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做事先安心
    一国总统付不起出国的住宿费?这在普通人听来绝对是天方夜谭的故事,但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不过由此也证明了北俄财政困难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那么这种山穷水尽的财政,如何能一下拿出三十亿美金来呢?这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通过那笔和刀塔计划的交易从西方国家手上拿到的这笔钱。

    这并不单是他们的猜想,当伊尔别多夫看到这条新闻,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克里斯科那边,得到的结果就是尼古拉维奇和麦塔私底下达成了交易。



    这条新闻要说起来其实很平常,原苏联解体,北俄才分裂出来,又废除了以前苏联发行的旧卢布使用新卢布,为了挽救卢布的汇率,动用大量外汇储备也并不奇怪,但现在的根本问题就在于,北俄政府根本没钱。

    



    “周铭先生您既然明白,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呢?哪怕周铭先生您是想要滑雪,仅靠这西伯利亚的第一场雪也是根本不够的。”伊尔别多夫的语气很不理解。

    “可是伊尔别多夫先生,现在克里斯科的新闻已经出来了,该发生或者不该发生的事情也都已经发生了不是吗?难道现在我们急急忙忙赶回去就能马上改变什么,让这些发生的事都像灰姑娘的水晶鞋一样,到了12点自动消失吗?先生们,我觉得我该提醒你们,我们现在可不是在什么童话故事里。”

    周铭说到最后又加了一句:“而且伊尔别多夫先生,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根本不会滑雪。”



    这一次李成环视一圈首先说道:“在我们中国有句话叫‘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意思就是既然选择了相信一个人,就一定要信任到底,不管他做什么;而我和周铭小兄弟合作的最早,那还是在一年半以前,不过其实我从那一次的黑色星期一,我就开始关注他了,所以不管他怎么做,我都会相信他。”

    童刚看了李成一眼,他也做出了表态:“周铭小兄弟原本就是北俄这边的总负责,我只是股东,我只有裁撤他的权力,可没有干涉他做事的权力。”

    李成和童刚都表了态,伊尔别多夫最后两手一摊:“好吧先生们,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只好跟随你们的安排了,其实我想说能在九月份就看到下雪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就算在西伯利亚也不是每年都能看到的,留下来看看也没什么不好。”

    在伊尔别多夫的幽默中,大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事情随之也就这么定下来了,只有李成深深看了周铭几眼。

    时间到了晚上,李成敲响了周铭的房门,苏涵去打开了房门:“李董您好,周铭已经在等您了。”

    李成惊讶了一下,他走进来坐到周铭面前疑惑的问:“周铭小兄弟你猜到我要来了?”

    “非常感谢李董今天下午的配合,如果不是李董带头发言,恐怕我还得多费一番唇舌。”周铭点头却说了一番听起来似乎并不搭边的话。

    李成并不在意,他摇头说:“这不算什么,倒是小兄弟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抬头看着李成,李成又说:“我知道你其实并没有你今天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有信心吧?”

    “看来还是什么都瞒不过李董。”周铭语气感慨的说,“毕竟克里斯科那边可是少说百亿的利益,这边先不说油田的利益会不会属于我,就单说这数额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现在那位麦塔先生显然已经不在意自己的什么信誉了,我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呢?”

    李成看着周铭,突然眉头一动:“你是在安他们……或者是说我们的心?”

    “我说李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聪明,留点悬念让我来揭晓呀!”周铭说。

    李成并不理会周铭的调侃,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说:“孙子兵法上说,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意思就是为兵之上者,必须做到不管遇到了怎样的危难都始终面不改色。因为将为军之胆,只有将军不乱才能保证军心稳定,不自乱阵脚,看来周铭小兄弟你这是拿我们在当队伍带了。”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李董我其实可没敢这么想,我只是觉着做事先安心,要是我们都乱了阵脚,就算回了克里斯科,也毫无用处。”

    李成笑着说:“我可并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就像童主席今天说过的,你才是这里的总负责,你做任何决定我都会全力支持,有时候即使在你手底下当个小兵,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铭客气的说着过奖,李成又问:“那对于克里斯科那边,你究竟有多少把握。”

    在周铭回答之前,李成又加了一句‘这次我要听实话’,周铭对此愣了一下说:“李董多心了,我当然会说实话,就是我并没有把握,一成也没有,一切都要等回到克里斯科,了解了更多以后,我才能判断。”

    李成默默的点头,最后拍拍周铭的肩膀:“好好干,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信任你。”

    “非常感谢。”周铭说。



    相比他们的着急,周铭却只是淡淡一笑说:“童主席李董还有伊尔别多夫先生,我这个人做事有个习惯,就是要有始有终,只一半的事情我是做不来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并且我认为那边的事情根本不用急……”



    说到最后伊尔别多夫还很诛心的说:“我甚至都要怀疑他是故意抛出油田的利益,为的是把周铭先生您给支开克里斯科的!”

    



    证实了消息,不论李成童刚还是伊尔别多夫都被震惊了,尽管他们都不相信麦塔先生那边会如约履行诺言,但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前脚才离开克里斯科,他那么快就搞出了动作,并且这还是上了报纸让他们知道的,这样在他们所不知道的地方,只有上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让他们如何能不紧张和着急呢?

    “李董李大哥,请你相信我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巧合,相反我的想法和大家的想法一样,这就是麦塔先生在背后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而且他做的肯定还不仅于此,肯定还有更多。”周铭说。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伊尔别多夫给打断了:“怎么会不用急呢?我承认在西伯利亚这边周铭先生不仅为您自己为我们,更为您的祖国拿到了不少利益,但克里斯科那边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伊尔别多夫见周铭只是看着并没有立即做出回答,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周铭先生我很抱歉,我并不是在质疑您的决定,我只是在说出自己最想说出的想法,仅此而已。”

    



    周铭这么说是故意套用西方人的说话方式,这个时候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果然在听完周铭的话以后,伊尔别多夫和李成童刚都笑了起来,周铭这才继续说:“最后我想说的是,大家既然选择相信我,就请相信到底,相信不管克里斯科发生了什么,也不管麦塔先生和总统先生做了如何的交易,我都能把这个局面翻转过来!”

    如果说周铭刚才的话只是让人的心情放松下来的话,那么周铭最后这句话则是给了他们充足的信心。

    



    周铭还是没有着急说什么,而是先转头看了李成和童刚,他们也同样是一脸非常关切的表情,李成笑着问周铭:“只要周铭小兄弟你不会真相信那只是巧合就好了,否则我们就只能考虑丢下你了。”

    周铭笑了,他很清楚李成口中的那个巧合是什么,因为这个巧合他们还拿在手上,就是今天的报纸: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签署命令,使用三十亿美金外汇储备,以保证新卢布的汇率能保持稳定。



    周铭之前就听说了一个非常可笑的事情,今年北非一个国家爆发内战,原本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受邀参加北非和平会议,但却因为尼古拉维奇付不起酒店的住宿费,这才不得不取消了行程。

    



    从白宫门前尼古拉维奇爬上坦克的讲话到苏联最后一位总统巴格乔夫签署解散苏联的命令,苏联的解体看似在平稳过渡,包括国防军核武库在内都被和平转移,但却并不意味着北俄就真正继承了苏联的一切,比如苏联时期的很多财富就并没有留给北俄。

    这些财富大都掌握在原苏联高官的手上,很多也都存在国外的银行,由于苏联局势动荡,西方国家以和平为目的,趁机冻结了几乎全部的存款,这才让新生的北俄共和国财政极其困难。



    ,



    随着童刚一席话,旁边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也都转头过来看着周铭,他们的眼神里满满全是急切,至于另一位谢尔盖夫斯基的重心尽管是在石油化工这边,但也并不是只有石油产业的,由于他和伊尔别多夫的合作,让他也在金融上面有所涉猎,因此现在听到这个话,自然也非常关心。

    



    周铭耸了耸肩:“伊尔别多夫先生你并不需要道歉,因为我并没有任何责怪你的意思。”

    “我也相信周铭先生您一定是一位宽宏大量的人。”伊尔别多夫先抛出这么一句赞美,然后转了话锋接着说,“不过克里斯科的事情真的是太过分了,当初周铭先生您明明都已经和麦塔先生约定好,帮助他一起分担刀塔计划的利益,可是他现在背叛了您,他要趁着您不在自己独吞那笔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