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谁的逻辑有问题?
    随后周铭又对所有人说:“相信今天早上发生在联合银行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联合银行率先进行了私有化改革,将所有的银行资产折算成证券分别发放给所有银行的职员,之后伊尔别多夫又花钱把这些代表着银行资产的证券全部买回来了,虽然证券并不代表银行的全部,但从今天开始伊尔别多夫先生就是联合银行的最大股东了。大家都是北俄的商业精英,相信我这句话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吧?”

    戴维耶这个时候也不甘示弱,他也接着说道:“这个事情也正是我要和大家说的,北俄共和国的私有化改革就是给大家带来机会的,可是这个机会也是需要本钱的。”

    “比如做第一位吃螃蟹的伊尔别多夫先生,如果他本身不是联合银行的行长,那么他如何能贷款到那么多钱,怎么能从每位职员手上收购那么多证券,继而成为联合银行的最大股东呢?可是这里的经济情况我是很了解的,大家在缺乏资金,又不想错过这次机会的情况下,那么……”



    周铭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让戴维耶感到毛骨悚然,周铭说:“那是因为你给他们的钱原本就应该是他们的,你抢走了原本就应该属于他们的钱再给他们,你觉得他们会因此感谢你配合你吗?我认为是戴维耶先生你的强盗逻辑才真正让人感到费解吧?”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对于我本人来说,我是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我更不愿意当慈善家,把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

    周铭在说话的同时也在注意着下面的动静,见下面那些人一个个也都在随着自己的话语点头,他才说出自己准备好的最后的话:“那么现在,大家是想要继续跟着这位戴维耶先生一起执行刀塔计划,然后拿到自己可怜的一点报酬,获得移民去欧洲的机会,还是将这些财产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呢?”

    周铭的话音才落,下面马上就有人叫喊道:“当然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整个会议室的反对声中,戴维耶放弃了,尽管现场并不是所有人真的都不认可刀塔计划,但气势已经造起来了,一部分人根本没办法改变什么。

    戴维耶缓步走下讲台来到周铭面前,他先是上下打量了周铭两眼,然后才说:“周铭先生,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的脸皮居然有这么厚,居然会直接找到会议室里来,还真让你说服了他们。”

    周铭则惊异的咦了一声:“怎么戴维耶先生把会议地点选在这里,难道不是邀请我来参加的吗?哎呀!那我是误会戴维耶先生你了,要不我们把这一段跳过去重新开始,戴维耶先生你继续在这里开会,我回避一下?”

    周铭这番话直让戴维耶气到要吐血,虽然他把会议地点选在这里的确是故意的,可那完全是向周铭示威的手段,在他看来周铭肯定不敢来的,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生闷气的;至于跳过去一说就更没道理了,怎么这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可以改变吗?这到底是什么世界架构呀?

    而回避?要回避你就应该早点回避呀!现在回避有个屁用!

    对戴维耶来说,如果他早知道是现在这样,那打死他都不会在这个该死的酒店开会了。

    戴维耶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接着对周铭说:“我承认周铭先生你很无耻,但什么事情并不是无耻就能做成的,好运可不会一直伴随着你。”

    “我完全同意戴维耶先生你的这个观点,好运这个东西,有一次就够了,人不能总是靠运气吃饭的,总还是要有点自己的真材实料。”周铭说。

    “这么听来周铭先生你还是很自信的嘛!”戴维耶说,“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周铭先生打算怎么安排呢?”

    “接下来的事情?”

    这个问题戴维耶并没有给出答案,他说完以后就离开了,卡列琳娜上前来激动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真的太厉害了!您可能不知道,这位戴维耶先生尽管不是靠口才吃饭的,但他也是能言善辩的,所以麦塔先生才会派他来这边全权负责的,就是坚信他无论遇到了任何问题都能解决。”

    “是吗?这我还真不知道,”周铭有些诧异的说,“只能说他很可惜的遇到了我咯。”

    如果是别人听到周铭这话肯定会嗤之以鼻,但卡列琳娜却很认真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是的周铭先生,我相信如果是您是美国人,我想您的名字肯定是要飘向全世界的!”

    尽管戴维耶说周铭是个很厚脸皮的人,但周铭在面对卡列琳娜这么认真赞扬的时候,却仍然很不好意思。

    不过卡列琳娜不管多崇拜周铭也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她问周铭:“不过周铭先生,戴维耶先生他也是个很有手段的人,他今天尽管在您手上吃了亏,但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定还有后手,您可要当心呀!”

    周铭却无谓的摆摆手说:“不用当心了,因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这位戴维耶先生的后手应该已经开始了。”

    周铭最后遥手指向窗外:“就在外面的大街上。”



    “你在说什么?”戴维耶愤怒的一拍桌子,看着周铭说,“我原以为在这么多北俄未来的企业家面前,周铭先生能有所收敛,没想到我错误的估计了周铭先生的人品,看来这就是周铭先生的自身修养了。”

    “在我们中国有句俗语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意思就是对什么样的人就说什么样的话,所以戴维耶先生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周铭说。



    “你说他们不会答应我,那他们就不会答应我了?你以为你是谁?这个国家的总统吗?不过现在即使是这个国家的总统好像也没这个本事了,因为现在正在进行私有化改革,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在为了自己奋斗的。”戴维耶昂着头,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看着周铭,那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人一样。

    



    不等戴维耶的话讲完,周铭就打断他的话道:“那么大家完全可以多开动脑筋,想想其他的办法,比如重新评估单位的资产,或者和单位的职工商量一下打个欠条什么,我是生意人,我始终坚信一点,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只有大家把思维放开放大,才能创造不可思议的奇迹!”

    “难处这个东西肯定有,但我更看重的是利益,只有更大的利益才值得我去冒险。”

    



    周铭一番话说的不温不火,但听在戴维耶的耳朵里,这对他就是莫大的侮辱,戴维耶伸手怒指着周铭,不过最后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这一方面是由于现场还有这么多北俄银行行长和贸易官员在这里,他认为周铭没修养,他不能跟着一起没修养;另一方面则是他也着实不知道该说周铭什么了。

    最后戴维耶放下手臂,缓了缓自己的心情才对周铭说:“那好吧,既然周铭先生这么说了,那么周铭先生肯定会有什么让大家都震惊的言论吧?”

    



    随后也有人改了口:“我们是要保卫属于我们北俄共和国的财产!刀塔计划根本就是个侵略的计划,我们宁可穷死,也绝不当北俄人民的叛徒!”

    这一次戴维耶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无论多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周铭刚才那一席话就已经完全掌控住了局面,勾起了在场每一个人心中的贪欲。就算是让戴维耶自己选,他也同样会选择自己掌握财富,不会想要和别人一同分享的,无论是本国人还是外国人。

    



    相比戴维耶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周铭就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说:“就是因为他们在为自己奋斗,所以他们才不会配合你。”

    “周铭先生,你是脑子坏掉了吗?上帝,你的逻辑简直只有魔鬼才能听懂!”戴维耶说,“我能给他们很多很多的钱,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不配合我?”



    周铭的回答再次出乎戴维耶的预料,他直接两手一摊说:“我又没要大家一定相信我,我只是单纯的在给大家说一个事情,仅此而已。”

    



    听完周铭这句话,戴维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因为周铭这话直接戳到了问题的核心所在。

    不过戴维耶毕竟是刀塔计划的负责人,他哪有那么容易就被说住的,只是呆愣了片刻就笑了起来:“周铭先生也真是有趣,难道你以为你这么说,这里的人就会相信你了吗?”



    ,



    (最近事情很多,这几天就只能一更了,小方片很抱歉,昨天下雪凌晨三点才到家,今天早上八点出门,晚上八点才回来,现在写完眼睛都睁不开了,望大家见谅个。顶点| )

    



    “震惊不敢说,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戴维耶先生你今天的苦心要白费了。”周铭摇头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戴维耶先生今天约这么多银行行长还有贸易官员在这里,无非就是希望他们能配合你和你一起实行你的刀塔计划,侵吞苏联的国家财产,但我想他们是不会答应你了。”

    戴维耶哈哈大笑起来:“周铭先生来到这里如此傲慢没有修养,我以为你会说出什么让人惊讶的话来呢,没想到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