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谁的局?
    “那他们还真是很可恶呀!不过好在我们是来解放他们了,”威廉说,“那么戴维耶,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马上回收卢布吗?把卢布的汇率再抬上来吗?”

    戴维耶却马上摇头说不:“我非但不会把汇率抬上来,我还要帮他们继续抛售卢布,让汇率继续下跌。”

    威廉一下子就明白了戴维耶的打算:“戴维耶你这是要放长线掉大鱼,你这家伙心眼太坏了,是要等他们抛售更多的卢布,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回收回来的时候再出手了。”



    这边威廉的话音才落,他手上的手机就响起来了,威廉拿起来接通电话,当他听到那边的消息时变得有些疑惑:“戴维耶,吉姆那边传来消息说刚才伊尔别多夫在证券公司露了面,不过他是要稳定卢布的。”

    



    ……

    花开两支各表一头,当这两个傲慢的美国人在这八号别墅里很豪气的指点江山的时候,在另一边的证券公司里,一个他们永远想不到的事情正在发生。

    在证券公司的交易大厅里,已经抛掉了自己全部卢布的科农还在大厅的一角,抬头看着大屏幕。



    科农在心里发出这样的呐喊,在交易大厅的大屏幕上,卢布的汇率正在持续下跌,和今天早上开市相比,才不过短短的两个小时,就已经下跌了超过百分之二十。

    “哦天啊!为什么现在不能抛售卢布了?随便多低的价格我都可以接受呀!”

    突然前面柜台那里传来了一声哀嚎,科农下意识看了一眼便没兴趣了,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了,科农知道那肯定是没有来得及抛掉手上卢布人的痛苦。

    这就是金融,如果你没有掌握第一手咨询,那么就请你第一时间跟上潮流的脚步;如果你连潮流的脚步都跟不上,那么你就只能被潮流所淘汰。

    科农很庆幸自己刚才拼命的往前挤才抛掉了手上的卢布,否则如果那时自己迟疑了一下,恐怕自己现在就也要和这些人一样,在这里哭泣呐喊却无能为力了。因为是要有买有卖才能算是一次完整的交易,现在所有人都在拼命的抛售,没有人去买,那么即使价格多低,不也一样没用吗?

    “嘿科农,原来你真的在这里!”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科农的耳朵里,吓了他一跳,他回头一看,是一位矮矮胖胖的北俄人,科农有些尴尬的说:“领导您好,我……在这里是因为有一些特殊的事情要处理,我绝没有旷工……”

    来人就是科农在银行的主管领导,科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主管领导会到这里来,不过想来恐怕领导也是因为卢布的暴跌被吸引过来的。这让科农心里感到非常烦躁,自己怎么就忘了领导也关注金融呢?不过也是很不凑巧,在这么多人的交易大厅里,领导怎么就发现了自己。

    尽管自己买卖卢布在金融市场上赚了不少钱,但一直以来的习惯,还是让科农害怕丢掉自己在银行工作的。

    不过那人却只是摆手说:“你有没有旷工这个事情我们再说,但是现在我有另一个工作要交给你,如果这个工作你做好了,你无故旷工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但你要是做不好,我就要公事公办了。”

    领导的话让科农感到菊花一紧,他很担心的说:“领导,我只是听着别人的消息才卖的卢布,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驾驭金融市场呀!而且我也只是银行的普通职员,手上并没有多少钱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帮到您!”

    “科农同志,”领导严肃的对他说,“我并不是让你收购我手上的卢布,再说就现在这个条件,你那点钱也根本没法保证能收到我的。”

    听领导这么说,科农的心里才稍稍放心了一些,可领导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他傻眼了:“我是要给你操作几亿美元的机会。”

    “操作几亿美元?领导您这是什么意思?”科农完全不明白领导是什么意思。

    “你跟我见一个人你就明白了。”

    他领导这么对他说着,随后带着科农走出交易大厅,从侧面上去了证券公司的办公室。

    “这位就是科农同志吧,欢迎你的到来。”

    一个声音响起,科农顺着声音看过去,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很是激动的拉着他的领导,想说但却又说不出话来,还是他领导最后帮他说道:“这位就是伊尔别多夫先生,是我们联合银行的董事长。”

    科农拼命的点头说:“是的伊尔别多夫先生,您是我的偶像,是我一直为之努力的骄傲,我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

    伊尔别多夫对他笑了笑:“我也很高兴今天能见到你,科农同志。”

    虽然科农明白伊尔别多夫这只是对自己客套了一下,但这句话还是让他打心底的感到了激动。

    居然是伊尔别多夫先生找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上帝啊,如果是这位先生找我做事,那么我不管怎么样也都要完成呀!

    科农这么在心底发誓,不过当他才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却突然见到伊尔别多夫转头去请示了他身边的另一个人:“周铭先生,具体要怎么做,还请您对他说吧。”

    这让科农有点傻眼了,因为在他的认识当中,伊尔别多夫不仅是联合银行的董事长,现在更是证券公司的总经理,他不应该是整个北俄最富有的人了吗?什么事情他发号施令就好了,怎么还要请示别人呢?要是这个人是姆林宫的大官还算了,可这个人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这是为什么?

    这边科农想不通,那边周铭却先开口了:“科农同志,我这里有五亿美元要交给你,而你的任务,就是去下面的交易大厅,去回收卢布。”

    科农心头一凛,他突然想起来今天的卢布下跌果然是不同寻常的,是有人在故意做局的!

    这个想法让他感到很恐惧,他本以为这是那些西方国家在做的局,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八号别墅里,一个胖胖的美国人拎着一部手机走进刀塔计划负责人戴维耶书房,兴奋的对他说。

    “嘿!威廉,我说过多少次了,在进我的书房前你要先敲门,而且要叫我戴维耶先生,现在还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你可是未来美国的财政专家。”戴维耶放下手中的书,皱着眉头说,他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接着教训道,“还有,你也该减肥了,你这个体型在以后会成为很大累赘的,要保持健康的身材。”



    戴维耶也扬起了嘴角:“一个中国人,带着一群北俄人,双方都是完全不懂金融的,却想要和我们作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诺德里曼先生对那个周铭的评价很高,那我们就姑且相信一回,多重视一下他吧。”

    



    “如果不是他们贪心,却又智商不够,这个当他们是不会上的,但有些事情只要开始了,就不是想停就停了。”

    戴维耶说,不过他随后却又想起了什么,很不满的对威廉说:“威廉,要我对你说几次你才会明白?要叫我戴维耶先生!”

    



    那个叫威廉的美国人两手一摊,无奈道:“好吧我的戴维耶先生,每次来您都要教训我,我只是想自由一点罢了。”

    说到这里,威廉见戴维耶的眉头又皱起来了,马上改口说:“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北俄这边的事不是吗?”

    



    科农的双拳紧握,一张白脸涨的通红,他的心情显然非常激动。

    下跌,请继续不要回头的下跌!

    



    戴维耶嘴上这样说着,不过他手上却又端起了之前放下的书本,接着对威廉说:“威廉你告诉吉姆那边,要密切注意交易大厅的情况,如果周铭他们接下来有什么动静,马上要告诉我。”

    “他们还能有什么动静?无非就是跟着我们屁股后面打转,我们做什么他们就跟着做什么了,就凭这些人还能翻起什么花样?”威廉耸肩很不屑的对戴维耶说。



    “不是我早就知道了,而是这些人就只会玩这种手段了。”戴维耶轻蔑的说,“他们明面上想要抛出消息来维持卢布的信誉,但暗地里却在拼命的抛售卢布,为的就是能让他们自己在这一次卢布下跌的时候捞取最大的利益。这是这种卖国官僚的惯用手段了,用宣传让别人往前冲,他们自己躲在后面,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

    



    戴维耶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那结果呢?是不是卢布下跌的更厉害了?而且还有很大一笔资金继续在抛售卢布?”

    “是这样的,怎么戴维耶你早就知道了吗?”威廉点头说。



    ,



    “哈哈!戴维耶,证券公司那边的进展非常顺利,吉姆那边只抛售了五亿卢布,就在交易大厅带动了新的抛售热潮,刚才在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据说已经又有几亿卢布被抛售,现在交易大厅全是抛售卢布的人,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最多不超过三天,卢布就又能贬值超过百分之三十。 ”

    



    戴维耶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这个我行我素的威廉毫无办法:“那周铭和北俄商人那边有什么动静了?”

    “目前还没有,不过估计也是我们这边发动的太突然了,他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开始跟风抛售卢布的时候,就已经要掉进戴维耶……先生您的圈套里面啦!”威廉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