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全国播放的天鹅湖
    周铭耐心听着卡列琳娜的翻译,最后又对他道了声谢,他才转身离开,当然在离开前还对周铭喊了一句:“先生祝您好运,希望还能再见到您!”

    送走了那工作人员,卡列琳娜回来问周铭:“周铭先生你这么在意这幕舞剧,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有点好奇,正如你所说,我也觉得这个时间段在一个中央台放这个是有问题的。”



    这个答案让卡列琳娜感到很荒唐:“那你们为什么不换台电视或者去检查一下线路呢?”

    



    这个事情本身是很可笑的,完全是欲盖弥彰的手法,天知道当时下这个命令的人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不过对周铭来说,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嘲笑谁的,而是周铭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按照前世的时间线来说,今天已经是25号凌晨了,政变早在前天就已经结束了,苏联总统已经回到了克里斯科,并且现在的苏联的执政党也该解散了才对。

    可要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现在电视里还在放这幕天鹅湖?难道现在政变还没有结束?可是自己出发前北俄领导人不是已经去到白宫,正领导着反对派在和苏联政变高官们做最后的斗争,这次政变不应该很快被平息吗?还是说这一世的事情和前世相比出现了什么偏差不成?



    周铭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带着和卡列琳娜走出航站楼,和后世国内的火车站出站口一样,在克里斯科机场航站楼的出口处,也等着有不少拉客的司机,他们看见周铭三人走出来,一下子呼啦全围了过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朝周铭他们喊着。

    “这位先生小姐一看就是非常有气质的,你们应该坐我的车,我保证能最快速度把你们送到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几位先生小姐是来克里斯科旅游的吧?我告诉你们我对整个克里斯科的任何地方都了若指掌,我也能带你们去住最经济实惠的酒店,或者是最好最安全的酒店,我完全可以当你们在这里的向导嘛!”

    “几位你们坐我的车是最好的,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的车最便宜!”

    “你的车便宜什么?还不都因为你这车是黑车,你那不安全的车怎么能和我们相提并论?赶紧滚开,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

    这些司机开始还是自己吵吵,后来随着几个黑车司机的加入,这些人自己就要打起来了,尽管周铭听不懂他们具体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的表现,以及前世那些火车站外和司机接触的经验,周铭也能大致猜的出来。

    卡列琳娜那边则为自己这些同胞的行为感到羞耻,这些人居然为了这点拉客钱在这里吵架,居然还是在一个中国人面前,真是太可耻了。

    周铭想了一下说:“其实我坐你们谁的车都可以,不过我觉得想去的地方,你们却未必愿意去。”

    听着卡列琳娜的翻译,那些司机都大笑着说:“你在开玩笑吧?除非你打算让我们直接开进最高监狱或者是总统府里面去,否则其他地方哪还有我们不敢去的?”

    “你们这还说对了,我还就是准备去你们的最高权力机构那里,白宫,就是你们北俄共和国的议会大厦,我想你们都知道怎么走吧?”周铭问。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这些刚才还哈哈不屑的司机们,顿时一个个的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有些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些人则说:“这位中国先生你要去那里干什么?难道先生你来的时候没有看新闻吗?那里现在正在进行战争,谁过去就会打死谁的,你现在过去不就是去送死吗?”

    还有人质问周铭:“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不过你这个玩笑可没什么意思。”

    周铭却说:“我想我是很正常的,我也并不是在开玩笑,你们谁愿意载我去那里?”

    听到周铭这个要求,刚才还热情好客的北俄司机们顿时一哄而散:“你这个人简直就是神经病,那里那么危险的地方我们才不去呢!要去你自己去好了,没有车子愿意去那里的,你就直接自己走过去算了!”

    这个情况让周铭能完全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这一次的政变果然还没有结束!并且情况好像还越来越糟了。

    因为如果周铭没有记错的话,在前世的时候这次政变的军队克格勃以及克里斯科的民众都站在反对派这边,再加上政变者们自己的犹豫不决,原本应该是一边倒的局面,才不过短短一天就被北俄这边给翻过来了,反而是苏联这些实权高官一个个倒下了。

    但现在看来,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双方居然在白宫门口僵持住了,由于有军队有坦克,还有克格勃的特工,中央还拉响了紧急状态的警报,怎么看都是一副要进入内战的样子,这如何能不让普通苏联民众感到恐慌呢?

    不过这场政变的僵持下来,或许也是件好事,尤其是对自己来说。

    周铭在心里这么想着,这时刚好有几个心思活络的司机凑上前来对周铭说:“先生,你看这样好不,白宫那边我们是真不敢去,因为那边真的在打仗,会死人的,我们最多只能把你送到外围,然后你自己走过去。”

    周铭点头说:“没问题,但前提是我要能看到白宫。”

    “好的先生,但你要多给我一点小费。”那司机说。

    周铭微笑道:“没问题。”



    周铭顺着扶梯走下飞机,并在地勤人员的指示下朝出口走去,在这里周铭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当卡列琳娜走下飞机的时候看着头顶漆黑的天空愣了好一会,直到自己回头叫她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当然问她怎么了她也只说是累了,不过她的表现是再明显不过,她肯定有什么心事,只是不想说而已。

    对周铭来说,既然她不想说周铭也没有追问的兴趣,毕竟大家只是临时的合作关系,很多事情没必要刨根问底。



    周铭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就直接叫来机场的工作人员,让工作人员帮忙换台,可那工作人员却告诉周铭说不能换台。

    



    周铭摇头这么说,他留了一句“搞不好就和这次政变有关”没说,因为没有必要也没法去说。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刚才在看到芭蕾舞剧的时候,周铭突然想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在前世的时候,通过后世解密文件看到的一件事,说是在这一次苏联政变的时候,控制中央的委员会为了不让民众得到消息,才下令切断全国的电视网络,集体播放这幕芭蕾舞剧天鹅湖。

    



    他们来到出口这里,这次却换周铭停住了脚步,因为在这里放着一台电视机,上面正播放着一部芭蕾舞剧天鹅湖。

    “没想到国内都已经乱成这样了,电视台居然还有心情放天鹅湖?这些可恨的国内官僚!”卡列琳娜咬着牙恨恨的说,她随后转头问驻足在这里观看的周铭,“周铭先生,怎么你也喜欢看这幕舞剧吗?”

    



    周铭想起刚才那机场工作人员说城里很乱的话,更笃定了一些想法。

    “走,我们出去门外面看看。”

    



    周铭看了卡列琳娜一眼,卡列琳娜会意的用俄语问对方:“为什么不能换台?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机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规定。”

    那工作人员却给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不是不能换台,而是换台没用,因为这几天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播放天鹅湖。”



    那工作人员见到周铭递过来的美元时眼睛一下直了,随后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很热情对周铭说:“这位先生您真是大好人,虽然我不知道您来克里斯科要做什么,但我还是要告诉您,您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因为我们这座城市刚刚进入紧急状态,有一群阴谋家在搞政变,外面都乱得很,我建议您最好等天亮再进城。”

    



    “不是电视坏了,或者是线路出了问题,而是真的每个台都是如此。”那工作人员还是这么回答。

    卡列琳娜还是无法理解,她也不明白周铭是什么意思,就只能回头给周铭如实的翻译了情况,周铭对此没有说什么,直接给了那工作人员小费并用俄语对他说了声谢谢,这是他在飞机上从卡列琳娜那里学来的。



    ,



    由于时差的关系,当周铭和卡列琳娜到达苏联首都克里斯科的时候是当地时间的25号凌晨,周铭走出舱门时天是一片漆黑,天空中看不到星星月亮,一如此时苏联的国内形势一般。| [2][3][x]

    



    “我倒确实对这幕舞剧很感兴趣,”周铭对卡列琳娜说,“卡列琳娜小姐,你们中央电视台一般都在这个时间放这幕舞剧的吗?”

    “这我并不清楚,因为电视台播放哪些节目都是由中央那些官僚所决定的。”卡列琳娜说,她随后感觉到周铭这个问题是很认真的时候,才又接着说,“这个时间肯定是放深夜节目的时候,一般都是有意思的电视剧或者电影,芭蕾舞剧也非常好看,但却很少在这个时间播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