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使的请求
    肖恩摊开双手说:“周铭先生请便,我们瑞士银行赢得客户的信任可并不是靠的嘴巴,而是工作能力。”

    “我完全相信。”

    周铭说,同时童刚那边带来的会计开始对文件上的数据进行统计起来,这上面的数据不仅包括了资金利息,还有对贵重资金以及账户的保管费用,还有一些其他的使用,总之加到一块就是一堆让人颇为头痛的数据,但在专业会计人员的手上很快就得出了答案:完全没问题。



    周铭喝了一口茶然后对他说:“肖恩经理,茶这个东西无论好坏都只是一种饮品,如果肖恩经理想要了解的话,还是要去中国为好,不过现在我认为还是正事更重要。”

    



    “这并没有问题,只要周铭先生您确定了,我马上就可以进行转账交易。”肖恩在说到这里又追问了一句,“只是有些事情我需要转告周铭先生,现在的转账交易中间确实还有一个延期时间,但如果没有交易双方的首肯,交易都是不能取消的,如果是跳票,则会追究法律责任,所以我想问周铭先生您是真的决定好了吗?”

    周铭笑了,因为肖恩这么一问就是针对他来的,当初在和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的交易中,周铭就玩了一手跳票,才扭转了那时的局势,想来是后来北俄政府肯定向瑞银总部提出抗议了的。

    “肖恩先生请放心,这一次的交易对象都是我自己,不会有任何问题。”周铭说。



    “周铭,你这个恶心贪婪的东方混蛋,你根本不配拥有这些账户和这些财富,因为这些财富都是你通过卑鄙的手段抢夺的!”

    戴维耶推开大门走了进来,肖恩的秘书要拦却被他一把推开,戴维耶径直走到肖恩面前说:“肖恩先生,周铭的任何交易都是非法的,因为他并不是这些账户的主人,我要求立即停止!”

    杜鹏首先站出来说:“我说这位不知道叫什么的先生,你确定你不是来这里讲笑话的吗?还是你并不知道瑞士银行没有账户主人这一说法吗?只要谁拿着账户和密码,谁就可以支配这个账户。”

    戴维耶的脸色一下就被气红了,他哪里会不知道瑞银的这个制度,他甚至比杜鹏更明白,瑞银并非是什么拥有账户密码就是账户主人,而是瑞银采取存取款虚名制,为客户进行严格保密,除了账户密码并不需要提供任何身份证明,所以才有了谁有账户密码谁就是账户主人的说法。

    不过这个时候他哪里还能说这么多,他只恨不能把周铭的脑袋敲开,把这些瑞士银行的账户密码全部挖出来变成自己的。

    看着脸色已经变成猪肝色的戴维耶,作为大客户经理的肖恩只好站出来说:“戴维耶先生,您在我眼中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绅士,我相信您今天肯定是太愤怒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认为您再说话是一个好的选择。”

    肖恩说完,又有一个声音传进来:“戴维耶现在,我看还是让我来说吧。”

    这个声音洪亮富有底气,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高大的美国人正从门口进来,他微笑着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美国大使罗伯特,今天到这里来是有些事情想和周铭先生谈谈的。”

    其实对于美国驻北俄大使,在座的人并不感觉陌生,毕竟这位大使先生在北俄也算是一位很出名的人物,在苏联败落里他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所以都见过他的照片,可当他亲口说出自己的身份并还说要找周铭的时候,还是让所有人不自觉的吸了口凉气。

    要知道大使可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大使的全称通常是特命全权大使,是一国元首向另一国元首派遣的最高外交等级和礼遇的外交官,可以请求当地元首的接见,甚至在过去,只有大国之间才有资格互派大使,由此可见大使这个职位的重要性了。

    如果从级别上来看,中国派驻北俄的大使是副省一级的,这就非常直观了;而这位罗伯特先生过去是驻苏联的大使,更别说他身上还肩负着要干掉这个唯一能和美国抗衡超级大国的重任,他的级别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就是这么一位人物,他居然张口就要找周铭谈谈,尤其他说的还是一口流利的中文,这怎么能不让人惊讶呢?

    面对所有人的惊讶,罗伯特会意的解释说:“我其实一直以来都非常仰慕中国文化,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厚重的文明,就像是一本让人百看不厌的好书一般,让人只要有时间,就会想去看他,所以我就在平时的积累中,学会了中文,我为此可是报了好几个中文学习班,还被骗了不少钱。”

    罗伯特最后幽默了一句,不过这里的笑声却都很客气,因为大家更多的注意力都是在他来这里目的上面,对他的这个小幽默并不在意。

    “罗伯特先生您好,虽然我对您的遭遇倍感同情,但看来您最后的结果还是很让人满意的。”周铭客气了一句,“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罗伯特先生您来这里的目的,难道您也是要像戴维耶先生一样,要停止我现在的交易吗?”

    “当然不会,我们是一个完全自由和开放的国家。”罗伯特说,“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周铭先生能够答应。”

    周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罗伯特先生但说无妨。”

    “我希望周铭先生千万不要动用这笔钱。”罗伯特说。



    周铭坐着自己的伏尔加轿车来到了格勒大街上最负盛名的红场大楼,周铭他们走下车,门口等着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这个人就是全世界著名瑞士银行驻北俄这边的办事处的大客户经理,曾经周铭和麦塔以及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的汇款,就是通过他办成的,尽管那次汇款只是一个骗局。

    “周铭先生欢迎您的到来,关于您的业务我都会尽可能帮您完成的。”



    来到肖恩的办公室坐下,肖恩让秘书给他们沏好了茶并端了上来,肖恩说:“这是从中国运过来的普洱,听说是发酵了二十年的老普洱,我并不是很懂,还望中国朋友能帮我鉴别鉴别。”

    



    对于这个答案周铭并不惊讶,毕竟瑞士银行的工作和信用都是在全球享有很高知名度的,要是连一个简单的数据都能出错的话,那就真的是要贻笑大方了,也难怪之前肖恩的话会有点不高兴了。

    “好的,既然数据上没有问题,就劳烦肖恩经理把这些账户上的资金全部转到我指定的账户里吧。”周铭说。

    



    肖恩热切的和周铭打着招呼,一点也不在乎周铭的实际年龄比他要小,他随后看到了周铭身后跟着一起来的李成和童刚,他也很高兴的向他们问好,至于杜鹏和苏涵,肖恩并不认识,但也微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肖恩先生的职业修养还真是非常优秀,那么我相信关于我今天业务的工作也一定准备好了对吧?”周铭随口问了这么一句。

    



    肖恩这才放心的点头,他随后把文件交给了他的秘书,这些文件将会通过一个瑞士银行内部的加密传真传回总部,最后由总部完成这笔转账交易。

    那边传真机滴滴的响着,一直跟着周铭的**,还有杜鹏带来的中南海保镖同时都皱起了眉头,一齐看向门外,周铭他们都还来不及感觉奇怪,就听在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一声谩骂……

    



    不能不说这位肖恩不愧是瑞士银行专门负责大客户的经理,他在做事上确实很有一套,不单是说他找来了茶,而是他端上来的是暖胃的红茶,和龙井碧螺春这些绿茶比起来,更能养胃不会伤胃,在不清楚对方体质的情况下,是相对较好的选择,尤其北俄这边的天气也逐渐转凉的情况下。

    如果这样分析起来,说明肖恩肯定是在茶种上面琢磨了一番的,他对顾客的苦心和对症下药,很容易为自己赢得很好的加分。



    周铭接过文件夹以后只看了一眼,就递给童刚了,因为童刚带了一位专业的会计人员过来,周铭歉意的说:“请肖恩先生见谅,数额巨大,我不能不小心一点。”

    



    “中国茶文化和中国一样都是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要去中国走走看看的。”

    肖恩夸赞了一句,然后让秘书拿上来一个文件夹,肖恩一边打开文件夹递给周铭一边说:“周铭先生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些就是周铭先生给我的账户,根据我昨天连夜的统计,这些账户上一共有一千三百亿资金,这里是详细列表,周铭先生请看。”



    ,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和“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当然,我在接到周铭先生您的电话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直到现在。”肖恩回答说。

    周铭和李成童刚跟着肖恩走进红场大楼,瑞士银行在这里租了一个办公室,由肖恩专门负责在这里接待一些特殊的客户,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去瑞士银行的,还有更多的人不希望见到其他任何人,这也是瑞士银行一直以来替顾客保密的一种方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