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刀塔计划
    这让关生一下子傻眼了,他愣愣的看着周铭和林慕晴绕着自己过去,好半天以后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上周铭道:“周铭你干什么?”

    “当然是去咖啡厅喝咖啡了,关司长你不是不愿意吗?那你就留在这里好了。”周铭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

    “什么?周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关生愤怒的说。



    “不行!今天我就要林女士你给我一个交待!”关生说。

    



    有在身边保驾护航周铭当然是很放心的,他根本就不理会身后的关生,只是带着林慕晴离开了摩天大厦。

    “我们真就这么不管那关生了吗?”林慕晴问周铭,尽管她很讨厌关生这个官僚,但那始终是中央派出来的官员,周铭这么做总是不好的。

    却不料周铭无谓的摆摆手:“没关系的,咱们关司长那么大个人了,难道还会在港城丢了不成?再者说港城尽管有黑帮的存在,但在经过之前的整治以后现在治安好很多了,基本不用担心。”



    对于林慕晴会问出这个问题周铭并不感觉奇怪,毕竟这个数额本身有点太逆天了,要知道中国整个国家整整一年的产值才不过几千亿美元,也就是说全国十亿人辛辛苦苦六七十年的产值才够得上这笔生意,在这个世界上,哪里能做这么大的生意,就算是什么尖端武器或者是科技什么的,也不可能吧?

    正是疑惑,林慕晴能忍住一直不问,直到现在上了车,只有他们在车上的时候才问出口,林慕晴也很能忍了。

    想到这里,周铭拉起林慕晴的小手对她说:“慕晴姐,在回答你这个问题前,我想先问你,你相不相信有这么一笔生意?”

    林慕晴想了一下,苦笑着摇头说:“我也不直到我该不该相信,如果别人告诉我有这么一笔生意我肯定不信,但是周铭你,还有那位诺德里曼先生,你们都这么肯定的在讨论这个事情,我又不能不信。”

    周铭拍拍林慕晴的柔嫩的小手对她说:“相信就对了,因为真的有这么一笔生意……”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特意加了一句话:“趁火打劫的生意。”

    “趁火打劫?”林慕晴先是茫然的喃喃自语,然后突然一下也反应了过来,惊呼出声,“周铭你是说北方的那个超级大国?”

    “慕晴姐真聪明,这笔二十万亿的生意就在那里。”周铭说。

    林慕晴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红润的小嘴里念叨着:“疯了,这简直太疯狂了,这怎么可能呢?”

    显然从刚才周铭的话语中,林慕晴已经猜到了答案,知道这笔所谓的二十万亿的生意,其实就是谋夺一个超级大国的国家财产,这样的想法怎么能不疯狂呢?

    “疯狂吗?那是因为慕晴姐你被他超级大国的名头给吓住了,如果你知道这个超级大国实际上的财政已经破产,从上到下都已经烂到骨子里,不管是执政党本身还是这个国家的中坚阶层,都在盼着这个国家倒台的话,你就会明白这笔生意其实并不是不可能的。”周铭给林慕晴解释说。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可是那个国家不是很强吗?不是连美国都不敢惹他吗?万一要是弄出事情可怎么办?”林慕晴担忧的说。

    “慕晴姐你的担心是对的,但却不可能发生,”周铭说,“因为我刚才就说过了,那个国家从里到外,大家都希望他倒台,包括他们的国家领导人和军队,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发生意外?”

    周铭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慕晴姐你忘了,刚才诺德里曼先生也说了,我只是有了入场券而已,这说明我只是一个外围的参与者,这二十万亿我可没本事全拿走。”

    “我明白的。”林慕晴说,对于这点林慕晴并没有怀疑,毕竟是这可完全是一笔天文数字的钱,要是被某一个人拿走了,那这个世界也要乱套了,这是全世界都不允许的。

    “那这笔生意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阴谋吗?”林慕晴又问。

    “算是吧,因为这个整个西方世界针对这个国家所实施的刀塔计划,目的就是勾结这个国家内部的既得利益集团,大家一起抢劫这个国家的国家财产。”周铭接着说,“而我所要做的,就是一起入局,跟着西方国家的脚步,也在里面分一杯羹。”

    周铭嘴上轻巧的只是说分一杯羹,但听在林慕晴的耳朵里,却如同炸雷一般,因为这可是二十万亿,随便漏出来一点,就是一笔让世界首富都眼馋的巨额财富了。

    这样的想法让林慕晴突然感觉到了无比的疯狂,也让他内心深处感到害怕甚至恐慌,如果不是周铭一直坚定的握着她的手,给了她精神上最后的支持和依靠的话,她恐怕真的会没有办法接受。

    林慕晴愣了好半天,最后深吸几口气,才问周铭:“那周铭你打算怎么做?”

    周铭能听出来林慕晴的声音还是有些微微发颤,心里肯定还不平静的,但这也正常,毕竟林慕晴在两年前还只是一个被官僚欺负的弱女子,就算这两年她已经成为了港城联合投资公司的总裁,全港男人的女神,但要她一下子接受这么一件事情,难度还是太大了。

    不过周铭相信林慕晴,她是个很厉害的女人,能自己走出来的,周铭回答她说:“之前诺德里曼先生不是说了我有入场券,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先把这个入场券拿到手了。”



    摩天大厦的休息室里,气氛有些诡异的凝重,周铭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茶杯出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在房间的门口,林慕晴则很好的担当起了秘书的责任,帮他拦下所有可能打扰到他的人,尽管此时此刻林慕晴心里也是无比震惊的,以至于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到现在都还没办法完全平复,但她却明白,自己的震惊仅仅只是震惊,而周铭却是实实在在要参与到那个事情里的。



    不过为了周铭,林慕晴还是耐着性子对关生说:“关司长,我们现在在这里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请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

    



    之前周铭就不愿意和关生这种官僚多说什么,现在就更是一句话都欠奉了,周铭直接带着林慕晴离开,这让关生心头一阵火大,他伸手要去拉周铭,可他的手才伸出去,就被人按住了。

    拦住关生的就是周铭的保镖,关生见自己被拦住,张嘴就要骂人,可他在看到了那锋锐的眼神以后,就不敢再说了,因为那锐利的眼神,还有那如同铁钳一般抓住自己手腕的大手,都让他感受到了一种生命的威胁。

    



    此外,林慕晴作为成熟的女人,她不会像小女孩一样任性胡闹,她知道自己作为周铭的女人,这个时候就应该帮他分担这些,不要让他在考虑大事的时候还要操心一些不必要的小事。

    “林女士,现在会议早就已经结束了,人都已经走光了,我不明白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就你在这里?周铭呢?叫他出来,我要和他说话。”

    



    林慕晴嗯了一声,她也明白周铭说的确是事实,就算不是也无所谓,因为他们现在的确顾不上那个官僚了。

    周铭带着林慕晴走出摩天大厦回到了车上,林慕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周铭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周铭,刚才诺德里曼先生说的那个二十万亿美元的生意,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林慕晴这么说,关生一下子就不干了:“无理取闹?林小姐,我真的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你这种女士说出来的,我就是在这里问下情况,怎么就成无理取闹了?”

    面对关生的步步紧逼,林慕晴皱起了眉头,在她看来关生这番话根本就不可理喻,如果只是自己的话,那林慕晴根本不会理这种人,但现在为了还在休息室里的周铭,她只好沉着气对他说:“关司长,这样你看好不好,楼下有个咖啡厅,如果关司长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我的秘书陪你们去喝杯咖啡,你看怎么样?”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周铭,他说着就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然后在关生惊讶的眼神中,周铭拉起林慕晴的手就直接走了。

    



    林慕晴是真的烦了,她本以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让步,这位关司长就能识趣一些,可却没想到他在经过了刚才的会议以后,经历了连番打击的他,现在心理是相当脆弱的,或许面对港城人他还会胆怯,但面对周铭和林慕晴这些同样的内地人,或者是内地来港城的人,他就会有一种病态的优越感。

    正因为了解关生此时的心理状态,林慕晴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就在这时,她身后传来了声音帮她解了围:“既然关司长不愿意,慕晴姐,那我们就不要勉强他了,我们先走吧。”



    ,



    (鞠躬感谢“夏草药”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门外关生很不满的质问林慕晴,可他对林慕晴不满,林慕晴又何尝看得惯他呢?

    要知道,当初林慕晴之所以会从市台被下放到一个厂电视台,不就是因为这些官僚吗?所以她是非常讨厌这类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