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新卢布和油田
    所以那时伊尔别多夫只收了周铭高额的储存费用,可到了现在,他却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耳光,自己这是亏大发了!

    只是让伊尔别多夫不解的,是周铭怎么能料到这些旧卢布还能有兑换的一天呢?难道他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猜到他能要挟总统先生,强迫他来兑换这些旧卢布吗?

    可后面这些事情都只是意外,都是总统先生那边先出的手,在此之前谁都没办法断定他们会怎么做,而面对一个主动权在对方手里的情况,想准备什么都是根本不可能的,可如果不是这样,周铭怎么会把这些旧卢布全留着呢?这太不合情理了。



    银行负责金库管理的部长非常感慨的对伊尔别多夫说,语气表情都很不可思议。

    



    在和伊尔别多夫相互在各自的交接文件上签字以后,那央行官员就带着文件先回去了,通过央行系统最终汇报到了总统办公厅,最后到了总统尼古拉维奇那里。

    听完卡西亚的汇报,尼古拉维奇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伙计,我们这一次和周铭的交易是亏大了,本以为是能净挣一亿美金,却没想到不仅这个钱没拿到,反而又多亏了两亿新卢布出去。”

    面对尼古拉维奇的牢骚,卡西亚可不敢说什么,因为那是国家总统的牢骚,他想怎么说都可以,但自己却只是总统办公厅的主任,可没权力去对一位总统品头论足,更大的原因是那份协议就是自己签的。



    “老伙计做得好。”

    尼古拉维奇称赞卡西亚说,其实尼古拉维奇想说周铭这招已经用过一次了,就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并且这一次他们是履行了交易的,周铭就更没理由动手脚了,但想到最后,尼古拉维奇还是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卡西亚这么小心是对的,如果当初也能那么小心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

    不过现在的称赞也只能是亡羊补牢了,再怎么说也都没用了,尼古拉维奇只好叹息一声问:“老伙计,那西伯利亚油田那边呢?”

    卡西亚点头说一切准备就绪了,尼古拉维奇又问:“那美国那边没反应吗?”

    作为尼古拉维奇的大管家,卡西亚当然明白这位总统先生在期待着什么,西伯利亚那边的油田,原本是许给了美国一个财团的,现在这边突然毁约又给了周铭,尼古拉维奇当然想着美国人会不会恼羞成怒出手教训那个中国周铭,可现在看来美国人显然没有被人当枪使的觉悟。

    “并没有,美国那边对西伯利亚的油田并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那边油田的运输难度太大了。”卡西亚说。

    这的确是很大的问题,西伯利亚在北俄的东部腹地,不管从那边来看,距离美国都太远了,周围都是对手,根本是一块飞地,随便哪一个国家威胁一下,油路就很危险。

    正是这个原因,尼古拉维奇其实早就和美国人接触了,但西伯利亚的油田却一直没确定下来的原因所在。

    “意料之中的事,那些美国人完全靠不住,就和那位麦塔先生一样。”

    尼古拉维奇有些羞恼的评价了这么一句,还吐了一口口水,似乎是在为自己之前被坑了恼怒,最后又问:“那和尤金斯联系上了吗?”

    卡西亚点头说:“尤金斯先生说了他会赌上他弗拉基米尔家族的荣耀,保住西伯利亚的油田不至于被中国侵略者染指。”

    得到这个答案尼古拉维奇才终于笑了,他舒服的靠在自己的椅子上说:“听说那个中国周铭想要亲自去西伯利亚看看油田的情况,就希望我们的尤金斯先生能好好告诉周铭先生,他为什么是西伯利亚的主人吧。”

    卡西亚却说出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可是总统先生,那个叫杜鹏的也去,听说一同前往的还有一位中国领事张辉。”

    这个消息吓得尼古拉维奇一个激灵,他马上又直起了身子说:“什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一起去的?”

    “应该是燕京那边想要和周铭他们一同开发那边的油田。”卡西亚猜测说。

    尼古拉维奇拍了一下额头说:“老伙计,那你马上联系尤金斯那个家伙,让他一定要给我克制一点,千万不要给我搞出什么大事情来,要不然我一定发兵去平了西伯利亚,把他的脑袋丢去北冰洋喂鱼!”

    卡西亚点头马上出去联系尤金斯了,尼古拉维奇则坐在那里很懊恼的捶了一下桌子说:“这个周铭,你也太卑鄙太怕死了,有本事就单枪匹马自己一个人去西伯利亚,你把官方带上是怎么个意思?”

    如果周铭这个时候在这里听到这番话就要无奈了,因为这位总统先生太不讲理了,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要做壮士的意思吧?

    此时此刻,当尼古拉维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埋怨周铭的时候,实际周铭的飞机已经从机场起飞,几个小时以后降落在了西伯利亚机场。

    周铭率先走出舱门,感受着微凉的秋风吹过,周铭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西伯利亚,只是未来会发生什么,恐怕谁也预料不到。



    “我说,难道咱们又要更换再新一代的卢布了吗?”

    有人下意识的问出这样的话,因为这样运钞车的大规模调动,也就勾起了他们不久之前更换新卢布的惨痛记忆,可那一次的卢布更换是由于北俄经济面临崩溃的窘境,那么现在这一次又是什么情况?新卢布不是才刚刚发行一个多月的时间,难道就不行了吗?这中央政府究竟在搞什么鬼呀!



    联合银行的金库就在总部大楼的地底下,银行董事长伊尔别多夫就站在门口,看着旁边银行的工作人员一箱箱把新卢布从运钞车上卸下来推进金库,再从金库里把准备好的旧卢布装上运钞车,旁边也有银行和央行的工作人员在清点和核对数字。

    



    当伊尔别多夫这么想着的时候,负责清点的央行官员过来对他说:“到今天这最后一车为止,已经运走旧卢布七百亿,按照约定汇率和总统要求,总共运来新卢布13亿,所有的运输任务已经全部结束。”

    伊尔别多夫点头接过金库部长递来的文件夹,他仔细核对了一遍以后才说:“的确已经全部结束了,非常感谢。”

    



    “我看咱们这个北俄新政府就是要垮台了吧?还是新教义说的很对,这个新政府里的官员,他们根本就是从钱眼里钻出来的恶魔,是来创造属于整个北俄的末日的,要不然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错,我看姆林宫里那些混蛋都已经发疯了,我们连之前的旧卢布还没有兑换完,现在又要换更新的卢布,这一次不知道又要几千换一了,这是要整个国家集体下地狱他们才开心吗?”

    



    尼古拉维奇当然也没指望他会说什么,他不过就是心情不好的郁闷几句而已,接着问他:“老伙计,现在新卢布已经到位了,那些中国人怎么说?”

    “总统先生,周铭先生已经将先期的四千万美金汇入了我们的账户。”卡西亚说完加了一句,“我已经通知了瑞士银行那边,确保了我们对这笔资金的支配权。”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这一方面是这些工作人员本身的业务熟练,而另一方面则是这样的工作已经持续好几天了,这些工作人员都已经驾轻就熟了。

    “真是没想到呀伊尔别多夫先生,这些旧卢布放在这里还真有用到的一天,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伊尔别多夫起初是并不同意的,可周铭坚持,还说可以付给租金的,这才让伊尔别多夫动了心,不过现在伊尔别多夫却后悔了,因为那时周铭说可以按照存放旧卢布的比例分红利的,可他却不干,在他看来这些旧卢布根本没有任何价值,一堆没有价值的废纸哪有什么红利?你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吗?

    



    其实别说是这位部长了,就是伊尔别多夫自己都还感觉是活在梦里一样,还记得当初周铭要把这些旧卢布存在银行的地下金库里时,伊尔别多夫还略略嘲讽过周铭有特殊的收藏癖好,毕竟这些旧卢布都已经是明令废除,除了收藏就是废纸一张了。

    这换做普通人都恨不能丢到垃圾堆里面去,可周铭却还要存在金库了,这不是有病就是有病。



    ,



    格勒大街上警笛阵阵,一辆辆运钞车呼啸而过,来回在联合银行和北俄央行之间穿梭,这幕景象让所有看到的北俄人都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胡乱猜测着谩骂着,甚至连很多新名词都用上来了,比如他们口中的新教什么的。这也是由于北俄经济形势在不断恶化,国内就冒出来很多社会团体,这些团体利用人民对现实的绝望不断的宣传自己的口号,发展更多的成员,至于目的那就不太好说了。

    当然那都是以后的故事,现在并不重要,只是这些普通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其实猜对了一半,这些运钞车来来回回的确是在运送新旧卢布,只不过却并不是为下一次更换卢布做准备,而是在帮周铭把他存在联合银行金库内的旧卢布,全部兑换成新卢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