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意外的尤金斯
    女孩哦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认为在飞机马上就要起飞的时候,你还是坐回你的座位上会更好一些,如果干扰了飞机的正常起落,这可不是一位绅士的行为。”

    女孩连续三次近乎无视的回答让尤金斯十分恼火:“中国女孩,你是没有带脑子出来吗?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要把你带下西伯利亚!”

    说着尤金斯的手就朝女孩白皙的脖子掐了过去,不过他的手最终没机会玷污女孩的美丽,因为另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他的手。



    面对这个回答,那叫尤金斯的北俄人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并没有放弃:“女孩,我看你是第一次来北俄,从来没有到过西伯利亚,更没有关注过这边的消息吧?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这片西伯利亚的主人。”

    



    尤金斯说着就用力想甩开被抓住的手,但那只抓住他的手就如同铁钳一般牢牢钳着他,让他根本无法挣脱,甚至连动都动不了。

    尤金斯看了抓着自己手的中国人一眼,他原本是准备骂人的,可他却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漠,这让尤金斯想起了自己很多年前见到过的一个杀手,于是他不敢再造次什么,只好对着身后的随从下命令道:“你们都是饭桶吗?还愣着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我!”

    两个随从马上过来,可那个中国人却只是上前两步,一手就把他们给摁回到了座位上。



    不过尤金斯也来不及去思考这个问题了,因为两个保镖在雇主面前被人这样当菜鸡在搞显然伤了他们的自尊心,于是他们马上又站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们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那人就一手掐住了尤金斯的脖子。

    同时那个中国人也说话道:“我不管你是叫尤金斯还是叫鱿鱼丝,在我面前你就是坨屎,我劝你还是让你的随从冷静点好,否则我这位朋友,他说不定就手滑了。”

    尤金斯满脸通红,这一方面是被这话气的,另一方面也是脖子被掐得难受,他抬头又看到了那冷漠的眼神,最后只能说:“好的我知道了,你们都不要动,这个事情就此结束!”

    那中国人对尤金斯两个随从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那两个随从先是看了尤金斯一眼,然后才不甘的坐下,见到他们乖乖听话以后,才让他放开了手,最后那中国人给他丢下一句话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不是北俄人就牛b,你要知道我们中国人更牛b!”

    尤金斯是懂中文的,对于这话他险些又要暴走了,如果不是想起他刚才被一只手所支配的恐惧。

    尤金斯深吸了几口气,强自压下心头的火气,他也明白,有时候硬碰硬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自己的命还这么金贵,并且在他看来,能坐得起头等舱的中国人,或许还真有点什么身份。

    于是他就让自己的随从趁着飞机还没起飞去悄悄探察这几个中国人的身份,得到的结果就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是杜鹏和苏涵,签证上的说明是来北俄做生意的。

    这个答案让尤金斯不屑的笑了:不就是两个中国商人嘛,这么嚣张,你们可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

    杜鹏似乎洞察了尤金斯的想法一般,这时也转头过来,也对尤金斯笑了一下,意思好像是并不怕他一样。

    随后飞机起飞,尤金斯也就没了接下去的动作,一直到飞机着陆在克里斯科的机场,他们走出舱门,杜鹏和苏涵是先下的飞机,尤金斯故意走在他们后面。

    杜鹏和苏涵下了飞机,一个中年中国人带着两个随员来迎接他们,主动上来说:“欢迎杜鹏同志和苏涵同志来到克里斯科,我叫张辉,是驻北俄共和国的领事,我代表领事馆的所有人员,欢迎二位的到来。”

    杜鹏上去主动和张辉握了手:“感谢张领事今天能来迎接我们,真是让我们有些受宠若惊呀!”

    张辉笑着说:“张辉同志客气了,这也是领事馆交给我的任务嘛。”

    杜鹏苏涵和张辉寒暄了几句就上车离开了,而在他们身后,尤金斯带着他的两个保镖旁观了整个情节,他不屑的自言自语说:“不就是个领事嘛,看来你们还真是来这边做生意的,不过很可惜,你们惹到了我,还羞辱了我,我就不会让你们的生意那么好做了!”

    尤金斯最后又眯起了眼睛:“还有那个中国小妞,还真是越看越有味道,真想知道你衣服下面究竟是什么样的美景呀!”

    说话间,两辆林肯轿车悄然开到了他身旁,一个美国人下车来到他身旁说:“尊敬的尤金斯先生您好,我是负责来接您的。”

    尤金斯回头看了一眼车子,满意的点头说:“麦塔先生还是那个麦塔先生呀,他做的事始终让人无话可说。”

    随后尤金斯和他的保镖都坐上了车,他们的车子开出机场,朝着克里斯科市区开去,而在他们前面,杜鹏和苏涵所坐的领事馆的车子,也是直接开向了领事馆,只是车子才开到领事馆门口,苏涵就急急的让司机停车了,只因为她看到了一个让她思念的身影。

    “周铭!”苏涵下车娇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西伯利亚机场在很多时候只是中转机场,但有飞机起落,程序也都是一样的,这边当飞机停稳以后,客梯车过来,飞机的舱门打开,先是几个人走下飞机,然后又有几个人走上飞机。

    实际在西伯利亚这里下飞机的人很少,不过坐飞机的时间长了,总还是有人想出去透透气的,而这里也是西伯利亚两条重要铁路的交汇点,这个机场也会承担很大一部分的客运任务,这也是从燕京飞来的飞机会选在这里进行中转的一个重要原因。



    “嗨!美丽的中国女孩,我叫尤金斯,非常高兴能和你同乘一架飞机。”

    



    尤金斯抬头看过去,只见是两个年轻的中国人,其中一个十分轻蔑的看着他说:“我说北俄佬,你没有听到这位女士说飞机就要起飞了,你要坐回座位上吗?”

    “今天我还真是日了狗了!”尤金斯笑了,“怎么就能碰到这么多神经病呢?在西伯利亚这里,可没有你们中国人说话的权力,放开手!”

    



    一个手上戴着十二个金戒指的北俄人和两个随从走进飞机的头等舱,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可他的屁股才挨着座位却突然又站起来了,这让他的两个随从吓了一跳。

    这两个随从满以为是有什么意外,都紧张的戒备着,不过紧接着他们就松了口气,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老板的眼睛只不过是在看旁边座位上的一个女孩。

    



    这让尤金斯心惊不已,因为他是很清楚自己两个随从本事的,他们两个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保镖,甚至有一个还是打黑拳出来的,一拳都能把牛打死,可是现在却被人单手就摁回了座位上。

    他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国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如果对方是一个体型壮硕的壮汉,那很正常,可他想不通这个看上去体型也不高不壮的中国人,哪来的这么大力量,难道这是魔鬼吗?

    



    那个北俄人上去用他蹩脚的中文主动和女孩打招呼,同时向女孩伸出了他那金灿灿的手,还故意晃了晃,手腕上的宝石手链和金镯子噼啪作响。

    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和他握手:“很抱歉我并不认识你。”



    尤金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放缓了语气,接着对女孩说:“不过一般我不会用这么粗鲁的方式对待一位女士的,只是前提女士也要听话才行,不过我相信现在能坐得起飞机的中国女孩,一定是非常聪明优秀的中国女孩,你也一定懂我的意思,对吗?”

    



    女孩仍是很平淡的说:“原来是这样吗?可我还是不认识你,而且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你坐回你的座位上去好吗?”

    “我相信你一定是没听清楚,我说我是这片西伯利亚的主人,我是西伯利亚银行和石油公司的董事长,我掌握着这片土地上最多的财富,我现在和你说话是上帝给你的运气,一般在这里要是有人把我惹发火了,我都会选择让人把他从飞机上扔下去,扔到西伯利亚荒原上喂狼!”



    ,



    一架伊尔86客机缓缓降落在西伯利亚机场,这是一家北俄航空公司的飞机,他所执行的航线是从燕京飞往克里斯科的,不过由于一些条件所限,飞机没有办法直飞克里斯科,还需要在西伯利亚的机场进行中转,尽管在这片广袤的西伯利亚大地上,其实就并没有几个人。

    



    这个女孩是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孩,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尽管只是坐着,却仍然能看出她的美好身材,并且她并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把头发盘起来,只是随意的披在肩头,又为她增添了几分青春的俏丽色彩。

    她的俏脸上化了一些淡妆,相比不施粉黛的素面朝天多了几分妩媚,她那双乌黑的大眼睛,不知为何看着窗外,眼睛里闪烁着让人心醉的神采,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