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千万不能在周铭面前嚣张
    周铭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告诉他们说:“这个家伙惹到我了,所以我决定干掉他,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听到这话当时就愣在了那里,这个可能其实他们在来的时候就曾想到过,但由于周铭和西伯利亚隔着那么远,他没道理会和那边发生任何冲突才是,所以他们就都没太注重,谁知道还真是这个,才让他们感到无比惊讶。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最后谢尔盖夫斯基说:“周铭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



    “我确实还有印象。”周铭说着也向谢尔盖夫斯基问好,并给他们介绍了杜鹏和苏涵,在他们相互问好过后才说,“很抱歉我来的稍晚了一些,让二位久等了,还请二位见谅。”

    



    周铭笑着对他说:“伊尔别多夫先生,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首先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其次我和你们是时间很长的合作伙伴,我并不会害你们,最后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非常想把西伯利亚石油公司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我的参与,会让这变得很简单。”

    面对周铭给出的答案,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当时就愣在了那里,他们面面相觑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不过相比之下周铭就要惬意很多,他只是悠闲的坐在那里端起咖啡来小酌了一口,似乎根本不担心他们的想法,或者是他已经吃准了他们的想法。



    谢尔盖夫斯基听到这话脸色当时就是一僵,显然他听出了周铭这话背后的含义,无非就是他如果插手过多,那么就必然要掌握石油公司的份额,可这并不是谢尔盖夫斯基所愿意看到的。于是他只好说:“周铭先生能来帮我已经很让我感激了,西伯利亚那边我其实早就想好了办法。”

    周铭哦一声问:“是这样吗?那不知道谢尔盖夫斯基先生能透露一下吗?看我能在什么地方帮帮忙。”

    谢尔盖夫斯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我就只是偷偷联络了弗拉基米尔家族的其他成员,其实很多人都对尤金斯当这个董事长非常不满,我认为我就可以稍稍利用一下这点。”

    “银行和石油公司是尤金斯手底下相互依存的两个产业,我和伊尔别多夫先生所商量的办法是从西伯利亚银行这边下手,伊尔别多夫先生会用银行挤兑的方式打压西伯利亚银行的信誉,尤金斯为了保住银行,他肯定会要售卖石油公司的股份,到时候我就可以和弗拉基米尔家族的人一起,将石油公司给整个收购过来。”

    谢尔盖夫斯基对周铭说,起初在说的时候他还小心翼翼的,一边说一边看着周铭的表情,不过说到最后他就很大胆起来。

    周铭听完点头说:“这是很好的一个办法,不过我听说这西伯利亚银行已经在伦敦上市了,或许我们也可以拿这个银行股票想想办法,或许能更快的让他崩溃,而且在这一点上,我想我还能帮得上忙。”

    周铭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在谢尔盖夫斯基的耳朵里却一下子炸开了,让他高兴拍腿大声道:“那这太好了!周铭先生您果然是有非常智慧的人!”

    周铭微笑的摆手谦虚了一句然后说:“不过我就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谢尔盖夫斯基先生你能尽快摆平西伯利亚那边的事情,因为我还有一列火车等着从国内发车,到克里斯科来。”

    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听到这话又愣了一下,伊尔别多夫小心翼翼的问:“周铭先生您要对付尤金斯,不会就因为他不让您的火车过境吧?”

    “那倒不是。”周铭说,这个答案让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正要松口气,就听周铭接着说道,“只是因为北俄这边的过境手续现在比较麻烦,尤其是在过西伯利亚的时候,我找尤金斯帮忙他不肯,我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他玩,就只好请他离开,换个愿意帮忙的人来了。”

    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他们以为尤金斯是不让周铭的火车过境才把周铭给惹恼了的,现在却没想他只是在周铭找他帮忙的时候为难了一下,周铭就要干掉他了。

    这……也太霸道了一点吧?

    他们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么一句话,但思虑再三却谁也说不出口,另外他们最后也想到了,要是今天他们也不帮忙会怎么办?

    要换成别人,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在北俄这个地头上,一个外国人还能拿他们怎么样,但这个人是周铭就不好说了,想来尤金斯当初不就也觉着周铭拿他不能怎么样,在周铭面前得瑟了一下,现在周铭才决定要干掉他的吗?

    所以说做人还是不能太嚣张,尤其是不能在周铭面前嚣张。

    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一起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这句话,这个时候周铭又说:“两位还有别的事情要说吗?如果没有了的话就请二位先回去做准备的,我这边的时间会比较紧,拜托二位了。”

    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忙站起来说:“周铭先生客气了,这也是在帮我们自己的忙,周铭先生所交代的事情,我们回去就会尽快做好的。”

    说完以后,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就离开了咖啡厅,而在他们离开以后,杜鹏高兴的对周铭说:“周铭你这家伙在北俄这边还是这么吊炸天啊?这两个北俄人怕你都怕到骨子里去啦!”

    苏涵也是非常崇拜的看着周铭,因为这才是她的男人;卡列琳娜则是一脸骄傲。

    不过在一派友好的气氛当中,总会有那么不开眼的过来捣乱,这个时候周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周铭接通,尤金斯的声音传来:“周铭先生,鉴于我们之间的一面之缘,我决定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吧,你的切尔夫市场,今天的生意可真红火呀!只是你这红火的生意,却不知道能持续多长时间。”



    从尤金斯那里出来,周铭他们坐回车上以后,苏涵回想起刚才和尤金斯的对话,女人的天性就让她不免担忧起来,于是她才下意识的去问周铭。

    周铭对此的回答非常简单:“尤金斯这个家伙这么嚣张,我们当然是要找人一起来干掉他了。”



    车子一路疾驰回到了一号酒店,在门口他们就见到有人等在这里,那人周铭和卡列琳娜以及司机兼保镖**都认识,他是伊尔别多夫的助手,他见周铭他们下了车,马上走过来迎接,将周铭他们带进大堂,因为伊尔别多夫就在大堂这里等着他们。

    



    “我想我并没有和你们开这个玩笑的闲工夫。”周铭说。

    “可是恕我冒昧周铭先生,我完全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做。”伊尔别多夫说。

    



    苏涵对此有些惊讶,因为从张辉那边还有一直以来的态度,她明白这位尤金斯是盘踞在西伯利亚的一只老虎,尽管这个人的气势很嚣张说话很冲,但他作为西伯利亚主人却也是事实,他们在北俄完全没有根基,怎么可能说干掉他就真的干掉他呢?

    要说派**这样的特种兵去暗杀是可以,但尤金斯这样身份的人被他国士兵暗杀,很容易会引起纠纷的,那么就只能是用手段把他从现在的位置上拉下去了。

    



    最终果不其然,在眉来眼去半天以后谢尔盖夫斯基说:“的确是这样,周铭先生智慧过人,不管任何事情如果能有周铭先生的帮忙都能事半功倍,只是不知道周铭先生您打算如何应对呢?”

    周铭放下杯子说:“谢尔盖夫斯基先生,咱们是合作的关系,我本人是对石油公司没有那么浓厚兴趣的,但如果你执意要这样,我想我也是不会拒绝的。”

    



    这让杜鹏和苏涵都很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位伊尔别多夫是北俄现在的首富,那么他能在大堂这里等周铭,而不是先上去咖啡厅,或者干脆像尤金斯一样让周铭上门去拜访,是相当给面子的,这才让他们完全放下了心来,相信对付尤金斯真的可能了。

    伊尔别多夫见周铭进来,马上起身向周铭问好,然后给他介绍身边的人说:“周铭先生您好,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谢尔盖夫斯基,周铭先生您应该是见过的,他在石油化工方面颇有建树,所以这一次听说周铭先生有相应的大生意,我就带他过来了。”



    “他是西伯利亚银行和石油公司的董事长。”谢尔盖夫斯基回答说,从他疑惑的眼神周铭能看出来他还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却还是忍住了。

    



    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一致摇手说没关系,随后周铭带他们上了楼去咖啡厅包厢,坐下才等服务员端上咖啡来,伊尔别多夫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周铭先生您说您有一个关于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消息是吗?”

    周铭点头说:“没错,相信那边有一个叫尤金斯的家伙你们都认识对吧?”



    ,



    “周铭,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可是这可能吗?

    要是其他人对苏涵说这话,她肯定嗤之以鼻,但现在说这话的是周铭,苏涵也是一直依赖和相信周铭的,她会选择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