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二十万亿大生意
    周铭和诺德里曼来到休息室坐下,有服务人员给他们送上茶水,周铭喝了一口茶首先对诺德里曼说:“这次的会议非常感谢诺德里曼先生的支持了,如果不是诺德里曼在危难之时伸出援手,只怕我这个会议就要灰头土脸了。”

    “那个事情不值一提,而且我也并不是专门为了这次的会议才帮你的。”诺德里曼这么说了一句。

    周铭抬头看了诺德里曼一眼,感觉他这话似乎另有所指,不过诺德里曼却并没有说,而是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请恕我直言,我很好奇你们这个会议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你们都是同一个民族都是同胞,过去内地不争气倒也算了,但现在内地正式奋发图强的时候,怎么港城的人还这么敌视你们呢?”



    “郑爵士和李董不愧是港城拔尖的企业家,这个眼光就是要比常人看的更远。”周铭说,“郑爵士我知道从很早开始就已经在内地开始投资了,在燕京在老家都投资了很多,而李董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始,但我知道李董肯定已经有了进军内地的投资计划,我也相信未来两位一定会在内地大放异彩的!”

    



    “是这样吗?”诺德里曼先是疑惑的咦了一声,随之想起了什么才微笑道,“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什么会那么支持你吧?”

    周铭毫不避讳的点头说:“没错,我很好奇,不过诺德里曼先生你可不要再说什么是我帮你获得总统自由勋章的话了,我可不相信。”

    诺德里曼哈哈笑道:“那当然,虽然我想说我能拿到总统自由勋章确实和当初在南江和你的畅聊有很大关系,不过我还是想说,这种东西只能哄骗三岁小孩了。”



    听着周铭的答案,诺德里曼好一会没有说话,他端详了周铭一会然后说:“你果然和我认识的其他中国人不一样,你这种思维方式很像我们美国人。”

    “是吗?我想起来了,上次在南江的时候,诺德里曼先生曾邀请我去美国看看,难道诺德里曼先生你这一次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去你们美国吗?”周铭问。

    “当然不是,对于我们美国人来说,任何人都有选择去哪里的自由,我尊重周铭你的选择。”诺德里曼说,“我这一次来是为了和周铭你谈一笔二十万亿美元的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

    周铭好奇的问,不过他问的并不是诺德里曼,而是为他做翻译的林慕晴,因为林慕晴并没有把诺德里曼的话翻译完,而是在翻译到了一半的时候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诺德里曼。

    “诺德里曼先生,您是不是哪里说错了?您确信您说的是二十万亿美元?”林慕晴问。

    诺德里曼微笑着点头:“是的,尊贵漂亮的女士,我说的就是二十万亿美元,一分不差,还请你转达给周铭先生。”

    尽管林慕晴明白以诺德里曼这样身份的人是不会随便开这样子玩笑的,但当她听到诺德里曼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半天以后才把诺德里曼的话断断续续的转达给了周铭。

    听到林慕晴翻译过来的话,周铭这才明白刚才林慕晴为什么会那样失态了,毕竟这可是二十万亿美元,任谁听到这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只怕都没法淡定了吧,就连周铭自己在听到林慕晴翻译过来的这个数字的时候,心脏都很不争气的狂跳了几下。

    周铭沉默了一会,那边诺德里曼也不着急,他仿佛早就猜到了周铭会这样,就只是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等着周铭自己想通。

    “诺德里曼先生,你说的生意……是在北方吗?”周铭突然问。

    周铭突如其来的问题反而让诺德里曼感到惊讶,他差点就把刚喝下去的茶水给喷了出来,瞪着眼睛问:“我的上帝,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早有准备?”

    通过诺德里曼的表情,周铭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个谜题太好猜了,就现在这个世界局势,除了那里,我想不到还有哪个地方能有这么大的生意,哦或者应该说如果不是要出那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大的生意做,你说对吗?诺德里曼先生。”

    诺德里曼长长吐出一口气说:“不能不说周铭先生,你实在太聪明了,没错,这一次我要找你谈的就是那个生意,周你说过你是地地道道的商人,那么这么大的生意,我想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吧?”

    “那当然,不过我还是很好奇,诺德里曼你为什么要找我?”周铭问。

    “因为一件事。”诺德里曼说,“我不知道周铭你是否还记得,在白云市有一位叫陶国令的年轻人,他最后一个主动邀请的客人就是周铭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有东西交给你了,对吗?”

    周铭猛然想起了什么,皱眉问:“这你都知道?”

    “因为那就是这次生意的入场券,有人会专门调查的,全世界能拿到这个入场券的人并不多,周铭你是很幸运的一个。”诺德里曼说。

    “可是这并不是给我的。”周铭说。

    诺德里曼摇头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周铭你有,而且你也确实有这个入场的能力,所以我才会来找你。”

    诺德里曼说完站起来了:“好了,我的话已经带到了,接下来就祝周铭你好运了。”



    “在经过这一次杨老南巡以后,我们国内的改革开放政策一定会坚持到底,现在国内也正是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需要建设需要振兴的时候,我们的一贯政策也都是欢迎港城和其他海外侨胞来内地投资兴业,我们会在政策上给予最大的倾斜,也会尊重各位港商的信仰和生活习惯!”

    “我作为国务院外贸部的干部,非常欢迎各位港商能抽空去国内考察,并对我们的改革开放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我更期待港城能尽快回归,我们两地同胞能够携手并进再创辉煌!”



    周铭对诺德里曼和郑浩龙他们说,林慕晴在一旁为周铭给诺德里曼做翻译。周铭这话是发自真心的,就刚才会议里的那个情况,所有人的情绪已经都被刘啸天给挑起来了,周铭就只有一张嘴巴,根本不可能说服得了这么多人。

    



    面对诺德里曼这话,周铭只能报以苦笑,因为周铭也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了,总不能告诉他国人就好内斗,有些人天生有优越感,就不想认穷亲戚,更害怕有一天穷亲戚超越自己的劣性吧。

    “诺德里曼先生,我只是商人,并不是人类学家,你这个问题恐怕就叫我没有办法回答了。”周铭说。

    



    在会议厅门口,跟着周铭他们一起过来参加会议的外贸司长关生,正在兴奋对其他来参加会议的港城商人介绍着国内的情况,并希望能有港商跟着他一起去国内看看。想来他过来也并不是单纯过来开会的,顺便带回几个港商去国内投资,恐怕也是他这次港城之行中央派给他的任务之一了。

    只是很可惜,且不说他这么官方的表态能对港城商人们有多少吸引力,就单说刚才他在会议上的表现,就没人愿意理他了。

    



    说到这里,诺德里曼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对周铭说:“我这一次来港城其实就是来找周铭你的,是我有一个朋友托我专门来找你的,至于我这次在会议上这样帮你,也就是想给我们接下来的谈话制造好感,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吗?叫吃人手短拿人嘴短,我帮了你这么大忙,总有好处吧。”

    “诺德里曼先生,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周铭纠正道,“不过恐怕诺德里曼先生你失算了,因为我是个十足的商人,满身的铜臭味,如果因为人情的关系让我亏本,这样的事情我可不干。”

    



    诺德里曼摆摆手说:“我是美国人,我已经习惯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认为周铭你是对的,我就要支持你,我相信你们国家是能创造一个经济奇迹的,那些人反对只是他们鼠目寸光。”

    郑浩龙和李成也都表示:“周铭你太客气了,原本我们就是很看好内地的,这一次会议是一次很难得互相沟通的机会,我们当然不能让这么这么好的机会平白错过变成一次敌视内地的会议,那样只会加大未来融合的难度,也对我们本身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好处,我们是企业人,当然要捡对我们有利的路走了。”



    郑浩龙点点头,他叫来摩天大厦的管理人员,专门给周铭和诺德里曼开个一个休息室。

    



    周铭和诺德里曼郑浩龙李成他们相互寒暄了一阵,郑浩龙和李成要离开,不过诺德里曼却并不打算走。

    “郑,我有点事情要和周铭谈一下,你们先走吧,我相信周铭也有车,还有一位这么漂亮也熟悉港城的林慕晴小姐,他们会把我送回去的。”诺德里曼对郑浩龙说。



    ,



    (鞠躬感谢“着点林”的月票支持!)

    



    和关生这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旁的周铭,诺德里曼和郑浩龙李成童刚他们,都和周铭站在一起说话,这么多港城排的上号的大人物在这里,还有林慕晴这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其他人自然都想上来凑凑热闹,结果就显得这边的人气非常高了。

    “这次的会议还真是非常感谢诺德里曼先生了,也非常感谢郑爵士童主席和李董的支持,要不是你们对我讲话的支持,只怕我刚才就要被赶下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