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春天和寒冬
    随后周铭点了一下伊尔别多夫:“就像我们的伊尔别多夫先生一样,他能够成为联合银行的老板,又能收购能源公司,成为目前北俄最能赚钱的人,这就是他的本事。”

    “只要努力就能赚钱,大家也确实都成了大富豪,都是各自行业里的佼佼者,这太棒了!完全就是北俄经济社会的春天嘛!”

    周铭在上面说着,下面所有的北俄商人都在不断的跟着周铭的话点着头,表示他们都非常认可周铭的判断。



    听周铭这么说,台下所有人都一下竖起了耳朵,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铭,等待着周铭的高论。

    



    周铭这句话让下面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夸了半天的周铭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寒冬?这个意思就是说现在北俄国内的经济情况非常严重了?

    在场每一个人的脑海里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这一个问题,但随后大家都笑了,这中国人脑子有问题吗?明明现在北俄的经济情况一片大好,怎么就寒冬来了?



    周铭一个问题就把下面的人全给问蒙了,由于苏联和国内的情况很像,都是刚刚开始进行改革,从来都是很闭塞的他们,哪里会明白西方金融那一套?

    “好吧,”周铭耸了耸肩说,“那我说的简单一点,大家都知道北俄政府为了尽快推行私有化改革,就给所有单位职工都发了私有化证券,我相信在座的大家也都买了不少这种私有化证券。”

    “其实这个私有化证券本身是没问题的,但关键就在于中央政府推行的太过着急了,一下子放开了那么多证券出来,连国外都在抢购,而大家为了能尽快掌握企业,应该都买了不少,那么一下子这么多钱进入了市场,会产生什么情况呢?”周铭问。

    面对这个问题,哪怕是下面的人再怎么不懂,也一下子反应过来了:“通货膨胀!”

    “没错就是通货膨胀,而且在那些西方国家的推波助澜下,我相信这个通货膨胀会是特别严重的!”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大家掌握企业的时间都还不长,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到位,由于收购私有化证券,也会让大家手里原本就几乎没有的资金变得更加吃紧,再加上严重的通货膨胀,大家的生产根本就没法开展,那么你们说,现在北俄是不是即将进入一个严严寒冬了呢?”

    “周铭先生,现在的情况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吓人吧?通货膨胀肯定会有,但有中央的调控,会有多严重。”

    下面有人反驳周铭说,他的话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对此,周铭只是很不屑的一笑,然后说:“没错,如果有通货膨胀中央政府必然是要调控的,可你们忘记西方国家了,我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参加了那天在一号酒店会议的,你们认为拥有一整套金融手段,同时还为苏联谋划了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西方国家,会愿意轻易放弃这次机会吗?”

    周铭话语在广播的作用下回荡在整个庄园,所有人再没有了先前的轻松,一个个都表情凝重,因为周铭的话正中了要害。

    的确如果只是通货膨胀的话,在中央政府的调控下是能控制的,说不定他们再在里面动动手脚,还能大赚一笔,可这一旦牵扯到西方国家就麻烦了,那些不讲道理的强盗,他们是肯定要大肆掠夺的。

    站在演讲台上,周铭冷眼看着下面,周铭能够感受到下面气氛的沉闷,而他要做的,就是帮他们打破这份沉闷。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绝望?”周铭说,“但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我不相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那么这一次也一样。”

    周铭的话让下面的人猛然眼睛一亮,因为周铭的话让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

    面对下面那一双双满含希冀的眼睛,周铭接着说:“其实大家根本用不着绝望,我认为大家完全可以把这看成是西方国家对你们大家的一次挑战,那么既然是挑战,那么我们应战就是了,有什么好怕的呢?”

    “并且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挑战是对我们大家甚至是整个北俄共和国都是有好处的,因为有挑战才会促使我们大家进步。”

    周铭说:“你们或许会不理解我的话,但我想说,你们知道为什么西方国家能来你们这里掠夺,而你们却只能害怕绝望吗?因为他们创造性的发现了金融规律,他们能用他们的金融手段在你们这里横冲直撞,你们却因为完全不懂,只能束手待毙。”

    “我和你们大家一样也是个商人,在我的想法里,只有不断的创新者,才能主宰市场,西方国家因为发现了金融规律,所以他可以主宰你们,但如果你们也能用一种他们不懂的手段来对付他们呢?”

    周铭说:“在我的国家有一句话叫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者缺一不可,西方国家抓住机会所以能掠夺你们,这叫天时。但这里是北俄并不是欧罗巴,这就是地利,最后如果你们能团结起来一起想办法,是不是就不是那么毫无还手之力了呢?这就是人和。”

    随着卡列琳娜翻译的周铭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台下顿时响起了最热烈的欢呼声,那是发自内心对周铭的感谢和赞扬。



    周铭对所有人说,尽管只是一番客套话,但也还是迎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一阵掌声结束,马上有人问道:“周铭先生,刚才听伊尔别多夫先生说你来是要帮我们做一个未来宏伟的大规划,不知道周铭先生是打算怎么做呢?”



    周铭点头说好,然后伊尔别多夫就带着周铭走过去了演讲台,这看起来好像是有预谋的,但实际上对于这种上流社会的豪华宴会,自然是所有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的,尽管这是在伊尔别多夫的别墅里,但为了这次宴会也布置了广播和演讲台,毕竟说不准谁兴致来了就要说两句什么的。

    



    在他们看来,不管周铭这个人的真实水平如何,但至少他对形势的把握还是很不错的,可周铭接下来的话却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

    “春天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的,可我看北俄的情况,却没有春天的样子,反而是像严严寒冬。”周铭说。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马上好奇的附和问:“对呀周铭先生,既然周铭先生主导了那场坦克演讲,又帮我们和那些西方国家作对,肯定是有很不一样的规划吧?今天伊尔别多夫先生特意请了周铭先生您过来,也是希望周铭先生能为我们提出不一样的意见或者建议的,我们都希望能听听周铭先生的高论!”

    听着下面这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周铭在心里无奈的笑了,他早就明白今天来这里不会有那么轻松,却也没想到这些人一上来就要自己说话了。

    



    周铭这个时候接着说:“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的话,但这没关系,我可以慢慢告诉你们。”

    “首先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在苏联的控制下,北俄国内的经济活动几乎处在一个停滞状态,一般的经济活动没问题,但如果牵扯到金融问题,我不知道在座有几个能明白金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周铭走上演讲台,作为周铭的翻译,卡列琳娜也优雅大方的拿着麦,跟着周铭走上台。

    站在台上,周铭看着面前黑压压一片的北俄商人,他清了清嗓子说:“我知道你们大家关心的重点是什么,所以一些客套寒暄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就主要说一说和你们有关的事情吧。”



    “过去整个苏联的经济全在各个官员的把持之下,不论你们多么努力,只要官员一句话就可以抵过你们无数的努力,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周铭说,“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大家只要肯努力,只要肯开动脑筋想办法,就能赚钱赚大钱,赚你们过去从来不敢去想的钱。”

    



    “自从尼古拉维奇先生做出了那次坦克演讲以后,北俄就开始了自己的私有化改革,这一次改革破除了过去的一些障碍,让在座各位的才能得以发挥,各个国企的私有化证券也让北俄国内的资本开始流动起来,让整个北俄的经济都变得活跃起来。”

    周铭伸出手:“大家都是这里最优秀的商人,经济的活跃与否相信你们是比我更有切身体会的。”



    ,



    “首先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热烈欢迎,当然我也是很庆幸伊尔别多夫先生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有幸能参加这个宴会,认识在座的各位。然后我希望这次的宴会能圆满成功,同时也希望大家的事业都能蒸蒸日上,希望北俄共和国也能越来越好!”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就现在北俄这边的情况,私有化改革才刚刚开始,这些商人也都是投机出来的,谁都是各自行业里的佼佼者,相互之间的差距还没有拉开,谁都是不服谁的。现在伊尔别多夫给了自己那么高的待遇,这些人肯定心里都不服气,那自然就一个个捧着要自己说话了。

    周铭转头看了伊尔别多夫一眼,他对周铭说:“周铭先生,大家的热情高涨,也都是非常关心整个局势的,就请您先说两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