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亿两千万哪去了?
    周铭看出他们的想法,就笑了笑解释说:“尼古拉维奇先生和麦塔先生,以你们的身份,我想瑞士银行的有一条规矩你们应该都知道。”

    “什么规矩?”麦塔急忙问。

    “就是关于超过一千万美金的巨额存款交易的时限问题,”周铭说,“简单来说,就是银行会对这种巨额资金交易指定一个时限,在一定的时限内,交易资金也是处于冻结状态,随时可以撤销,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保证交易的合理合法,同时也为了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毕竟那么大额的资金调动,总是会对金融市场造成一定冲击的。”



    尼古拉维奇当时就愣在了那里,的确让人没拿奖品先付奖金,就是头猪也能看出有问题,但如果先支付一部分奖金,那么每个人基本上都会上当了,因为已经收到了钱,谁还会怀疑呢?可这样一来,骗子不就亏了吗?因为他已经把钱打出去了,可他实际上他却并没有办什么抽奖,按照逻辑来说,骗子要骗的钱也肯定会比受害者要支付的手续费要少很多的,这个亏本骗局有什么值得说的呢?

    



    他们作为一个总统一位美国金融战专家,原本是对这个规矩再熟悉不过的,可这个时候他们还就是灯下黑的忘了这个规矩,才让周铭钻了个空子。

    “不能不说,还是周铭先生您的眼光独到。”麦塔叹了口气说,并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麦塔很想说自己不服,因为如果自己能再小心一点,能注意到这一点,事先和瑞士银行那边打好招呼,那么就没后面这些事了。



    一位总统被人这么指使是让他愤怒的,可尼古拉维奇别无选择,毕竟之前的协议确实是他单方面耍赖的,那么这一次再让周铭先汇款是根本不现实的,而继续拖下去对他也没好处,最后他只能点头说:“这没问题,我马上就回姆林宫签署命令。”

    周铭先对尼古拉维奇道了一声谢,然后对伊尔别多夫说:“那么伊尔别多夫先生,兑换旧卢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麦塔和尼古拉维奇起身离开,他们在离开之前顿了一下,周铭哪能不知道他们的担心,便说:“请两位放心,只要协议开始履行了,我们的钱收到了,我自然会付款的,否则就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总统先生分分钟能叫部队把我们给平了不是吗?除非我们能躲到国内的大使馆里面去。”

    得到周铭的答案,麦塔和尼古拉维奇正准备放心的离开,可这时周铭又冒出来一句:“要不两位先吃完烤肉再走吧?”

    这句客气话差点没让麦塔和尼古拉维奇抓狂,因为他们今天一天已经受了周铭够多的刺激了,他们就只想早点离开,已经很不想再听到中国人和周铭这样的字眼了,如果要再留下来,除了能让他们感到脸上被一巴掌一巴掌的呼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感觉了。

    目送两人离开,在身后,童刚评价周铭说:“今天这个计划,除了周铭小兄弟你以外,我们只怕谁都不敢这样做的,因为太赌了。”

    “正是因为谁都不敢,所以他才是盲区,我才有机会。”

    周铭微笑着说,其实周铭明白童刚或许是在说自己那个骗术也还有漏洞的,这个周铭心里很清楚,因为那是后世的骗术,在大家都有银行卡的前提下,可现在这个年代,这个骗术还真未必那么好用。

    不过谁都没提出来,因为这并不是重点,那提与不提就没有任何差别了。

    那边麦塔和尼古拉维奇坐回到林肯礼宾车上,尼古拉维奇小声问麦塔:“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麦塔看了他一眼反问:“难道尼古拉维奇先生真打算把这个事情公开,并挑起外交事件吗?”

    面对这个反对,尼古拉维奇一下沉默了,因为他也想起了周铭那最后一句话,那显然不是一句随意说出口的话,而是说真的,毕竟那里有一位杜家孙子,要躲进大使馆还真不是难事。如果尼古拉维奇继续纠缠不休,那这个事件就真可能升级为外交事件了。

    前有协议的曝光,后有和那个东方大国的外交事件,北俄现在才分裂出来,这可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

    随后伊尔别多夫也走上车,他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总统先生麦塔先生,这一次就要麻烦你们了。”

    尼古拉维奇在周铭面前没办法,但对这个犹太人还是底气十足的,他冷哼一声:“伊尔别多夫先生,您可真是将私有化政策给刻到灵魂上,一点也不考虑祖国的利益呀!”

    对此伊尔别多夫脸色先是尴尬一下,随后嘿嘿笑着说:“总统先生,您这么说我就冤枉我啦,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能让祖国尽快恢复元气嘛!”



    面对周铭的问题,尼古拉维奇和麦塔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尴尬,因为这个的确是他们最想知道的关键,如果这一亿两千万已经到了他们手上,那不管周铭想做任何反制都得掂量一下,不至于会像现在这样,除非他们撕破脸否则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可现在周铭这么直接问出来,他们却很不好回答了,因为总不能承认自己被对手这么一招就给打死了吧?这样子说法真的太丢面子了。



    “说在国内很多家里装了电话的人经常能接到一些很奇怪的电话,他们会自称是某公司或者是慈善机构亦或是电视台的,说你的电话被幸运的抽中,可以获得电视台发放的奖金,但由于电话领奖制度特殊,也保证领奖的正规性什么的,他们会要求中奖的用户必须先缴纳一定数额的手续费以后才能领奖。”周铭说。

    



    随着周铭话音的落下,麦塔和尼古拉维奇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脑袋爆炸了,因为周铭说的这个规矩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规矩,相反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规矩。

    事实上这也并不是瑞士银行一家的规矩,全世界的跨国银行基本都有这规矩,原因也就是像周铭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保证交易的合理合法,同样是为了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毕竟要是随随便便能把非常巨额的钱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很容易造成通货膨胀引发金融市场紊乱的。

    



    周铭也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他想了一下说:“要不我给你们讲一个国内我见到过的骗术吧。”

    尼古拉维奇和麦塔当时就愣住了,因为周铭的这个思维跳跃着实让他们无法接受,怎么刚才还是在说一亿两千万美金在瑞士银行账户上神秘失踪的事情,怎么这会他又要去讲什么国内的骗术了?难道他在国内也见到过能骗一亿两千万还是美金的超级骗术吗?

    



    但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什么如果什么假设,那不过就是一些小孩子输不起的赖皮,麦塔并不会这样,自己失误了就是失误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下次自己更小心一点再赢回来就是了。

    周铭看着麦塔眼底的自信,知道这才是难缠的对手,于是他正色道:“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两位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证明我们还是需要把这笔交易进行下去的,那么就请总统先生先履行协议,把新卢布送去联合银行吧,刚好伊尔别多夫先生也在这里,顺便还可以把那些旧卢布一块运走,您说好吗?”

    



    尼古拉维奇皱着眉头说:“这的确是一个骗局,不过这个骗局很难骗到人吧,毕竟中奖的受害者什么都没拿到就要先付钱,这怎么都不合逻辑的。”

    “那么如果是骗子先支付了一定量的奖金,先把一部分奖金打进受害者报的银行账户上呢?”周铭反问。



    尼古拉维奇和麦塔恍然大悟,可同时又让他们疑惑,难道瑞士银行这笔钱也是这样消失的吗?可支票是当场由瑞士银行的大客户经理当场验明并存入指定账户的呀,这怎么可能还有这种手脚呢?

    



    看着尼古拉维奇的眼神,周铭当然明白他此时的疑虑,于是周铭解释:“因为在我们国内银行有这样一个制度,就是如果是通过支票进行的存在,银行会先行汇入对方的银行账户,然后再去和支票账户银行进行核对,如果这个时候骗子把支票账户内的钱取空,那么这笔交易就将取消。”

    “原来这笔支票上的钱只是账面上的数字,事实上是并不能先行入库,是处于冻结状态并不能使用的,可受害者并不知情,他们只能从银行查到钱已到账的信息,于是就上当受骗了。”



    ,



    “尼古拉维奇先生和麦塔先生,你们是不是想问那本来已经到账的一亿两千万美金到哪里去了?”

    



    要真是这样那这个骗子就不仅仅是个骗子,搞不好就是个叱咤风云,能上环球新闻的金融大鳄了,毕竟在很多时候,一个成功的金融家和一个骗子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只要你的功力足够深厚。

    要是个心直口快的普通人,只怕这会就要开喷了,说周铭简直是在耍人,可尼古拉维奇和麦塔他们却能管住自己的嘴,他们明白周铭这种人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个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