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公平分配的骗局
    不过周铭并不是什么政治研究员,他对这个问题自然也没有深究的兴趣,他对卡列琳娜说:“与其看这些,我们还不如去看看那边的改革怎么样了吧。”

    卡列琳娜用力的点头,随后他们的车子就开到了红场附近的联合银行总部大厦,这里才是他们今天目的地所在。

    这座联合银行的总部大厦是由西方国家的设计师设计的,因此带有一点哥特式风格的北俄建筑,周铭的车子开到门口,他下车和卡列琳娜下车走进大厦,因为北俄共和国的第一批私有化改革,就将在这里开始,这也是周铭对抗刀塔计划,从西方国家的刀塔计划里抢钱出来的第一枪。



    一辆汽车从格勒大街上驶过,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街上人们的表现,她愤愤的说:“看呀,七十年的高压统治,都已经把人们变成了红党的奴隶了,现在红党这个奴隶主突然宣布离开了,这些奴隶就都不知所措了,这简直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他依然带着自己特有的腔调对所有人说:“同志们,根据北俄共和国的一号政令,也是前总统巴格乔夫先生的志愿,我们联合银行将会首先进行私有化改革,但我们是社会国家,因此按照公平原则,整个联合银行的财产将会平均分给你们每一个人。”

    伊尔别多夫这席话说出来,立即让下面的银行职员欢呼雀跃起来,因为最近几年苏联的经济实在不景气,他们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困难,现在如果能平均分到银行财产,那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呀!

    但随之问题也就来了:这个财产该怎么分呢?难道把银行的钱全取出来一人一份吗?这不开玩笑吗?



    由于经济模式单一,在场的人听不懂那拗口的资产证明是什么意思,但他们却能明白不能买东西是什么意思,于是马上有人问:“又不能买东西那这个证券有什么用?怎么才能证明我们拥有银行的资产?伊尔别多夫先生你不是故意说这些东西来骗我们好不发我们的工资吧?”

    有人带头,其他人马上跟着附和道:“就是啊!伊尔别多夫先生我们上的学少,你可千万不要骗我们啊!”

    看着下面的群情激奋,伊尔别多夫马上举起双手说:“大家不要激动,听我讲完。”

    “是这样的,原本这个证券发给大家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持有银行资产的证明,让大家都可以拿到银行所得的红利,证明大家都是银行的一份子,不过既然大家心中有疑虑,或者说不放心的话,那么可以选择把这些证券卖给我,但因为是我私人掏钱,所以这些证券都必须折价,而且我在买下了这些证券以后,我就是这间银行的真正老板了,你们看怎么样?”伊尔别多夫问。

    面对伊尔别多夫这个问题,下面马上有人回答道:“那当然,如果真要这样进行私有化改革的话,伊尔别多夫先生既然是你出钱买下的这些证券,那您当然是银行的老板啦!只要伊尔别多夫先生你真的能出钱买下这些证券就好!我们就认你这个老板!”

    听着大家给出的答案,伊尔别多夫显得非常高兴:“那好,就请大家开会完以后去你们各自的办公室签署意向协定,说明你们是自愿把证券卖给我的,只要签了字,就可以去财务那边领取属于你们的钱了。”

    随着伊尔别多夫这句话说完,所有联合银行的职员都欢呼着奔向自己所属的办公室去。

    在台上,伊尔别多夫看着他们的动作,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今天的工作一完成,这间联合银行就将正式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了。

    “周铭先生,这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呀!”

    看着大厅里的情况,卡列琳娜转头问周铭,她疑惑的眼神显然只是一种直觉,让她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当然不对了,因为他这就是在明目张胆的侵吞国有资产。”周铭说,“而且他回收证券的钱都是从银行贷款出来的,他玩这出把戏一毛钱不出,就把整个联合银行都收为己有了,还是得到了联合银行全部职工同意的,不愧是犹太人,就是精明,能玩出这么一手公平分配的骗局。”

    “可是周铭,他那些不是贷款,是要还的吗?就算以后联合银行真是他的了,那么有政府在,他这笔钱还是赖不掉的吧?”卡列琳娜还是很疑惑。

    “这就是关键所在了。”周铭说,“只要联合银行成为了伊尔别多夫的私人财产,只要这个私有化改革会继续进行下去,那这笔钱就完全不是问题。”



    “这一次的政变都是由于我本人在用人方面的疏忽所致,我身为国家总统,却没有注意到党内和国内的这些野心家们,我们什么都多,土地、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其他自然资源;我们的智慧和才能也都不错,可我们的生活却比发达国家差的多,并且还越来越落在他们的后面。”

    “造成这样的根本原因是我们的社会在官僚体制束缚下几近窒息。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应当从根本上改变一切。消灭那个早已使我国无法成为富足安康、繁荣昌盛国家的极权主义体制,让社会获得自由。”



    可如果巴格乔夫辞职还可以理解为是他本人想要为这次的事件负责,但他建议红党解散,就让人们彻底凌乱了。

    



    今天联合银行停止营业,所有的银行职员都聚集在营业大厅,周铭和卡列琳娜来的正是时候,一切正要开始。

    一个谢顶的中年人走上临时被搭起来的讲台,这个人周铭和卡列琳娜都认识,他就是联合银行的行长伊尔别多夫。

    



    “然而要做出这些变化是需要做出巨大努力的,也会遇到过时和反动势力的反抗,这一次政变显然就是这个结果,我本人要负全部责任,所以今天我宣布我在这里辞职,并建议解散中央红党,各地党组织请自寻出路,当年是红党带领这个国家走向了富强,所以现在我也希望红党不要成为国家发展的阻碍。”

    巴格乔夫的讲话在广播的作用下回荡在整个克里斯科上空,所有听到巴格乔夫讲话的人们都一下愣住了,他们或茫然的看着手中的收音机或抬头愣愣的看着广播,一如一个礼拜以前,他们听到紧急状态委员会成立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这个问题显然也是伊尔别多夫早就想好了的,当看到下面的职员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后,他马上解释道:“为了进行私有化改革,也是为了体现我们公平分配的优越性,我们这一次是采用证券的方法来分配,就是将银行的资产换算成证券分发到你们每一个人的手上,这样你们就是银行的主人了。”

    伊尔别多夫的话再次引起了现场职员的欢呼,不过伊尔别多夫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大家的心提了起来,他说:“但是我在这里要提醒大家一点的是,这个证券只是我们银行内部的有价证券,是并不能在外流通的,简单来说,就是大家持有银行资产的证明,但却不能拿出去在外面买东西。”

    



    红党作为苏联境内七十多年来的唯一合法政党,其权威性早已深入每一个人的心里,现在突然要解散这个党了,怎么能让人接受呢?

    也不仅是人民无法接受,包括所有企业工厂以及政府机关的人们也都无法接受,由于中央并没有就此出台任何相应的政策,没有对各地党组织的安置等等,让他们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样的闹剧,一切来的那么突然,比上一次的政变还要突然。



    其实苏联解体也是个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很多人都以为是苏联走进了死胡同,不得民心以后解体的,但其实不然,苏联和红党在国内都有很高的支持率,甚至在全民公决中,有超过八成的人还是支持保留苏联的,可结果还是解体了,不能不说是个笑话。

    



    这个愤愤不平的人就是卡列琳娜,周铭坐在她身旁,周铭也看到了街上人们的表现,不过相比卡列琳娜,他就没有那么多情绪了,只是对她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人们已经习惯一种模式,你突然让他更换,一时之间确实很难接受,正如你们国家之前的全民公决一样,大家还是很支持苏联的。”

    “这个国家和民族都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握着权力的官僚。”卡列琳娜说,不过她的语气就并没有刚才那么肯定了。



    ,



    如果说27日苏联总统巴格乔夫通过广播发表平息政变的演讲很振奋人心,那么在30日这一天,同样是巴格乔夫发表的另一番演讲,则是举国震惊,因为在这一天,巴格乔夫宣布辞职,并建议红党解散。

    



    难道说这又是一次政变吗?就像上次那样?

    人们想这样安慰着自己,可关键事实是上一次巴格乔夫总统并没有露面,但是这一次,是巴格乔夫在掌握了整个克里斯科局势,并把那些政变分子一网打尽以后宣布的辞职,怎么看都不像是受到威胁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