚这些人究竟是个什么心思,你认为呢?”



    如果之前杨定国要下车的话还只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的话,那么杨定国现在的话就是让现场彻底爆炸了。

    随行的中办官员在劝杨定国:“杨老这是万万不行的呀!虽然我也很相信周铭同志,相信这些760厂的同志,他们想见杨老,杨老您在车上面和他们打个招呼就好了,是用不着下车的呀!您是中央的最高领导核心,您肩负着为未来改革开放工作指明方向的重要责任,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省委书记蒋文则是在严厉批评周铭:“周铭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以为杨老下来视察工作是孩子一样的过家家游戏吗?一句你相信就可以随便怂恿杨老下车了吗?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能这么意气用事?你就不能从大局出发,好好的站在党和中央的立场上多想想吗?”

    不仅是蒋文,还有省长熊清平和随行的中办官员,也都挨个上来批评周铭,虽然他们的话都各不相同,但意思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在斥责周铭的擅作主张,恼火周铭不帮着杨定国话,反而陪着一起胡闹。

    面对这些人的反对和批评,这一老一却仍然固执。

    杨定国:“有什么不行下车的?当年主席在燕京接见那么多群众,和群众打成一片,也没见有什么危险,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危险了吗?就要高高在上了吗?这是绝对不允许,是违背我们革命初衷的。”

    杨定国作为国家领导人,他当然可以随便,但周铭就只能缩着脑袋接受各位大人物的批评和斥责,但却也不改变自己的想法。

    随着车子越来越近,杨定国并不改变主意,车上的人也没了办法,只好随他去了。

    当车子停在所有人面前,这些工人们立即发出热烈的欢呼,随后车门打开,周铭率先走出来,这是中办想出来的折中方案了,让周铭先出来,不管是趟雷还是先给工人们打预防针,都是很好的。

    因此周铭并没有走下车,而是站在车门口拿出喇叭来对所有人喊道:“同志们,我早就和你们过我们的760厂和这个乡镇工业园,都是会迎来伟大时刻的,那么现在,就是这个伟大时刻,因为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伟大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杨定国杨老,他来我们这里看我们来啦!”

    寂静,当周铭出这番话以后,现场顿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周铭。

    不过这个寂静是短暂,紧接着就发出一串震天铄地的欢呼,而在这片欢呼声中,杨定国缓步来到了车门口,周铭让开了身位,大家看到杨定国的时候,他们的热情又将这欢呼的热潮推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

    所有的工人和干部都在扯着嗓子拼命叫喊着,他们挥舞着手臂,脸上的表情激动万分,甚至有很多人都留下了眼泪。

    这是激动,这更是不可抑制的兴奋。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见到了国家领导人是应该兴奋的,但对于760厂的干部职工而言,国家领导人给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激动,更有对他们工作肯定的无憾。

    因为在此之前,前是戴金山,后是谭家,都是在前赴后继的针对他们,尤其是谭家这一次,几乎就要摧垮了他们在工作上的信心。

    后来周铭带着他们上访,在省里市里的支持下,760厂才又重新活了过来,让他们又重新看到了未来的希望;现在杨老千里迢迢从首都过来,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能是对他们的重视呢?这让他们都有了一种终于苦尽甘来的,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怎么能不让他们兴奋到流泪呢?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他们看向周铭的眼神都更加坚定也更加崇拜了。

    原来他们就很清楚周铭是一个能不断给他们创造奇迹的领导,现在这个奇迹更加深刻,居然连国家领导人都能请过来,还有什么领导能比周铭更能让人信赖和崇拜呢?



    当然大家的紧张并不是怕有谁要弑君,因为国家领导人出行的行程表都是严格保密的,想要提前知道就很难,尤其这一次杨老还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直下工业园,连他们这些人都没想到,其他人就更不用了,哪会有时间组织这么多来针对呢?

    对他们来,他们最怕的是有不开眼的上访群众,尤其是对省委书记蒋文和临阳市委书记陈达而言。



    周铭这个答案让陈达在心里忍不住的骂娘,你这不是废话吗?那些人身上的工作服都是一目了然的,还是你周铭以为你的视力要比这里的所有人都好?现在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今天这么多人在这里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是吗?那我可要亲身体验体验了。”

    杨定国这么了一句,然后就给前面的开车的警卫员下命令要到那边停车。

    



    “陈达同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之前汇报工业园这边的情况稳定都是在欺骗组织领导吗?”蒋文低声质问陈达道。

    面对蒋文投射过来的那两道有如实质一般的目光,让陈达止不住的往外狂冒冷汗,他很想工业园这边的事情都是周铭在办,但同时他心里也很清楚,一旦他这么那他的官位也就到头了。原因无他,你一个临阳市委书记连一个工业园都控制不住,你的事情还要推给其他人?那还要你这个市委书记作甚?

    



    “我认为杨老您是可以下车的,只要他们都是我760厂的人,就都是可以完全放心的。”周铭。

    “那好,我就相信周铭同志你的话。”杨定国马上拍板做了决定。

    



    不光是陈达这么想,其他人包括杨老在内,他们也都是这么想的。

    周铭看出了他们的疑惑,这个时候周铭也没想卖关子,他苦笑着对杨定国:“杨老,恐怕是我的车子出卖了我们的行程,让我的厂职工干部知道我回来了。”



    周铭着伸手给杨定国指了一下,大家立刻就看到那边人群中间确实高高耸立着的那块石碑了。

    



    周铭的车子的确是整个车队的头车,这是因为在临阳这地方,最好的车就是周铭的奥迪了,而且奥迪车也并不是那种非常张扬的车型,才被陈达选定为是给杨定国开道的头车。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怎么就会给车队引来这么多人堵在路前面呢?你周铭的车子有什么魔力吗?

    “杨老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周铭接着解释,“因为早上我在离开厂里的时候曾交代他们一定要把厂里的事情给全部做好,也从这段时间我和临阳市各部门机关的配合来看,厂干部也都是能猜到可能会有大人物来厂里视察工作的,所以现在看到我的车开回来了,他们就自发的来厂门口迎接我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我们760厂厂碑所在的位置,杨老您在这里就可以看到的。”



    ,



    中办秘书的一句话顿时让整个中巴车内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大家凭目远眺,也确实看到了在路的尽头有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这更是加重了大家的紧张心情。

    



    因此陈达只能老实回答:“书记,之前半个月我都已经安排公安和宣传部的同志过来了,我知道有人要过来,准备工作肯定是要做完全的呀!”

    这边蒋文在质问陈达,那边杨定国也看到了路上的人群,他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很冷静的问周铭什么情况,周铭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定睛看了一会,然后回答杨定国:“杨老,那些人好像是我们760厂的职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