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你才是我等的人
    说到最后,戴维耶怜悯的对周铭摇摇头说:“看来你的天真还是和你的年龄很相称啊!”

    “天真吗?或许吧,谁知道呢?”周铭很无谓的耸耸肩说,“那么戴维耶先生今天请我来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先开饭吧,我们三个人来之前都没怎么吃东西的,现在肚子还真有点饿了,我想戴维耶先生作为麦塔先生的助手,不至于这么小气连一顿饭都请不起吧?”

    周铭这番话让戴维耶有点傻眼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周铭,当然这并不是他真的请不起这顿饭,而是他想不通周铭怎么就会突然提起要在这里吃饭的事情。



    “这是麦塔先生的意见吗?”周铭问。

    



    不过这个想法才在戴维耶心里产生,就迅速的被他否定了,因为这个刀塔计划可是事关二十万亿美金的惊天计划,一旦出了差错,是会对全世界金融市场都造成巨大冲击的,哪怕就算是全世界经济最强悍的美国政府也没法视而不见,周铭这一个中国投机商,他怎么可能呢?不过就是在故弄玄虚罢了。

    自己也真是想太多了,差点就这个中国人给蒙了,难怪他这么年轻就能做成这么大事业,不是没有本事的。

    既然一个这么年轻的中国人都无所谓,戴维耶就更无所谓了。



    对于戴维耶的这个解释,周铭就只能呵呵了,只能说这些西方人天生对东方有偏见,否则要让他们尝过大中华的料理,不说那些传世名菜,就只是家常菜,在口感上就能完爆全世界了。当然戴维耶请吃的法国菜确实也很丰富,口感也很好,但要说到选材和烹饪方式,大中华料理在价格和实用性上,就完爆他至少二十条街了。

    尽管之前闹出了那些事情,但这一餐饭吃的还是相当和谐的,周铭和戴维耶一边吃饭一边交谈,时不时还能说点国际通用的段子出来,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旁边,还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事情的话,谁都会相信这根本就是两个老朋友之间的聚餐。

    周铭不用说,那都是在中南海给杨老锻炼出来的本事,不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至少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还是能做到的。

    而戴维耶,则不能不说他不愧是麦塔先生最信任的助手,甚至都让他出面代替他负责这个刀塔计划,是很有本事的,别的不说,就单在和人接触相处这一块,还是非常老练的。

    一餐饭持续到了晚上八点,周铭和卡列琳娜离开八号别墅,戴维耶送他们到门口,周铭对他表示感谢,戴维耶客气了一句,然后对卡列琳娜说:“尊敬的卡列琳娜小姐,你也要走吗?请恕我直言,周铭先生既然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我们还是要尊重他自己的意愿才是,而且麦塔先生那边还需要你的帮忙。”

    周铭转头看了卡列琳娜一眼,并没有说话,卡列琳娜则对戴维耶说:“我知道了戴维耶先生,不过周铭先生这边暂时还需要我的帮忙,如果我这个时候离开是对他的很不负责任,正所谓做事要有始有终,我还是决定跟在周铭先生身边,直到他离开克里斯科,你看这样行吗?”

    “只要卡列琳娜小姐你考虑好了就行,不过我还是劝你尽快回来的好。”戴维耶说。

    “感谢戴维耶先生,我会考虑清楚的。”

    卡列琳娜这么说完就和周铭一起离开了这个八号别墅,坐回到了车上,周铭很好奇的问卡列琳娜:“我觉得刚才戴维耶他虽然是征求你的意见,但他的意思就是要你回去的,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不回去呢?”

    周铭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因为卡列琳娜原本就是麦塔先生派给自己当向导,以便自己能更好进行刀塔计划的。

    可是现在自己因为劝尼古拉维奇出白宫演讲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不让自己继续参与刀塔计划了,那么现在卡列琳娜自然也没了继续待在自己身边的理由,戴维耶让他回去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并执意继续跟在自己身边,这让周铭不能不有此一问。

    卡列琳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周铭一句:“怎么?周铭先生难道是怕我这个女人故意待在你身边有什么不良企图吗?”

    周铭轻轻摇头说:“你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水平,因为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早在港城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威胁不到我什么,就算你有什么不良企图也无所谓。”

    周铭说到这里一转话锋,接着说:“不过刚才戴维耶说的也都是真的,所以我很好奇这是为什么。”

    卡列琳娜沉默了一会,然后回答周铭说:“很抱歉,有些事情我并不想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麦塔先生确实是我尊敬的一个人,不过也仅仅是对他能力的敬佩而已,他和他的那个集团,并不是我想要的。”

    卡列琳娜随后把目光转向周铭:“反倒是周铭你,我认为有能力帮我实现我的想法,你才是我要等的人。”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只是个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可不是什么普度众生的菩萨。”周铭说。

    卡列琳娜却坚定的摇头说:“不,周铭先生您是位英雄!”



    “这次的刀塔计划是如此的重要,我很不理解麦塔先生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中国人来参与这个事情,中国人愚昧自私贪婪,根本就是世界上最恶劣的人种,我曾去过一次那里,我的上帝,你简直不能想象那里的情况,什么地方都是脏乱差,不管干什么都是一拥而上,完全没有任何规矩和秩序,完全就像是猪窝一样!”

    “这个中国人太自以为是了,他以为自己获准来参与这个刀塔计划他就很了不起了吗?但他充其量不过就是这盘棋局上一颗最无足轻重的棋子,要是他好好遵守他自己的棋子之道,我认为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怎么都应该分他一点,但现在,我认为我们就应该把他驱逐出去,我们应该直接弃掉这颗不听话的棋子!”



    “的确,看来大家对我做的这个事情意见很大,只是我也没想到你们这些西方绅士也能说如此粗鄙之语,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原以为你们都很文明很有素质来着,你们和你们口中的所谓中国,也都一样嘛!”

    



    要说周铭提起这个事情也并不是毫无征兆的,事实上当初戴维耶请周铭他们过来也就是请他们来吃饭的,以戴维耶的身份要请他们吃任何大餐都是洒洒水的小事,可问题就在于:刚刚才说了把你们剔除刀塔计划的事,你们他娘的怎么还有心思吃饭?

    戴维耶简直无法想象,这究竟是要有神经多粗犷才能做到;当然也或者说……是他真的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嘿!我说中国的绅士,如果他真是一位绅士的话,我认为他就应该要主动从这里离开,他的存在就像是蔬菜沙拉当中的芹菜一样,让我能倒了一天的胃口!”

    ……

    



    随后戴维耶坐回到长桌的那一头对周铭说:“原本我请周铭先生还有卡列琳娜小姐过来,就是要请你们吃饭的,既然周铭先生有这么好的兴致,那我要是不奉陪到底,就显得我不够绅士了。”

    说完戴维耶就摇了一下桌子上面的铃铛,过了没一会就有几位北俄女仆端着盘子走了上来,戴维耶为周铭做介绍道:“这些都是正宗的高卢大餐,是世界上样式最多,口味最好的料理。”

    



    周铭语气无不感慨的说,让戴维耶很是恼火,不过周铭的重点并不在这,他接着说:“那么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这个刀塔计划就不带我一起玩了?”

    “周铭先生看来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戴维耶说,“不过我们也没有你们中国人那么小肚鸡肠,我们还会愿意给你机会,不会驱逐你出境,你可以自己想办法赚钱,但是这个刀塔计划,我想你还是不要碰了的好。”



    听周铭这么说以后,戴维耶哈哈大笑起来,一副看白痴的表情对周铭说:“恕我直言周铭先生,我认为你这么说实在是有点自信过头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们会求着你执行这个刀塔计划吗?”

    



    “麦塔先生?”戴维耶露出了很不屑的笑容,“我认为这个事情根本不必惊动麦塔先生。”

    “看来这就是戴维耶先生你和你的同僚们单方面的决定了?或者说是得到了麦塔先生授意以后的决定?不过不管是什么,我劝你们都还是再慎重一点的好。”周铭说。



    ,



    “这个什么周铭简直就是不守规矩的混蛋,一个无事生非的杂碎!如果他要在我面前出现,我一定会把他给剁成肉酱,然后丢到北海里去喂鲨鱼!”

    



    在八号别墅一楼大厅,一个录音机被放在桌子上,一串串各种语调的谩骂从里面蹦出来,所有话语的矛头都在直指周铭。=顶=点=小-说

    戴维耶按下暂停键,然后对周铭说:“这些就是其他刀塔计划执行人的意见,这是今天下午我们在得知尼古拉维奇先生呼吁反击的那次演讲以后,我们在这里开会时的一段录音,周铭先生,我想从这段录音里,大家对你的态度就是一目了然的了,恕我直言,你很不受欢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