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内忧外患最顶峰
    当八号别墅里戴维耶和麦塔谈到内忧外患的这个话题时,在一号酒店的房间里,周铭和苏涵杜鹏也正好说到了这个话题。

    对于周铭的说法杜鹏表示并不理解:“周铭你说这内忧外患怎么是才刚开始呢?是因为伊尔别多夫今天去了八号别墅的缘故吗?”

    周铭点头说是,苏涵马上紧张了起来:“那我们该怎么办?要马上找他们来谈谈吗?”



    这一次不等威廉那边说什么,麦塔就先说话道,只是他在说话的时候多看了戴维耶两眼。

    



    苏涵的话让周铭无奈了,他明白苏涵这么说是想起了上一次自己在谈起内忧外患的形势时有些累到想放弃的表现,于是周铭说:“小涵你放心吧,我如果真想放弃,在上一次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既然现在我已经决定要坚持下来了,就肯定不会再放弃。”

    最后周铭又补充了一句:“我现在这么说,是因为接下来我们的确不会有什么事情做了,包括消息。”

    这句话让杜鹏和苏涵都很惊讶,现在的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的意思,哪怕是以杜鹏的聪明以及苏涵和周铭的亲密程度也一样,直到两天以后他们才明白周铭这句话究竟是有多么先知先觉。



    从克里斯科河上游览了一圈,最后他们也就是在船上吃的午饭,卡列琳娜这一次站了出来,亲手给他们做了烤鱼。

    吃完烤鱼,杜鹏靠在椅子上,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有些惊讶道:“周铭这不科学呀,往常这电话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怎么今天都到下午了还一个电话没有,难道今天证券公司没有开市吗?”

    经杜鹏这么一说苏涵也猛然想起来了,可当她把目光投向周铭那边的时候,周铭却只是微微一笑:“这才是正常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忘了我之前和你们说过的,我们会有几天休息的时间了吗?”

    “的确,从昨天开始,电话的频率就很少了,难道这些家伙真的都背叛我们,去找刀塔计划那边了吗?”杜鹏皱着眉头说。

    “这些家伙都真的太可恶了,周铭你这么帮他们,他们现在背叛你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真气死人了!”苏涵也很为周铭感到愤愤不平,虽然周铭对此是有些哭笑不得,毕竟他们那也是背叛呀,难道说他们在背叛之前还要和他们说一声吗?那他们的脑子才真是被大铁门给夹了呢!

    周铭倒还是能看得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连伊尔别多夫都主动背着我们去了八号别墅,其他人当然就有样学样了。”

    这个时候卡列琳娜突然插嘴说:“周铭先生,那再这样下去的话,童刚先生和李成先生他们会不会……”

    卡列琳娜的话没有说完,但谁都能明白她的意思,苏涵首先说:“这不可能吧,他们好歹也是和周铭一起过来的,不管内地还是港城,不都应该是这里的同胞吗?都说血浓于水,他们不至于像其他人一样吧?”

    杜鹏没有说话看着周铭,周铭想了一下说:“的确不至于,不过这几天我们也需要找个机会和他们说一下,要不然他们发飙是肯定了的。”

    童刚和李成果然没有辜负周铭的猜测,他们果然发飙了,就在周铭他们游河之后的第二天,他们就找到了周铭质问道:“周铭先生,这两天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了,不过因为没有消息,而是因为所有人都由于伊尔别多夫那件事的关系,都跑去和刀塔计划那边洽谈了对吗?”

    周铭苦笑着说:“童主席李董,我真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我原本打算过两天就告诉你们的。”

    “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要不是我们今天刚好打电话去找一位北俄的合作伙伴谈事情,你还要瞒我们多长时间?”童刚并没有因为周铭的解释就缓和了态度,他接着说,“周铭先生,我们不仅是合作伙伴,我们更是同胞,这在北俄这里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想希望我们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能坦诚不公,不要藏着掖着。”

    另一边李成也说话道:“我很支持童主席的话,周铭小兄弟,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本事也很自负的人,但一个好汉还要三个帮,没有人就靠自己一个人就能成功的,如果有麻烦,你就应该第一时间和我们说。”

    周铭做出让童刚和李成停一下的手势说:“童主席李董,我是真的没有要瞒你们的意思,我也没有自负说我一个人就能战胜全世界,只是现在情况还没有确定下来,我的确不好和你们说。”

    “你还要确定什么?现在他们不打电话告诉我们消息了,这还不是最好的证明吗?”童刚很不满的说,“你可能不知道,就在今天上午,证券公司刚开市,所有的股票在一个小时内就疯涨了超过一百五十个百分点,这就是那些北俄富豪和刀塔计划联手所造成的,这还不能证明吗?”

    “这的确能证明,但是我还在等另外一个消息,如果我等到了那个消息,那么我们想翻盘就是非常轻松的,我现在已经让杜鹏去联系领事馆那边……”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边童刚很生气的打断:“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认清现在的现实,而不是做这些不切实际的梦,如果你再这样,我会考虑我们马上撤资的!”

    童刚说完就起身怒气冲冲的走了,李成见童刚这样,他也站起来,作为一向重视人情的李成,他当然没有童刚那么强硬,不过也是对周铭丢出一句“让他好好想想多清醒清醒”的话了。

    面对童刚和李成的话,周铭重重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他的内忧外患才是到达了最顶峰。

    不过只要过了现在,后面就是柳暗花明了!



    八号别墅里,戴维耶放下电话对麦塔说,这个时候麦塔正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和一位客人聊着天,这位客人也并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周铭他们所谈到的伊尔别多夫。

    麦塔点头表示这是意料之中的,戴维耶又问伊尔别多夫:“你原来和中国周铭合作的时间最长,不知道您对他现在这样的态度有什么想说的吗?”



    麦塔听戴维耶这么说当即皱起了眉头,而旁边的威廉马上说:“戴维耶先生我请您用上一份敬语,麦塔先生之前已经说的很明白,他是欣赏那位周铭先生的头脑,也是为了这一次刀塔计划的利益能够最大化,要是戴维耶先生您因为这样就辱骂麦塔先生,那我可真是会为您感到悲哀了。”

    



    周铭摇头说:“那倒不用,而且我想我们接下来有一段轻松的时间了,我们可以问问卡列琳娜,看克里斯科这里有什么必须要去的景点没有,好像苏涵你们来了以后我们一直在忙事情,还哪都没有去过呢,好歹这里也是绵延了几百年的古国,并且还是咱们的老大哥,总还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

    听着周铭的话,苏涵愣愣的说:“周铭你怎么这么说呢?现在的事情可是才刚刚开始,你可不能放弃,要坚持下去呀!”

    



    面对戴维耶的问题,伊尔别多夫脸色尴尬了一下,毕竟他是背叛了和周铭的合作,在心底总还是有一些负罪感的,不过这个负罪感也就是一下马上被压下去了,伊尔别多夫想了一下说:“这位周铭先生在我看来是一位非常自负的人,他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很难会听进去别人的意见,尤其是来自对手的意见。”

    “都说天才才会自负,是因为天才都会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信心,可如果并不是天才还自负,那结果就是悲剧了。”戴维耶说,“要不是中国周铭如此自负,相信伊尔别多夫先生今天也不会来找我们这里了对吗?”

    



    过了一天以后,当周铭带着苏涵和杜鹏一起乘船漫游在克里斯科河上,作为土生土长克里斯科人的卡列琳娜在船上当起了导游,为他们介绍着所能看到的景物:“那边就是大姆林宫,分为对外开放的景点和国家领导人的住所两块,对外开放的姆林宫是充满了艺术气息的,中心是著名的伊凡钟楼。”

    “哦对了,在渡口那边还有一门沙皇大炮,他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门大炮,作用就是为了守卫城市的,但讽刺的是,这门大炮和钟楼里的世界钟王一样,铸成以后就从来没响过。”卡列琳娜说。

    



    戴维耶不屑的一笑,但还是摊开了双手说:“好吧,我承认自己的话有些过重了,我可以为此向麦塔先生道歉。”

    “那倒不用了,本身我让戴维耶先生打这个电话就是存在一些私心的,戴维耶先生觉得这个做法很不妥也是理所应当。”



    “这叫一个内忧外患吗?的确是这样,不过我认为我们的内忧外患才刚刚开始。”

    



    “还是麦塔先生看得深远,”戴维耶拍手说,“不过既然说到那个中国周铭了,我想他现在正是一个内忧外患啦!”

    ……



    ,



    “麦塔先生,看来这位来自遥远东方的中国人是非常固执的,他并不接受您的提议。”

    



    伊尔别多夫对于这个问题只是不尴不尬的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不过戴维耶也并不需要他回答什么,接着又对麦塔说:“我说麦塔先生,我看你让我打这个电话给那个中国周铭似乎是个很愚蠢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