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只是为了劝退
    博尔塔斯基一番话把所有人都给骂蒙了,包括周铭都感到有些意外,伊尔别多夫更是瞪大了眼睛,很不可思议。

    周铭看了博尔塔斯基一眼,然后对那些人说:“虽然博尔塔斯基先生的话并不那么好听,但道理却还是这个道理,你说你们没钱来瞎凑什么热闹?难道你们说你们是北俄富豪你们就是了?结果到头来连钱都拿不出来,你们都不为自己感到脸红吗?有本事就拿个几千万上亿的给我呀!”

    如果说周铭之前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感觉到被侮辱的话,那么周铭这番话则是在侮辱的基础上附加了嘲讽属性,很多人浑身发抖,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给气炸了。



    “我看不是你这个中国人想钱想疯了吧?据我所知中国人都是无耻贪婪的,周铭先生只是继承了这些优点而已!”

    



    原本人群里就有很多人的态度摇摆不定,现在听到了这样的话,有几个也气呼呼跟着走了,其他人尽管脚步没动,但脸上的表情也都是很不好看的,显然这些人的想法都是等着听完周铭接下来想说什么,然后再做决定的。

    周铭有些咋舌,不过并不是眼下的形势,而是那位北俄人说的话,他实在不明白那一句宋自强不服是什么鬼?难道自己穿越了不成?

    放下这奇奇怪怪的想法,周铭决定先处理眼前的事,他环视了一圈然后给杜鹏使了个眼色,杜鹏马上端着一个盆子过去:“来来来,大家都把身上的钱交出来吧,还有大家的银行账号,股票账号什么,有什么我们就都收什么,这样大家才好谈合作嘛!”



    事情进展到这里,周铭招手让杜鹏回来,然后周铭才说:“大家都别站着了,都坐下来说吧,毕竟这个交易数额很大,我们需要仔细商量一下大家的分工,另外我想大家也都很想知道我的想法。”

    今天能来的都是北俄的富豪,没有人是笨蛋,因此周铭这话说出口,他们就立即明白过来了,感情周铭之前是在演戏呀!

    周铭从盆里拿出手表还给霍普洛夫,并向他鞠躬道歉说:“很抱歉霍普洛夫先生,刚才我只是和您开的一个玩笑,我并不是抢劫的强盗,还望您不要见怪。”

    霍普洛夫接过手表戴回手上,也对周铭说:“我当然明白的,毕竟这么重要的交易,总不可能是谁都可以参与进来的,总是要刷掉一批人的。”

    周铭笑着点头,科尔霍多走过来说:“周铭先生的确是良苦用心,不过有一点我不太明白,现在面对这么大一笔交易,难道周铭先生您不应该是资金越多越好吗?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法劝退一批人呢?”

    “很简单,我这个人很自私,并不想做任何慈善事业,我只和相信我的人合作,而不是随便来一个人就拉他入伙,要真是那样的话,就对我的朋友太不公平了,只有大家紧密的团结在一起,组成一个牢不可破的小圈子,才能始终保证自己的利益,保证更大的利益分配,科尔霍多先生你说对吗?”

    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科尔霍多和霍普洛夫心里感觉非常爽,一直坐在那里的李成和童刚也都默默为周铭点头,因为周铭这么说就是一种认可的表现,尽管只是一句话,却让他们更有归属感。

    只有博尔塔斯基看着周铭,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周铭也真是不简单,明明就是他在这里装b,可这个b装的就是有水平,让大家不仅不反感他的装b,反而会觉得他这个b装的是应该的,更会在心里感谢他装了这个b,赶走了那些原本会分自己利益的人。

    真是被人摆了一道,还会在心里默默高兴并感谢他的真实教材。

    尽管博尔塔斯基在心里发出这样的叹气,但他嘴巴上还是对周铭说:“周铭先生真是考虑的太周到了,幸亏我一直相信周铭先生是一位非常有卓识远见的大亨,否则我就成了那些目光短浅的人了。”

    “博尔塔斯基先生过誉了,其实博尔塔斯基先生也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人!”

    周铭回赞了一句,不过周铭这话也并不是恭维,因为在自己已经改变了历史,帮了伊尔别多夫很多事情的前提下,他依然能稳坐北俄第二富豪的交椅,今天他还坚持留在这里,就足以证明他的本事了。

    在互相称赞一番以后,周铭邀请所有人坐下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在格勒大街上的八号别墅里,麦塔先生拨通了姆林宫的电话,他说:“尊敬的尼古拉维奇先生,我想我们之间的交易,可以再换一种方式了……”

    那边尼古拉维奇感到很惊讶,但麦塔这边却露出了笑容,他看着窗外心里想着:中国周铭很抱歉,我的确是要和你合作,只是这个合作必须是要以我为主导的,毕竟你的那个故事提醒了我,连我的祖国和总统先生都无法相信,那么你又如何相信呢?所以在这次的事情上,我觉得我有必要先提醒你一下了。



    周铭开口这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都面面相觑:什么情况?他们才刚到这里,什么话都还没听到,什么事情也还没有做,就要先掏钱出来,这也太霸道了吧?难道当我们都是傻b吗?

    在这个疑问下,当场就有人提出了质疑:“周铭先生请恕我直言,您难道不觉得您的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周铭恍然大悟的拍拍额头接着解释说:“可能我没有解释清楚,我说的是把你们现在能抽出来的资金都放到我这里来,我好帮大家操作,一起参与这次的交易。”

    



    “中国周,你以为你能知道这个消息就很了不起吗?我们就要受你的这些侮辱吗?我知道这笔交易一定是麦塔先生和姆林宫的联系,你不过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这个消息就在这里招摇撞骗了,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就这一次,我宋自强第一个不服!”

    一位脾气非常火爆的北俄人站出来说,他说完就转身离开别墅,离开前他还丢下一句话:“这个中国周就是在逗我们玩的,你们听他说话有多嚣张,这是一个要合作的态度吗?大家都请擦亮你们的双眼,我们要是都不买他的账,看他还怎么嚣张下去!”

    



    周铭却转头问:“很过分吗?我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难道你们不知道所有克里斯科人来我的切尔夫市场买东西之前,都需要先花钱买这里的股票吗?”

    “周铭你实在太过分了!这两者根本不能混为一谈,那些人买你切尔夫市场的股票只是因为他们要花掉自己手上的旧卢布,我们则是要跟你合作,一起参与这次的交易。”

    



    随着杜鹏吊儿郎当端着个盆子过去,让他们马上忍不住了:“中国周,你这根本不是在谈合作,你就是在侮辱人格,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扔到河里面去喂鱼!”

    在一串谩骂下,又有几个人气冲冲的离开了,只剩下了几个人,他们面面相觑的站在原地,或者像从彼得格勒过来的霍普洛夫都直接摘下了自己的手表放进了杜鹏的盆子里,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不过周铭的解释却并没有让大家安静下来,反而这些人的意见更大了:“周铭先生您也是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请你说话的时候带上自己的脑子?”

    “你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和我们说,就要我们先把钱给你,还要我们把所有能抽出来的资金全交给你,你知道这有多少钱吗?我们这里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拿出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美金的流动资金,加在一起就是至少十几亿,这么多钱就是你把自己的国家卖掉都没有这么多钱,你凭什么支配?”



    但这时伊尔别多夫的最大竞争对手,现在北俄的第二富豪博尔塔斯基却突然呵斥道:“你们这些混蛋崽子,都在这里放的什么屁?周铭先生是非常有想法的商人,他能把这次的交易消息拿出来和我们分享已经很难得了,我们要想参与这次交易,难得就不应该把我们的资金全部集中到一起,还是说你们都有办法自己参与进去呢?如果不行,就请闭上你们那张散发恶臭的嘴!”

    



    人群中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几个不服气的人指着周铭说,他们都已经忘记了之前伊尔别多夫警告他们的话,又开始讽刺起了周铭,展示着自己作为北俄商界大亨的傲气。

    不过这一次伊尔别多夫却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疑惑的看着周铭,不明白周铭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



    (鞠躬感谢“funkey999”的捧场支持!感谢“葬i空”的八张月票支持,太给力了!)

    



    下面又有人说,语气非常愤怒,如果可能的话,甚至都想有人掏枪出来直接干掉周铭,这是因为周铭的话让他们感到了巨大的侮辱,因为那些在切尔夫市场买股票的人都只是没本事的平民,他们又蠢又笨才会留那么多旧卢布在手上,才会给周铭抓到他们的死脉,让他们不得不交这笔买路钱。

    可他们是北俄的商业精英,是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贵族,并不是那些蠢笨的平民,怎么还要交什么买路钱呢?这不是扯淡,在侮辱他们的智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