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不愧周铭先生
    对于童刚的夸赞,周铭其实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因为他所说的这番话根本就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因为自己的祖国大陆,现在不也处在这个阶段吗?

    由于长时间没有资本体制,在猛然打开了资本体制的大门,人们就根本不懂所谓资本金融是个什么东西。

    国库券就是一个很浅显的例子,国库券是周铭发家的第一桶金,而这个国库券实际就是国债,通俗点讲就是国家管普通人借的钱,到期了是要连本带利一起还的。



    周铭笑着说:“童主席,其实也不是我多么了解,而是事实就是如此,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克里斯科几百万人口,只要每个人手上握有一万旧卢布就是上百亿的数目,这么多人这么多钱,要强制在三天内完成兑换,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故事嘛!”

    



    “那么也就是说不管是科农先生你还是你的亲戚朋友手上,都还有很多旧卢布了?”

    周铭问,其实周铭问的这是一句废话,因为不管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刚才科农的说法,都已经很明确的证明了这一点。

    科农很积极的点头说是,他的表现是有些让人惊讶的,不过其实也是正常的。由于刚才周铭和童刚都是在用中文交流,那个漂亮到让人迷醉的翻译小姐也没有翻译,所以科农听不懂,但从那个中国人的反应来看,肯定是周铭先生说了什么了不起的话。



    “那科农先生你想不想花掉你手上没来得及兑换掉的旧卢布?”周铭问。

    科农马上回答:“当然想,我做梦都想,要不然现在旧卢布都已经作废了我留在手上也再没用了啊,周铭先生,这就是我这次任务的报酬吗?”

    周铭却说:“不,这正是我想要交给你的任务。”

    这个答案显然出乎了科农的意料,他先是一愣,然后猛的反应了过来问:“周铭先生,您是说您想要回收所有没有来得及兑换的旧卢布吗?”

    周铭笑着摇头说:“科农先生你可是太抬举我了,我可不是你们的董事长,我只是一个中国商人,手底下可没有一个银行,这么大的事情我没有能力做的来的。”

    周铭的话让旁边的联合银行董事长伊尔别多夫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因为在他看来周铭的确手底下没有一个银行,可他的敛财能力,可并不比任何银行要弱,更不用说接下来周铭所要做的事情,会有机会掌握比银行还要多的钱了,而且还是北俄政府想方设法阻止周铭掌握的新卢布。

    “我的意思就是希望科农先生你能帮我把切尔夫市场仍然能使用旧卢布的消息,传遍整个克里斯科。”周铭说。

    “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说现在切尔夫市场还能使用已经作废了的旧卢布买东西吗?”科农瞪着一双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周铭问。

    周铭点头说:“当然,我说的话难道你还不相信吗?”

    “不是的周铭先生,我当然相信您,只是现在旧卢布不是已经作废了吗?为什么您还承认旧卢布的价值呢?”科农感到很不可思议的问周铭。

    周铭叹了口气说:“我在克里斯科这里做生意,北俄人民都很支持我,我们中国人都是很有良心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周铭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在很鄙视自己的,因为周铭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圣母,也不是什么大慈善家,自己并不是来拯救北俄人民的,自己只是想借机掌握更多的新卢布罢了。动机猥琐,嘴上却还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周铭感觉自己也真是堕落了。

    不过周铭是这么想的,但他那话配合着他的表情却让科农感动了一个五体投地。

    科农看着周铭,眼泪不由自主的就从眼眶里流出来了,他的身体激动到止不住的颤抖,最后起身退开两步,向着周铭跪了下来,整个人就如同最虔诚的信徒一般匍匐在周铭面前,并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真是我们北俄的救世主,我代表所有的北俄人感谢您!”

    科农是真的敬佩周铭了,因为之前当他听到旧卢布彻底作废的消息时,他整个人都绝望了,因为不仅自己手上还有一些旧卢布,自己在证券公司里还有更多的旧卢布没有取出来,如果旧卢布真的作废了,那自己的那些钱就真的成了废纸,再不是什么财富了。

    并且不仅是自己,还有其他几百万的克里斯科市民,他们辛辛苦苦一辈子,也都要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可这个时候,当科农感觉自己都已经被中央政府和总统先生给抛弃了的时候,当整个北俄共和国都不接受旧卢布的时候,周铭的切尔夫市场,却仍然还接受旧卢布,这如何能不让科农感动呢?

    周铭伸手过去扶起科农说:“科农先生,我说了我是个商人,你也不用代表谁感谢我,你也只需要帮我把消息传递到位就行了。”

    科农抬头看着周铭,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和坚定,他说:“周铭先生您请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

    周铭拍拍科农的肩膀微笑道:“我相信你。”



    对于科农的回答无论是周铭还是伊尔别多夫他们都不感到任何惊讶,因为外面在街道上游荡的北俄人就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但周铭的问题显然不仅于此,他接着问科农:“可是据我所知,北俄政府发行新卢布是因为旧卢布的市场价值已经崩溃了,新卢布的汇率相比旧卢布,还是很高的,如果能保持下去的话,说不定是能稳住物价的,你们北俄国内的经济专家们也都在为新卢布的发行一致叫好。”



    “卢布不就是钱吗?能有什么区别?而且我也不是信任或者不信任新卢布的问题,是我的亲戚朋友们大都没有办法接触到新卢布,”科农愣愣的说,然后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就算接触到又能怎么样?之前的私有化证券不是也很红火吗?最后不也是成了一张张废纸,说不定这次又是一次私有化证券。”

    



    这在后世是大家都能明白的道理,但是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却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却始终认为国库券不能流通,顶多就是支援国家建设的凭证,是没有用处的东西。所以他们宁愿拿国库券去糊窗户,去拿出来论斤卖,都不知道到期以后拿去银行换钱。

    现在北俄的情况也是一样,北俄政府宣布更换卢布,别说北俄政府规定的兑换地点少,根本兑换不过来,就算兑换的过来,大多数北俄人也都只会认为旧卢布作废,根本不会想到新卢布的事情。

    



    “周铭先生,我看过报纸了,我知道您说的事情,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并不知道什么市场价值什么汇率,我只知道由于新卢布的发行让我们手上原本拥有的财富,全都变成了废纸!”科农说。

    这时周铭旁边的另一位中国人开口问科农:“你说发行新卢布是让你们的财富变成了废纸?很抱歉,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们都不能去兑换吗?”

    



    周铭先生不愧是那个能拿出五亿卢布的周铭先生呀!

    科农这么在心里感慨着,他并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他心里的情绪很自然的反应在了脸上,只是科农这时还想不到,他此时还只是感慨,周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激动到了崇拜的地步。

    



    在得到了科农的答案以后,周铭对那个中国人说:“童主席,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

    那个问话的中国人就是童刚,他此时是一脸非常惊讶和诧异的表情,听到周铭的话他很叹服的说:“还是周铭小兄弟你能深入了解北俄这边的国情民情呀!”



    面对周铭这番话,童刚震撼了,他或许到现在还难以理解这个道理,但眼下的现实却很好的证明了这一切,并且作为豪门的他,也并没有那么多无谓的纠结,只要最后能有自己想要的结果就行。所以他敬佩的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小兄弟的眼光果然透彻!”

    



    “至于这些北俄人的了解,那就更简单了,”周铭又说,“北俄这边离开金融和资本体系已经七十多年了,或许一些眼光超前或者是残留着过去记忆的北俄人还能记得资本市场的作用,但这毕竟是极少数,对于绝大多数北俄人来说,他们是根本不明白什么叫金融什么叫证券,更不明白一种货币背后的含义。”

    “很多在港城和西方国家看来是很普通,应该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但在这里就是他们转不过来弯的脑筋。”周铭最后说。



    ,



    (鞠躬感谢“艾v儿pp”和“你有点晕”的月票支持!)

    



    “当然可以兑换,可是每个人都有兑换限额,而且兑换的地点就那么多,我每天都还要在单位上班,哪里有时间去兑换呢?”科农非常无奈的说,他小心看了伊尔别多夫一眼,然后接着说,“我也试着旷工去兑换,可结果我根本排不到队,兑换的队伍都能排到世界末日那天去,我哪有兑换的机会呢?”

    “那你知道新卢布和旧卢布的区别吗?你和你的亲戚朋友是不是都非常不信任新卢布?”那中国人又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