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非常爽快的交易
    过了一会尼古拉维奇走出办公室,周铭和麦塔起来向他问好,尼古拉维奇则请他们先坐下。

    “尼古拉维奇先生,相信你们都应该已经很熟悉了,那么我也就不用再做什么介绍了。”

    麦塔先不尴不尬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他说:“周铭先生是来自中国的商界大亨,在北俄国内也有不少朋友,关于我们之间的那笔交易,你知道西方金融体系的严谨,以及为了避免因资金的突然抽调而造成任何金融动荡,所以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筹集资金,但尼古拉维奇先生您这边又急着要,我看可以先和周铭先生做交易。”



    “我也相信麦塔先生的信誉。”周铭说。

    



    尼古拉维奇说到这里转了话锋又说:“不过周铭先生,我尽管不是商人,但也明白商场上的一些规矩,既然这笔交易拆开了来,那么我认为我们之间的交易数额就应该要重新商量了。”

    周铭点头回答:“我非常同意总统先生的话,正所谓商有商道,现在既然是我和总统先生的交易,那么重新谈谈也是应该的。”

    “周铭先生能理解就太好了,”尼古拉维奇先感慨了这么一句然后问,“我和麦塔先生的交易是需要购买50亿美金,不知道周铭先生您能在最短时间内拿出多少钱呢?”



    周铭摇头说:“当然不是,其实这也是总统先生您小看了民间财阀们的实力,还有很大一笔财富在民间,如果能聚集起来也是非常可观的。”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周铭先生比我这位共和国的总统更有号召力。”

    尼古拉维奇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他接着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谈你马上能拿出的一亿美金吧。”

    周铭点头说好,尼古拉维奇那边说:“之前我代表姆林宫和麦塔先生谈的是一千四百亿新卢布购买50亿美金,那么和周铭先生您,就是20亿新卢布购买您的一亿美金吧。”

    “总统先生可真会做生意,在麦塔先生那里是28亿新卢布购买一亿美金,到我这里就生生砍掉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新卢布。”周铭说。

    尼古拉维奇对此不慌不忙:“周铭先生,这都是因为交易的特殊性,毕竟原本的交易要突然改变,是很麻烦的,并且周铭先生您这边的数额也并不大,对我们共和国来说是杯水车薪的,为了保证财政稳定,我必须把最大的利益留给我最大的生意伙伴,如果换成周铭先生您,我想也回这样做吧?”

    “总统先生说的我都明白,不过20亿新卢布的数额实在太少了,总统先生您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人,您要这样我没办法和我的合作伙伴们交代。”周铭伸出五根手指头,“我明白总统先生维护大客户和国家利益的心情,但我这里这个数额是真的没办法接受,我认为至少也要25亿新卢布才行。”

    尼古拉维奇那边摇头说:“不可能的,周铭先生我知道您很能说服人,但这个价格是万不可能的,我最多只能让一步,21亿新卢布。”

    周铭也摇头说:“总统先生,我并不是在这里和您讨价还价,我报的价格已经死我们能接受的底限了,如果总统先生这边实在不能决定的话,我可以把数额降低到23亿新卢布,但其中的12亿,我希望能以西伯利亚新油田和马丹金矿的形式支付给我们,总统先生您看如何?”

    “西伯利亚新油田没问题,但金矿却万万不行。”尼古拉维奇说。

    周铭叹了口气:“那好吧,虽然我很想要金矿,我也想过一过金矿老板的悠闲生活,但既然这是北俄重要的经济命脉,我自然也不会强求,那这12亿都用西伯利亚新油田抵资可以吗?”

    “这当然没问题,没想到周铭先生还是一个这么记仇的人,我可是知道您和尤金斯之间的矛盾。”尼古拉维奇说。

    周铭搔搔头笑笑说:“不好意思,这让总统先生见笑了。”

    尼古拉维奇笑着说自己能理解,不过最后他摊开双双问:“周铭先生那这么说我们之间的交易就这么说定了?”

    周铭点头说:“当然,只要总统先生您这边没有什么问题,交易就可以这么定下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周铭先生您真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和您谈话永远都是这么爽快。”尼古拉维奇说,“我非常期待和您的交易。”

    周铭说我也是,这里面对的是北俄总统,所以他并没有在这里多聊什么,既然正事敲定下来了,周铭和麦塔就起身离开了。

    回到麦塔的林肯礼宾车上,麦塔先恭喜了周铭一句,周铭也回说道:“非常感谢麦塔先生,如果不是麦塔先生您,我根本没机会说下这笔交易。”

    “那么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周铭先生您是不是应该把其中的一部分以现金的形势反给我呢?”麦塔问。

    “这是当然的麦塔先生,”周铭说,“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我会把交易金额的三分之一汇款到您的瑞士银行账户上的。”

    麦塔也非常开心:“我现在算是明白刚才尼古拉维奇先生的心情了,和周铭先生你谈话真是太爽快了,我等着你的汇款。”

    “放心吧。”周铭说。



    李成和童刚就站在一旁,看着周铭在镜子里自信满满的样子,童刚忍不住的叮嘱他说:“周铭小兄弟,我本人对你是非常有信心的,我相信麦塔先生为了自己的考虑,也回愿意与我们合作,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事情并没有那么轻松,我认为我们第一次和麦塔先生这样合作,还是小心试探为上。”

    童刚说完想了一下又说:“周铭小兄弟你也看出来了,我们能得到这些北俄朋友们的支持也都是很不容易的,第一次我们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呀!”



    麦塔就在这辆车上,他先和周铭打招呼,等周铭三人坐好他才说:“周铭先生果然很守时,我们现在就要去姆林宫,在之前的电话里,我已经和尼古拉维奇先生商量好了,他会同意把交易其中的一部分交给周铭先生你来做,当然作为交换,其中的价格比例会有所变化,希望周铭先生有所准备。”

    



    麦塔把周铭给推出来了:“周铭先生的背后是东方港城财团的支持,那里是亚洲的金融中心之一,还有很多北俄本地商人的支持,和他做交易也是非常划算的,不知尼古拉维奇先生怎么看?”

    “这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尼古拉维奇很高兴的说,“现在北俄共和国刚刚成立,原来苏联的债务还有各种经济问题都压在我们头上,是很让人头痛的,在前不久我们还发行了新卢布,我们非常需要一笔外汇资金储备,以稳定目前新卢布的汇率。”

    



    这个时候苏涵已经为周铭整理好了,周铭转身过来对童刚说:“童主席您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李成也帮周铭说话道:“周铭小兄弟最大的优点就是能让人放心,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他都能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我在港城和他打交道很多,我想我看人的眼光不至于看不出来。”

    



    “昨天我已经找所有北俄朋友们商量过了,现在马上就能拿出一亿来,如果尼古拉维奇先生能再给我一些时间的话,我想能凑出三亿到五亿美金不是问题。”周铭说。

    这个答案让尼古拉维奇感到有些惊讶:“没想到港城财团这么有实力的吗?”

    



    周铭挑了一下眉,还是点头说:“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毕竟交易对象改变了,有些东西就需要重新谈了,但只要不是变动的太过离谱就好了。”

    “当然不会太离谱,我个人很相信尼古拉维奇先生的信誉,不会狮子大开口的。”麦塔说。



    十几分钟后,卡西亚带他们来到了尼古拉维奇的办公室,不过由于这位总统先生正在和通电话,他们只能在外面的接待室稍等片刻。

    



    车内周铭和麦塔说话的时候,这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实际已经平稳开动了,一号酒店和姆林宫的位置并不远,同时这辆礼宾车也是姆林宫内的常客了,因此并没有严格检查,很随意就进入姆林宫内,很快到了办公大楼前,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在门口迎接:“欢迎麦塔先生和周铭先生的到来,总统先生已经在等着了,还请二位跟我来。”

    说话的时候,卡西亚多看了周铭两眼,这位姆林宫的大管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周铭了,但他的感觉就是每一次见到周铭给他的感觉都不一样。



    ,



    在一号酒店的房间里,周铭正站在镜子前,苏涵像一个乖巧的小媳妇一样帮自己心爱的男人整理着着装,甚至就连衣服上些许的褶皱都要细心抚平。

    



    “其实我是很想一帆风顺的,但恐怕有些事情并不会那么称心如意,至少这次就是。”

    周铭说完这么一句让童刚和李成有些惊讶的话,然后就和**卡列琳娜一起走出了门,在酒店楼下有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等在这里,见到周铭下来,受过专门训练的司机帮周铭打开车门,周铭三人走上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