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抛售卢布
    那客户经理很客气的对他说,但那人却根本不理会,只是说:“抛售,全都抛了!”

    “好的先生,不过我有必要提醒您,由于您一次性抛售的卢布数额过大,很有可能会造成市场动荡,让卢布汇率进一步下跌,最后很有可能连九百万美金都换不到,您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另外卢布的汇率在每天开市的时候会有些微微上扬,您可以在那时……”

    客户经理好心提醒他,可他却根本不领情,反而还很不耐烦的冲客户经理吼道:“我叫你全抛了,你是听不懂吗?不要故意耽误我的时间!”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这里是不能随便闹事的,如果你们这样是要被保安丢出去的!到时候我们的拳头可不长眼睛!”

    



    可是现在,这个人居然这么不在乎的全部抛售了,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好奇和惊讶呢?

    科农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科农主动拨开人群上前询问他道:“这位朋友,你为什么要这么抛售卢布,是出了什么事吗?”

    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



    科农还是微笑着说:“我明白,这也的确是你的行为,按理说是和我们没关系的,可问题在于我们都是在这里投资的,你这样抛售卢布的行为,会导致卢布持续贬值,也就是影响到了我们的利益,你觉得你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你能安心的走出这里吗?”

    科农的话让那人心头一跳,他下意识向四周看了一眼,旁边那些人也都很配合的瞪着他。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又有科农威胁他的话在前面,那人似乎有些心虚,想了一下才对科农说:“好吧,既然这样告诉你也没关系,不过有句话我得先说,我知道的也并不是太多,我也是帮别人做事的。”

    科农连连摆手说:“没关系,只要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就好。”

    那人这才点头说:“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复杂的,我的老板就告诉我说卢布在未来还会有一个更大的贬值潮流,就像证券公司第一天开市那样,所以让我以无论多低的价格,都一定要全部抛售掉。”

    这句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说出来就把所有人都给炸蒙了。

    大家都是在这里做金融的,哪能不明白他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只是让所有人不明白的是,这段时间卢布的汇率不都是很平稳的吗?怎么又突然要暴跌了?这究竟还给不给人活路了?还是他在做局?

    所有人都在这么想着,科农这个时候脑子里转的也是和大家一样的想法,不过他更关心的一点,是自己可刚刚才兑换了卢布的,如果现在跟着他换卢布,究竟划算不划算。

    可现实却并不打算给他多少考虑的时间,正当所有人都在愣神的时候,又一伙人冲进了交易大厅,和之前这一拨人一样,他们进来以后也是直接扑向柜台,冲着里面的客户经理大声道:“抛售卢布,我要把我手上的五亿卢布全部抛售掉,兑换成美金!”

    这一伙人的话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也包括科农在内,科农瞪大了眼睛,对眼前的事情感到很不可思议。

    从柜台里面客户经理的动作来看,他们的话都是真的,他们确实是要抛掉自己手上的卢布,恐怕也确实是有那么多钱。

    可这样问题就来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北俄国内明明就没发生任何事情呀!

    事出异常必有妖,从眼前的事情上,科农本能的感觉到了问题,他下意识的能感觉到一个巨大的局。

    不过科农也只是这么灵光一闪而已了,因为当抛售五亿的这拨人说完话以后,马上有人反应了过来,也三步两步的冲到柜台前面,和他们一样大喊道:“快,帮我也把我的卢布兑换成美元,要快!”

    这个人的动作仿若晴天惊雷一般,顿时让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他们也立即跟上了脚步,一个个的冲到柜台前,嚷嚷着要抛售卢布兑换美元。

    科农自然也在这个抛售卢布的大部队里,尽管之前他还有一点理智的存在,感觉这个事情有什么问题,但当他看到了整个交易大厅里的人都在奔向柜台前,要抛售卢布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想再等了,因为不管是什么问题,但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过了今天,卢布肯定要暴跌。

    确定了这个情况,科农自然管不了其他,只能先把自己手上的卢布抛售出去再说了。

    只是在科农和其他北俄人都在疯狂的抛售卢布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带起风潮的两伙人,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和其他北俄人一样,随着卢布在不断的贬值物价飞涨,科农家里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拮据,就连吃饭都要精打细算了。

    只是科农比其他人好一点的是,由于他在银行上班,能比其他人更快更容易的接受金融知识,所以他将自己的余钱投进了金融市场,利用自己在银行得到的一些内幕消息赚了不少钱,这才能让自己的日子好过起来。当然同时银行给他加的工资,也是他不必像其他北俄人一样上街变卖家产的原因所在。



    和他们一样,科农也是冲着这笔钱来的,否则现在他更应该是在银行上班才对,而不是冒险翘班来这里。要知道,在银行改制了以后就不再是国家单位了,制度也比以前紧了不少,但对科农来说不管多紧他都必须出来,因为这关系到他家里明天的面包钱呀!

    



    这句话顿时让现场一片哗然,不是因为他非常粗暴的打断了客户经理小姐的话,而是他抛的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那是两个亿的卢布呀,尽管经过前一阵的克里斯科之冬以后,卢布贬值得非常厉害,但也还不至于到厕纸的地步,还是能兑换到将近一千万美金的,就算再贬值一些也还有九百万美金,并且如果是每天早上卢布汇率上扬的时候来,运气好还能多兑换一百万美金。

    



    这天上午,科农一如既往的偷跑出来到证券公司,这里还是那么繁忙嘈杂,不计其数的人进进出出。

    科农知道,这些人都是抱着一夜暴富的念头来的,他们有些人是赚了钱的,但更多的人是在这里破了产,不过不管怎么说,有这么多资金在这么小的一块地方打转,还是让这里充满了一种病态的活力。

    



    被碰了一鼻子灰,科农并没有气馁和退缩,反而更起劲了,科农给他解释说:“在这里的这么多人大家都不认识,但是大家相互之间的资源却是能够共享的,因为大家都明白现在北俄的经济情况非常恶劣,西方国家正在侵略我们的经济,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是根本没办法与之抗衡的。”

    可对方却还是冷冷的说:“那是你们,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想抛售卢布,那是我的行为。”

    



    今天银行临时有些事情,所以科农来的比较晚,交易大厅里已经没有空位了,于是科农只好拿出一张报纸垫坐在大厅里。

    他熟练的掏出笔和本子,开始如往常一般记录今天的股价和卢布汇率的变化,好为自己接下来的投资做打算。但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急匆匆的从门口闯了进来,一路非常粗暴的推开了不少挡在路上的人,尽管这些人都是一句话没说,却吸引了整个交易大厅的注意,也打断了科农的思路。



    “先生您好,您的账户上现在是有两亿的卢布,现在卢布汇率走低,最多只能兑换到不到一千万美金,您还确定是要全部抛售吗?”

    



    大厅内很多人冲着这些人叫嚣着,都对他们这样的举动感到非常不满,不过这些人却并不买他们的账,仍然我行我素的朝里走着,一直到了一个服务窗口处,直接对着里面的客户经理大喊道:“快帮我把我账户上的卢布全部抛售兑换成美金,马上全部,多低的价格都可以!”

    这一番叫喊让所有刚才还对他们不满叫嚣的人们都愣了一下,原本在北俄政府放开了金融市场,证券公司开门以后,每个营业日来抛售卢布的人都不少,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只是接下来里面客户经理的回答,让这里的所有人再也淡定不下来了。



    ,



    科农是克里斯科的一位普通市民,他在银行上班,过着很平淡的日子,不过当整个国家的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再到今年的克里斯科之冬以后,他平淡的生活就完全被打乱了。

    



    科农没有去管他们,他直接来到了交易大厅,这里是人最集中的地方,他们或坐或站姿态各异,但惟独他们的眼睛都是一致的盯着大屏幕,一动不动。

    显然这些人他们都是买卖股票和卢布信息的,或许他们当中很多人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白这金融市场的原理,但他们却都能明白,大屏幕上跳动的数字,一上一下都是一大笔一大笔的钱,要是他们能捞到这笔钱,那恐怕是他们一辈子都花不完的,但这笔钱也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