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可爱又无耻的麦塔和总统
    周铭仍然没有说什么,大家就一起默默的在这里等待着消息,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压抑,不过好在大家都是非常人士,谁都没有多说什么。

    在约摸半小时以后,博尔塔斯基的手机终于又响起来了,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围了过去,就连杜鹏苏涵和李成童刚都竖起了耳朵屏住呼吸听着那边。

    博尔塔斯基很快接通电话,他的脸色马上变得僵硬,最后默默放下电话,说出了大家都最不愿意听到的结果:“协议上规定的油田都是西伯利亚新勘探出来很有潜力的油田,但这些油田却是要卖给美国一个大家族的,并没有抵资给其他人的计划。”



    这时博尔塔斯基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站出来问周铭道:“周铭先生能把您手上的协议给我看看吗?”

    



    面对所有人的要求,周铭不能不拨通姆林宫的号码,可是在一阵忙音过后,接通电话的并不是总统尼古拉维奇或者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而是一位办公厅秘书,他说:“非常抱歉周铭先生,主任他现在有非常重要的工作,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告诉我然后由我代为转告。”

    周铭这个电话是连接了广播的,因此这位秘书的话第一时间就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让他们的神经当时就轰的一声瞬间爆炸了。

    原因很简单,周铭当时拨的是总统的号码,但最后却被转到了一个普通秘书那里,这显然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敷衍,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真有事情要处理,毕竟他们一位是国家总统,另一位是总统办公厅主任,但这种可能他们又怎么能相信呢?还是在刚签完协议以后,现场当时就沸腾了。



    还有的对周铭提出了要求:“周铭先生这都是你的失误所导致的结果,枉我们那么信任你,可你就是这么做事的,现在出了这个事情你必须想办法补偿我们的损失,不管是一千万还是一亿,你都必须补偿!”

    面对所有人的汹汹而言,周铭却不为所动,他只是伸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才说:“请大家放心,这次的交易并没有问题,请大家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这次的交易扳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的。”

    周铭这句话却引爆了火药桶,立即招来了更凶的指责:“周铭先生你这是在和我们讲神话故事吗?还是你有什么魔法可以把旧卢布变成新卢布,可以把准备卖给美国人的油田偷偷转移到我们这里来?”

    这时李成站出来帮周铭说:“请大家都冷静一点,出现这种事情是谁都不想的,我们也投了很多资金在里面,我们也希望交易能成功,但总有一些意外是不可避免的,大家总需要给我们一些时间去了解情况。”

    说到这里李成顿了一下接着说:“当然如果最后真的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我们会赔偿各位损失的,最多也就几千万美金,我们还是能拿出来的。”

    伊尔别多夫也站出来说:“我完全同意李成先生的话,我同时也认为既然我们选择相信周铭先生,把这个事情交给周铭先生来操作,就不能在这个时候怀疑他。我认为我们与其这个时候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给时间给周铭先生,让他核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打算。”

    博尔塔斯基从周铭李成和伊尔别多夫脸上环视了一圈,最后也站出来说:“大家听我说句话,我认为我们都是北俄男人,多少要有点担当,不能出了一点状况就怨天尤人,既然李成先生和伊尔别多夫先生都这么说了,我认为我们既然是合作伙伴,我们就只能选择相信,因为我们在这里指责也并没有作用不是吗?”

    李成的话帮周铭解了围,伊尔别多夫的话让大家都平静了下来,最后连博尔塔斯基都这么说了,谁再说话就显得自己很小气了。

    当气氛缓和下来以后,周铭对所有人说:“发生这样的事,我只能对大家说很抱歉了,还请大家先回去吧,有了消息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

    能站在这里的没人是傻瓜,他们也都能明白眼下的情况,听到周铭这么说以后,所有人一个一个的告辞离开了,只有伊尔别多夫和媒体大亨科尔霍多还留在这里。

    看着一辆辆车开出别墅,周铭呼出一口气坐回椅子上感慨了一句:“我原以为麦塔先生和尼古拉维奇先生,他们身为全世界都有头有脸的人物,能做出什么让我眼前一亮的文章,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真是让人万万没想到呀!”

    周铭说着还摇了摇头,表示对他们的做法感到非常失望。

    对于周铭这句感慨,杜鹏和苏涵是习以为常的,童刚和李成则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说他神经大条,还是该说他有大将之风了。

    这时伊尔别多夫回来也听到了周铭的感慨,他则对周铭说:“周铭先生,其实您明明就已经猜到了他们会做手脚,也已经想好了对策,为什么刚才你不和大家明说呢?”

    “因为并没有必要。”周铭解释说,“这些人都是临时的合作伙伴,如果他们有担待能相信,那么我不说他们也能明白,相反如果他们接受不了,也不相信我,那么即使我解释得再好,只怕也是白费口舌了。”

    伊尔别多夫还想说什么,周铭却先拍拍他的肩膀说:“好了,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吧,还是该想想接下来怎么应付我们可爱又无耻的麦塔先生和尼古拉维奇先生吧。”

    周铭说着转头问科尔霍多:“东西准备好了吗?”

    见科尔霍多点了头,周铭才又说:“那么就尽快通过专门通道递给我们的总统先生吧,我相信他会很乐意尽快见到的。”



    伊尔别多夫的一句话如同晴天里突然响起的霹雳一般震惊了所有人,包括李成童刚和博尔塔斯基那些北俄富豪都惊呆了,他们愣愣的看着伊尔别多夫,一个一个喃喃问道:“这不是真的吧?这和姆林宫的协议都带回来了,您这是在开玩笑吗,可今天并不是什么愚人节呀!”

    “我当然不是在说笑,”伊尔别多夫先看了周铭一眼,小心翼翼的说,“刚才姆林宫的运钞车已经过来了我的联合银行……”



    还有人不死心的试探性问道,显然是想听到合乎自己想象的答案,但可惜伊尔别多夫并没有让他如愿,他苦笑着说:“我也希望是你们说的这样,但很可惜并不是,那些运钞车是由姆林宫的一位官员和警车一起押运过来的,那位负责押运的官员说这就是履行交易协议的新卢布。”

    



    说完还来不及让人反应,博尔塔斯基就马上对周铭说:“周铭先生这个问题太大了,我们需要马上向姆林宫核实一下呀!”

    有了博尔塔斯基起头带节奏,其他人也都马上把目光转向到周铭身上,纷纷让他赶快联系姆林宫那边赶紧核实一下情况。

    



    “这不是很好吗?钱都已经运过来了不是应该代表着姆林宫那边正在履行交易吗?你怎么还说是我们被骗了呢?”

    面对大家的质疑伊尔别多夫说:“那是因为姆林宫运过来并不是什么新卢布,而是旧卢布呀!”

    



    有的发出了绝望的叫喊:“为什么会这样?那些承诺的钱都是成为废纸的旧卢布,那些承诺的油田全都是骗人的,根本没有这回事,姆林宫这就是在戏耍我们呀!”

    有的对周铭横加指责:“周铭先生你为什么在签字协议之前不核实清楚的?为什么你要那么着急的把支票给出去,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这次交易可能出现的问题吗?我们真是错信你了,博尔塔斯基先生明明早就提醒过你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注意,就是你的盲目自信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伊尔别多夫的话语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凝滞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最后的幻想也被打破了,因为姆林宫就是故意坑他们的。

    要是一点钱还算了,反正他们都是富豪,被姆林宫骗钱也不是第一次了,就当是做慈善了,可这是一半的交易,足有11亿新卢布呀!



    对于博尔塔斯基的想法大家都了然于胸,他是目前北俄的第二富豪,和首富伊尔别多夫一样,他手底下除了拥有最大的私营银行以外,还拥有好几家大型的冶金和石油企业,所以他现在就是要打电话去找人调查协议里西伯利亚新油田的情况了。

    



    “当然可以。”

    周铭说着就把协议文件递给他了,而博尔塔斯基也不在乎什么了,他拿到协议很快的翻找到自己所要找的那一栏,然后当着周铭的面就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



    (鞠躬感谢“意大利之夏zl”的月票支持!)

    



    伊尔别多夫的话让现场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要知道旧卢布是已经被姆林宫明令废除的货币,说白了就是废纸一张,现在姆林宫那边运旧卢布过来履行交易不是摆明坑人吗?

    “那这会不会是姆林宫那边搞错了?或者说是银行那边没问清楚,或许这批旧卢布,并不是履行交易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