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当务之急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尼古拉维奇还无所谓了,关键在于周铭的这些想法给他一种感觉,周铭对整个苏联局势都是掌握的,无论是之前对门口包围的那些军队,对发动政变的那些高官反应,还是现在对那位苏联总统心态的把握,都有一种近乎妖孽的精准。

    所有的事情不管多么离奇,都始终是在按照他写的剧本在走,这样的剧情发展实在太可怕了,也让尼古拉维奇打心底感到害怕。

    正是由于害怕,才让他在听到秘书下意识的恭喜以后,立即感觉到了尴尬。



    政治上的事情谁能说的明白,或许这一次政变就是这位总统先生在背后一手策划的也说不定。

    



    不过在他这个想法下,或许有些事情自己就能开始了。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说:“尼古拉维奇先生,这些话就不用多说了,对我也没什么用,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尼古拉维奇先生你商量,但在这之前,我希望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周铭先生请问,我一定会把我都知道的都告诉你的。”尼古拉维奇说。



    尼古拉维奇的反应是很耐人寻味的,他没有直接否认显然就是和这个计划息息相关的,甚至还可能是其中很关键的一环。

    不过从他说的话来看,他却又不是那么支持这个计划,似乎还对这个计划存在很大的抵触心理。但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人会背叛自己的阶级,但阶级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阶级。

    “不瞒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说,我在过来这边的时候,的确是被这个计划邀请过来的,我身边这边翻译小姐,还是这个计划指派给我的,不过呢?就在五个小时以前,我刚刚被这个计划除名了。”周铭说。

    “除名了?这是为什么?”尼古拉维奇下意识的问。

    周铭却说:“尼古拉维奇先生,我想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你难道不觉得当务之急,是我在被除名以后想要做什么吗?”

    “那不知道周铭先生你想要做什么?”尼古拉维奇问。

    周铭的嘴角微微上扬,从尼古拉维奇的表现来看,他的思维已经在跟着自己走了,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随后周铭又说:“我想说我想要做什么,完全取决于尼古拉维奇先生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很抱歉周铭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尼古拉维奇说。

    “很简单,就是尼古拉维奇先生你对这个刀塔计划的态度,又或者说尼古拉维奇先生你在这个刀塔计划里,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可以告诉我吗?”周铭说。

    面对周铭的这个问题,尼古拉维奇当时就沉默了,这个沉默也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毕竟他一位北俄总统,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很有难度的,尤其在不胡说八道的前提下。

    周铭明白尼古拉维奇的处境,但在这个时候,却并不打算给他多长的思考时间,因为有些事情想的越多麻烦越多,相较之下还不如趁热打铁要好得多。于是周铭马上把自己面前的那杯咖啡喝完,然后举起杯子对尼古拉维奇的秘书说:“基诺斯基先生,麻烦帮我续一杯咖啡过来,谢谢。”

    基诺斯基机械的过来端走周铭的杯子,这时尼古拉维奇也接收到了周铭的信号,在基诺斯基临出门的时候对他说了一句:“给周铭先生冲一杯好咖啡,就拿去年收到的那些咖啡豆吧。”

    这句话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他是有事情要和周铭说,不方便有外人在场,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秘书也不行。

    基诺斯基很懂事的点头说好离开了房间,尼古拉维奇又分别看了卡列琳娜和一眼。

    周铭当然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周铭说:“很抱歉尼古拉维奇先生,他们一个是翻译,另外一个是保镖,都不能离开的。”

    尼古拉维奇想了一下,也只能点头接受了他们的存在,随后才把他的故事娓娓道来。

    不知是他故意这么说还是别的什么情况,总之他的故事在周铭听来并没有任何的曲折离奇,就是一系列的巧合加巧合。

    首先他的出身并不好,是在乌拉尔山的农村,在北俄这边,农村原本就是最贫穷的,甚至在他出身的时候,一些偏远的地方还有农奴的存在。农民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又由于早期的国家建设都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业上,更是加重了对农民的压榨,让农民出身的尼古拉维奇对这个国家充满了怨恨。

    为了改变命运他考上了大学,也在这里接触到了西方思想,他认识了一位美国同学,后来这个同学进入美国政府工作,他也开始了从政生涯,一来二去,美国政府就瞄上了他。

    一开始西方和他接触他是非常反感的,因为他那时年轻,还有一腔建设祖国的热血,同时那个时候苏联内部也搞的很严,他也怕被当成叛徒给清洗了。

    不过随着苏联的经济情况日趋恶化,再加上自身内部的政治纷争,尼古拉维奇本人也因为一些先进的想法在政坛上受到排挤,让他有些心灰意冷,就是这个时候西方国家再次联系他,会给他提供各种帮助。

    这个时候的尼古拉维奇年轻不再,所以他接受了这些帮助;当然他也知道刀塔,这个要掠夺国家财富的宏伟计划。

    “那个时候的我真天真,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免费的资助呢?我早该想到他们是有预谋的。”尼古拉维奇懊恼的说。

    “那么如果我说我有想法想要和这个刀塔计划进行对抗,不知道尼古拉维奇先生你怎么看?”周铭问他。



    在北俄白宫的总统办公室内,北俄共和国最年轻,也是正在领导北俄和苏联高层进行对抗的总统尼古拉维奇正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他手里握着电话,脸上的表情很惊讶但又有些茫然,嘴里在喃喃自语着,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消息,让他整个人都傻了。

    不过尼古拉维奇的呆愣也就是片刻之间的,随后就见他的手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最后他整个人一下跳起来,他对旁边已经不会思考了的秘书基诺斯基大声叫道:“基诺斯基,刚才的电话你听到了吗?刚才的消息你听到了吗?我们的总统先生,他已经同意辞职了,他还要解散红党,我们的胜利就在眼前啦!”



    首先且不说一个加盟共和国的总统如何向联盟总统逼宫,就单说双方的实力对比就不是在一个等级上的。要知道,直到现在为止,苏联的军队还有一部分围在白宫外面,只要一道命令,就可以随时冲进来把他们这些人全都抓走,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反抗之力。

    



    于是他马上改口对周铭说:“我认为我们这次的成功和周铭先生的帮助是无论如何都分不开的。”

    尼古拉维奇的这句话有些出乎周铭的意料,不过他的想法倒也并不难猜,人最怕的就是出现自己掌控之外的事情,而现在自己帮他做出了那么多完全不在掌控当中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他下意识的感到害怕呢?

    



    尼古拉维奇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基诺斯基,他这位可怜的秘书同志就这样被他摇晃着,整个人都是一片空白,甚至连尼古拉维奇的口水喷到了他的脸上都没办法。

    基诺斯基会这样一方面是由于说话的是他的领导,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他和尼古拉维奇一样,对眼下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想法。

    



    “你知道刀塔计划吗?”周铭问。

    听到周铭这个问题,尼古拉维奇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他愣愣的看着周铭问:“原来周铭先生也是这个计划的执行者之一吗?难怪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握的如此透彻,看来这个计划还真不简单那!”

    



    生死都在别人手里面捏着,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拿什么来逼宫?

    好吧,或许紧急状态委员会已经宣布会代行总统权力,但这却并不意味着总统先生就已经完全失势了,因为根据一些消息,这个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几个核心成员,就在政变的前一天,还专门去总统的度假别墅拜访过他。



    基诺斯基下意识的说,尼古拉维奇在听到这话以后脸色却突然尴尬了,因为他看到了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周铭,想起这一切根本就和自己没有关系,完全都是周铭的出谋划策。

    



    不过不管怎么说,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怎么看形势都不是在尼古拉维奇这边的,可那位总统先生,却就是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完全让人搞不懂他的脑子究竟在想什么,怎么就会在自己全面占优的时候,却反而做出了解除自己权力的最大让步。

    “恭喜尼古拉维奇先生,这次胜利是属于尼古拉维奇先生您的,更是属于伟大的北俄共和国的!”



    ,



    “同意了,他竟然同意辞职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尼古拉维奇按照周铭的建议,往正在度假的苏联总统那边打了个电话,内容就是要他辞职和解散红党。

    这个电话在基诺斯基看来无疑是很诡异的,因为一般这种电话都是逼宫的兆头,但说到尼古拉维奇向苏联总统逼宫,这怎么看都是个笑话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