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卡列琳娜的故事
    “很抱歉卡列琳娜小姐,让你久等……”

    周铭对卡列琳娜说,不过周铭的话也只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卡列琳娜脸上的两行清泪。

    卡列琳娜在哭!



    毕竟这么重要的事情,不下功夫是根本不可能的。

    



    现在卡列琳娜这样无声的哭泣,她的眼泪划过她的脸颊,滴落到她的纱裙上,从那一大块的水渍来看,她哭了肯定有一段时间了。

    “卡列琳娜你怎么哭了呢?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就是了,我刚才也不是不理你,只是你知道我的习惯。”

    周铭对她解释说,同时还下意识的伸手过去,原本周铭是要帮她擦去那些水渍的,可当他的手摸上去以后才猛然发现她的眼泪是滴在她高耸的酥胸和丰满的大腿上的,这哪能随便下手摸呢?于是周铭只好又手忙脚乱的道歉:“很抱歉,我没有要占你便宜,我只是想帮你擦一下而已。”



    卡列琳娜嘴上是这样说的,但周铭却注意到了她那张美艳绝伦的俏脸上有些很不自然的红晕,显然作为一个保守的女人,她心里对刚才的事情,还是很放不开的。

    周铭轻轻点头,起身去洗手间拿了一条毛巾给她,然后坐回到了她身旁。

    卡列琳娜接过毛巾对周铭说了声谢谢:“我知道周铭先生您想问我什么,我今天特意这样来找您,确实是存着和茹拉耶娃一样的想法,希望您能帮帮我们北俄,因为我看到我们北俄现在的情况实在太恶劣了,所以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我也愿意。”

    说到最后卡列琳娜还特意加了一句:“包括我自己。”

    周铭没有说话,卡列琳娜接着说到:“我明白我的这个想法很过分,并且周铭先生您作为外国人也并没有任何帮助我们的义务,但我是真的很希望周铭先生您能对我们北俄共和国施以援手,因为现在除了周铭先生您,没有人能帮会帮我们北俄了,拜托周铭先生!”

    静静听完了卡列琳娜的话,周铭对她说:“其实我想说卡列琳娜小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首先你的这个忙是真的很难帮,因为你们自身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经过了近百年的发展,各项条件都是很成熟的,并且又是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口,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是谁能解决的。”

    “其次就是我个人的疑问了,”周铭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做这些事情?我承认你同胞的现状的确很让人痛心,但也不至于让你到不顾一切的地步。”

    “因为我是在替我爷爷赎罪。”卡列琳娜回答说。

    “赎罪?”这个答案有些出乎周铭的意料,尽管周铭事先已经想到了卡列琳娜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但却想不到她的故事居然是这样的。

    卡列琳娜点头说:“就是赎罪,因为我的爷爷对这个国家犯下了很大的错误,是把这个国家经济摧毁的元凶,所以我需要为他赎罪。”

    周铭摇头说不明白,卡列琳娜问周铭:“你听说过叶诺夫吗?”

    对于这个名字周铭感到非常陌生,卡列琳娜对周铭的态度并不惊讶,他又问周铭:“那你肯定听说过安氏改革吧?”

    如果是在两个月前,那周铭一定还会直接摇头,不过在这两个月内,由于为了刀塔计划的那笔二十万亿美元大资产,周铭恶补了很多关于苏联的知识,其中就包括这个安氏改革。

    “这个我知道,安氏改革是苏联在政治经济上的重要尝试,也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改革,难道这个改革就是你爷爷一手主导的吗?”周铭问。

    卡列琳娜苦笑一下说:“我很希望是这样,但可惜并不是,我爷爷非但没有支持这个安氏改革,反而还在站到了这次改革的对立面上,不仅处处刁难改革,甚至还对支持改革的官员进行清洗,结果就是导致了这次改革的流产,让苏联经济问题进一步的恶化了。”

    卡列琳娜说着语气变得咬牙切齿了:“而我爷爷自己也在那以后,就被那些官僚集团给害死了。”

    “那么不知道卡列琳娜小姐你的爷爷当时的职位是?”周铭问。

    “内务部长。”卡列琳娜说。

    周铭默默的点头,这个答案并不让周铭感到意外,首先从名字上就能看出这个职位的重要性,也是能进入政治局担任常委的,其次这个职位相比其他国家领导人职位,要更不那么引人注目一些,就好像是在国内,中南海的执掌者大家都认识,但要说中南海的大管家,只怕就没几个能说得上来了。

    连国内的情况都这样,在苏联这边就更不用说了,要能记住这个,天知道得多好的记性才能做到。

    “其实我爷爷也并不是真的要反对这个安氏改革的,甚至在开始的时候,我爷爷还很支持这次改革,”卡列琳娜说,“但随着改革的深入,我爷爷的立场就发生变化了……”

    随后卡列琳娜就对周铭讲了她爷爷的故事,其实说起来这个故事也并没不离奇,就只是一个单纯的阶级对立问题。

    安氏改革是发生了八年前的一次苏联改革,那时候苏联的经济问题在和美国长期的军备竞赛中,已经凸显了出来,于是继任的苏联总书记就要对经济进行改革,这是很正常的,毕竟出了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嘛!而且由于那位总书记的手腕很好,当时国内所有人都很支持他的改革,他的改革也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也让整个苏联的经济开始逐渐好转起来。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苏联的春天将再一次到来的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改变了一切。

    (单位大扫除,累死了,今天还是一更,不过终于快要放假了吗?)



    周铭顺手把收音机放回到桌子上,转头对卡列琳娜说,而面对周铭的话,卡列琳娜的表情很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显然这位北俄女孩非常聪明的听懂了周铭这句话背后的的潜台词,这让她感到有些难受,因为她是那种很保守的女孩,并不放浪。

    不过难受却阻止不了卡列琳娜的决心,她只是呆愣了一会就绕过沙发主动坐到了周铭身边,将她玲珑的身子靠在周铭身上对他说:“周铭先生,我是真的有点事情要和您聊。”



    短短的一句话,周铭的语气很平淡,卡列琳娜在听到以后情绪有些低落,她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却都放弃了,只是哦了一声:“我知道你要收集现在国内外一切关于北俄的信息,我等你做完你的事情再说。”

    



    这个情况把周铭给吓了一跳,老实说周铭刚才还真没有注意,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周铭关注了一下她,但看她一直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并不打扰自己,周铭就渐渐把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了,周铭哪里会知道这姑娘怎么坐在那里不声不响的就哭起来了。

    周铭在商场上叱咤纵横,甚至面对国家领导人都毫不怯场,但面对女人的眼泪,周铭还着实感到有些头痛。

    



    卡列琳娜是靠在周铭耳边在说话,那温热的香风刺激的周铭心里痒痒的,这也是正常反应,毕竟周铭是个生理和心理都正常的男人,身旁坐着这么一个挑逗自己的北俄女郎,要是没点想法,那才出问题了。

    但周铭却并不是那种会被下半身主宰的人,并且周铭也能感觉得到卡列琳娜的身子是很僵硬的,显然她是硬着头皮在这么做的。

    



    卡列琳娜轻轻摇头,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对周铭说:“没关系,只是我想到了一些事情,和周铭先生您没关系的,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是我在周铭先生您面前太失礼了。”

    “而且……”卡列琳娜接着说道,“就像周铭先生您猜到的那样,我也的确带着一些想法过来的,周铭先生您怎样都可以。”

    



    说完卡列琳娜就很自觉的离开周铭,但还陪在周铭的身边,只是没有刚才两个人挨得那么靠近了。周铭看了她一眼,见她只是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也不挑逗自己也不干嘛的,就没说什么,开始专心的听收音机看新闻了。

    当然周铭听收音机和看电视可并不仅仅只是听和看,周铭还准备了一个专门的笔记本把自己听到的新闻全记下来,这不仅仅是怕自己忘记了,更重要的是记录在本子上,还可以更好的进行前后比对,可以很方便的找到一些事情的变化规律,很容易提前做好准备。



    周铭拍了下额头,这才想起这位北俄姑娘来找自己的事情。

    



    卡列琳娜那边也不说话了,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周铭写字的沙沙声。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周铭终于做完了自己今天的工作,当他丢下笔习惯性的想要伸一个懒腰的时候,余光突然发现了旁边的卡列琳娜。



    ,



    “卡列琳娜小姐,你这好像并不是要聊天的样子。”

    



    周铭不是不想要这个身材火辣的北俄美女,但周铭可不希望只是打一炮就完了,周铭想要的,是将她的身心全部拿来,作为男人,就是要这样霸道!

    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周铭偏头过去,然后对卡列琳娜说:“你跟我住了这么久,我的习惯你是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