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废话连篇
    尼古拉维奇点了点头,然后对大家说:“周铭先生刚才我已经和大家都介绍过了,今天我请周铭先生过来,就是要商量关于新卢布的事情。”

    尼古拉维奇这一席话说出,让所有人顿时都朝周铭投去了惊讶的目光,尽管他们早就知道今天谈发行新卢布的事情,尼古拉维奇会请一位外人来列席会议,也知道这个人是个年轻的中国人,更是掌握了旧卢布的巨富。可知道和亲眼见到始终是概念不同的两码事,因此他们还是第一时间感到了惊讶。

    如果周铭是一位美籍华人,或者是港城出身的经济学教授,最不济他是一位五六十岁的商人,这都能让人容易接受一些,可周铭现在这么一位出身中国内地的年轻人,这实在很难让人信服。



    会议室里摆放着一条长桌,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端坐在正上方,其他人则分别坐在两侧,周铭他们来到北俄以后对这边的权力构架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些就是现在北俄政府的高官,包括总理和内务部长在内的所有政府实权的高官基本都在这里了。不过就算不知道,单看那位他们曾见过的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都只能坐在下面,其他能坐在他前面的人,身份就可想而知了。

    



    随后尼古拉维奇请周铭坐下,这位北俄的传奇总统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想必你已经知道今天来这里参加会议的内容了,而且你也是非常精明的中国商人,那我也就不再做过多的重复了。”

    一番客套以后,尼古拉维奇直入主题说:“现在北俄的经济形势周铭先生你是知道的,自从资本市场开放以来,卢布的汇率呈直线下降的态势,并且随着卢布的贬值,也给国内经济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所以为了挽救北俄经济,我们决定废除过去的旧卢布,发行一种新卢布,不知道周铭先生有什么看法没有?”

    “这是你们北俄的经济政策,我没有任何意见,我也很支持新卢布的发行。”周铭说。



    就连尼古拉维奇也很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因为周铭的一句支持,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因为废除旧卢布发行新卢布,这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政策更换,其中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经济问题,一点没有处理好,很有可能就会造成全国性质的经济崩溃,这不是任何一个政府所希望看到的,所以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的处理,想当初新中国建国以后的货币更替,就不会持续好几年才完成了。

    现在北俄的情况也是一样,尽管旧卢布的体系已经不行了,全国经济也很差劲,但终归还没有到那种彻底混乱要重新洗牌的境地,尼古拉维奇也希望新卢布的发行能平稳度过。

    正由于这个原因,他才会邀请周铭过来,就是想听听周铭的看法,可谁知周铭却丢出了这么一句支持的话。

    尼古拉维奇想了一下说:“看来周铭先生对旧卢布也很不看好了,不过周铭先生也看到了,旧卢布因为物价上涨以及经济问题还有其他各种原因的关系,已经贬值非常严重了,既然要发行新卢布,肯定要扭转这个局面,那么不知道周铭先生对新卢布的汇率,有怎样的看法呢?”

    周铭哦了一声:“汇率呀,其实汇率这个东西说到底就是一种货币的价值量,由于各种货币之间不同价值量的对比才有了汇率。”

    “简单来说,在过去的金本位制度下,黄金才是最基础和通用的货币,那么两个实行金本位制度的国家的货币单位可以根据它们各自的含金量多少来确定他们之间的比价,这就是汇率。”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当然那是过去金属货币的做法,现在都是纸币了,但实际情况还是一样,各国发行纸币作为金属货币的代表,参照过去的做法,以法令规定纸币的含金量,这个含金量就是汇率,不过相比过去的做法,纸币虚拟很多,这个汇率就没有那么稳定了。”

    “尤其是在市场环境下,这个汇率会随着经济发展的变化,或者是银行利率以及所在国家政治变动的情况发生变化,所以汇率的确定又是必须要慎重的。”

    周铭继续说道:“因为货币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体现,如果汇率定高了,而本国又没有这么强大的经济实力,那么就会造成日后的汇率崩溃;相反把汇率定低了也是一样,会造成本国资源的廉价流失,还有很多更麻烦的事情。”

    “北俄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他继承了原苏联的全部,是世界上最不能被忽视的力量之一,要发行新卢布,这个汇率的制定就得慎之又慎了。”周铭最后说。



    姆林宫坐落在北俄首都克里斯科最中心的山岗之上,是世界上保存最为完好的宫殿群落之一,也是几百年来历代皇族加冕和举行成人仪式的地方,现在更是领袖办公和生活的地方,就连新闻联播在提到北俄政策的时候,也会冠以姆林宫的名头,这里的影响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一辆非常普通的伏尔加汽车缓缓驶过红场开进这座象征着权力的姆林宫,周铭和李成童刚就坐在车上。



    “周铭先生,还有李成先生和童刚先生,总统先生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你们了,还请你们跟着我上去。”

    



    由于周铭是总统尼古拉维奇请来的,而且周铭掌握了卢布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些北俄高官尽管表面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在眼神里,却总还是不自觉的带上了怀疑的神色。

    面对这些眼神,周铭并不在意,因为对他来说,你们的相信与否,和我并没有关系,我又不是真的给你们当参谋,帮你们解决经济问题来了,我要的就只是赚钱,仅此而已。

    



    在车上,卡列琳娜很自觉的担当起了导游的职责,给周铭他们介绍道:“其实姆林宫和中国也是有很大渊源的,那是在几百年前,最为强盛的蒙古帝国远征欧洲,军队到达克里斯科这里,看见了姆林宫,就称呼这里为难以攻打的堡垒,因此姆林宫到现在都有着内城和堡垒的意思。”

    几百年前的传说谁也无法分辨真假,不过卡列琳娜作为曾经苏联高官的孙女,她的消息自然是要比其他人准确许多的。

    



    对于周铭给出的这个答案,在场的北俄高官都在不住的轻轻摇头,原本在尼古拉维奇询问周铭的时候,这些官员都对这位总统先生特意请来的中国人抱有期待,不管他从哪里来,年纪怎么样,他利用日用品销售掌握卢布的行为还是很让人惊诧的,所以大家都想听听他的高论,但谁知他就给了这么一句废话一般的答案。

    当时就有人在心里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这些中国人都是只会拍马屁的家伙吗?要你过来是让你提意见,不是让你随从的!

    



    一位秘书人员在门口等着周铭他们,在见到了他们以后,嘱咐了他们这一句,然后带着他们上了楼,周铭和李成童刚跟着他走进去,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个会议室门口,告诉他们总统先生正在里面开会,周铭点点头推开门走进去,里面的情况就让他们一下紧张起来。

    当然这个紧张并不是说会议室里埋伏了一个特种部队,等他们走进去以后就要机枪扫射把他们打成蜂窝煤,从**上消灭这些侵略北俄经济的罪犯,而是里面坐满了北俄共和国的高官。



    有了周铭的开场,童刚和李成就也都不紧张了,也都轻车熟路的和与会的北俄高官们打招呼。

    



    从这些人的身份来看,今天这个会议的重要性可想而知,那么在这样一个有如此多政府大员参加的会议当中,他们一群外人过来,怎么能不紧张呢?

    好在周铭曾经进去过中南海,对这样的情况有了抗体,因此他是最先舒缓过来的,他对尼古拉维奇说:“总统先生还有各位先生们大家好,很抱歉打扰各位了,我是周铭受邀来参加这次会议的,这两位是港城著名商人港城航运集团主席童刚先生,和长河实业董事长李成先生,很高兴见到大家。”



    ,



    每一个国家都有一个权力中心的代名词,像美国的白宫、英国的唐宁街十号、法国的爱丽舍宫和中南海等等,有些名气很大出镜率很高,有些则相对知名度较低,而在北俄这里,他的权力中心就是世人皆知的姆林宫。

    



    和中南海一样,姆林宫里面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威严和规矩,周铭他们的伏尔加只能开到门口塔楼那里,然后他们就必须下车,换乘姆林宫指定的车辆,到达他们所要去的地方。说到底这也是为了国家元首的安全考虑,尽管要是真的有别有用心之辈,真的带了大威力炸弹,一样能把整个姆林宫给炸上天去。

    在验明了身份以后,周铭他们被带到了一座很有中世纪拜占庭古典韵味的大楼前,根据卡列琳娜的介绍,这里是原苏联高官们的办公和平时休息的场所,是姆林宫内真正的权力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