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为了联盟
    开玩笑,一上来就是一句这么霸道的话,谁还会那么简单的离开,谁会不想听一听周铭究竟会有什么高论呢?毕竟走了是负气,留下来则有可能会有大收获,就算没什么收获顶多也就是听一番空话套话而已,在座的都是老油条了,什么场面没见过?所以就都决定留下来了。

    周铭故意停顿了好一段时间,直到下面的人心里都开始着急以后他才说:“看来大家都还是想听我说话的,那么我就满足大家的这个愿望,不过在我说话之前,我还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在家里捡到一百万美元,那么大家是和家里人平分呢?还是要把这些钱交到隔壁邻居手里?”

    “当然是和家里人平分了,为什么要把钱给邻居?”下面马上有人提出质疑。



    周铭说到这里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家请自行选择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铭的话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震惊了,虽然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因为级别的关系根本就没听过刀塔计划,但就像周铭说的那样,这根本没任何关系,因为他们要的并不是信任周铭,而是掌握这笔财富。

    这时有人站起来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你是叫周铭吧?周铭先生你好,关于刀塔计划我之前也听尼古拉维奇先生提到过,那是一种运用金融手段的洗劫方式,那是一种我们大家根本不明白的方式,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防呀!”

    周铭看了这个人一眼,他四十来岁目光炯炯有神,周铭先问他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周铭一边在脑中转着关于他和联合银行的资料,一边对他说:“伊尔别多夫行长,你的问题问的相当好!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以西方国家的金融渗透手段,也根本没有办法防。”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是不是觉得我的话逻辑不对?因为事实就是这样,我们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如何渗透资金,所以完全没办法防,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所有国家的资产,都掌握在在座各位的手上,只要你们不给出去,那么就谁也抢不走。”

    “我们掌握了国家的所有资产?周铭先生你搞错了吧?”下面又有人提问,“我是进出口银行的行长博尔塔斯基。”

    “好的博尔塔斯基先生,我并没有搞错,我想搞错的是你们,其实你们有没有掌握国家资产,并不在于你们现在掌握没掌握,而在于你们想不想掌握。”

    周铭想了一下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根据你们的总统先生所制定的改革计划,你们国家未来将会进行私有化改革,所有的企业公司都会变成私人单位,也就是说这个时候谁有钱谁就能买走这些企业。你们是负责贸易和银行的官员,没有人会比你们更了解改革路线,没有人会比你们更有钱,那么企业就是财富!”

    “那么,”周铭说,“现在你们再告诉我,你们想不想拥有财富?想不想用你们手上的钱去买下这些财富,将这些财富掌握在自己手上?”

    “当然想!我们为什么不想?”下面马上有人大声说道,可他的声音并不坚定,“可是这样做对吗?”

    “没有什么对与不对的,因为你们必须这么做,如果你们不这么做,那么这笔财富就会被西方国家掠夺走,你们必须要这么做,这不单是为了你们自己,更是为了联盟紧守住这七十年所创造的财富!那么请你们告诉我,你们还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对抗西方国家的刀塔计划,对抗西方国家的阴谋?”

    周铭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呐喊了起来,而随着周铭的话语,下面所有人的情绪也都被撩拨了起来,大家一齐跟着周铭大声道:“要!我们要对抗刀塔计划!”

    听着下面这些行长和贸易官员们的喊话,尼古拉维奇当场就傻眼了,因为这是他从来没听过的谬论。

    无耻!

    这是他在听完周铭这番话以后脑中的第一反应,他从没有听过有人居然能把以权谋私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

    什么把为了联盟把财富掌握在自己手上,说白了不就是让这些贸易和银行的官员去钻政策的空子,让他们去用一些非法的手段去把那些原本属于全体国民的企业掌握在自己手上吗?

    这种行为在过去叫挖国家的墙角,是要拉去枪毙的,是一种人人喊打的丑恶行为,之前这些人不愿意做,恐怕也是一时间观念没转过来,可现在被周铭冠以了一种“为了联盟”的光环以后,同样的行为瞬间就变得高大上了。

    对于这些人来说,反正这些东西也会被人抢走的,那么与其便宜了外人,还不如自己拿走呢!

    在这样的想法下,尼古拉维奇突然有种想对周铭顶礼膜拜的冲动,他简直没有办法想象,在同样是红色的中国,怎么就能出周铭这样的人来,怎么就能把概念偷换得如此彻底,能把一件肮脏的事情说得那么高尚!

    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些人都能这样做的话,那么自己作为北俄共和国的总统,是否也能在里面分一杯羹呢?



    对于他们的想法尼古拉维奇也能明白,一如苏联的僵化体制一样,这些人的思维就是僵化的,并且他们凭着各自现在的地位在将来的改革中怎么都能分到一杯羹,何必还跟着自己去做什么事呢?

    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己这边能想到的东西,整个西方世界准备刀塔计划那么多年,怎么会想不到?为了防止苏联会有人站出来反抗,肯定早就买通了这些官员,许诺了一大堆好处,现在整个苏联从上到下都已经烂到了骨子里面,这些人怎么还会有什么操守?肯定会帮西方国家掠夺自己的财富了。



    尼古拉维奇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也不拖沓,直接就给大家介绍起了周铭:“大家好,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今天我邀请大家到这里来的原因,就是要想办法对抗西方经济侵略的,而我身边这位就是我邀请来的特别顾问周铭先生,下面我们掌声欢迎周铭先生给大家讲两句吧。”

    



    周铭哦一声说:“原来你们都还是想要钱的嘛,那么你们刚才的话我就很不理解了,西方国家的刀塔计划明明就是来掠夺你们财富的,你们不但不想办法抵抗,反而还支持纵容,你们不和我刚才的问题一样,在家里捡到的钱反而拿去给外人吗?”

    话说到这里周铭犹不满足,他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但我认为这根本就不叫事,我也从来没有要你们相信我什么,因为你们只需要明白一点,就是这个国家的财富就在这里,而你们都是掌握这笔财富的人,并且在将来更可以把这笔国家财富掌握到你们自己的手上,让你们成为世界富豪!”

    



    要是年轻人,还能用家国民族情绪煽动一下,可这些官场老油条,就只能说抱歉了。

    正因如此,尼古拉维奇很想看看这位自称嘴强王者的周铭会怎么说,只是他万万想不到,周铭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叫伊尔别多夫,是北俄联合银行的行长!”他大声回答说。

    尽管周铭来这边的时间不长,但也从卡列琳娜那里了解到了这边的很多情况,知道这个北俄联合银行是苏联的三大国有银行之一,如果放在过去,他不过就是个听命行事的国企官僚,但是在现在这种大浪淘沙的形势下,他手里的钱袋子,就能改变很多事情。

    



    尼古拉维奇说完自己就带头鼓掌起来,下面也跟着一起鼓掌,只不过下面那有气无力的掌声,怎么听都像是在敷衍的。并且他们看向周铭的眼神,也都是带着不屑。

    不过周铭并不在乎,他站起来说:“刚才你们的谈话我在隔壁都听到了,我知道你们很不欢迎我,也都在等着看我出丑,所以我先说一句话,那就是我接下来的话只会说给那些想听的人听,不想听的人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免得大家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是在场每个人此时脑中的共同想法,然而他们的想法永远只能是想法,过了好一段时间始终都没有人离开自己的座位。

    



    一句话开口,周铭就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尼古拉维奇在内的所有人,他们都不是没想过周铭过来会说什么,但却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难道他不知道如果大家真的都离开了他在这里会很尴尬吗?



    ,



    看着周铭自信走出房间的背影,尼古拉维奇的脸上除了好奇就是好奇,因为在请周铭过来之前,他自己也劝过这些人,可无论自己怎么说,这些人就是一概反对。-顶-点-小-说-

    



    周铭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但却让尼古拉维奇先进去,毕竟他才是北俄共和国的总统,还没到一定的时候,有些顺序还是不能乱的。

    当然演戏都是要演全套的,当周铭推开门口以后,原本还在交谈的会议室立即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走进来的周铭和尼古拉维奇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