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精确到个位数的汇率
    尼古拉维奇的话到这里就没有下文了,周铭轻轻的摇头说:“总统先生,您千万别怪我这个人说话直,您和您的班子还真是吝啬的很那,又想要定下确凿的新卢布汇率,还不想把现在国内的真实情况给别人看,我真是不明白你们究竟在怕什么。”

    周铭这一席话显然戳到了这些北俄官员的心坎上了,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首先站起来指着周铭的鼻子说:“周铭先生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辞!这里是姆林宫,不是可以让你胡说八道的地方,请你在总统先生面前保持对总统先生的足够尊重!”

    有了卡西亚率先跳出来维护尼古拉维奇的尊严,其他北俄高官就也都一个个对周铭表示不满起来,只是相比卡西亚,他们的话语相对更委婉一些。



    “看来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了,不知道就可以乱说一气?”

    



    面对整个会议室内的冷嘲热讽,周铭却仍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他慢悠悠的说:“既然总统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说了,按照我的计算,我建议新卢布兑美元的汇率最好是在327比1上,也就是327卢布兑换1美元,当然具体还可以上调或者下降,毕竟在市场环境下,汇率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周铭接着说:“我知道这个汇率有些偏低,但也是因为目前北俄国内的经济情况正处在一个下滑阶段,货币略略的贬值,会有利于刺激贸易增长,刺激本国经济的发展,更利于经济复苏,不知道总统先生意下如何?”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整个会议室里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包括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在内的所有北俄高官都非常惊讶的看着周铭,满脸的不可置信。



    周铭无谓的耸耸肩回答说:“就是依靠那些在你们眼中很没有实际意义,在任何经济学院都能听到的废话论调了。”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顿时感觉自己的脸上挨了一巴掌,不过好在今天能坐在这里的都是养气功夫深厚的高级官员,否则这些人都会为自己刚才对周铭的轻蔑和嘲讽感到脸红,恨不能当场找个地缝钻下去。

    原因很简单,当然不是周铭说错了,而是他说的太准确了。

    今天的这次经济会议就是围绕着新卢布汇率展开的,而在周铭过来之前,会议其实已经开始了,在之前的会议上,北俄总理也已经把财政部门的计算结果通报给了所有人听,而这个结果,就是周铭所说的327比1,一卢布不多,也一卢布不少。

    如果周铭笼统的说是三百多比一,那么还可以说他完全是巧合,但现在周铭已经精确的说到个位数上了,这就很难用巧合来解释了。

    要知道,总理报出的这个数字,是财政部门多少经济官员,在会同了统计部门的数据以后,经过连夜的奋战推算出来的,或许这个数字还不完善,也不一定会作为最终数据,但却已经是最科学的数据了,可是现在却被周铭一语道破,这如何不让人惊讶呢?

    他们简直没办法理解,这周铭是怎么算出这个数字的?这里面可有很多是只有北俄政府内部才知道的数据呀!

    仿佛是猜到了所有人的想法一般,周铭这时又说道:“你们也不用怀疑我什么,我只是一个外来的中国人,我不可能知道你们政府内部的那些数据,不过我却是实实在在和所有北俄人做生意的,或许那些只是日用品你们看不上,但却是实实在在掌握最精确的数据,尤其是在国民购买力这一块上,我比你们都要清楚。”

    “除此之外,我和童主席李董他们在证券公司开市的第一天就进入投资了,之前卢布汇率的下跌,也有我的一点助力。”

    周铭说:“从资本市场到实业经营,我都参与了,所以我就能从这些活动当中推算出这个国家的真实样子。”

    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震撼了,他的办公厅主任卡西亚震撼了,总理和其他在座的所有北俄高级官员在这一刻全都为周铭的话深深震撼了!

    ohmygad!

    这是所有人此时心里唯一还能想到的语句,在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用这句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原因无他,这实在是周铭太妖孽了。

    通过日用品的销售和资本市场的走向推断一个国家的真实情况,这不是不可能,但其中的变数就太大太难掌握了,毕竟每一笔交易都有可能是随机的,还有国家故意引导的结果,要是周铭事先告诉他们可以这样推算新卢布汇率,他们一定会笑话他是在天方夜谭,可现在他们就只能膜拜了。

    难道这个中国人,是长了一个超越爱因斯坦的脑袋吗?否则他怎么就能算出这么诡异的东西呢?

    所有人都因此感觉凌乱了,甚至都有人偷偷在掐自己,想让自己从这个不可思议到荒诞的梦里清醒过来,但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

    看着所有人被自己震惊的画面,周铭嘴角上扬,暗地里松了口气,因为自己之所以能说出这个汇率来,不是因为自己的计算能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自己知道。

    (发红包预告:元宵节发红包!明天会先发一点,元宵节再发多点,欢迎大家都来抢红包呀!小方片在这里祝大家新春大吉喜气洋洋!)



    尼古拉维奇的话才说完,周铭就马上问他道:“怎么总统先生您认为我说的都是废话吗?”

    尼古拉维奇笑了:“周铭先生说的都是关于货币汇率方面的基本常识,是构成金融的基础,不过放在现在来说,却很不合时宜。”



    尼古拉维奇对他伸手示意说:“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童刚先生有什么辩解呢?”

    



    “如果是其他人有这个要求,我想我们还是会考虑一下的,只是周铭先生你就算了吧,相比那些彼得格勒大学都能听到的论调,我们更希望能听到一些更加有实际意义的东西,否则我们不管给出怎样实际的经济数字,都没有任何作用,不知道周铭先生你自己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呢?”

    最后尼古拉维奇自己也站出来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请你过来是看在你很有能力的份上,真心想听听你的看法,可你现在这样却太让我失望了。”

    



    尼古拉维奇的话说的非常委婉,但其中的含义却是不言而喻的,他认为周铭就是在废话连篇,而除了尼古拉维奇,其他坐在这里的北俄官员也都对周铭露出了非常不屑和轻视的表情,显然他们也都认为周铭这个时候说这番话根本是没点水平的。

    在这些北俄官员们看来,他们最初的看法果然没错,这中国人就是中国人,他在经济上的造诣也就这样了,虽然他们能创造一些奇迹,这个周铭利用日用品掌握卢布的手法也非常厉害,但那不过就是他的运气好,瞎猫碰上的死耗子罢了,真要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没辙,只能说这些废话来敷衍了。

    



    看着所有人那惊讶的表情,周铭倒也不急着说话,就只是双手撑着桌子,等着他们回神过来。

    在座的都是北俄权力中心的官员,都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所以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大家就都回神过来了,尼古拉维奇问周铭:“周铭先生你是怎么得出这个汇率的?”

    



    一句辩解,就直接给童刚还没开口的话定下了基调,童刚也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对尼古拉维奇说:“我明白总统先生今天请我们过来的目的,其实我们也非常希望新卢布能够尽快发行,但是有一点,任何汇率都是有一定的计算方式的,比方说外汇储备情况和国内的经济发展情况,还有国民购买力这些。”

    “这些由于国家的保密性,不论是我还是周铭,我们都是不知道的,那么在缺少条件的前提下,总统先生直接让我们谈汇率,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强人所难了一些呢?”童刚反问尼古拉维奇。



    听到周铭的话,尼古拉维奇又笑了,他对周铭说:“看来周铭先生不愧是来自中国的著名商人,对这些信息的收集,还是很到位的。”

    



    尼古拉维奇先是默默的点头为自己的话语定下了基调,然后才接着说道:“不过这也是我疏忽了,既然周铭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可以批准他翻阅一些最基本的档案资料……”

    尼古拉维奇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却先说道:“现在北俄共和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是两万亿美元,黄金和外汇储备大约是在一千亿美元,如果只是外面报纸上都能见到的内容,我想总统先生就不必再拿给我看了。”



    ,



    周铭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当然不是周铭自己说不下去了,而是有人实在听不下去了,尼古拉维奇对他说:“周铭先生,我想这些道理你就不用再说了,因为既然我们今天在这里是要讨论新卢布的发行,那么这些关于卢布汇率的相关情况我们都是了解的。”

    



    “看来周铭先生有些事情还是不明白呀,”尼古拉维奇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尽快算出新卢布的价值,并定下汇率,而不是听你讲这些在所有经济学院都能听到的大道理。”

    这个时候童刚站出来对尼古拉维奇说:“总统先生您好,我是港城航运集团的主席我叫童刚,不知道我能否说两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