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对抗刀塔计划
    这个答案是必然的,正如一句很经典的话那样,人或许会背叛自己的阶级,但阶级却永远不会背叛自己。尼古拉维奇就是这样,他的确是受到了国外的资助才能飞快蹿起,尽管他没有明说,但周铭也绝对猜得到他一定是和西方国家达成了某种协议的,或许就是承诺他在掌权以后帮助西方国家洗劫财富的。

    可是现在他真的成为了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并且经过了这一次政变,他还可能入主姆林宫以后,他显然是不愿意继续听从西方国家的安排了。

    不过这也难怪,他都要成为名副其实的最高元首了,凭什么还要听那些西方国家的?政客从来都不是什么信守承诺的人,更重要的是尼古拉维奇也不愿意自己将来接手的国家,会是一个满目疮痍的烂摊子。



    而且做事情也并不是要开辩论会,周铭没兴趣在这里和尼古拉维奇摆事实讲道理,他直接反问道:“难道尼古拉维奇先生你支持刀塔计划,支持西方国家对北俄的经济侵略,支持西方国家来掠夺这一亿五千万国民七十年创造的财富,就是对得起一亿五千万国民的信任了吗?”

    



    “我是真的不明白尼古拉维奇先生你究竟在想什么,现在你才是这个北俄共和国的总统,什么刀塔计划,那只是来你的国家侵略的强盗,而你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强盗给赶出家门。”周铭说,“如果尼古拉维奇先生连这都没兴趣做的话,我想您也实在不配当这个总统了,你说呢?”

    被人这样当面说,让尼古拉维奇感到十分羞愧,可如果只是这样,尼古拉维奇也仅仅会为自己是个不合格的领导人而羞愧仅此而已了,不过周铭接下来的另一句话,却让他完全动心了。

    “并且来说,反正刀塔计划是要实施,苏联的国家财富也一定会遭到洗劫的,尼古拉维奇先生你也是要进行私有化改革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听凭国外资本家的话,要把国家财富全给国外,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想办法掌握在手上呢?”周铭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只要利用好了这一次的事情,至少也能保自己家里百年富贵了,这样的交易怎么都值得去做,只是唯一让尼古拉维奇感到担心的,还是在刀塔计划那边。

    尼古拉维奇仔细想了一下问:“可是周铭先生,我们对抗刀塔计划有很大优势吗?”

    “不是很大优势,而是绝对优势。”周铭指着尼古拉维奇接着说,“只要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还是这个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只要这个超级大国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只要你们一定会进行私有化改革。”

    “等一下周铭先生,我认为你应该说的更清楚一点,难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下行政命令,驱逐那些刀塔计划的执行人全部离开北俄共和国吗?”尼古拉维奇举起双手说,他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周铭那一句一句的话给搞糊涂,不知道应该怎么思考了。

    周铭摇头说:“不,事实上这并不会有任何效果,因为刀塔计划是一种经济侵略,只是把人赶走了,不堵上经济的口子,根本没用。”

    “那应该怎么办?难道想办法冻结他们的资产吗?”尼古拉维奇又问。

    “这是个好办法,不过却根本不可能做到。”周铭说,“因为这种国际游资肯定有他们专门的渠道,而且为了避免意外,账户的严格保密是必须的,同时恐怕也准备了很多个账户,也不知道是哪些银行,根本没办法实施冻结。”

    “那么周铭先生您的想法究竟是怎么样的?”尼古拉维奇问,周铭这一个个的否定让他几乎要崩溃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掐着周铭的脖子逼问他。

    周铭这一次没有继续吊他胃口了,而是直接对他说:“我们国内有句老话叫先发制人后发而受制于人,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要做一件事,就必须动作要快,要赶在别人前面,那么现在也是一样,我们要想从西方国家手里抢钱,我们的步子也必须迈到他们前面去。”

    面对周铭这话,尼古拉维奇的眼睛先是一亮,但随即就叹了口气:“要想对刀塔计划先发制人真是太难了,因为他们不管是在资金还是在事前准备上,都已经做足了功课,还能怎么先发制人?”

    “为什么不能?”周铭反问,“首先北俄这边的形势都是倒向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这边的,你要怎么改革,往哪个方向改革,或者更精确一点,先进行哪一步改革后进行哪一步改革,都是由你决定的,那么在掌握了全部主动权的前提下,恕我愚钝,我不明白你怎么就不能先发制人了!”

    周铭的话就如同晨钟暮鼓一般一下子就把尼古拉维奇给敲醒过来了,的确就像周铭说的这样,苏联的总统已经答应辞职并解散红党,他这位北俄共和国的总统未来是要入主姆林宫的,主导这个国家发展的,为什么还不能掌握主动权呢?

    想到这里尼古拉维奇的心里就充满了信心,周铭接着对他说:“不过我也同意尼古拉维奇先生你之前的话,刀塔计划那边西方国家投入了那么大的精力,没可能那么容易被打败的,所以我们要做好很多准备。”

    “什么准备?”尼古拉维奇下意识的问。

    “很简单,资金和人。”周铭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能把国内的几大银行负责人,和贸易方面的负责官员都召集到一起,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没问题,这个事情我来安排。”尼古拉维奇说。



    尼古拉维奇听到周铭这个话整个人直接傻掉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周铭怎么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果说是一个对刀塔计划一无所知的人说出这个话还可以理解,但周铭他明明之前就是刀塔计划的参与者,而且以他的能力哪怕不是核心人物,至少也能了解这个计划是多么的恐怖,也能猜到这是整个西方世界联合绞杀掠夺一个超级大国的阴谋,他怎么能想到要去对抗这个计划?



    这样的形势下,自己还要和他一起疯吗?或许之前他成功了,但那都是赌博,自己会那样做也是因为政变的形势所逼,但是现在呢?

    



    尼古拉维奇犹豫了一下说:“不过周铭先生,既然你是从刀塔计划里走出来的,那么你肯定也明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针对这个计划做了多少准备工作,我们……”

    尼古拉维奇的话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周铭脸上越来越盛的笑容,尼古拉维奇只好问他:“周铭先生难道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这样子做不是要与整个西方世界为敌吗?并且还是单枪匹马的与整个西方世界为敌,这不是疯狂,简直就是疯狂。

    要换成其他人,尼古拉维奇根本就懒得和他探讨这个问题,但现在这个人是周铭,联想之前他给自己出的那些主意,这种疯狂的事情,他也的确能做的出来。

    



    这话让尼古拉维奇眼睛猛然一亮,他怎么能听不明白周铭的意思,反正形势发展到现在,总会有强盗过来洗劫,那么与其便宜了外人,还不如自己掌握要更靠谱。

    此外尼古拉维奇还有另一点也是心照不宣的,就是权力的道路非常危险,他能保证自己是总统,却没办法保证自己的子孙后代都是总统,因此相比之下还是拿到手里的钱更让人放心一些。

    



    在这样的想法下,尼古拉维奇很严肃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这就是之前你要的承诺吗?请恕我直言,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和这个刀塔计划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但是我作为北俄共和国的总统,我身上肩负着一亿五千万国民对我的信任,我绝对不能拿国家的问题开玩笑。”

    周铭淡淡的笑了一下,他怎么会看不出尼古拉维奇的担心在哪里,不过现在时间不等人,周铭也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出现,会对这个事情造成多大的影响。



    “当然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尼古拉维奇想也没想的回答。

    



    周铭愤怒的质问着这位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先生,帮他翻译的卡列琳娜则由于本身就是北俄人,再受到了周铭情绪的感染,语气变得更加愤怒了一些。

    一番话说的尼古拉维奇哑口无言,不过周铭可并不会点到为止,他接着又给了他最后一击,周铭说:“我不明白尼古拉维奇先生你究竟是想把国家的经济命脉掌握在自己手里,还是要拱手让给那些西方强盗呢?”



    ,



    对抗刀塔计划?

    



    可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因为这个刀塔计划尼古拉维奇也是有所耳闻的,那是一种金融战争,具体的操作方法非常繁琐复杂。

    由于世界形势的关系,他们是完全不懂西方那一套金融理论的,而中国在这方面还要更胜过苏联。不管近十年如何在进行改革开放,但终归时间太短,如何能和西方在金融战上面较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