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为麦塔先生担忧
    戴维耶瞪起了眼睛,第一反应都以为自己听错了:“麦塔先生您和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谈的?”

    周铭这时又给他加了一把火:“这位戴维耶先生,您难道还没听清楚吗?这里根本就没您说话的份,你还是不要在这里自讨没趣了,赶紧滚蛋了吧?”

    戴维耶被周铭的话气到浑身发抖,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想拿把刀砍死周铭,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甚至另一边麦塔都没有帮他说什么话,最后他只能吞下这口气愤愤离开。



    “没有礼貌,你这个中国人简直太没有礼貌了,简直就是没有开化的野蛮人!”

    



    麦塔喝了一口茶说:“我以往接触的周铭先生并不是一个无礼的人,今天会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看周铭先生一直就想气走戴维耶,那么就只能是周铭先生想要和我单独说话了。”

    “的确是这样,我今天邀请麦塔先生过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是只有麦塔先生您和我的事情。”周铭特别强调了这么一句,“我希望能和麦塔先生进行合作,刀塔计划最后的利益,我们一人一半。”

    麦塔抬头瞪着眼睛看着周铭,可以说以他对周铭的认识,不管周铭说出怎样的话他都不觉得自己会感到惊讶,可这一次他是真的不能不惊讶了,甚至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中国人狂妄自大到疯狂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麦塔也感觉到了自己智商被侮辱的愤怒,想要起身走人。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实际周铭也是真的明白,因为不论是之前证券公司的关闭,还是后来切尔夫市场的股票,可以说都是麦塔在追着他打的,他现在所做的,只不过就是疲于奔命,如果就因为守住了麦塔的几波攻势就自骄自大,那也真让人看不起了。尤其是最近这一次切尔夫市场的股票,周铭的确通过自黑让麦塔这边抬高股价的做法破产了,但这对他也并没什么好处的。

    麦塔见周铭虽然表面上点头明白,却仍然充满了信心,这让麦塔不能不好奇的问:“难道这样周铭先生还认为我会答应你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

    周铭的回答让麦塔感到抓狂,不过周铭并没有让他抓狂多长时间,就接着说道:“因为我要和麦塔先生您聊的,并不是我的事情,而是关于您的事情。”

    这个答案让麦塔更惊讶了,他失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我倒想听一听周铭先生有什么关于我可以说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有一则小故事想和麦塔先生分享一下。”

    周铭说:“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猎人住在森林旁边,这个猎人有一柄非常好的弓,他每天进森林都能射到很多鸟,但到了冬天,所有的鸟都飞离了这座森林,猎人再也没有鸟打了,并且森林的冬天格外冷,猎人家里的柴也不多了,那么麦塔先生您觉得这位猎人会如何处理他的弓呢?”

    “会把他的弓当柴烧来为自己取暖。”麦塔回答,但他的眉头却一下子皱了起来问,“周铭先生这么说是想提醒我什么吗?”

    “是因为我在为麦塔先生担忧呀!”周铭叹息着说。

    “我不明白周铭先生的意思,还请周铭先生说的更明白一些。”麦塔说。

    “依我看以麦塔先生您的智慧,肯定已经猜到了,只是您不愿意承认罢了,我想说的就是麦塔先生您就是那柄良弓。”

    周铭接着说:“这个刀塔计划确实是前无古人的巨大谋划,所涉及的财富也是无与伦比的,更是针对一个超级大国的,那么这么大的一笔财富都在麦塔先生您手上,您认为这会让人放心吗?”

    “你是说我会在刀塔计划结束以后遭到迫害?这不可能,我是受雇于总统先生的金融战专家,这一次刀塔计划也是得到了美国政府支持的,最后这些财富都会交给美国政府和西方各个财团保管的,他们怎么可能会这样做?这都是你的胡乱猜测,你在这里是故意要挑拨我和美国政府的关系,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麦塔断然否定说。

    周铭不慌不忙反问一句:“麦塔先生您真的会把这二十万亿美元交出去吗?”

    “那当然,这原本就应该是属于全世界的财富,并不是我一个人……”

    麦塔原本义正词严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周铭见他这样就说:“我个人是很相信麦塔先生您的操守的,可是其他人会相信吗?”

    这一次麦塔没有再反驳周铭,而是陷入了沉思,周铭接着说:“二十万亿美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投放到金融市场上一定会引发巨大的金融海啸,恐怕就是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都肯定扛不住,那么无论是为了世界的和平和稳定,还是为了美国的自身安全,我认为都应该要采取措施才行,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人品了。”

    在周铭的话语中,麦塔慢慢低下了头,周铭知道他这个时候还在挣扎,所以周铭决定给他最后一击:“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管怎么说,麦塔先生还是必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好。”

    周铭说完话,麦塔那边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抬头问:“周铭先生您都说了,这个世界人品最靠不住,那我要如何相信你呢?”

    “我从来就没有要求麦塔先生您相信我,您需要相信的是您自己,所以我才说我们之间是一个合作关系,麦塔先生您说呢?”周铭说。

    麦塔迷茫了一会,最后眼睛猛的一亮,他终于又露出了笑容:“原来是这样,周铭先生果然聪明,既然周铭先生如此坦诚,那么我也告诉周铭先生您一个消息吧,就在最近,我要代表刀塔计划,和北俄政府进行一笔利润极高的新卢布购买交易,我认为周铭先生您也可以参与进来。”

    “这么说麦塔先生,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了?”周铭问。

    麦塔点头说:“那当然,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在合作的,不是吗?”



    一辆加长的林肯轿车开到了克里斯科东郊的一处庄园,麦塔戴维耶和威廉三人走下车,卡列琳娜带着庄园的仆人在门口迎接他们。

    看到这个情况,戴维耶当时就不乐意了,他拧着眉头质问卡列琳娜:“那个中国周铭呢?今天是他邀请我们过来的,为什么他不出来迎接?”



    卡列琳娜点头说好,然后就带着麦塔他们几人进入了庄园后面的院子,这里有一颗高大的橡树,周铭就坐在橡树下面喝茶,见到麦塔和戴维耶他们过来就朝他们招手,却也不站起来。

    



    而等戴维耶离开以后,麦塔在周铭的邀请下坐了下来,周铭主动为他沏了一杯茶,由卡列琳娜端给麦塔。麦塔接过茶杯对他说:“周铭先生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如果周铭先生有什么话就请放心说吧。”

    周铭挑眉看了麦塔一眼,叹息着说:“不愧是麦塔先生,始终还是瞒不过您。”

    



    面对戴维耶的质问,卡列琳娜不慌不忙的回答:“周铭先生考虑到双方语言沟通方面的问题,才安排我在这里迎接麦塔先生,周铭先生此时正在庄园内等待几位,还请几位随我进来吧。”

    “卡列琳娜,你还真把自己卖给那个中国周铭了,你别忘了是谁带你离开的克里斯科!”

    



    不过麦塔毕竟是麦塔,他并没有戴维耶那么高傲的自尊心,或者说他有这个自尊心,但他却能强忍住。

    最后麦塔想了想,又向周铭重新确认的问了一遍,周铭还是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麦塔摊开双手说:“周铭先生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你这么有自信我会答应你呢?我并不认为你对我有什么优势。”

    



    这让戴维耶非常气愤,他走上前斥责周铭说:“周铭你真是一点没有绅士风度,太过傲慢无礼了,是你邀请麦塔先生过来的,但是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无赖!”

    周铭放下茶杯冷冷一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只邀请了麦塔先生,并没有邀请你戴维耶先生,现在麦塔先生都没生气你有什么对我说话的资格?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哦你可能并不了解太监是什么,这是我们中国的称呼,其实就是宫廷里那些被阉割过后的男人,我想博学多才的戴维耶先生您肯定能明白吧?”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傲慢还只是让戴维耶感到自己的自尊受挫的话,那么此刻他就感觉到了一种直接的侮辱,他看着麦塔想说什么,但是麦塔却摆手让他先不要说话,麦塔仔细看了周铭几眼,然后对戴维耶说:“这样吧,戴维耶你和威廉先到旁边等一下,我和周铭先生单独谈谈。”

    



    戴维耶愤怒的说,他指着周铭的手都在发抖,戴维耶又对麦塔说:“麦塔先生,这个周铭实在太无礼了,我认为我们和他说话都是对您身份的一种侮辱!”

    这个时候周铭说话了,语气非常不耐烦:“这位是叫戴维耶先生吧?如果您要滚,我就请您华丽丽的团成团的滚蛋,因为您在这里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



    (鞠躬感谢“free09”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testtzh03”的捧场支持!感谢“大侠潇洒”的月票支持!)

    



    戴维耶愤怒指责了卡列琳娜一句,然后转头对麦塔说:“麦塔先生,这个中国周铭如此傲慢无礼,我认为我们根本没有和他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麦塔却轻轻的摇头,他对卡列琳娜说:“既然这样,那就劳烦卡列琳娜小姐带我们进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