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货源不足的问题
    听完麦塔的解释尼古拉维奇已经目瞪口呆:“股份还能这么玩的吗?这些中国人也太卑鄙了,居然用旧卢布当诱饵,诱骗人们花费新卢布购买他们的股份。”

    “只要能获利,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那些中国人之所以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也就是因为有太多的旧卢布还残留在人们手上,由于被废除的关系,所有人都希望能尽快花掉,这才给了可趁之机。”麦塔说。

    尼古拉维奇拧着眉头说:“如果让他们继续这样发展下去,这个所谓的切尔夫市场管理公司会因为股份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大,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新卢布流向那些中国人的腰包,到了最后他们也会越来越难以管理,甚至会威胁整个克里斯科的政治经济平衡的,或许也包括刀塔计划。”



    尽管尼古拉维奇事先已经得知了消息,毕竟科农带着那么浩浩荡荡几千人的队伍在格勒大街上行走,不可能不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消息因此就传到了尼古拉维奇这里。

    



    “骗局?”尼古拉维奇惊奇的问,“麦塔先生您为什么会说这是一个骗局呢?”

    “很简单,我不知道总统先生您是否还记得,当初这些中国人从彼得格勒运进来多少货品?”麦塔不答反问。

    这个问题尼古拉维奇并没有回答,不是因为他忘记了,而是他明白了麦塔的意思。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周铭那些中国人究竟有多少商品可以供给整个克里斯科呢?

    根据尼古拉维奇的记忆,似乎自从第一次运了一万多吨的货物来以后,周铭就再也没从哪里运过货来,而他在切尔夫市场的贸易却已经持续大半个月了,并且还有很长时间都是处在一个被抢购的状态。

    一万多吨货物,听起来是很多的,但要放在这个几百万人口的克里斯科,就很不值一提了。

    这么长时间周铭都没有补充货源,一直在吃老本,他的生意又能维持多久呢?而一旦他的货源断了,那么他卖股份的行为,岂不就成了一个骗局?

    想到这里,尼古拉维奇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故作遗憾的摇头说:“这些中国人真是太可恶了,他们居然会使出这种花招来欺骗我们的人民,身为北俄总统,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尼古拉维奇又对麦塔说:“非常感谢麦塔先生对这种事情的举报,我会派人严密监视那边情况的,一旦发现任何情况,我一定会把相关责任人都抓捕归案的。”

    麦塔也笑了:“对于总统先生的决定,我没有任何异议,不过我只希望总统先生还是能早些时日重开证券公司。”

    ……

    当麦塔和尼古拉维奇两人在姆林宫里密谋的时候,在切尔夫市场的管理处办公室里,周铭和李成童刚坐在沙发上,都皱起了眉头,在他们面前,都各自摊开了一份文件。

    “市场里各种货品的数量都已经不多了,尤其是以衣服鞋袜为甚,我们好几个仓库都已经完全空了,如果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影响到市场上的正常销售了。”

    童刚说,他面前的文件就是切尔夫市场的仓储数据,当市场管理公司的股份在被人疯狂认购的时候,周铭在办公室里提出了一个头疼的问题,然后就马上找来了市场仓库的数据,正如麦塔和尼古拉维奇所估计的那样,他们的货品是真的都见底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影响到了市场上的销售倒还好说,怕就怕有人会趁机动什么手脚,那就麻烦了。”周铭说。

    听周铭这么一说,李成和童刚的眉头都皱的更深了,他们在北俄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明白周铭指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怕刀塔计划那边和姆林宫联合起来找事。

    “童主席,我们的船还要多久才能出发?可不可以先行出发,没有达到万吨的标准也行,先解决一下燃眉之急?”李成问童刚。

    “我们在欧洲的采购和出港都遇到了一些问题,不仅交货方故意拖延了时间,就连出港的海关手续和检查也比原来繁琐了很多,最快也要三天以后才能出港。”童刚回答说,“只怕就算现在能出港也已经来不及了。”

    童刚说着看了窗外一眼叹口气,因为在外面是几千疯狂过来送钱的北俄民众。

    身为商人,李成和童刚第一次居然嫌顾客太多了,也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李成抬头看看周铭,却见周铭似乎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好奇的问:“周铭小兄弟,你难道就不着急吗?”

    “我当然着急,不过现在着急并没有用,我只是希望我等的电话能快点来。”周铭说。

    李成和童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疑,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在说什么。

    当李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周铭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来接通,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几分钟以后他挂断电话,站起来高兴的给李成和童刚宣布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消息:“童主席李董,我们货源不足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麦塔点头就和戴维耶一起跟着卡西亚上楼了,来到总统办公室,尼古拉维奇马上起身请麦塔和戴维耶来到接待区的沙发上坐下,通过他这个举动,麦塔就不难看出这位北俄总统此时的心理状态了。

    麦塔对此非常聪明的并没有说什么,尽管在一国总统面前得瑟很爽,但麦塔先生早过了那个年龄段了,所以他就只是很平常的和戴维耶一起坐下。



    “不过麦塔先生,我们北俄过去至少也是一个超级大国,虽然现在的经济发展情况有些不尽人意,但也是处在一个历史转折点的,一旦度过了这个阶段,凭我们的工业和科学基础,在未来还是能有很大发展的……”

    



    麦塔笑了一下,他能听出来尼古拉维奇最后那句话就是临时加上的,就是为了刺激他的。

    不过麦塔先生对此却不屑一顾:“总统先生,您这么说我认为也未免太看得起那些中国人了,在我看来,他们的这种做法无非就是一个会引火烧身的骗局罢了。”

    



    尼古拉维奇让办公室给他们分别上了一杯咖啡,他才说:“麦塔先生,经过三天的调配,新卢布已经取代了旧卢布,只是在国际上还缺少相应的价值,我知道麦塔先生在国际上拥有非常高的地位,还希望麦塔先生能在其他市场上多支持一下我们北俄的新卢布,多在交易中使用新卢布。”

    对于尼古拉维奇的这番开场白,麦塔和戴维耶都不感到意外,因为这为好歹也是北俄总统,要是一上来就火急火燎的询问周铭那边的情况,那岂不显得太跌份了吗?怎么都得矜持一下的。

    



    尼古拉维奇有些敬佩的看着麦塔,想着这位麦塔先生不愧是直接对美国总统负责的金融战专家,他的眼光和洞察力,真都不是一般人能企及了,而他刚才的这一句话,就直指周铭那边问题的关键。

    现在周铭他们凭什么能卖出那么多新卢布的股份,除了有大家急迫的想使用掉各自手中的旧卢布以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切尔夫市场里有所有人都需要的商品,否则要是失去了这个前提条件,不管周铭他们怎么承认旧卢布,只怕都不会有人买账的。

    



    尼古拉维奇这么对麦塔说着,但他也能感觉得出来对方并不在意,再加上尼古拉维奇自己也很着急现在的情况,继续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最后只好首先投降说:“麦塔先生,刚才听您说有很重要的消息,不知道是什么呢?”

    面对尼古拉维奇的先行认输,麦塔也并没有得瑟,只是很平常的回答他说:“就是切尔夫市场的消息,我刚从那里回答,现在那边依然还承认旧卢布的价值,旧卢布仍然还可以在那里使用。”



    麦塔说,尼古拉维奇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麦塔这才把周铭定下来那一套先花新卢布买股份,在入了股以后才能在切尔夫市场内使用旧卢布的规定解释给尼古拉维奇听。

    



    可他尽管已经知道了,但这个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感到非常惊讶:“这是为什么?难道这周铭真是打算在克里斯科这里做慈善事业吗?还是那些中国人想和姆林宫对抗,我会把他们都送进监狱的!”

    “但我想总统先生你并不能这样做,因为那些中国人非常狡猾,他们并没有违反您的任何法令。”



    ,



    麦塔的林肯轿车开进了姆林宫,和之前的礼宾车一样,麦塔的车子还是直接开到了里面的办公大楼下,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在门口迎接,见麦塔和戴维耶下车他走上前来说:“非常欢迎麦塔先生和戴维耶先生的到来,总统先生已经在办公室等二位了。”

    



    “总统先生,您应该知道我是国际金融炒家,只要是能让我获利的,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做,相反就很难说了,没有人会做亏本生意的。”

    麦塔对尼古拉维奇说了一句废话,既然总统先生自恃身份,但麦塔先生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小人物,大家就一起聊废话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