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过亿的小本生意
    也正是这些原因,周铭才决定先安顿市场,在他的一味坚持下,钱处长给他拿来了喇叭,周铭拿着喇叭跳上了门口还没来得及拆掉的高台,然后对里面喊话道:“请大家安静一下,我就是经营这批日用品的商人,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切尔夫市场绝不会关闭,只要大家都能遵守秩序正常交易!”

    这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但从周铭的嘴里说出来,就仿佛有了魔力一般,让整个市场都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愣愣的抬头看着高台上的周铭。

    “真的不会关闭?这里的一切交易都是合法的吗?”



    “有些事情不管多难都必须要有人去做。”周铭对钱处长说,“请钱处长帮我拿个喇叭过来吧。”

    



    “周铭先生这太神奇了,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我了解情况,我一定会认为这些人都是您请的临时演员了!”

    钱处长惊呼出声,他看向周铭的眼神里满是崇拜和不可思议,他也不能不惊讶,实在周铭并没有说什么,他想不通这些人怎么就淡定下来了。

    对此周铭则说:“其实很多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有时候人们所需要的只是一句让自己做出决定的肯定,并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语言。”



    在切尔夫市场门口的车上,尼古拉维奇对自己的办公厅主任卡西亚说,然后也不等卡西亚有所表示,他就率先走下了车。

    卡西亚能听出尼古拉维奇话语当中的叹息,作为尼古拉维奇的办公厅主任,卡西亚很明白其实刚才切尔夫市场的混乱,也确实和这位北俄总统有很大关系,否则刚才他就该让警察进去制止骚乱了,而不是等着周铭出来站到高台上对这些人做演讲。

    毕竟来说,周铭现在的底牌,就是利用切尔夫市场的日用品交易,为他聚拢卢布,那么只要这个市场乱掉了,不就没事了吗?

    只不过尼古拉维奇是北俄总统,有些事情不好明目张胆,否则把周铭逼急了,他手上又掌握着这么大笔的卢布,要制造点什么事情就太容易了,尼古拉维奇不能不为这个国家的稳定着想。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尼古拉维奇要给周铭来个下马威还是没问题的,所以他才会坐视切尔夫市场的大乱不管。

    可他却没想到,周铭只是拿着喇叭上台几句演讲,就把混乱给压下去了。

    卡西亚跟着尼古拉维奇朝市场内走去,警察在旁边围出了警戒线,保护着总统先生向前,那边周铭也走了过来,周铭被放进来,主动和尼古拉维奇握手道:“欢迎总统先生来切尔夫市场视察!”

    周铭的表现非常热情,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刚刚才被这位总统先生坑了一把的样子。

    尼古拉维奇也说:“周铭先生太客气了,周铭先生是跨国的大商人,知道我们这里日用品短缺,这一次又为北俄运来这么大批商品,是我们北俄人得感谢周铭先生才对。”

    周铭摆摆手说了一句举手之劳,尼古拉维奇马上接着说:“不过切尔夫市场这里的条件着实是太差了,并且地方又很小,周铭先生你要销售这么多东西,一个市场肯定不够,我建议周铭先生能多进入几个市场,这样会比较稳妥,我身为北俄总统,在这方面可以给周铭先生特批。”

    尼古拉维奇这句话说出来惊呆了包括李成和童刚在内的所有人,就连周铭也没想到这位北俄总统先生居然这么开门见山,一点客套都不带说的,直接上来就直入主题。

    当然他们还诧异尼古拉维奇这样身份的人也会玩这种小把戏,至于他会这么说,简单来说就是要分散周铭的资金流入,毕竟要是周铭的货到了其他地方,那卖掉的卢布可就不会全到周铭手上了,只要周铭不掌握资金,那么尼古拉维奇就有了反制的方法。

    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周铭哪会上这种小当,他马上点头说:“这当然没问题,我是个商人,肯定希望自己的东西卖的越多越好。”

    随后周铭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尼古拉维奇先生,我相信您肯定也知道去年港城股灾的事情,而我背后的支持者就是港城的财团。”

    周铭说着把跟在自己身旁的李成和童刚都介绍给了尼古拉维奇,继续说:“在那次股灾中我们港城损失惨重,就是到现在也没有回复元气,这一次能运来这么多日用品也是很不容易了,所以要把我的东西放到其他人那里去也可以,只是我需要提前结账,才能保证自己资金的充足。”

    说到最后,周铭还故意叹口气说:“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讲究的就是快进快出,所以希望总统先生您能理解。”

    周铭的答案听得尼古拉维奇直想跳脚骂人,因为周铭这么说显然就是摆出了一副财迷的嘴脸,什么小本生意?要你这进出几千万上亿卢布的生意都是小本生意,那哪里还有什么大本生意了?

    不过面对周铭这副嘴脸,尼古拉维奇还真没办法,毕竟你总不能强迫别人欠账吧?

    尼古拉维奇想了一下对他说:“周铭先生你这么说就是要拒绝扩大市场的机会了。”

    周铭摇头说:“只要我卖的东西是这里稀缺的,那么不管我在哪里,有几个市场在出售,结果都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他看着尼古拉维奇犹豫的表情说:“总统先生,我觉得您还是尽快做出决定的好,因为明天有美国人会来一号酒店找我谈事情,很有可能就是谈这个小本生意和市场的问题。”

    这一句话让尼古拉维奇再也淡定不下来了,因为周铭所说的那个美国人身份,不用猜也能明白。



    钱处长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秘书问他道,得到了肯定答案的他心里无限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一种置身神话世界的感觉,他不明白难道这周铭真就有这么神奇,说什么就能做到什么吗?他不敢去看周铭,因为他感觉这个事情本身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如果周铭说什么,他都无言以对。

    不过钱处长这么想显然是多余的了,因为周铭才不会把脑筋浪费在这上面,这位钱处长不管多打脸,周铭也没兴趣在这上面嘲讽他什么,其实周铭自己也没想到尼古拉维奇会来的这么及时。



    这就是周铭出来时所看到的场面,他当时就皱起了眉头,转头对钱处长说:“钱处长,市场这样子可做不了生意,管理处必须想办法把市场稳定下来。”

    



    突然下面有人这么愣愣的问,这个问题代表了下面所有北俄人的心声,周铭对此则回答说:“当然合法当然不会关闭!”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出口,下面的北俄人都陷入了沉默,不过这个沉默是短暂的,很快当有第一个人走向商铺继续购买商品以后,其他人就很快跟上了,几分钟以后,市场就再一次恢复了交易,尽管所有人都还有些战战兢兢,但比起刚才的恐慌,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好了。

    



    “好了,既然咱们的总统先生都来了,那么我们总不能真的摆那么大的架子,非要在这里等着他上门,我们也出去迎接他吧。”

    周铭这句话听起来像是询问,但实际上却已经是做了决定,他说完就先起身,然后带着李成童刚和钱处长一起走出了管理处的三层小楼。

    



    周铭说完就把喇叭丢还给钱处长然后转身走下了高台,只留下钱处长在台上不知所措。

    “这位周铭先生不愧是能做出这些事情的人,老伙计,看来我们和他面对面的交流是不可避免的了。”

    



    “周铭先生,您这个要求恐怕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呀!”钱处长说,眼神还有意无意的瞟向外面。

    周铭明白他的意思,首先是现在市场里这个情况确实太过混乱了,而在另一边,外面的那些警车却只是停在市场门口,根本没有进来的意思。那些警察不论是要保证总统的安全还是别的原因,连他们都管不了,他这管理处才几个人,怎么能制止得了这个场面的混乱呢?只怕过去就要被这混乱的人群给冲垮了。



    事情的轻重缓急,周铭还是能分清楚的,并且更重要的是,切尔夫市场的混乱,说不定就是尼古拉维奇更愿意看到的。

    



    周铭的这个要求让钱处长愣了一下,他试探着对周铭说:“周铭先生,现在总统先生就在外面,我们要不要先去见了总统先生再说?”

    对于钱处长的这个建议,周铭根本不予理会,这并不是周铭高傲,而是他这个建议根本不具备任何建设性,因为在周铭看来,目前他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切尔夫市场,有了这个市场,周铭才能利用日用品的销售为自己聚敛卢布,尼古拉维奇这位北俄总统,才会主动找上门来拜访。



    ,



    “你说什么?你说外面会有那些警笛声都是因为总统先生来了缘故吗?”

    



    来到外面,整个切尔夫市场也由于很多警车的到来而变得骚乱,无数来这里买东西的北俄人,他们高喊着“市场要被查封了,警察过来抓人了,这里的商品都是走私进来的,那些卖东西的中国人都是强盗”之类的话,如同没头苍蝇般四下逃散着。

    场面一片混乱,在这样的混乱中,有的女人被人吃了豆腐,有人的东西被人抢走了,还有些和大家走散了的小孩,就坐在路边大声的啼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