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的打算双拳出击
    不过多默尔的惊讶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伊尔别多夫的话马上给了他答案:“周铭先生,你能说服石油工人很厉害,可仅仅只建立一个工会,就想要对付尤金斯的黑帮,好像还差很远吧?”

    听了伊尔别多夫的话多默尔这才恍然大悟,想起问题的关键了。

    如果说他们的目标只是费罗浮油田,那么他们建立工会,利用石油工人们的不满煽动工人们罢工,甚至制造一些流血事件,很容易就能拿到油田的控制权,但可惜他们的目标并不在这里,他们的目标是在西伯利亚市的尤金斯,那这就很不够看了。



    “周铭小兄弟你回来了,不知道你去那个叫雷格的石油工人那里结果怎么样?”童刚马上问他道。

    



    那么这就简单了,尤金斯要更心狠一点,在油田出了事情以后,直接把普希金推出来背黑锅就是了,还能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不觉让多默尔感到非常泄气,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白高兴了一场。

    但多默尔抬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周铭那自信的眼神,这让他心里陡然一震,心里忽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自信:对呀!他们都那么相信周铭,这个中国人好像也很有办法,那么他肯定还有后手!



    不止是多默尔,其他几人也都面面相觑,不明白周铭的打算,最后童刚只好站出来,他叹了口气说:“周铭小兄弟,你就说说你接下来的打算吧,也好让我们这些家伙心里都有个底。”

    面对所有人的好奇心,周铭还是没有着急给出答案,而是先反问一句:“童主席还有各位,在你们看来,这黑帮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大家都一下愣住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都给不出答案,就连出身弗拉基米尔家族的多默尔都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按理来说黑帮就是需要人手,只有团体中的人手多了,黑帮才能做很多事情,当然也需要忠臣和控制,否则今天你去警局报案,明天他出卖兄弟,这黑帮还不两天就散架了?

    在这里坐着的,基本都和黑帮有过接触,大家多多少少都能说上一点,但这个时候谁都没有说话,都只是定眼看着周铭,等待着他来揭晓这个答案。

    这一次周铭没有再卖关子了,他竖起一根手指说:“没有别的,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钱。”

    周铭只有这一句话,但却给人一种醍醐灌顶的醒悟。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黑帮有很多不同的含义,有些人会觉得黑帮重情,有人会觉得黑帮是靠人多或者是勇气堆出来的,但那更多的都是影视剧作品渲染出来的,其实归根到底都是利益。

    很简单,如果不是为了利益,那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抢地盘或者是违法砍人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好玩吗?

    再从另一方面说,如果一位黑帮老大带着小弟出去打架,结果回头连小弟的医药费都付不起,小弟不幸去了,老大给不了小弟家属钱,那么谁还会愿意为他拼命?

    这些都是很现实的东西,不是一句义气就能解决的。

    这些根本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可这和眼下的情况又有什么关系呢?

    面对周围的疑惑目光,周铭微笑着又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多默尔先生,我知道尤金斯先生手底下掌握着几乎整个西伯利亚的黑帮,那么这些黑帮的效忠对象是谁,或者说这些黑帮是尤金斯一个人组织起来的,还是弗拉基米尔家族组织起来的?”

    “当然是弗拉基米尔家族组织起来的,尤金斯他这个私生杂种,哪有这个本事……”

    多默尔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猛然想到了周铭的打算:“周铭先生您是要剥离尤金斯和西伯利亚黑帮的关系?”

    “没错!”周铭打了个响指,“我记得多默尔先生你曾经说过,西伯利亚油田这边都是黑帮在控制的,那么也就是说石油产业这边只是和他暂时的合作关系,原因就是他掌握了西伯利亚银行。”

    “那周铭先生你在费罗浮油田这边搞工会,就是要给黑帮一个警告,让他们重新考虑和尤金斯之间的关系了?”谢尔盖夫斯基问。

    周铭点头说:“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但光凭油田这边肯定是不够的,我的打算是要双拳出击。”

    “怎么个双拳出击呢?”童刚马上问。

    周铭给出的答案仍然还是一句反问:“不知道伊尔别多夫先生是否还记得您在上一次来西伯利亚的时候,我就曾说过要对付西伯利亚银行的?”

    这句反问让伊尔别多夫的眼睛猛的一亮:“当然记得,周铭先生您双拳出击的意思是一边继续在西伯利亚银行挤兑,压低收购银行的股票,另一边利用费罗浮银行警告黑帮看清楚形势,不要盲目支持尤金斯?只要最后西伯利亚银行顶不住压力,黑帮这边失去了利益,就不会再和尤金斯合作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周铭说。

    “天哪,这个计划简直就是上帝才能制造出来的完美计划,尤金斯这个家伙肯定打破了头都想不到的!”多默尔惊叹道。

    “别说尤金斯打破头能不能想到了,就算他想到了恐怕也没能力阻止。”杜鹏补了一句。

    这句话要是说别人,多默尔肯定嗤之以鼻,但现在放在周铭的身上,多默尔却拼命的点头。



    在费罗浮油田的行政大楼接待室内,李成童刚和伊尔别多夫多默尔他们都围坐在桌子旁边,只是这些人他们此刻的表情都很沉闷,让整间屋子的气氛都显得有些压抑。

    李成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他的眼睛看了一眼烟灰缸,心里不由苦笑一下,因为此刻这个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抽了这么多烟了,这可不健康。



    多默尔不明白,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他思考的时间,因为周铭已经推开接待室的大门走了进来。

    



    尤金斯号称西伯利亚的主人,手里掌握着西伯利亚银行和油田两大产业,仅仅一个费罗浮油田,对他根本不可能构成任何威胁。

    并且普希金这个人,多默尔作为弗拉基米尔家族的一员他也听说过,原来不过就只是一个小黑帮头目,因为一个机缘巧合才会被委派到费罗浮油田这来的。

    



    李成摇摇头,他先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然后才说:“多默尔先生,我认为你不要怀疑周铭小兄弟的能力,不管普希金还是尤金斯,不管他们在费罗浮油田这里有多大的控制力,周铭小兄弟说他能够说服那些石油工人就一定能,并且这里的情况你也是能看到的,这些石油工人们每天生活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肯定都是有一肚子怨气的,既然他们有气完全可以利用一下。”

    多默尔那边点头说:“李成先生你的话我能赞同,我也承认周铭先生的口才很好,但我并不认为那些石油工人会为了他开出的那些虚无缥缈的空头支票去拼命,并且还是周铭先生自己说的,如果这些石油工人会反抗有胆子有能力反抗,只怕普希金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控制力。”

    



    “如果只是一个费罗浮油田的工会,那么自然是没办法对尤金斯造成什么威胁的,并且在有了费罗浮油田的前车之鉴以后,其他油田也一定会加强防范,我们要再想搞什么动静,就比较难了。”周铭叹息着说。

    多默尔瞪着眼睛看着周铭,他想不通周铭怎么就会这么轻松的说出这些,一副局外人的语气,好像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一样,他也能明白周铭说的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李成哥说的没错,如果只是靠口才那叫忽悠叫蒙骗,是一次性的作案手法,只要对方反应过来上当受骗了,那之前的努力就全要白费了,但我要做的,是要他们一直相信我,并且还会支持我的做法。”

    周铭说着走过来坐下,吸引了整个接待室的目光,杜鹏苏涵也跟着周铭走了过来。



    多默尔高兴的说,不过马上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他的高兴却并没有一个人附和,大家反而皱起了眉头,这让他感到非常错愕:什么情况?说服石油工人们加入工会不是原本的打算嘛?那么目标都达到了为何大家反而还愁眉不展了呢?

    



    周铭点头回答:“已经搞定了,他肯定会加入我们组织的工会,并会支持和参加我们所组织的活动。”

    “那太棒了!周铭先生您果然还是很值得信赖的人,那我们只要以雷格为中心,再去说服其他的石油工人都加入到我们的工会中来,我们就能组织起不同于普希金的势力,而且这个势力肯定会和他们斗争到底的!”



    ,



    (鞠躬感谢“书友5616580”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李成摇摇头:“多默尔你错了,你这么说就是根本不了解周铭小兄弟这个人,他说服别人基本都不是靠口才的。”

    这个答案让多默尔愣了一下,他完全不明白说服人不靠口才那靠什么?难不成这位周铭先生会什么魅惑魔法不成,只需要看别人一眼就能说服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