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船王之子郑建成
    “他是郑浩龙先生的小儿子,是联合投资公司最大的股东。”林慕晴小心给周铭解释说。

    “原来是郑建成先生,幸会,我叫周铭。”

    周铭和郑建成握手致意,郑建成细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眉,显然是很不满林慕晴给周铭做解释的举动,但也仍然保持着微笑和周铭握手寒暄。



    幸福总是短暂的,当这边周铭和林慕晴讨论他们的终生打工大事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很不识趣的过来破坏了气氛:“慕晴你来了,我可等你好半天了。”

    



    “周先生是第一次来港城吗?我知道周先生能来港城想必在内地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物,但作为慕晴的朋友,我还是想提醒周先生,港城这边和内地的情况很不一样,周先生上去以后最好不要乱跑乱动,跟着我和慕晴就好,免得要是坏了什么规矩,也会让慕晴很难做的,你知道吗?”

    郑建成这么说着,最后又补充一句:“我知道这么多可能会让你有些不舒服,但事实确实是这样的。”

    这话让周铭有些哭笑不得,因为郑建成这话不论说的多委婉,但核心内容就是看不起自己这个内地佬,担心自己在这里出洋相了。



    听着林慕晴这么带有火药味的话,郑建成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马上赔笑说:“慕晴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朋友没来过港城,会有些文化上的差异和水土不服什么的,慕晴你在港城这么长时间了,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郑先生,首先我要告诉你,我朋友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港城了,他对港城文化是很熟悉的,甚至连我都是他带入门的,这你根本不用担心。然后我和你也没有那么亲近,请你还是叫我林董或者女士,谢谢。”

    林慕晴很生硬的对郑建成说,让郑建成一下愣在了那里,他显然也没想到林慕晴会突然这么认真。

    不过作为船王的小儿子,郑建成的应变能力还是有的,他只是呆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林慕晴说:“那好吧林董,这就算是我误会你这位朋友了。”

    说话间,郑建成深深看了周铭一眼,似乎在猜测周铭和林慕晴之间的关系,但也就是瞬间,郑建成就恢复如常了,他又对林慕晴说:“林董,既然你这位朋友懂港城这边的规矩,那么我们上去以后就先让他自己走走好吗?我父亲正在和几位老朋友聊天,我可以带你去认识认识他们的,还有被我父亲寄予厚望的李成,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因为这些人平时都是很忙的……”

    郑建成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慕晴就打断他的话道:“带周铭一起去吧。”

    林慕晴这话一下把郑建成给噎住了,郑建成看了周铭一眼,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怀疑周铭和林慕晴之间的关系,那么现在他是完全确定了。

    但郑建成也并不生气,他还是保持着他的微笑说:“林董,这恐怕有些不太好,你知道的,那些老人家有些脾气并不太好,贸然带一个陌生人过去,很容易把气氛搞僵的,我们这也是为了联合投资公司。”

    郑建成说到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林董你是公司的董事长,我希望你还是能以大局为重。”

    这句话有点逼宫的意味,让林慕晴非常不满,她怒视着郑建成,如果是她自己的话,那么这个董事长不当也罢,但关键这个联合投资公司是周铭在港城事业的延伸,毕竟金名基金公司只是周铭一个人,力量太小了,而这个联合投资是很多港城财团共同投资的,要是就这么放弃了,损失会非常大,林慕晴又很舍不得。

    可恶!郑建成这个人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这个时候就这么不开窍呢?难道必须得向这个家伙妥协吗?难道第一次陪着周铭出席这种宴会就要把他丢在一边自己去交际吗?这样会不会让他心里不舒服?会不会让他误会自己在港城这边的工作?会不会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林慕晴恨得银牙紧咬,这些纷乱的想法让他越想心里越乱,到最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看着林慕晴有些彷徨的眼神,郑建成不由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来自己这一军将的非常有水平,虽然这不是自己想要做的,自己很想林慕晴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好,但那是在没有人和自己竞争的时候,可现在冒出来这么一个从内地过来的傻b,尽管自己不认为他是什么威胁,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自己当然要展现出让他知难而退的本事嘛!

    郑建成这么想着,可紧接着他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因为他看到了周铭的动作。

    与此同时,林慕晴感觉自己的手上一暖,她低头看去,就见周铭伸手过来拉住了她的手,林慕晴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周铭对她露出了宽心的笑容。

    林慕晴独自一人在港城这边打拼了两年,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咬牙面对的,以至于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周铭的笑容,忘了依靠男人,躲在男人怀里的感觉了。

    现在当她看到周铭的笑容,顿时想起了两年前当她和周铭带着几十万港币来这边闯荡的时光,想起周铭那时所创造出的一切奇迹,她心里那些纷乱的想法一下子就都烟消云散了,只因为她知道周铭现在并不在内地而是来了港城和她在一起了,任何事情只要有周铭在就一定有办法能解决的。

    想到这里,林慕晴握紧了周铭的手,也不知不觉轻轻靠在了周铭的肩上。

    周铭握着林慕晴的小手,抬头对郑建成说:“郑先生对吧?我想带我过去也不是不可以的,毕竟那边有些人我也认识,找老朋友叙叙旧也是可以的。”



    相比下午在南湖口岸时所造成的轰动效应,这次来半岛酒店就要平淡很多了,原因很简单,除了因为半岛酒店本身就是港城最好的酒店,平时来往的富豪政要不计其数外,更由于今天有个很重要的宴会要在这里举行。当周铭他们过来的时候,这里的停车场上已经有了豪车展的雏形了,放在几十年后,只怕又是一个海天盛筵。

    车子在半岛酒店的门口停稳,门童很自然的上前来为周铭和林慕晴打开车门,周铭林慕晴和一同下车,林慕晴的女秘书阿敏落在最后给门童小费。



    “毕竟这是周铭你的产业,你不可能永远不管的,而且港城这边你多认识认识人也没什么不好的。”林慕晴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看着周铭问,“还是你真准备让我给你打一辈子工?”

    



    “上面宴会已经在准备了,很多人也已经入场了,我们也先上去吧。”

    郑建成嘴上说着似乎是在征求意见,但手上却已经做出了请的手势,周铭和林慕晴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今天这个宴会是寰宇船业公司的董事长郑浩龙先生举办的,是为了给你说的那个会议热场,请了很多港城的富豪政要。”林慕晴陪着周铭走进酒店,低声在周铭耳边给他解释这次宴会。

    周铭默默的点头,对于郑浩龙这个名字,或许二十年后的人们并不清楚,哪怕是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很多人都仍然没听说过,不过在这个年代,郑浩龙的名头还是非常响亮的,是世界公认的第一船王,哪怕是后世蝉联十五年华人首富的李成,现在在他面前,也只能是以学生自居。

    



    不过这也正常,原本在这个年代内地在港城人眼里就是贫穷落后和愚昧的代名词,回想起两年前当自己第一次来港城的时候,就连普通的港城人都看不起自己,更别说是郑建成这种富家子弟了,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乞丐来教育就已经算是非常有涵养了。

    周铭能理解,但林慕晴却不干了,她皱起秀眉对郑建成说:“郑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内地人,那么我也要跟着郑先生你学规矩吗?”

    



    “如果我真是这样想的呢?”周铭毫不退让的问。

    林慕晴先是一愣,随即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林慕晴的回答让他更自信了,他主动上前向周铭伸出了手:“原来是内地来的朋友,你好,我叫郑建成,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慕晴在港城这边很重要的朋友。”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穿着西装的男人正从宴会厅的楼梯上走下来,他面带着自信和骄傲的微笑,当他看到林慕晴身旁的周铭时略微愣了一下,随即问林慕晴:“慕晴这是你的客户吗?”

    “当然不是。”林慕晴马上否认,不过随后她又心虚的看了周铭一眼,才回答说,“他是我的朋友,很重要的朋友,从内地来的,也是来参加这次会议的。”



    ,



    晚上七点,一辆加长林肯礼宾车驶过九龙公园,最后停在半岛酒店门口,这就是林慕晴为周铭准备的座驾。

    



    也正由于郑浩龙的名字如此响亮,那么他举办的宴会自然非同小可,只是这位世界船王死的太早了,要不然后来港城的格局如何发展,李成要怎么上位还真难说。

    周铭一边在心里回忆着关于郑浩龙的资料,同时半开玩笑的对林慕晴说:“所以慕晴姐你现在就是带我来混个脸熟了?不是慕晴姐你准备撂挑子,要把港城这边的产业全丢还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